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梵雅
梵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26
  • 关注人气: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塞萨尔

相信望远镜,不相信眼睛;

相信楼梯,但从不相信台阶;

相信翼,不相信鸟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恶意,不相信恶人;

相信酒杯,但从不相信烧酒;

相信尸体,不相信人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许多人,但不再相信一个人

相信河床,但从不相信河流;

相信裤子,不相信腿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相信窗,不相信门;

相信母亲,但不相信九个月;

相信命运,不相信黄金的骰子,

还相信你,相信你,只相信你。

博文
(2017-11-04 14:25)

回去的时候,恰是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的时节。想念春季的桃花,云霞灿烂,落一地缤纷胜雪。但秋冇二致,风吹来,叶落下。赏秋伤秋悲秋贴秋膘,年轮赋予万物更多岁月笔画。写吧,拿起这笔画写点什么,然后携它度过冬天。秋天是一条河流、一首歌,泊泊地渗进我们无声流淌的岁月时光,我想留住夏季呢?就涎皮赖脸问秋如何就老了。如何?秋天要来了,秋来又秋去旧年复明年,它这样恐吓你,也这样恐吓我。

 

往深山走,一路青黄斑驳、风过叶落、杳无人踪,我没有说过我爱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月光打在菖蒲上细细的碎裂声、也爱秋夜繁密的虫鸣。但我最爱的歌,风吹过你温柔的长发和明媚的脸颊。秋天你走来,我听见阳光里的歌。

 

 台风带来了一阵急雨。到了晚上也没有歇的意思。走到阳台上看,平素夜雨总见路面的水映出斑杂色块,今儿浑不见那样子。雨停了吗。雨还没停。屋前的一小片绿化带莎莎作响,雨零落的下,叶寂寥的应。一时想起旧时冬月里苏州街上风吹落叶席来卷去,天气冷冷的,也是这般音声。我从这繁华的江南路过,却也只是过客,不是你的归人。明白了这一点后,对于所有被辜负的岁月有了一丝释然。白云有本心,不忍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5 21:54)
分类: 观影记

早上,突然的就见那样的一朵白,开了,在绿丛中。

微凉的,清寂的,瘦削的,与视线相对。鼻息中,倏淡一缕香。

缱绻一抹笑。看它不按季节常理的一次一次蓄势酝酿而后萎落的命途,这一次终是得已开出来。

花开自在,应是春风沉醉的理由,

偏却在寂寂的秋天的夜里,

内里艰辛,如此不易。

殷勤只有花知。


深夜的白流苏的念,还在耳际盘桓。

今兮何兮,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剧情终了,情节跟着淡去。恰淡如这一朵凝固在清早的白色影子。再不会如年少观影,陷入其中埂埂不寐枕上唏嘘。

但还是会想。想那掉进了“诗经的深井”里的字句,想那钱女子在诠释这原本沙场将士相互盟约的字句时低眉所讲。

“爱情是有兵气的,也是以性命相见的——只两个人,仅仅两个人,被爱围困了。

既然同陷,把手给了你,你就得与我一起,再艰难也不分开。

这里的艰难,不是无米下锅,不是无布裁衣,而是你心里一直要有我,不放手,对我好,给我买裙子,给我安稳。。。

爱,因为易流逝,所以艰难,艰难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1 05: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代音乐广场

有一刻,我什么也不做,一动不动地靠在床边,双手枕在后脑,出神地看着朝西的窗。

窗外,太阳西沉了。

深蓝的暮色映在对面楼房的墙壁上,以及一扇一扇打开或者闭合着的白色的窗。陈升,这不是个陌生的字眼。却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去对他认过真。

