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irdy
bird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11-07 16:28)
标签:

随笔/感悟

 

21岁了,有感于此,奋笔疾书,米兰昆德拉说数字其实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麻木,只关乎理性,却丢了感情,21不是个太大的数字,无数的人经过这个数字,然而它于我是唯一的,每一秒钟都不是抽象的,我的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毫不停歇一丝不苟的工作了21年,基本上,我们的合作是愉快的;我消耗了国家大量的粮食,并正在准备回报这些来之不易的国家财富;我仍是最不负责的经理人,老爸老妈持续21年的风险投资,至今没有任何获得收益的征兆;我偷看到我理论上不超过两百年的生命线已经走出不长不短的一段,突然想到做过的关于“就”和“才”的小论文,想到自己不是16不是18而是21,而且似乎也不太好意思在为自己辩解时说“才”21,觉得同某些人一样,有些惴惴了,仅仅关乎年龄,还不算未来。其实一直都是一个有着强烈幸福感的家伙,每日和慕容复一道沉浸在统领天下称霸江湖的狂想中,在投资商宽容的条款中过着悠游的小日子,溜溜达达,看看窗外的风景,风景里漂亮的姑娘,口中吹着口哨,手里总不停歇的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有些有意义,有些没有,有些介于两者之间,获得某种没有实体的充实感,然而一定要老老实实的承认,我是快乐的,我在自己的学校有着自己的小床小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7 15:41)
标签:

随笔/感悟

 

一首老歌,名字很长,听的是陈楚生翻唱的版本,很短,只有反反复复的听,果然是多事之秋,以前必不会这样,总觉得自有一种西北豪侠仗义之气,不必做此小儿女态,而至于泪下沾襟,只是,也终会有别离的那一天罢,也会有不得不离开的时候罢,也会有一天,武林盟主pink小侠仰天长叹“人在江湖”罢?在那一天,那样的时候,当我们所熟悉的一切戏谑一切笑闹都寂静下来,归于苍白的离别,我会不会像一支丢了壳的蜗牛,颤抖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自信我的聪明我的牙尖嘴利满不在乎,我的壳,被你弄丢了。于是,我只是一个黏黏糊糊的女孩子,软软的,透明的,你的目光锐利一些就会痛得哭出来的女孩子(写到这里,俺旧病复发,突然很想说你眼睛那么小目光定然比别人的锐利很多,门缝里透出的光刃又亮又细,同理咯,锋窄刃自薄嘛),在你的掌心里一点一点用力的快乐的爬来爬去,留下黏黏的亮晶晶的痕迹,那不是因为我爱哭,只是,想让你有一点点的生气,然后我会一本正经得摇着透明的小触须信口开河的哄你说那时我为你写下的日记,骗你一个溺爱的吻,快乐的滚来滚去,长出薄薄得小小的翅膀,变成一只蝴蝶。

所以,蝴蝶不会说,“早知如此,何必开始,我还是原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7 15:21)
 

截止至今天下午三点十分,一向以文化水平不高狂暴指数不低著称的小B同学第七七四十九次诚惶诚恐的向pink小侠进言:“你写的那叫嘛呀,谁看得懂啊~”,很明显,这个世界上全体同学幸福感差距并不如智商差距一样大的重要原因即在于不管智商是什么样的同学都觉得别人应该跟自己一样,跟自己不一样的就是不如自己的,所以嘛……嘿嘿,受到刚刚结束的残奥会上比小B同学优秀许多的运动员们“你行我也行”的极大感染和教育的pink小侠决定热情帮助属于特殊群体的小B同学,效仿小B同学最喜欢的“离离原上草”的作者白老爷子,尽量用通俗易懂明白晓畅的文字进行博客写作,呵呵,游笔至此,俺can’t help feeling that俺也是有佛性的人呵。

很久很久以前看到孔庆东那厮的话,“只有小宝不伤心”,在谈《鹿鼎记》,那厮看来,小宝妻妾成群(一次高中语文模拟考试,某勇猛同学在“穷则独善其身”的空白处悍然填入“富则妻妾成群”,pink小侠闻言绝倒),然而却是天字第一号无情之人。小小生青楼,看惯迎来送往,自幼戏红袖,不知情为何物。然而,也就注定了小宝的一生幸福无忧,只有小宝不伤心,小宝心中,漂亮姑娘和白花花的银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没有就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校园生活

