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疲倦的谢谢谢迪
疲倦的谢谢谢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36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民主法治 公平正义 诚信友爱 充满活力 安定有序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全球股市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事情一忙起来,便会觉得时间很快,不是吗?

 

就拿发推送来说,总觉是自己刚刚写完上一期,一眨眼下一期就该写了,跟交房租的感觉差不多。

 

不过组长我最近新看到一个叫做“劳力辩证”的理论,大概是说人们总是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的作品,会自发地认为他投入了大量精力的工作是与众不同的格外出色。

 

比如说,熬更守夜写出来的报告被打回来以后你会忍不住大骂老板“你还不如去屎!”和“你他妈的根本不懂!”

 

比如说,绝对是谣言的“狗就喜欢啃骨头边上那点拆骨肉”,拜托,大方一点,夹一块纯肉放在狗盆里试试?

 

所以说,玩乐高上瘾,去健身房撸铁也上瘾,日久生情人狗生情什么的都是一回事。因为大家回忆一下,当年大人把你从床底下拖出来不顾你哭喊撒泼把你弄到一周三次的老师家里学小提琴的时候,是怎么给你说的?是不是说“兴趣都是培养出来的”?

 

其实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么快又和大家见面了。

 

最近加班加点地陷入纠缠不清的合规、内控等环节中,无比繁琐的条文字节让组长烦躁不已。当然高木自然也明白,这会合规官咬文嚼字刨坑问底地追细节,正是为了日后能让组长双手一摊说“不关我事啊”,所以心力交疲之余还是只能认真且不耐心地配合。

 

水星事务所是专业人士才呆得下去的地方,大家放心,厌恶的表情绝对不会写在脸上,收了钱都一视同仁。

 

昨天,结束大清早就开始的唇枪舌战后,组长我借故告辞,找了一家空无一人的店准备吃午饭。我告诉匆匆赶来的老板兼服务员,要一块部位最好的牛肉,五分熟,配上可有可无的时令蔬菜沙拉,和一小瓶餐厅精选的14年本地产赤霞珠。

 

这里不流行肩峰、牛腩排或者肋眼,最受欢迎的是带膘牛里脊。纹理细致的牛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在盘中还升腾着若隐若现的热气。那一小块脂肪就连在鲜嫩多汁的里脊边上,表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6 20:39)

又是一个难得的周末

 

大家有没有顺利地荒度掉呢?

 

今天从工地上下来以后,组长我去看了一部期盼已久的漫改电影。我一个人买了加大杯的可乐和加大号的爆米花,所以我看到小票上写的是双人套餐。因为到得比较早,找到座位的时候那一排一个人也没有,于是我洒脱地把背包扔在过道,把可乐架好,然后把另一侧的扶手抬上去,然后按照大家对一个胖子的常见设定,抱着爆米花跌坐了下去。

 

我相信大家都会遇到这样的苦恼,就是电影还没有开始放映,手里的爆米花已经吃了一小半下去。当组长我正在告诫自己要把握一下节奏的时候,一个身着牛仔夹克的小伙子拿着票走到了我的旁边,然后学着我的样子把自己的书包扔在过道上然后坐了下来。

 

按理说,组长这般专注的人是不会在意周围有没有人的,我甚至十分憎恨在电影院里跟人实时讨论。所以在这段电影开场前的十五分钟里,我一直在安静地吃爆米花,并时不时地大口喝可乐,并用吸管把冰块搅动出声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也说不好是为什么,就是想随便偷个懒。

 

大家最近怎么样呢?

 

看到近来不是每周都有推送,是不是又一次以为事务所要完蛋了?

 

答案是并没有!

