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前阵子把GHG PROJECT ACCOUNTING PROTOCOL大略看了一遍,有感想如下:

-这个PROJECT PROTOCOL实在是包罗CDM之万象,从PROJECT BOUNDARY,BASELINE,到额外性,监测,全部覆盖。

-因为它详细规定并描述了许多原理和原则,所以可以作为理解方法学编制原理的入门读物

-不管CDM怎么改,或者要不要CDM,只要基于项目的减排还存在,额外性就是个无法越过(让人头疼)的概念。

-相比额外性,基准线这个东西脚踏实地得多,但是不管是用额外性工具里的一二三四步,还是PROJECT ACCOUNTING PROTOCOL里的一二三四五六七步,一句话可以概括:根据结果推原因,总逃不了走过场三字。

-GHG 项目盘查方面的标准虽多,但没有一个既原则,又丰富,既包容,又系统的。GHG PROJECT ACCOUNTING PROTOCOL更多的是描述原则原理;VCS标准只是一个框架,里面放的还是CDM的鸡蛋;黄金标准只是在CDM之外加了一堆SOCIAL的东西,而且加的还有点乱,不成体系。综上所述,不管CDM这个机制将来是否存在,留下的这一批方法学和方法学应用(包括设计,应用和审核)的两千多个例子实在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可供未来新规则参考使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同地不同价

 

    农村供电模式:

    1. 直供, 由上级电网公司对县供电企业进行直接管理,电网在供区内采取直接装表计度,称为直管直供县.

    2. 趸售, 县供电企业自行经营,向电网买电再供给当地用户,称为趸售县.

    3. 自供. 县供电企业自己发电供给自己. 自供自管县.

 

    这里说的地方电网(小网),主要指的是自供自管县的小水电电网.

 

    接触小水电项目时常常会遇到所谓小网和大网同地不同价的情况.曾去过华中某县,2个地理相距不远,时间几乎同期的小水电,一个接小网,电价两毛出头;一个接大网,电价接近三毛.同为私营企业,接大网的那个是当地电力公司职工成立的,负责人得意地说即使再亏钱也做,为了抢占大网嘛.没有足够强硬的背景,想直接上大网可不是那么容易哩.

 

    直接接入大网能享受相对高的电价,获得较多的调度机会,带来较高的收益,发电企业当然百分百愿意上大网.然而,为什么会有大网和小网这样巨大的价格差别呢? 根本原因应该还是在销售电价上,水涨船高.

 

    为什么销售电价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从成本上看:

    电价的制定是以成本利润反推而来,小水电成本低,由于连的是地方小网,输配电成本也低,一开始销售电价就低. 农村经济不发达,大用户少,即使水电开发成本上升了,销售电价还是上不去.

    大网由火电主导,发电企业成本高;靠的是远距离送电,输配电成本高;二者合在一起造成销售电价高.而销售电价是不分水电火电的.

 

    从供电企业利润空间看:

    地方电网的形成,经历了从单个电站就近供电,到发供一体式电站联网,到乡镇小电网相连接的过程,在“自建、自管、自用”的“三自”方针指导下,它的从无到有是一种以满足自身需求为驱动的自我发展.网络简单,输电成本易于核算,供电企业利润空间小.

    对于大网,厂网分开后发电企业只发不供,输配电全由电网完成,覆盖区域大,网络复杂,输电成本没有核算,上网下网电价一刀切且制定机制模糊,这种种不透明给了电网公司巨大的利润空间.

 

农网改造与电价

 

    从1998年起,中国实施了两期大规模农村电网建设与改造。据统计,从1998年6月至2003年年底,国务院专门划拨国债资金作为农网改造的资本金,再加上农业银行贷款,共投入农村电网建设与改造项目资金2884亿元。
   此外,2003年,国家还对县城电网建设与改造,投入了334.20亿元。据新华社消息,自1998年开展的农村电网建设与改造,累计投资达3800亿元,超过建国50年农网投资的总和。上述投资使中国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农村电网,乡、村、户通电率分别达到99.9%、99.8%和99.4%。

 

    农网改造,影响最大的是供地方电网的小水电.

 

    原本趸售县和自管自供县的供电企业是受地方政府而不是电力系统管辖,其配电网资产主要属于地方财政.农网改造造成了一部分县供电企业被上划/代管给大网下属的省电力公司,而省电网公司作为承贷主体掌握农网改造资金,以其为筹码虚设产权控股了改造后的地方电网.

