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苏省人民医院
江苏省人民医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489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我和省人医的故事,要从王敬良大夫开始。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的内弟在农村插队时,染上了怪病,全身发黄,便血不止,送到南京传染病医院,当肝炎医治,不见好转,眼看着内弟一天天消瘦,命悬一线,医院请来名医会诊,王敬良大夫也参加了会诊,王大夫察看了内弟的脚底板,对主治医生说:“先打钩虫”。该院按照王大夫的嘱咐,打掉了钩虫,内弟的病情一天天好转,死里逃生。

从此,我们知道省人医有一位名医叫王敬良,又一年,我们去一位老同事家拜年,巧遇了伟岸高大的王大夫,他是老同事的父亲,我们事前竟然一无所知,王大夫是国内外知名的学者教授,为人处事十分低调,令人敬佩。王大夫那一代专家,为省人医树立了脍炙人口的医德医风。

家里人生病,最相信省人医。王大夫那一代医生虽然已经退休了,身体有恙,我们还是去省人医瞧医生。如今,去省人医瞧病的患者人山人海,门诊大厅人满为患。好在河西开了分院,离我家很近,方便我们退休人员就诊。

人老了,各种疾病接踵而至,维护健康成了每日的必修课。早几年,先在河西分院心脏科住院诊断冠心病,经过留美学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68年春,年仅16岁的我是一名响应党的号召到江苏高淳农村插队的知青。某天夜里睡觉时我感到身上被一不明东西压了一下,没过多久就感觉脸部发热,手脚冰凉。赤脚医生见我高热,便给我打了一针,打完后我突然抽搐,他束手无策赶紧叫四位农民兄弟用竹床把我抬到公社医疗站,当时我呕吐不止,不能进食进水。经过一周观察治疗烧终于退了,但我仍感到全身酸痛乏力,便坐长途汽车回到南京,一路上我恶心呕吐。

当时父亲得了多发性骨髓瘤(淋巴瘤的一种),在省人民医院血液科住院,主治医生是陈玉心主任医师,她是一位留学苏联,医技精湛,平易近人的主任,和我父母较熟。我回南京后直接去了省人民医院,观察室睡了一夜,烧退。早晨,正巧陈玉心主任下夜班,我母亲请她来看一下我,当她看到我脸上有出血点,果断拉开我的上衣,发现我的胸部也有多处出血点。询问病情,知道我无尿后,赶紧安排我入院抢救,并下医嘱怀疑三种可能性疾病:1、败血症2、急性肾功能衰竭3、流行性出血热。经过吸氧输液,化验等辅助检查,低血压休克的我被下病危通知书两次。雪上加霜的困境令我母亲精神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7岁了,我老伴也75岁,退休前我们是南京某航空工厂工人。我们的就医故事要从49年前说起;那是1967年文革初期的一月下旬的冬天。外面飘着雪花,刺骨的北风呼呼地吹,使人感到异常寒冷,在这个冬天的早晨我陪伴着我爱人去江苏省工人医院做产前检查。到了医院挂号后即去妇科诊室,经门诊医生检查后立即将我爱人留下来住院观察,医生讲“你血压这么高还在外面,多危险,应立即住院”我当时对医生的这种高度对病人负责的精神很感动。去时我们没打算住院,所以毫无心理准备,又没任何住院用品,更没带厂里的转账单(转账支票,当时看病无需现金支付,只需单位转账支票即可),就这样我爱人先住院,我则回来拿住院用品及转账单。

谁知入院后没多久,我爱人因妊娠高血压而抽筋,并且进行输氧抢救。我知道后立即赶到省工人医院,只见我爱人躺在一间用红纸遮着灯光约12平米的房间病床上,旁边就是氧气瓶,两鼻孔分别插着输氧气的管子,为防止牙齿咬坏舌头,嘴里用铝汤匙隔开,护士和我岳母则在陪护着她。此时我心里既难受又充满感激之情,难受的是为了孩子我爱人在承受着痛苦,感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星转斗移五十载,人间处处有大爱。