经过pink冰人馆总裁兼员工跳跳同学上天入地寻古觅今的一段荡气回肠的时空大搜索,传说中的VIP级神秘嘉宾“PP”终于浮出水面——鹏哥!最最英俊最最潇洒最最玉树临风最最倾国倾城的鹏哥!いらつしゃいませ!pink扬起一张激动得油汪汪的小脸,握着鹏哥的手泪流满面地说“鹏哥,我办事,你放心……”
大恩不言谢,鹏哥赏脸,此乃pink冰人馆开张以来第一单生意,自当严阵以待,跳跳这就广发英雄贴,务必给您找到遗失于茫茫人海中的那一段旷世奇缘!
 
鹏嫂,这么多年,您已等得太久太久,别急,我来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8 21:27)
标签:

校园生活

哼,大敏同学好像对解小渊明为他所赋的情真意切温柔缱绻的pink体诗不太满意啊,所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意料之中,意料之中,然而,党教育我们,不要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改造的群众,于是乎,pink小侠复出(尽管,同学们,俺从未离开),继续传奇人生,爬梳江湖恩怨,腾挪红尘内外,结交天下豪杰,以救大敏等慧根未断者于群氓(真理其一:毕竟还是知道吃水煮鱼的嘛;真理其二:本是同班生,相煎何太急哇),此等胸怀抱负,无乃侠之大者乎?
又于是乎,pink小侠赋打油诗一首,望博大敏君青目。
 
举国同患江南水,pink高歌“洪湖水~”,大敏胸中无墨水。
却为何?“很走”“狠揍”拼不清,脑中尽是煮鱼水。
人道是:纵是倾尽洪湖水,难洗今朝白字羞……
 
欲解此诗中三昧,敬请参看大敏同志于我博最新留言,吾等悍院良材,竟得此白字之同袍,非群起而攻之难保我知识分子队伍之纯洁,叹叹,我中华之九年义务教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然于扫盲一项,可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乎?噫嘘唏,微斯人,吾谁与鄙?
 
没有识过字的大敏,或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1 13:42)
 

小B者,渡口地区悍院某帮“会”头目也,肤若凝脂,鼻若琼瑶,眉不施墨而翠,唇不点朱而红,顾盼生姿,斯文败类。貌似温柔,性实暴虐,独门绝学狮子吼,曾败一代天骄成吉pink与五十九秒内(详情参见拙作《跳跳受难之健苑惊魂》),叹叹!英雄末路,成吉pink愿赌服输,弃甲曳兵而走,众惧之,推以为王。B王素喜蹴鞠,出没于球场,众MM目光如箭,射之若刺猥,兀自带“箭”跑跳风流,吾众男女皆叹服。某日闻其博人气甚旺,心甚异之,一阅之下,五体投地,方知其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其有篇名《写给那帮……》者,真乃千古奇文,笔意圆转,气度浑圆,诸君请看,其一,虽母亲节已过,然该文中“妈”声不绝于耳,文不过两百字,“妈”即出现五次,与“你”相连四次,“他”一次,殊途同归,异词同义,足见其用词之灵活机变,其二,极具渡口地区民俗文学特点,将渡口王牌词汇“嘛”运用得活色生香,风情万种,计四次,尤为精彩的是在一句总字数12的句子里竟连着出现了三个“嘛”:“我说嘛做嘛跟你们有嘛关系”,真乃天津话专业四级经典句式,令人如沐春风叹为观止,惊悉近日九州境内普降暴雨,可见此句之感天动地,所谓“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此公之谓也!小白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列位看官,曾记否,在“春风沉醉酿小祸,pink倚剑救佳人”这场书中我们讲到小剑侠pink同学关键时刻从天而降至天河,降魔救美的绝佳表现,然而,然而啊——天河急诊今犹在,只是朱颜(注:非“猪颜”)改,这一次,跳跳深悟AD每每仰天长叹“红(朱?)颜薄命”的无奈与伤感——谁叫咱是“红颜”呢——这一次,跳跳pink同学是横着进去的——这是很严重的啊,这样的重大恶性事件,导致渡口地区某领导人畏罪自杀,您就不用去百度了,待俺给您从头说起……