 

真是不好意思呢,每次都猜不对一定感到很受挫吧。

 

事实上,为了调查一个项目的真实情况,高木我亲自带队坐了飞机换皮卡,一路上带着007限定款的Tom Ford墨镜吃着东南信风沿着太平洋岸迎面卷来的尘土,跑到一个寸草不生的小镇上做audit

 

客户在年初宣布新的增发计划,还在不停鼓吹自己沾了一带一路题材的光,暗示某亚洲财阀要买下他在海边库房的地皮兴建港口。可是高木我找来出Q的问了两次,就隐隐约约觉得存货数量和之前披露的细节不太吻合。水星事务所可是出了名的目光犀利办事严谨,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糊弄的,既然收了钱就要把事办好,我们二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16:45)

 “出发去北海道头一晚,我们去了一家夜里十点半依然还在排队等座的豚骨拉面店。面条软硬适度,汤头咸淡恰好,撒上一小撮切成细圈的青葱,加上一碟额外的大片叉烧,最后配上一粒被盐水腌到半熟,外面温润如玉里头却有着熔岩一般色彩的鸡蛋。热气腾腾的浓汤让人忍不住双手要捧起碗来喝得干干净净,才露出碗底印着’这一滴是最无上的喜悦‘的招牌台词来。在一月底的深夜里,没有什么更能比一大碗拉面更能让人酣畅淋漓,无惧严寒。”

“第二天的飞机一落地,我们就又迫不及待地在机场里找到了著名的拉面道场。那里有整个北海道最负盛名的十几种不同口味的拉面。当然了,我们一定是排队去了最出名的那一家,叫做一幻。一幻的特色是虾酱拉面,比昨天更浓郁的汤头上面浮着一层油花,估计是专为抵御北海道的严寒而浇上的。面条要更筋道一些,上面是用整虾绞碎制成的红色虾酱。饥肠辘辘的我匆匆把面条和虾酱搅散混匀后夹起来塞了一大口,感觉满嘴都是迎面而来的大海的气息,咸鲜又腥甜。”

“这天开始就住进了我所住过了的最棒的酒店,就在支笏湖旁。我知道你们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发音。念‘hú’。一穿过酒店大门,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6 00:18)

真是不好意思,总是在放假中,没准让大家觉得我们事务所快要撑不下去垮掉了也不好说。不过还真是抱歉呐,我们并没有。而且恰恰相反,我们还要趁着19D的东风,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哟。

你这个失望的表情是该怎么解释?

不知不觉中2017年已经过了半个月。万幸的是跨年前也没有许下什么奋发向上热血沸腾的小目标。所以即便这十五天没有挣到四百一十万,也并没有觉得有一丝一毫的无地自容,更不会因为自己没有憋着尿每天在办公室里像对待宿敌一般地猛击键盘,而觉得羞愤难当。

事实上,也不怕说出来,我给自己立的新年一个小目标,是要认真地戒酒。事务所刚刚开张一个礼拜,我就随便找了个什么无所谓的理由去山清水秀的郊区喝酒撸串。记得快八点的时候,我还滋滋有味地仰头连干三碗疙瘩汤,待撸的肉串还在架子上旋转跳跃闭着眼。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夜里一点四十,不知道眼看就要烤好的大腰子自己到底吃着了没有,也不知道是谁付的钱,更不知道一会要怎么去那个还不知道名字和地址的酒店入住。

五个多小时以后,我在一片惶恐中醒来,果然回想起上次宿醉后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从每天抹上海量发胶再出门已经成为习惯

组长像一个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穷讲究的人一般

保持住了每二十天去剪一次头发的频率

这几年来组长像一个固执的老头一样坚持去同一家店

主要原因是这里从来不放震塌耳屎的最嗨的歌

也不会一边围着你旋转一边像陪酒小姐一样问你

是大学生吧,是第一次来这家店吗

更不会拿着剃刀一边对着你脖子比划一边问你办不办卡交点会费

那种被胁迫的厌恶感通常更甚于

自省口粮给大家推荐银杏贱脑丸的安利保健

以及每月话费过万在你拉屎的时候问你要不要考虑置换物业的中原地产

如此不走寻常路的理发店

等候区没有wifi

义正言辞地告诉你不能办储值卡

michael的老师被赶去了东北老家

这样的地方简直是理发界的一股清泉

可是最近几次组长总是觉得他作为资深客户却没有得到一丝应有的尊重

最近几次去的时候好像都赶上了同一个叫阿飞的洗头小哥

手法娴熟态度端正

每次抠头皮到一半的时候就会彬彬有礼地问‘您平时头皮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他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么热的夏天