真爱再造新生活,知情感恩难忘怀。

我叫阮若玉,今年76岁,退休前是河南省固始县一名小学特级教师。前些时候住在南京的亲戚来电话说到省人医80周年院庆,我这个已多年不提笔写东西的人情不自禁地想给医院写几句话,说说我对省人医的感情。

那是52年前了,往事历历在目,难以忘怀。1964年,当时我24岁,婚后怀孕,不久身感不适。经县医院初诊为葡萄胎。得知噩息,如五雷轰顶,一片茫然,我悲哀叹息,觉得自己太不幸了。当时在县医院作了摘除术。196412月,再次大出血后,我被送到了南京,住进了南京医学院附属医院江苏省工人医院(即现在的江苏省人民医院)妇科病房。经进一步检查确诊为恶性葡萄胎肺转移,必须手术、化疗。我于196517日作了子宫切除手术以终止原发病灶,恢复十几天后进行第一次化疗。经过三次化疗,大部分转移病灶被吸收,病情有了初步转机。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第四次化疗中,陡出新的险情,我的血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62年,我被分配在江苏省工人医院工作,我没有奢望能留在母校的附属医院工作,因为这是高等学府的殿堂。记得当时我们可有五个志愿选择,第一志愿当然是服从分配,因为家境差,我是拿着“人民助学金”读完初中,后来工作了五年,通过自学考上了江苏医学院(现在的南京医科大学前身),凭着“调干助学金”读完大学。我应该让组织挑选,毫无顾虑地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时候台湾风声正紧,似乎要打仗,所以第二志愿就是当兵。接着二个志愿就是去杭州(我在那里工作过)、去宁波(我成长的第二故乡)最后一个是常州(我在那里实习,带教的老师希望我留下来)。

没有想到我这个没有扎实基础,没有聪慧天资,又没有后台背景的人被留下来了。摘下白色的学生校徽,换上红色的工作人员校徽,心里别提有多开心。

可是,我被分配到内科,这不是我理想的科室,于是壮了一下胆子向当时的副院长戴秀夫提出要求做外科医师,戴院长看看我,竟然认得我在治害灭病时做过唯一的灭(钉)螺(小)队的队长(他是兼任的大队长)。他非常理解年轻人的理想,叫我先别去内科报到。 像他这样的副院长在刚毕业的小医生面前是非常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依然是暴风骤雨中的文革,我们匆匆地进入附院即江苏省人民医院临床实习,住在医院内。有一天早晨发现医院一扫往常平淡而凝固的空气,仿佛有一场腥风血雨欲满院之感。许多医护人员脚步匆忙,神情凝重,有的窃窃私语,有的低头寻思,有一种不祥预兆。文革之中,常有不测之事,但未见人们如此慌张。当晚值班同学说,昨夜手术室可能遇到重大手术,发生重大事件,或抢救一个重要人物,许多专家连夜赶来,神色紧张,来去奔跑,且通宵达旦,医院一直笼罩着慌乱而神秘的阴影。人们议论着,猜测着。一直到中午,我从一个同乡老师那里得知消息。我一听,脑子“嗡”地一声,如同头部被重棒猛击。我的内科带教老师许道骏,一个很有名望,优秀教授被指控为现行反革命,关押审查不到一天,晚上吊床自杀身亡,抢救了整整一夜。

从小学到大学,一个个老师,如同一个个父母,哺育和培养自己成长成才成人。他们的一次次批评,一次次表扬,一个个提问,一个个眼神,点点滴滴都在心上。几十个老师,恩爱如父母,一生难忘。在众多的老师中,许道骏老师在那无情的文革岁月,可惜英年冤逝,全院悲愤。我久久沉浸在悲痛之中。几十年来,他的音容笑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912日,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行将而立之年的我却迎来人生中的一段噩梦。

912日:行钼靶、B超、CT以及穿刺检查,疑似乳腺癌。

917日:手术,确诊,乳腺癌。

美好生活瞬间在眼前破灭……

上帝也许是在考验我,他用病痛打击我,磨砺、折磨我的心灵,给我制造了生平第一场直面生死的危机,甚至妄图摧毁我的意志。但他又是厚爱我的,因为冥冥之中我幸运地来到江苏省人民医院,得以遇见乳腺病科主任刘晓安。

