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都北京探幽
古都北京探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870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3-03-29 16:20)
标签:

德国

休闲

美食

分类: 生活记





德国巧克力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2 15:44)

正月十五元宵节,始于汉,盛于唐,历代相沿不辍。元宵节,又称“正元”、“元夜”、“元夕”、“灯夕”等等,而民间俗称“灯节”。灯节的天数不等,多则十天,少则三天;一般说来为五天,叫做“五天灯”。王府过几天呢?各王府不尽相同,睿王府里过四天节。这是除了十四至十六的“三天灯”以外,还加上十三,名曰“试灯”。

“灯节”,这习俗很古老,隋代已很盛行,“沿街绵亘八里,通宵达旦,光烛天地。”有点诗情画意。唐诗“九陌连灯影”,宋词“花市灯如昼”,都能说明这一事。古人咏灯夕之作,不知凡几,这里不去说它,倒是清人史震林的那句“试灯先与月商量”,却别抒灵机,耐人寻味。因灯节含有“灯月同辉”之意,如果没有月亮,岂不大煞风景?即便是“雪打灯”,固然别具情趣,但毕竟不如皓月当空,两全其美。故“史诗”纵然因感而发,却有画龙点睛之妙。妙就妙在“与月商量”四个字。说来也是,万家灯火形成“月华连昼夜,灯影杂星光”的瑰丽景色,谁不着迷呢?

十三之夜,既名“试灯”,顾名思义,若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预演”,也就是为灯节做一次“彩排”。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赵珩
  
  
壹 世家
朱家溍先生是我的长辈。
最近这些年有很多文章都提到我和朱先生是忘年交,这是我绝对不敢承当的。我从1985年接触到朱先生,到他去世将近20年的时间,无论问学、求教,我都是执晚辈弟子礼,朱先生是我的长辈,也是我的师长。
朱家和赵家虽然彼此很了解,但是我父亲和朱先生只是认识,却没有什么交往,和朱家溍先生的交往是从我这儿开始。
我第一次知道朱家溍这个名字是在1981年。是从梅兰芳先生的《舞台生活四十年》第三集上看到了这个名字,这本书在“文革”前的1961年出了第一集和第二集,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那个时候关于戏曲的书非常少,而我从小是个戏迷,所以《舞台生活四十年》是我经常翻阅的书。重印的时候已经是1981年,时隔了20年,这次重印出版加上了第三集,第三集的扉页上印着“梅兰芳口述,许姬传、朱家溍记”。
当时我不了解朱先生,就向我父亲了解朱先生的情况。父亲对朱家的情况比较了解,对我讲了朱家的家世。后来我在拜访许姬传先生时也听许先生讲了当年他们一起整理梅兰芳口述《舞台生活四十年》的一些情况。
说到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7 12:38)

如果你喜欢北京、行走在北京、阅读北京,就一定会遇到赵珩,因为他既写北京人北京事,还出版关系北京的系列图书,他是燕京出版社总编,策划过很多关于北京的图书系列,他是襄平赵家的后人,所谓的世家子弟,他交游广泛,对北京的风土人情、家族往来、掌故轶闻……多有涉及,我就是因为读朱家溍、王世襄、启功等几位先生的书,才“遇到”他的,进而喜欢上他的文字还有他出版的图书……本想写写他,网上见到这篇采访,觉得不错,先借用一下。2018年2月27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09:18)

 

“大年初一”这句老话,是指农历正月初一而言。在古籍上也有不同称谓,如“履端”、“三元”(即所谓“岁之元,月之元,时之元”),“元旦”……这些古老的词儿,渐渐淡出历史,惟有“元旦”一词,至今沿用。但指的是阳历一月一日,也叫新年。把农历新年改称“春节”,只是二十世纪初叶的事。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结束了帝制,于1911年12月29日规定,元旦为春节。所以今以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古代则以立春为春节。旧时“过年”,是指由初一到初五,本文所记,包括这五天。

