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丹凤白裙
丹凤白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34
  • 关注人气:2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8-29 10:22)

又过了一个生日,今年的生日过地格外简单。不逢周末,且一整天大雨不停,就和姐姐、孩子们在晚上一起吃了生日蛋糕算过了过生。母亲是永远记着我门生日的人,生日的前一天下午,母亲就打电话提醒我记得吃长寿面。

人常说四十不惑,可我却不然。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四十多岁生活竟然如此,于是我开始担忧,困惑,甚至感到茫然。我无数次把自己的理想在晴朗的天气拿出来翻晒,又无数次默默地把它掩埋。(2019-8-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3 20:29)

好尴尬哦!自称同村的一位大姐邀请去她家坐坐,说后天给儿子结婚,我连忙恭贺,并答应说一定去。可是去哪呀?我连她是谁,家住哪都不知道。也就是时常在路上碰见。大姐要走,我支支吾吾地不知怎样问人家。幸好大姐英明,看出了我的困惑。她笑着说,不知道我是谁家吧?你不太跟村里人打交道,你婆婆知道,给她说新春家给娃结婚。

其实这样的尴尬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前几天也是同村的邻居给儿子结婚来家邀请,我就已经闹了一次笑话了。之前不常在家,现在虽搬回家住,但除了同一条巷子的人,对周边的人还是不熟识,更别提知道人家姓甚名谁,住哪条巷子、哪所房子。前几年每逢傍晚,我所居住巷口就坐满了人,因为不知道怎样称呼人家,就害怕从巷子口过,每从巷口往里走就别扭地不知道先迈哪条腿。有时为了躲避这样的情况,经常绕好几条巷子。

跟这些同村的邻居们没有交往,也没有串门子的习惯,遇见认识的最多也就是见面打声招呼。我不得不承认我在交际能力上的确很笨拙,我不喜欢与陌生人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8 10:32)
标签:

杂谈

最近的记性也真是太差了,今天上午去农行办理业务,不知怎的,就把手机落在了柜台上。中午吃完饭才发现包里少了手机,可笑的是,自己竟记不起曾在农行用过手机,还以为是落在办公室了,也没有要找的意思。家里的人问我早上都去过哪?我说去过农行,儿子随即拿起他的手机拨通了我的手机号码,手机那头很快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您好!您找谁?”儿子说:“您好!我找一下这个手机的主人”“哦,她的手机落在我们这里了。”“请问您在哪?”“我在农行。”“好的,谢谢您,那我妈妈这就过去拿手机。”得知手机落在农行,我立马骑电动车去农行拿。大堂的工作人员得知我丢了手机,询问我的手机号并且拨通,很快就听到黄家驹的《光辉岁月》最东头的办公室里响起,那是我的手机铃声。大堂的这位工作人员喊“小*,把你刚才捡到的手机拿出来”一位戴眼镜短发美女拿着我的手机从东头的办公室里出来,结果手机我连声说感谢。保安大哥在一旁笑笑的说:“放心,在我们这儿丢不了的”。走出农行心里美滋滋的,心想这回手机真是丢了就亏大发了,一部手机可是一个月工资呢。想到这儿就觉得刚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31 17:38)
标签:

杂谈

夏夜,陪母亲坐在街边。来来往往的车辆不时地按喇叭,车灯也晃得人睁不开眼。不由得,就想起了儿时的夏夜,那时的老街几乎没有什么机动车辆,最常见的也就是拖拉机。街道的路面不是水泥的也不是石板的,是真真正正的能呼会吸的土路。虽是土路,但因人、车常年碾压使得路面瓷实而平整。三伏天里,吃罢晚饭,余晖将尽时,人们就去井边取水,拿葫芦瓢泼洒在街边,晒得煞白的土路就如饥似渴地吞咽了刚刚泼出去的水。稍后,用高粱穗扎成的笤帚把路面清扫干净,大家卸下铺板门扇一头搭在台阶上一头搭在一条矮凳上,铺上凉席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街边乘凉了。人多门板少,就直接把席子铺在地上。席子也是五花八门的,最上等的凉席数竹林关的竹皮凉席,下来就数竹瓤编制的凉席,再有就是芦苇席和用牛皮纸糊的席,后两种席多用来晒粮食,夏季也只会扑在地上,是不会上床用的。新买来的竹凉席最好在沸水里煮一下,不生虫且柔软。于是,每年夏季,谁家买了新凉席,几乎都要托熟人拿到附近的酒厂、冶炼厂、造纸厂诸如此类工厂的锅炉房里煮一下,细心的女人怕凉席边容易挂到孩子脚,还要把凉席四周用白色的面粉袋子裁成条包边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30 17:15)
与生俱来不爱见生人,更别提去生人家。小时候家里来了生人非是要躲在房里等人走后才出来,有几次碰见个屁股沉的差点要憋得尿了裤子。如今已是中年,但依旧是能不见的人就不见,能不去的地方就不去。可就在那个周末的夜晚、已经不算太早、即将归家的夜晚。我被几个一起跳舞姐妹们簇拥着进了一个陌生的、几乎是刚刚才见面的大姐车里,她是其中几个姐姐的朋友,她要带我们去她的家里,我不知道她的家在哪?有多远?
车子顺着广场路北上至国道,沿烈士陵园东行再北上。这条路我是知道的,它是去父亲墓地的必经之路,从父亲去年上山后,每走这条路回家时定是两眼如兔。因此当车上的姐妹们欢颜嬉笑时,只有我默不作声,心中对父亲的思念也油然而生。
车子在一栋单元楼边停下,驶进大门。下车,以为女主人就住在这栋楼上,可女主人并没有带我们上楼,而是顺着楼前的院子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30 16:57)
 近期,周边红白喜事颇多,礼金少则一二百,多则三五百。行了礼,就免不了要坐席。虽不爱坐席,但很多席面却是非去不可的,不去往往会被主家说不给面子。小城承接酒席大酒店也不少,但多数人还是选择租赁厨具,请厨子掌勺,邻里帮忙,在家门口盘锅搭灶置办酒席,且不说经济实惠,更重要的是热闹。
 邻里家的门户都是都是由婆婆告知,礼金多少也都是婆婆说了算。前几日,路口有一并不熟悉的老太太去世,按婆婆的吩咐去随了礼。主家招呼,明天中午11点开席,早早来哦!翌日上午,不到十点半婆婆就催我去坐席,我说还早,婆婆喊叫说,再不去就没地方了。果然等我去时,所有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人,即使有零星的空位也是有主的。有些给家人占座的,干脆把凳子摞在一起塞在桌子下面。来者一问,有人了,也不生气,既而前行继续找位置,或是等待下一茬酒席。酒席就摆在街边,两头设了障碍,放置了标语:前方过事,请绕行,谢谢!小城就是这样,住在街边人家没有院落,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8 13:55)
夜给父亲送去棉衣和棉鞋
不是羽绒的、不是羊毛的
而是母亲亲手缝制的
麻纸里面
棉花内胆
跪在父亲的面前
在母亲的哀嚎和哭诉中
点燃父亲的新棉衣裤和棉鞋
连同印满了百元大钞的黄纸一并燃尽
假装冷漠地让母亲住声
然后带着母亲做的
父亲曾经最爱吃的玉米面搅团
行走在满街灰圈的火焰和灰烬中
旁若无人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3:57)
标签:

心情

 

每次为您焚香烧纸时
都会告诉您
想我就来我的梦里吧
昨夜
您终于来了
依然清瘦的您
居然是骑着摩托车来的
我惊呆了
您在那边竟然学会了骑摩托车
惊呆过后
我就开始埋怨
一把年纪还骑摩托车
骑就骑吧
还找一辆这么丑的摩托车
您不语
只是用最快的速度
发挥您的神力
把我的梦境切换到有母亲的画面
再想与您亲近
您却已经悄然离去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
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
于是
我便辗转难眠
等待着天亮
在您离开我
七七四十九天的清晨
回家告诉母亲您学会了骑摩托车
再为您燃香叩头
告诉您母亲很好
我亦很好 (2018-4-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3 15:51)

父亲三岁失去双亲,幼年就开始以放牛为生。他没有进过一天学堂,但自我记事起父亲每天都是要读书看报的。父亲所识的字都是年轻时在扫盲班学的,小时候父亲看报读书遇到不认识的字就会问母亲或者我和姐姐。如今已经八十一岁的父亲仍然坚持着这个习惯。父亲读书喜欢出声,一字一句认真地朗读,遇到不认识的字会用笔圈出来问我们,遇到难懂的句子会用笔勾画出来重复的念,直到念得通顺且明白。

昨天下乡遇到村民卖牛心柿子,知道父亲爱吃就带回了一些。回到家时,父亲带着老花镜正坐在窗边读书,虽然我开门、关门的动静很大,但父亲却全然没有觉察到我的出现。我悄悄掏出用手机走近父亲,给他拍了几张照片后,父亲才发现我。问父亲在读什么?父亲指了指桌上的党刊说,学习十九大精神。我笑了笑伸出大拇指逗父亲说,给您点个赞。得知我带回来柿子是从包扶村拿回来的,父亲便问我,这柿子给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3 14:04)
       昨天浏览博友陆建明的博客才得知自己的短片小说《服务员》竟被《红安文艺》2017年第5期刊发。说实话一直很少投稿,这两年更是没投过。原因有二:其一,写得少、且写得不好。其二,没有收集过投稿邮箱,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稿子该投给哪。所以,陆老师这个消息算不算是个惊喜呢?在此感谢陆老师!

《红安文艺》2017第5期  http://hawhg224.18.dns222.net/News_View.asp?NewsID=6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