话说当日,即我党建党88周年的第三天,公元2007年7月4日,午时许(勉强算午时是中午两点吧,本博时间,敬请入博随俗),忽而天色暗黄,风沙四起,伴有往来尖啸之声不绝,素有弹丸之地美誉的TFSU一时间四下无人,逸夫building横生一股妖气冲天,pink小侠脸色铁青,以金钟罩护身,威武的从六宿狂奔而出,身后拖着一把闪烁着点点精光,一千年寒铝炼成,与地面相击,叮当做金石之声,爆出点点电火花的破太阳伞,以挂着一只巨大的降落伞的优美身姿径向这妖气聚集处冲去……是的,此时的逸夫building中,一场罪恶的日语考试刚刚开始……

半个小时后,可怜的pink小侠在于东洋鬼画符苦苦厮杀的间隙偷偷环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26狗崔破蛋日,小聚鑫源,乐甚,有照为证,是不是比twins漂漂啊,耗!不许否认哦。

狗崔者,杯子下面压的那个就是,甜美蜜桃脸,清凉秋水瞳,年方二十,暴力巨蟹,好色一代女,风流、善谑浪,好风月,心地单纯善良,身材火辣,爱洁净、好鲜衣怒马美酒佳肴,内蒙MM,精通医道……啥也不说了,留言吧,兄弟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07年一开学,跳跳同志就做了许多被广为耻笑的事,比如把自己中学时代的坐骑小银千里迢迢从窝里一路拖到天津,花了几十块大洋不说,还整天提心吊胆害怕哪位仁兄趁某日月黑风高将其拐带而去,每日饭前饭后饭中澡前澡后(当然,澡中就算了)都鬼使神差的摸到细心为其选定的外院风水第一存放地偷偷瞄上两眼,确信其安然无恙后方才施施然离开。细细想来,小银徒有仪表堂堂,然苦于前无筐后无座中有梁,去不了超市扮不成淑女载不得情郎,Only when月白风清夜色凉,方可狂飙于五大道上冒充一匹大尾巴狼……呜呼,公元20007年,pink 唐吉诃德终于横空出世,开始在渡口地区上演其人生传奇,渡口诚惶诚恐,以至甫入六月,气温跟物价和股市密谋一番,细语“与子同仇”云云,哥仨拿着春节里焰火的情况劲儿,pink骑士还没开始用小阳伞猛戳大表楼变成的巨怪,他们就激动难耐,争先恐后一路飙升——同学们!同学们啊,食堂二楼的鸡蛋汤竟然涨到了两块钱一碗的天价,这对于每天早晨七点钟辛辛苦苦爬起来冲到食堂就为喝一口穿着绿色绸裙千娇百媚的阿姨同志花四十五秒做的蛋汤的pink骑士和老桑骑士来说,是怎样残酷的现实啊……以下是pink骑士和老桑骑士关于近日物价情况的严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呵呵,这几日下笔颇为懒散,遭老桑拍砖警示,愤恨不已。小样儿……鉴于刚刚攫取其樱桃数枚,先把恶言按下不表也。其实,本次抨击的主要对象是传说中的小B同学,哼,仅仅因为乒乓球比赛跳跳同学迟到了一分钟——其实并不到一分钟,也就三十秒左右吧,因为性格暴躁反应缓慢的小B同学画了大约十秒的时间拿出他罪恶的手机,以最坏的恶意和最恶毒的眼神鞭打可怜得瑟瑟发抖的跳跳,在万籁俱寂的健苑——俺的这张小脸永远的丢在那里了——以标准的大天津话说相声一般抑扬顿挫的冲我怒吼道:洗澡、逛街、北京……该干嘛干嘛去!跳跳顿时吓得五内俱焚,当是时,所有的乒乓球均静止在空中,所有的眼球……啊,噩梦般的回忆啊,给俺造成重大精神伤害的回忆啊,跳跳,带着呆若木鸡的可怜神情,被小B同学的狮子吼的强大的气流死死的钉在突然从天而降至健苑门口的巨大十字架上,加之众人目光如箭,于是乎,十字架上的跳跳顶着一圈神圣的小光环,变成了一只红彤彤的刺猬——两分钟后,刺猬暴走在通往浴室的路上,满心愤恨,不过也暗暗的心中纳罕:自己的生活重点,咋全部被命中了哩?最后得出结论:小B者,非人也,妖也,再思之,又非妖也,真乃老妖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