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疲倦的谢谢谢迪
疲倦的谢谢谢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2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民主法治 公平正义 诚信友爱 充满活力 安定有序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全球股市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大概几年前的某个七月,高木我人生第一次坐进A380的公务舱。整个上舱也就是组长爱说的“飞机的二楼”稀稀拉拉地分布着行色匆匆的乘客,如出一辙的冷漠神情和彬彬有礼的避让过道,然后熟练地掏出眼罩耳机kindle和阿普唑仑,举手投足都在暗示“我选这个红眼航班是因为我是满世界有业务忙到只能在飞机上睡觉的商务精英人士”。

 

而组长我就不一样了,我第一次看到笑容甜美的洋妞空姐蹲在地上整理拖鞋,等我把座椅调平再像杨永信康复中心对付患者那样用保险带把自己捆到动弹不得之后,才用看烟熏火腿芝士可颂的眼神把一床略带鸭毛气味的被子铺在我身上,还要细心温柔地牵一下两角,生怕拉破了最上面的酥皮。

 

跟那些有节制有原则过了晚上八点只能喝200ml清水的乘客不一样,在他们关掉阅读灯戴上眼罩在一片漆黑中焦躁地翻滚的时候,组长我在凌晨两点十分心安理得地吃了一份红醋野蔬沙拉一份豉汁彩椒牛肉饭,喝了一例火候老道的粟米煲龙骨汤还要了一杯教皇新堡的歌海娜。排队等刷牙的时候我走到舱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期推送预计阅读时间为6分56秒。

突然发现本月多了一篇,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除了按时核销各位宿敌的黑账,每个月强迫自己写几行字这几乎是本组长除了不学无术、有借无还、死不认错和屡教不改以外,万幸能够坚持下来的为数不多的让大家交口称赞的好习惯。这十年间每每翻出陈年旧志,都会情难自已发出“高木我果然是一个有节制有计划的角色”这样的感悟,骄傲自满难以言表的同时又告诫自己务必小心行事。万一措辞过火给人突突了或者入戏难返自断筋脉,几大本精华四射的文集铁定化身网红,届时火了本组长的名头却不知会入账谁的B.V.真皮编织袋腰包。没赚头的业务本事务所可是一向不接的。

呼啸了几日的西北风忽然就停了下来,毫无征兆地降下了大雾,把沉重的夜色都染上了几度灰。浓密的水汽沉默地垂在窗外,像是掩人耳目的帘子,也像是重重密布的罗网,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真是不好意思,居然忘记按时更新。

也没有经过证伪,据说以持久而闻名的世界级长跑选手村上春树也许曾经即兴发挥,在某个采访中念过这首温油的酸诗:

你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

帮你挡住外来之物的人,

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

逗你笑的人,

陪你彻夜聊天的人,

坐车来看望你的人,

陪你哭过的人,

在医院陪你的人,

总是以你为重的人,

带着你四处游荡的人,

说想念你的人 ,

是这些人组成你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

是这些温暖使你远离阴霾,

是这些温暖使你成为善良的人。

抛开这段温暖的句子出自谁口这个话题不谈,重要的是个人的感受。毕竟组长我作为一个坚持穿长袖上班的高素质职人,终于兴高采烈地迎来期盼已久的秋天,换上我KENZO x NASA的黑色卫衣,带上我的大明星同款雾霾口罩,塞上BOSE QC20降噪耳机,做出一副中风初愈的面瘫表情走到楼下撑开雨伞。

然后黑色长柄雨伞里掉出一只失踪好久的彩色条纹短袜,啪嗒一声跌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期推送预计阅读时间为424秒。

 

在开始本期推送前,请大家选一个最舒适的姿势躺下来,平缓呼吸,再关掉周围的灯光,让自己和黑暗融为一体。请闭上眼睛,花上一分钟的时间,想象自己化身那颗星际空间里渺小到几乎无法追踪的卡西尼号探测器,已经沉默地在太空中旅行了二十年。

 

你见过木星的巨大红斑,你着迷土星的明亮光环,你目睹了无数的流星斑斓黯淡。

 

你唯一的旅伴已经离开了十三年,断断续续的来信在一年后彻底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一次的大范围日食引起了大众的广泛注意,虽然这个天象早已有了科学客观的公正解释,就连在那些关电脑直接拔插头的刚通互联网的小村落里,试图利用这个不再稀奇的奇观大搞封建迷信敛财骗色的不法分子也会被第一时间扭送到公安机关去控制起来。

 

人们热衷于研究那一次日食是因为后来事实证明,不少人因为天象获得了与众不同的超能力。比如说,有人学会了飞行,有人可以使用读心术,有些人能够穿越时空,还有人能够学会别人的超能力。这个特殊的群体引起了人民的恐慌,因为民众本能地排斥自己未知的事物,更不能接受自己以为人人生来平等的世界中显然有一部分人已经站在了天生无法配平的新方程上。关注更多的剧情,请自行查看NBC电视台于2006年开播的大型脑洞纪录片《超能英雄》。

 

本月21日,大家迎来了百年一遇的超大日食景观,大家在日食当天无心工作倾巢出动,纷纷走上街头拥抱这股与往日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的射线。

 

那么,经过这次日食,在座的各位获得什么超能力了吗?请大家保持秩序,依次理性发言。由我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先要欢迎新加入的几位粉丝。

 

说实话,距离上一次更新都已经接近一个月了,大家没有果断取关,真是让组长我十分感动。

 

由此可见,即使我不认真经营事务所也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大家喜欢的是组长我本人,是不是?

