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拉萨谣
拉萨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38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10-17 16:01)
标签:

情感

彼岸花

               ----朋友子方和他的小说 

金庆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6 16:23)
标签:

随笔

音乐

分类: 海边的随想

 

灯  

 金庆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0-16 16:01)
标签:

著作

谢鲁渤

分类: 海边的随想

《向南的温度》序

谢鲁渤

壬辰年夏末,庆伟得知我在雁荡山,连夜从瑞安赶来,说他的散文集《向南的温度》书稿已编妥。这件事庆伟一开始就和我聊起过,我没太上心。印象中庆伟一直都是在写小说的,和写小说的庆伟交往多年,极少接触他的散文,彼此也似乎从未谈论过散文。虽然一个作者在写小说的同时也写散文是常有的事,但以我对庆伟的了解,他写散文,不会是小说创作间隙的一种调节,他的散文也不会只是一些应景之作。庆伟对小说创作的痴迷和执著,我是感触良多的,他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4 09:13)
标签:

大理

梦想

杂谈

分类: 海边的随想

飞翔在云霄处

 

金庆伟

 

落日余晖中的乡村斑斓多彩,火车穿过洱海边的村庄,终在大理古城鸣响汽笛,咕咕咕停下来。关于昆明,关于丽江,关于这些中国地图上那些被我用红色标注的城市,于我已经没有了当初独行天下的向往。文学经典中,乔峰是我崇拜的文学偶像,大理,这个作为乔峰兄弟段誉背景画的地理名词,却是鲜活的。那些与大理有关的文字影像,以及电视剧中的风光,是我渐渐消逝的青春火车上最诗意的向往,梦幻中的故乡。苍山洱海,这两个词,从来没有褪色,她不是简单的地理学名词,在我标注的中国地图上,曾经和拉萨、稻城、喀什、白哈巴、扬州等等,一道被我用朱笔描摹上圆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子方

杂谈

分类: 海边的随想

让光明与孤独者相依

 

——读金庆伟的《启蒙史》

 

●詹子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期刊《江南》上金庆伟的中篇小说《启蒙史》。这恐怕是一篇没多少人读过的小说,就像一粒珍珠还淹没在沙堆里。

这是一粒朴素的珍珠,从内容到表述都是如此。写的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叫杨沙梨的女人因丈夫长年在外,与一个十八岁的男孩亲密相处了一段时间,随后跟丈夫离开。对男孩陈尚初,这段经历构成其毕生无法忘却的“启蒙史”。小说的语言属一种诗情的朴素,没有多少华丽辞藻。哪怕是在似乎需要渲染的地方,也保持着抒情的姿态。杨沙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校长对学生的默祷

 

沈祖尧

 

按:今早看到香港中文大学沈祖尧先生在2011年毕业典礼上的讲话稿,颇有感触。沈校长的三点寄语,是现代人的立身之本,也是我们最为缺失的。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社会到处可见物欲横流道德缺失之现象。从自身做起,归依于俭朴、高尚、谦卑,我们的内心或许会强大平和起来。

 

今天早上我翻阅了毕业礼的典礼程序,当我见到毕业生名册上你们的名字,我按手其上,低头为你们祷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5 11:26)

蒲公英之歌

 

——韩田小学儿童诗集《幸福园》序

 

金庆伟

 

文学总是和梦想有关,带给我们温暖的力量。

辛卯岁末,韩田小学文学社指导老师张瑞龙送了一叠诗稿给我,说要为学生出本诗歌集,要我写一篇序,我没有思索就答应了。这些孩子们的诗歌,是这个冬天不一样的礼物,我特别欢喜。和瑞龙差不多年龄的时候,我也曾经意气纷发,与同事一起在鹿木中学、湖岭镇中、安阳实验中学举办学生文学社,用诗歌的火把、文学的温暖将清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0 16:03)
标签:

短篇

杂谈

分类: 小说

●短篇小说

胡琴颂

 

●金庆伟

 

 

门是掩着的,贤德毫不费劲,门就吱得开了,风窜进了堂屋。

坐着的便齐拿眼看过来,他们正横了凳子在柜台边喝酒。柜台油渍渍的,摆满了鱼鲞、鱿鱼、虾皮、干鱼之类的咸货。风像一只老鼠,跑进了花尼龙,簌簌着。贤贵一脚支在木凳上,沽了酒,眼珠子掉在了木英肥嘟嘟的后臀上,一口的粗话比在金龙花生油里滚过还滑腻。看见贤德来了,阿贵便扬手招呼,喝酒,喝酒,你不来,酒也淡了。贤德搓了搓手,狠力跺了跺脚,似乎要把附在身上的冷气跺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3 16:31)

随 

 

这段时间是人生的最低谷期,人往往就是这样,在遭遇事件面前,你会反思很多问题。这两个月,有一个问题,一直困绕着我:到底是生活控制了我们,还是我们去控制生活。在绝大多数人看来,理所当然是我们去控制生活的。在我看来,更多时候,我们被生活控制着。尤其这个时代,社会经济发展了。我们的生活富裕了,个人的物质追求也多了。生活对我们的捆绑也越来越多了。很多人为了一套房子,要付出50时间做房奴的代价。年初,我遇见几个当年的学生,他们讲到大学毕业后在杭州生活工作的艰辛,这其中,房子成为最困绕他们的话题。有的说,想到每个月要拿出那么多的钱去还贷,心里就直打哆嗦。大学期间的所有理想都消失殆尽了。听到这些话,真是心寒。

这两个月,写了两篇小说《胡琴颂》和《梅骨兰心》。我要表达的,就是控制和反控制的问题。无论是胡琴颂里的贤德,还是兰心,他们都被生活控制着。控制贤德的,是物质。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2 10:06)

水墨扬州行

 

                                           ● 金庆伟

 


   来到扬州,已是黄昏。暮色渐渐四合的扬州,纵横城市间的清清河流,让这个城市多了几分妩媚,也多了几分迷离。我不知这些闪亮在夜色里的水光,是否就来自隋炀帝所开凿的运河。三两桃花、垂杨拂水、河上人家,以及飞翘的瓦檐,已足以可见水墨扬州的风采了。

   所了解的扬州,除了《送孟浩然之广陵》、《广陵散》、琼花以及与隋炀帝、乾隆有关的一些风月掌故,就是一鳞半爪的扬州八怪。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扬州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是美丽而多情,波光粼粼的水墨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