金寄水回忆时记得上一个甲子年(1924)的正月初一,恰逢立春。正月初一是新年的头一天,立春是一年二十四个节候的第一个,两个节日同在一天,实所罕见。在王府生活中,元旦贺岁是件大事,若不逢立春,其礼节仪式大体与除夕辞岁相同,先是贺新禧,然后拜年,真是车马喧阗,欢腾竟日。由于那年恰值立春,贺岁完了,还要“迎春”。

迎春是在“安福堂”院内,朝正东方设摆供桌,供奉“春神码”,焚香祭之。“春神码”即“春牛图”。此图画面为一个牛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提到过年,旧时是指元旦到初五为新年。

其实,年意最浓的是除夕。俗称:“三十晚上”,有的古籍记载也称:“大年夜”。王府度除夕,白天除各房的至亲送来年礼,有两桩小事可以说一说,一是除夕下午,王府官员由管事处领衔,向里边各院敬奉小攒盒。盒内有红枣、栗子、柿饼和花生之类,皆有吉利之意。攒盒中央放个苹果,上插包金的“小如意”。如意上刻有“平安如意”四字,取其“岁岁平安”之意。二是回事处送进红单帖,称作“喜神方位单”,上面写着某年正月初一子时,喜神、福神、禄神、财神、贵神和一个所谓的凶神——“太岁”,所在方位,主要是为迎喜神。如喜神所在方位与太岁同,则改为迎福神或其他诸神,就不迎喜神了。

王府日常生活起居惯例,在掌灯之前,凡居住所在的厅堂,要依次上窗户,因为王府厅堂的窗户一般都是两层,皆为上支下摘式的。上支者不动,下摘的晨摘夕上,所以有“上窗户”之说。而除夕之夜,则通宵不上。就在平日上窗户的时候,府外大街小巷,无数儿童挨门挨户敬送财神(赵公元帅)纸像,边送边喊:“送财神爷来啦!”而王府院宇深邃,听不到这种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记述了黑山村乌庄头乌进孝给宁国府用大车运来大批年货及各项折银二千五百两。这大批年货,用“红禀帖”开列甚详,其数目之大,非常惊人。

1922年农历腊月中旬,在睿王府东角门内随侍处门前,停放满载大批食物的车辆,这是盛京(沈阳)来的大车。其实,类似《红楼梦》所描述的情景,在王府里是现实存在着的。

睿亲王府在同(治)光(绪)(1862—1909)之际,从东北辽中、辽阳等县来的大车,多达八辆,后来减为四辆,而金寄水亲眼所见,只剩两辆了。这两大车食物的品种虽不及《红楼梦》上所描写的那么多,但其数目也不算少。诸如大鹿、麅子、笼猪、野猪、黄羊、汤羊、山鸡、野兔、银鱼、紫蟹、蜊蝗以及榛子、松仁、红枣、栗子各种干果和东北名产香水梨干、冻梨……还有扫炕用大笤帚等等,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此外,也有“折银”约两千多两,折大洋三千元左右,惟独没有活物。因其中黄羊是祭灶用的主要供品,所以每年来的东北大车,不得迟于腊月二十一、二两日。

祭灶是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岁暮扫房

王府的生活习俗,虽与众不同,但也不见得都有典章可依,往往则是偶一为之,便成定例,从此更动不得。例如睿王府里的饽饽房,不论春夏秋冬,每日必做二十四碗奶酪,吃与不吃,照做不误。这一数字,无章可循,造成浪费,也从不过问。又如腊月二十四日的午饭,必有两簋黄羊肉——一清蒸,一红焖,也是如此。或许二十四吃黄羊,与头一天祭灶有关。为了虔诚,祭毕方食。而事实并非如此。因黄羊之来早于祭灶,火车甫卸,当晚便食——用火锅涮黄羊、野鸡等等野味。如此说来,则“虔诚”之说,也不能成立。类此等等,都是属于没有明文规定的习惯而已。睿王府有两句谚语,却能说明这些问题。那就是:“放鞭炮,等祭灶,吃黄羊,要扫房。”

旧时腊八一过,就有零零星星放鞭炮的。而睿王府家则不到祭灶,是不许有此举动的。因而才有“放鞭炮,等祭灶”之谚。下一句是,旧北京有一说法,叫做“二十四,扫房日。”王府却不例外,但也不一定拘于二十四这一天,而最晚也不迟于二十五、六。所以说,一吃黄羊,就要扫房了。这谚语的由来本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7 15:42)