 

初见主任:医者威严 姑娘的小情绪

因不能确认我的肿块是良性还是恶性,912日当天,经其他主任推荐,初次请刘主任触诊。当时,其他的症状都显示是良性的,但经过检查他表示因为形状不规则有恶性的可能。他严肃而谨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一名老知青。1963年高中毕业后到苏北农场务农。如同《我们这一辈》歌词所唱,练过腿,练过背;学会忍耐,理解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喝了多少杯;熬尽苦心,交足学费,真正尝到了做人的滋味。务农期间,我常年和农药化肥打交道,三十多岁时农药中毒,昏迷几天不醒。治疗后虽然康复,但血管已经老化。1979年我病退回宁,2002年退休,心想可以享享清福了,谁知疾病慢慢向我招手了。

20057月,我因反复心绞痛去了本市某知名三甲医院“心血管内科”就诊,诊断为冠心病,当天住院并进行了CAGPCI手术,放置了三个支架。术后一年多时间里,我胸闷、胸痛、心慌、体力不支的问题没能解决,生活质量每况愈下,恐惧心理日渐加重。我决定另谋求医之路。

经我大哥推荐,我找到省人医老年康复中心的周传伟医生。他了解我的病情后,热情地把我带到心血管科专家门诊,请“心血管症介入诊疗”专家王连生医生给我看病。请王医生看病的人太多,我一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在南医读的是口腔系,当时是五年制。1980年进校,一般来讲与省人医应无太多关联,但省人医在我求学生涯中占据着一块特殊的位置。记得入学时家人和邻居都很纳闷:人有三十来颗牙齿,干嘛要学五年,一天数一颗,一个月够了。说实话,当年我也是带着疑惑跨进了母校在汉中路的大门。当年的南医校门不起眼,校徽比南大的要小一大截,我们上新街口都不愿意戴,也就是在这种不自信中,开始了自己的医学生涯。医学基础课比较枯燥,死记硬背的东西很多,还有能言会道的名师都安排去教医学系了,一直激不起我学习的兴趣,总想改行写小说。

真正使我对学医感兴趣的是临床基础理论课和临床课。不知何故,与基础教研室不一样,那时来给我们上课的都是省人医(当年叫工人医院)的大家,我记得的有陈家伟、王一镗、侯金镐、侯熙德、陈玉英、杨玉、陈钟英等老师,他们都有着气度不凡的学者风范,课讲得极为精彩,深入浅出,结合临床与基础,推理与分析,再加上临床病例讨论,真是引人入胜,越学越有意思。记得有一次早上我有机会为陈家伟老师搬投影仪,他谢谢我,我兴奋了好几天。真正与省人医结缘是第三年,当年同乡许家仁兄分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和省人民医院结缘直到今天,有过许多故事,回忆起来真是感慨万千。我是一个置换过两个心脏瓣膜(一个主动脉瓣和一个二尖瓣)的人,可以说是在省人民医院获得了重生,因此,我要感谢医院的陈广明老主任教授和陈亮主任医师,是他们把我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的!我是插队回城的老知青,但我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只是个初中生,按现在大家说的,就是个“老插子”。

事情要从1966年说起,那年我随父母亲从南京有线电厂搬迁到江西吉安支援三线建设,那是个军工三线厂。父母到了江西,每年就在工厂里上班了,而我们随行的这些子女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下放到农村插队,落户在江西井岗山地区,就是毛主席创立的根据地,那里有毛主席故居,我们都参观过。江西的山好水好,风景也十分迷人,有的靠山边的水田里都会冒泉水出来,水质甘甜,但温度像井水一样冰冷。我在农村要和农民一样下田干活挣工分养活自己,要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在那个年代,我们年青人都会争强好胜,处处要表现的好一点,我学会了犁田、耕地、割稻、挑担、拖板车、砍柴、做饭,农活基本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