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海碰子
海碰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4,970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东海碰子,媒体人,在日中文杂志《蔚蓝》特邀总编。 http://www.weilan.com.cn/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4-13 10:24)
春光朦胧照小窗。独伫阁楼凝远方。心浮桃源思渊明,严正最敬是嵇康。
鸟儿鸣,自由翔。大道青天不顺畅。昨夜酒酣今朝醒,冷眼相向名利场。
——寄调鹧鸪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1 09:34)
      农历一九五八年腊月二十七日,来到人间,到今天整整六十年了。回望这六十载之人生,那是——
      牛放过,草割过,地耕过,风吹过,雨淋过,海下过,浪打过,学教过,报办过,洋留过,文写过,书著过,球评过,酒醉过,大笑过,痛哭过。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不会再来,再来的不将是过去的。
     耳顺之年倏忽来,酸甜苦辣尽承载。
     回望往事心如水,一切都将如尘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1 23:37)
冷月昏黄时,不觉已冬至。
长夜静坐思,为谁写首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1 12:08)
冬日细雨飘,浓雾四野绕。
海色忽迷漫,山间正寂寥。
眼望书中画,心念天际娇。
苦冷愁不言,只待春来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8年10月9日的晚上,我一直有点心神不定的感觉,过了半夜,仍无丝毫的睡意。窗子外面的风呼呼作响,似在那里凄厉地嘶叫,一直到了凌晨两点,我还是躺在床上瞪着眼睛,也不知想着什么。
            第二天早晨,也早早醒来,拿着手机翻看着微信上的信息。突然,阿勇发了一条令我震惊的消息:锡宏昨晚走了……阿勇是我当年的一个学生,在一所公立医院里可能当了某科的主任,是个极聪明的人,也很有理念,我们微信彼此相互交流一些感兴致的东西。他所说的锡宏,全名叫崔锡宏,也是我的学生,与阿勇是中学同学。
           其实,对于锡宏的离世,我与阿勇,甚至包括他的家人早就有了思想准备——还在去年与今年早些时候,锡宏经常在微信上告我他正在经受着病痛的折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1 12:02)

西港抒怀

 

六十载风雨历程

六十载创业辉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4 16:20)
是上天给你的
你逃不掉
躲不开
无论是幸福还是苦痛
但是,在上天之外人类自己制造的灾难
数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
远比上天给我们的灾难还多还大
此次,寿光的水灾
当然有天灾当然是天灾引起
可是,有没有人祸呢?
现在,许多人都在质问——
为什么上游水库要放水?
为什么是那个时候要放水?
为什么放了那么多的水?
为什么不提早一点放水?
是临时的决断,还是周密的考虑?
谁能说清楚?
看着水泽一般的大地,
那里面有多少房屋、大棚、漂浮的猪羊
农民的家当、血汗瞬间被洪水泡走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趟
我们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要吃饭的呀

离开了土地
我们如何生存?
恶意地对待农子
必受更大的灾难
从网上看了寿光的书记在痛哭流涕
他早都去干什么了?
他此时哭上一阵,
或许也是真心真情的表露
可他即使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30 11:28)
标签:

旅游

  若不是老朋友乔洪明先生编剧的电影《青春不留白》在全国院线同时上映,我多年未进影院的纪录恐怕还要无限期地延续下。感谢洪明的盛邀,让我与威海许多人在第一时间里观看、欣赏了这部充满着青春锐气、激情奋斗、不屈探索、给人启迪与激励的好影片。
   生长在荣成大疃镇、而今为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作协主席的乔洪明与35年前以一部《咱们的牛百岁》而闻名全国的袁学强先生一样,也是从黄土地里杀出来的作家。他凭靠几十年不停顿的努力、以咬定青山不放松之坚韧精神,艰辛顽强执著地行走在文学创作的坎坷曲折泥泞路上。多少不眠之夜的打拼、多少辛勤汗水的付出,终于有了丰厚的收获。长篇小说《英雄邓世昌》、《漂泊刘公岛》、《杨子荣前传》等已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近年来,他在小说创作的同时,又将目光转向了影视剧上面。由他编剧的《繁星点点》,以台湾送给大陆梅花鹿落户刘公岛为内容,讲述了“点点”的成长过程,拍成了长达几十集的动漫片,已在央视播放过。由他主创的五十多集电视剧《威海媳妇韩国郎》,虽因种种原因暂时未能拍摄,但就剧本本身看,已具备了国际视野,其可读性可观性,在圈内得到好评。
  而六月二十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年李太白在南陵家中喝酒,喝了一碗又一碗,待第三碗端在手上准备再一饮而尽时,朝迁来人了。来者说:李先生,别再喝了,皇帝要接见您重用您,快收拾一下去长安吧!
   李白兴奋地把大碗的酒一口气干掉,然后将碗摔在了地上,大喊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可是到了长安,以他那诗人的脾气“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所以,他的政治抱负没能实现。这时,他感到处处都是困境,人生处在行路难之境地,他感叹: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他“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了。
  唉,这如孟郊先生一样,中举高兴时,那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可失意时却感到“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
   人生天地间,大都受权力、地位、金钱、荣誉,名声等外在东西所影响着、牵连着、左右着,即使洒脱如李白这样的人,在身份地位或所谓的理想高峰与低潮时之心境,也完全不同。
   德国军团,这支世界足坛的老牌劲旅,那是多届的冠军得主,是稳而又稳的铁血战车。在他们出征时,自然是豪情满怀,大有太白”仰天大笑“之意吧?初到俄罗斯,那也应是孟郊式的得意吧?他们是否”一日看尽俄国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世界杯的赛场,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人生的一个舞台,有成功有失败,有欢乐有悲伤,有希望有失望,有继续往下走的,有即将告别而去的。每一个人,每一支球队,都依照自己的性情品质能耐,在全力地表演着。生命的激情、团队的配合、战术的运用,都在那个单位时间里,得以充分的显现。
    所以,看足球比赛,决不是简单地看着那么多人在一块固定的绿茵场上,围着一个皮球,跑来跑去,踢来踢去,这里面实在有人生的哲学。
  在本届世界杯上,从已进行完结的比赛看,在小组中两战皆败的球队,其本上就要打道回府了,最后一战,那输赢都与自己的球队能否晋级没有关系了,那不过是为了荣誉的一战罢了。
   从目前看,A组的埃及、沙特,B组的摩洛哥,C组的秘鲁,E组的哥斯达黎加,F组的韩国,G组的突尼斯,这七支球队都是两战全败,一分未得,是没有希望继续下去、而铁定要离开的球队。他们的使命基本完成,希望是寄予四年之后再看能否卷土重来?
    从昨夜的赛事看,突尼斯显然不是比利时的对手,尽管比军昨换上了黄装,由原来的“红魔”变成了“黄魔”,可这“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