    小网被大网整合后,部分资源好的水电被纳入大网直供范围,而另一部分小水电则上网受到制约,被” 限时限量限价上网”,取而代之的是大网外购电的增加,地方从原本自发自用被迫变成低价卖给电网高价买回.由于大网的强势,一些地方小水电优惠增值税6%也被改回为17%.用户的销售电价也从小网的低价变成了大网的高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前段时间由于工作关系搜集的一些电价文件的资料.

 

 

Doc NO. / name Issuer  Issue date
JiJiaGe[2002]2611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Planning Commission 29/11/2002
FaGaiJiaGe[2004]1125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18/06/2004
GanJiaShang[2004]352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08/11/2004
GanJiaShang[2005]195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22/08/2005
GanJiaShang [2006]125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11/07/2006
GanJiaShang[2006]346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25/11/2006
N/A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08/08/2007
N/A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22/01/2008
N/A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29/05/2008
FaGaiJiaGe[2008]1679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29/06/2008
GanJiaDianLi[2008]168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02/07/2008
GanJiaDianLi[2008]193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16/07/2008
GanJiaHan[2008]149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13/08/2008
GanJiaDianLi[2008]296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13/10/2008
GanJiaDianLi[2008]295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13/10/2008
GanJiaDianLi[2008]345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08/12/2008
FaGaiJiaGe[2009]2921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18/11/2009
GanJiaDianLi[2009]256 Gansu Province Price Bureau 07/12/2009

 

0.227 RMB/kWh 是个板上钉钉的标杆电价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9 17: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看了看斯坦福出的ACM0013 NOTE,意外的是没有一开始以为的那样发人深省,说的都是些常规问题.

 

ALTERNATIVE的确立:

目前项目都一开始就排除了可再生能源,"大项目的一部分""若干个小项目之和"的可能.而天然气也以只做调峰(事实不是如此)为由被排除.

 

投资分析:

目前项目都只用levelized cost of electricity (LOCE)做分析,没有考虑收益.而提交的计算表也常常不透明不可重现.

 

敏感性分析:

目前项目只对参数(load factor)同比变化做ALTERNATIVE比较.应该对各参数各自独立变化做ALTERNATIVE比较.

 

普遍性分析:

在排除CDM项目之前对所有项目描述一番,不能因为项目申请了CDM就自然认为其额外而排除.许多ACM0013项目号称的CDM考虑时间甚至在方法学被批准之前.

 

虽然没有研究过ACM0013项目,但从意见本身来看是完全合理且与CDM规则相一致的.如果这些意见的提出会导致ACM0013项目不能获得通过,只能说明这些项目本身确实有CDM所定义的额外性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NOTE里对E+E-的相关叙述.可以看出这些研究人员的理解是:指为了减少排放而制定的政策(如现在谈的NAMA),而不包括国家为了能源安全,减少污染,结构调整等目的而制定的客观上为emission intensive/extensive项目带来优势的政策.这一理解应该是符合UNFCCC目前的想法的,但应该不是EB22定义E+E-时的原意--那时估计还想不到这么深,没考虑到KPMA之后新建的政策不一定是因KP而起,也没考虑到还有一种废除或减弱已有政策的情况.这也造成了EB22E+E-guidance已经无法为解决目前中国项目电价问题提供指导.

 

假如新GUIDANCE明确认可了这样的E+E-定义,PP当然会想办法证明风电电价是E-,但不大可能有说服力,因为谁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说清电价补贴有多少,有多少是为NAMA,有多少是为能源安全,结构调整等.政府制定电价时可能都没有这样量化,即使有也不可能公开. 而且,证明了是或不是E-都一样,只要结论是政府减少了补贴来刻意让项目符合CDM要求,都属于操纵电价,不符合CDM本意,不能被接受.除非新GUIDANCE同时提供解决另一个问题的指导,即:E-补贴的增加或减少或废除对该项目投资意愿带来的影响怎么判断和处理.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EB53打着E+E-的名义实则只关于如何处理电价问题的CLARIFICATION也是把这个任务踢给了DOEPP.