感觉早上起床就有三十八度

洗漱过后磨蹭了一阵

脖子上就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思来想去决定去相隔不过六七百米的面馆

走在马路上觉得阳光明晃晃的睁不开眼

看着表皮滚烫的汽车和小电瓶车穿插着呼啸而过

卷起阵阵的热流

 

从去年八月开始他已经连续过了三次夏天

现在他满脑子都向往着寂静无人的封山雪原

好在

他发现自己突然多出来大把大把的时间

仿佛自上班以来还没有如此自在过

可以早上睡到自然醒

慢吞吞洗漱完毕喝一碗黑米粥加牛奶鸡蛋

睡过午觉后去健身房假模假式地练练器械

回来洗个澡

吃点水果

然后抱着ipadkindle在沙发上瘫到晚饭点

 

在他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么热的夏天

感觉太阳下山还有三十八度

陪着大圣在楼顶的阳台上缓慢地散步

绿油油的爬山虎占满斑驳的墙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9 23:45)

 

 

【中央区】

直到‘您请慢用’的细语响起,他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白色瓷盘,中间一只小小的汤碗,这一道是主厨推荐的应季石斑鱼颊清汤,几粒细小的油珠浮在汤面,在灯光下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

瓷盘旁边是一只透明的小杯子,看起来像是喝酒用的,里面是鲜榨的柠檬汁,想起清新的水果酸味都会让人觉得胃口大开。

在十二月的北海道的夜里,没有什么能比一碗热腾腾的鱼汤更能御寒了。

作为一个法律顾问,高木曾经想象过自己的工作就是简单分为两个画面:在家里埋头查阅卷宗条款,出门像饶舌歌手一样逼得人哑口无言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没想到被派来札幌以后,他发现与其说自己的工作是风险管控,倒不如说是售前企划,借着事务所的招牌和人脉在客户和各个机构间牵线搭桥,也让他不得不出席各种典礼仪式,各色纪念活动。

再过十天就是圣诞节,事务所的好几个合伙人打算今晚聚会后回国度假,也叫上了其实不太想参加的高木。

聚餐的地点理所当然地定在了モリエール餐厅,从事务所出来拐上去植物园的路,沿着北五条手稻线开上一刻钟就到。モリエール是‘莫里哀’的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30 12:33)
标签:

杂谈

 

【五点四十分】

已经是初冬,夜里温度骤降

偶尔会有汽车驶过,听起来倒像是空气慢慢结冰的声音

差一刻钟早上六点,这座躺在山谷里的城市还在沉睡

天空中已经看不见南十字星,夜色正在慢慢褪去

光着脚在地毯上摸索着踩了几下,沙发边的落地灯终于亮了

透着柔和的光线看出去,窗户上的雾气慢慢凝结成滴,又成股流下,在一片朦胧中划出几道清晰的曲线

他连续几天早上这个时候都站在这个位置抽烟,看着指间的白烟和呼出的白气交相呼应消散在空中,今天才意识到其实夜里的空气看起来要清净许多。

通常早上还能看到一抹蓝天,等车流慢慢密起来,路上也能见到裹着大衣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了,整个城市就彻底笼罩在一片惨淡的灰雾中。

那个穿红色制服梳着分头的门童昨天故作殷勤大清早地跑过来问要不要用车,蹭了一根烟后,连比带划地告诉他这就是所谓的雾霾。

也许今天会晴朗一些

他站在小块碎石铺成的人行道上,身边的两列树尚未掉光叶子,连着枝条一起枯萎到了深褐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