 

当然啦,高木我既不是那种不喜欢蔬菜又每天按时吃一粒维生素的高傲中产阶级绅士,也不是那种为了延年益寿每天忍得很辛苦最后忘记了炸鸡和可乐是什么滋味的森系小基佬。事务所开张那天,组长大大方方地说我们的宗旨是替大家出谋划策排忧解难,所以事务所没有想过要当谁的精神导师,做出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听你们自怨自艾,然后再体贴地问一句“是啊你真的好惨,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煮碗特浓鸡汤面给你吃?”相比之下,事务所更愿意有朝一日买上一辆霸气的Holy Grail牌的新款MPV,无论是有人要搬家,要去潮白河畔拉河沙还是要拉一伙子兄弟去追债砍人,事务所都会激情四射地说:“动作麻利点快上车啊!我今天可是限号的!”

 

所以说,尽管组长我最近罕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外面已经稀稀拉拉地落起了雨点,据说是新一轮的连续三天暴雨的开始。一些人大呼小叫地在街头狂奔,送外卖的小哥骑着电瓶车在雨中逆行穿梭,组长我汗流浃背地回到屋里,汗水此起彼伏聚成水滴又成股流下,就像我是刚从熏蒸着药草的桑拿房里出来一般。

 

而更凄惨的是,我的冰箱里全是进口冻啤酒,白熊教士粉大象应有尽有,组长我却只能慈祥地看着它们继续受冻不能出手解救。

 

我突然想起十几年前,那同样是一个燥热无比的夏天,雨后更显得让人窒息。组长我人生中费劲周折,第一次领到了一个铁盘,一支新针管和一小包白粉,无比兴奋地——使用油膜法测分子直径。

 

关于油膜法是什么请自行搜索,总的来说是一个很简单的实验,在水面上扑好粉,从针筒里挤一滴油滴到水面展开,比着面积对照着油的体积,用一个简单的除法就可以得出一个油分子的大概直径。当时我的搭档,如今的人生赢家,每天骑着川崎忍者去500强上班的分析狮,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沉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情一忙起来,便会觉得时间很快,不是吗?

 

就拿发推送来说,总觉是自己刚刚写完上一期,一眨眼下一期就该写了,跟交房租的感觉差不多。

 

不过组长我最近新看到一个叫做“劳力辩证”的理论,大概是说人们总是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的作品,会自发地认为他投入了大量精力的工作是与众不同的格外出色。

 

比如说,熬更守夜写出来的报告被打回来以后你会忍不住大骂老板“你还不如去屎!”和“你他妈的根本不懂!”

 

比如说,绝对是谣言的“狗就喜欢啃骨头边上那点拆骨肉”,拜托,大方一点,夹一块纯肉放在狗盆里试试?

 

所以说,玩乐高上瘾,去健身房撸铁也上瘾,日久生情人狗生情什么的都是一回事。因为大家回忆一下,当年大人把你从床底下拖出来不顾你哭喊撒泼把你弄到一周三次的老师家里学小提琴的时候,是怎么给你说的?是不是说“兴趣都是培养出来的”?

 

其实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么快又和大家见面了。

 

最近加班加点地陷入纠缠不清的合规、内控等环节中,无比繁琐的条文字节让组长烦躁不已。当然高木自然也明白,这会合规官咬文嚼字刨坑问底地追细节,正是为了日后能让组长双手一摊说“不关我事啊”,所以心力交疲之余还是只能认真且不耐心地配合。

 

水星事务所是专业人士才呆得下去的地方,大家放心,厌恶的表情绝对不会写在脸上,收了钱都一视同仁。

 

昨天,结束大清早就开始的唇枪舌战后,组长我借故告辞,找了一家空无一人的店准备吃午饭。我告诉匆匆赶来的老板兼服务员,要一块部位最好的牛肉,五分熟,配上可有可无的时令蔬菜沙拉,和一小瓶餐厅精选的14年本地产赤霞珠。

 

这里不流行肩峰、牛腩排或者肋眼,最受欢迎的是带膘牛里脊。纹理细致的牛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在盘中还升腾着若隐若现的热气。那一小块脂肪就连在鲜嫩多汁的里脊边上,表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6 20:39)

又是一个难得的周末

 

大家有没有顺利地荒度掉呢?

 

今天从工地上下来以后,组长我去看了一部期盼已久的漫改电影。我一个人买了加大杯的可乐和加大号的爆米花,所以我看到小票上写的是双人套餐。因为到得比较早,找到座位的时候那一排一个人也没有,于是我洒脱地把背包扔在过道,把可乐架好,然后把另一侧的扶手抬上去,然后按照大家对一个胖子的常见设定,抱着爆米花跌坐了下去。

 

我相信大家都会遇到这样的苦恼,就是电影还没有开始放映,手里的爆米花已经吃了一小半下去。当组长我正在告诫自己要把握一下节奏的时候,一个身着牛仔夹克的小伙子拿着票走到了我的旁边,然后学着我的样子把自己的书包扔在过道上然后坐了下来。

 

按理说,组长这般专注的人是不会在意周围有没有人的,我甚至十分憎恨在电影院里跟人实时讨论。所以在这段电影开场前的十五分钟里,我一直在安静地吃爆米花,并时不时地大口喝可乐,并用吸管把冰块搅动出声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