腊八一过,再有十五天就要祭灶。在这半个月中,王府里为年事开始忙碌起来。

 

提前挂春联、灯笼、擦洗供器

有三件事必需如期完成。一是腊月二十二日必需把春联挂好。不说贴春却说挂春联,因为王府的春联是裱糊在一个长条形有方格子的框架上的成物,每年用时,往固定的位置一挂就行了。但在二十二日悬挂之前,必需经过一番整理。所谓整理,亦无非是修修补补,费工不多。二是在腊月二十三日午前,必需挂好各处灯笼。灯笼约有四种,殿堂上挂牛角灯,墙上挂壁灯,室内悬宫灯,花园轩馆、游廊上挂绢灯。室内宫灯和轩馆各样绢灯,要在扫房以后才挂,那是祭灶以后的事,且不说它。这里先说前两种:牛角灯大致也分两类:一类是琉璃璎珞式穗子的;一类是红绒穗子的。这两种灯的上面,都有大小不同的金色毘庐帽。壁灯是木框玻璃灯,大致亦分两类:影壁上用的是长方型的,玻璃上有两个大红字,如“鸿禧”、“迎祥”、“凝辉”、“戬谷”等等;粉墙上用的是各色各样多种形式的,如蝙蝠形的、扇面形的、八角形的、方胜形的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2 17:11)

“腊七腊八,冷死寒鸦。”这两句童谣,“老北京”都很熟悉。早年的北京,冬天确实很冷,一进腊月就更冷。虽然未见“堕指”,却常见“裂肤”。送水的独轮车挂满了冰锥,冰糖葫芦冻成了冰果,说是“滴水成冰”,一点儿不假,守着白炉子,喝上一碗全果儿的腊八粥,那真是莫名的享受。

北京的腊八粥,向有粗细之分。凡是豆、枣相掺,米、果同煮,出锅后,洒些青丝、红丝,再放上红糖、白糖,就万事俱毕的,这是粗粥。细粥则不然。《燕京岁时记·腊八粥条》写得比较具体。要熬那种细粥,不仅费钱、费事、费时间,而且擅此道者不多,普通人家也置办不起。所以真正的腊八粥,即在早年,也不多见。至于雍和宫怎样为皇宫熬粥?豫王府的腊八粥,是各王府中的佼佼者,又是什么味道?没有品尝过。

 

福晋率领仆妇安福堂里熬粥

睿亲王府的腊八粥是什么样的?在哪里熬粥?谁来做这一干事?

金寄水回忆,他爱喝腊八粥,更爱看熬粥、摆果的热闹场面。按王府的规定而言,熬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任何战争,特别是像两次世界大战那样的世界各国广泛参加的战争,都是全民战争,兵离不开民,民也离不开兵。兵是由民构成的,也是由民来支持的,民是兵的坚强后盾,兵的冲锋陷阵,是保家也是卫国,战争年代,不同于和平时期,当兵的理由各有不同,只要你是一个兵,就随时有牺牲的可能,因为战场上子弹可是不长眼,而前线每一个兵,都是父母、兄弟姐妹的牵挂,甚至还有在世的祖父母惦记,及亲朋好友和邻里的牵挂,从某种意义上说,无论将军还是士兵,战场上他们都不是孤单的,他是为国出征也是为家而战争!

我们早已熟知了抗战时美国空军的陈纳德飞虎队、驼峰航线,中国空军军官学校学员我们却不曾了解,林徽因先生的三弟林恒就是空校第十期,牺牲在抗战时的中国蓝天,还有抗战国民政府经济部长翁文灏次子翁心翰,七七卢沟桥事变,正在北平汇文中学读高二,他投笔从戎,报考空军,博击长空,愤歼来犯之倭寇,献出了27岁年轻的生命,航校毕业时他说“我从不想到将来战后怎样,在接受毕业证书的时候,我就交出了遗嘱。我随时随地准备着死”。爱子即将驾机迎寇,翁文灏正在从欧洲争取抗日支持回国机上,他赋诗赠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