我听见,他在拨动轻缓的吉它弦,喃喃的自言自语。一个人,坐在那里,轻轻地旁若无人地,哼着。带着流浪的气息,在两万米的高空,随着云朵的游移做着滑翔的姿势。

他说-------

我是飘浮在欧洲大陆的一块东方浮木……下一次再相逢时,可能就是在布拉格或是米兰了……他在说秋天。秋天,永远都不会走开。阳光像维生素般的注入了迎向它的每一样物体里。


“我跟自己说,我得先走出你跟我共筑的迷思里,

才有力量将你拉出来……

回忆想来……

你好象已经离开了,已经离开了。

这味道竟意味着不止的流浪……

不止的追寻……也不止的遗忘着你

好像,你已经离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而我却在一个世纪之后

在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20 17:56)
有两类生活,暖色调的和冷色调的。

顾名思义,暖色调生活是标准的世俗生活,成家立业,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井然有序的生活,人在这种完满的庇护下显得温和、轻盈又从容自得。 而冷色调生活则不同,过此类生活的人通常性格孤僻,或是放浪不羁或者孤守终身,与世俗生活格格不入,但相较于前者,他们才华横溢,往往真气充盈,浩瀚流走。 

适应此两类生活的人犹如生活在两个世界。理论上,很难说哪一种更加优越。

作为中国人,我们大概是不太能接受后一种的,中庸思想和家庭宗教统治了主流思想界近千年,有个安稳的家庭有序地好好儿“过日子”是首要,不兴一个人瞎作妖。所以“我们这儿”,五千年文明史够不够不好说,五千年的隐忍史倒是真有。到最后成了中国式处世哲学,一切隐忍、温吞、一团和气。因此中国文学里没有悲剧,悲剧都是西方文学意义上的。我们的演义、话本里痛苦的底调叫悲凉,或曰苍凉,哀而不伤,怨而不怒。肠子断在肚子里,也要噙着泪带着微笑,所有惨痛,含蓄优美地画成一个圆,循环往复地周行运转。

我们也有冷色调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记

新浪博客的不稳定和排版设置让强迫症有点抓狂?大概是想让用户学会'Simple and beautiful'

-------------------------

近期需要为一次突如其来的旅行做准备,按照惯例需要提前半年做相关阅读,年初刚刚读完了尤奈斯博的《雪人》,暂时不想继续读他的《猎豹》了,因为时间恰逢工作忙季,夜间还是想要找一本和缓的书平衡一下,而读书又像恋爱一般不仅需要合适的时间还要有合适的心情,于是我以一种适时的阅读体验重新翻出了这本小说,第三次写感触。
   
《阿斯特丽和薇罗妮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18 00:27)
分类: 旅行记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猪小爬(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11537786/

雨季从欧雁台到马丘比丘需要搭乘一个小时的火车。

欧雁台有属于旧生活的诗意,是安第斯深山中隐世的旧梦,巴列霍诗歌中那些彼时年轻的女人如今发胖的躯体,母亲模糊掉的容颜,小姑娘拙劣的歌声。跟在名城库斯卡的感受相比,我更怀念这在安第斯山脚下休整的白天和夜晚,听山谷深处回响的水声,那些旧的诗意像潮水一样扑过来,如同那些被思念掩藏的苦闷,那些甜美安静的记忆。夜很悠长,柔和寂静。

2012年临近期末考试的一个夜晚,我艰难地背着书包走回在波士顿东边的住所,我徘徊在台阶上,踟蹰着如何鼓起勇气回去面对一屋子浓重的黑暗和寂静,突然听到窗台里飘出细细的乐声,一开始只像是收音机里没有滤掉杂音的节目,细听之下却渐次增强,那是我在长期的抑郁之下第一次痛哭失声,音乐依稀是克劳迪奥阿劳的肖邦,第一钢协第二乐章。阿劳的肖邦初听有些古板,年纪渐长后容易着迷,因为从某种程度上他的确抓住了肖邦的精髓,那是浪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24 23:17)
分类: 浮云而已

周四,冬日,突然接到快递电话。说有邮件寄自加尔各答。雕花的木盒。明信片。印度茶叶。薰香。一串珠子手镯,打了个黑色蝴蝶结。白的贝壳红的珠子。日光下,用指尖去摸擦那些连成串的细密,淡淡的温润光辉,似与沙粒磨合过经年。遥远的好,心手传递,感动这款款深情,似噤声的蝉褪却的透明的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