 

所以, E+E-和现在EB所关心的问题(CDM刻意操纵电价)没有必然联系.要否认操纵电价,要么证明电价没有降低(如水电CASE),要么电价的降低全部来自其他因素如成本降低,项目固有因素等(如风电CAS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具体到中国风电

 

EB主席已经明确指出,他们所疑虑的是,电价被中国政府人为调低至恰好满足IRR低于 benchmark的要求,以达到用CDM收益来取代本来的政府补贴的目的。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任何已有的toolguidance能覆盖这一疑虑并作为解决问题的依据。无奈之下EB选择尽量往已有的guidance上靠并使用模棱两可的句子。以下是EB51对于中国风电的rejectreview理由的两种标准表述:

a.

the DOE has not confirmed that there was a reduction in applicable tariffs between 2002 and the start date of the project activity and if so whether a higher tariff could be considered an E- policy or whether any such reductions could be a comparative advantage for more emissions intensive technology.

b.

the DOE has failed to confirm that there was no reductions in applicable tariffs between 2002 and the start date of the project activity and whether such reductions in applicable tariffs have not resulted in a reduction of the incentive for investment in wind power.

 

然而,不管从2002到项目开始日期前有没有电价的降低,曾经的高电价是不是给风电带来优势的E-政策,电价的降低有没有减少人们投资风电的incentive, 只要电价是政府制定的当时适合可得的,业主使用该电价来做投资分析判断项目是否值得投资就是合理的。只要项目本来不值得投,业主在CDM刺激下投了,就能申请CDM。这两种表述本身都不足以说明为什么reviewreject一个项目。

 

按照现有的逻辑:

-如果高电价属于E-, 并且最早出现在11 November 2001之前:

根据EB22 Annex 3,投资分析应考虑该高电价。但由于该高电价在项目做投资决定时已经不存在,使用它进行投资分析又与现有的投资分析guidance矛盾。

-如果高电价属于E-,并且最早出现在11 November 2001之后:

根据EB22 Annex 3,投资分析不应考虑该高电价。

-如果高电价不属于E-:

没有相应的guidance能处理这个问题。

 

 

可以看到,如果高电价最早出现在2001年之后,则承认E-对业主来说是最优的。如果出现在2001年前,则不承认E-对业主来说是最优的。当然,一个政策是不是E-不由业主说了算.严格来说,谁说了都不算.

 

然而,不管高电价出现的时间点,基于常理,东道国人为制造额外性达到用CDM替代本国补贴的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目前没有相应的guidance能处理这一矛盾。

 

目前DOE和业主的回答,基本上都是罗列该地区历史电价,说明高电价在该项目投资时不可得,或者说即使用历史最高电价,该项目仍然财务无吸引力等等。

 

中国发改委的报告则是从电价制定机理,风电发展和电价变化历史上来试图说明:

电价没有降低,只是从混乱变成了有组织;

即使局部有降低,也是由于成本降低带来的;

中国政府对风电的补贴没有减少反而是增加的;

因此政府没有人为调低电价来用CDM替代政府补贴。

思路很好,可惜支持的事实数据不够,无法让EB信服。

 

 

综上所述,中国风电这次遇到的问题(东道国政府人为制造额外性?)已经超出了CDM现有框架,不是目前的规则能处理,也不是某个人或团体能解释清楚的,只能等更高层面的国际政策和协议来解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EB22 E+E-处理措施如何影响额外性论证

 

以额外性工具为例:

Step 1基本上是基准线确立过程的拷贝。

Step 2开始评估该项目是否“不是财务最优的项目(如果Step 1剩下的是投资选项)”或“在无CDM情况下经济不可行(如果Step 1剩下的是非投资选项)”。

可惜从电网下电并不是一个投资选项,无法进行投资比较。是否额外只能通过benchmark approach评判该项目在没有CDM的情况下是否可行。

EB的额外性工具和guidance对于投资分析数据如何选取有详细的要求,总结到一句话就是用于投资分析的数据必须是做投资决定时最合适可得的。字面上理解,是否采用政府补贴刺激政策(本案体现为电价),取决于该政府补贴刺激政策在做投资决定时是否适用。如果投资决定时适用高电价,就用高电价做投资分析;如果曾经电价高但投资决定时已经低下来了,就用低下来后的电价,和E+E-没有关系。

但是考虑到基准线的确立实际上包含或引用了投资分析的结果,针对基准线确立而制定的EB22 Annex 3也可以理解为适用于额外性论证的投资分析部分。如果这样理解,并且把高电价作为E-政策,假设高电价在2001年前和2001年后都有,那么投资分析是否应采用11 November 2001之前的电价水平?这显然是不可行的,一来因为厂网分家发生在2002,理论上只有2002年以后的电价才对现在有参考价值。二来,由于11 November 2001之前的电价政策到现在已经不适用了,采用它进行投资分析guidance中关于选择在投资决定时最合适可得的数据的规定相矛盾。这一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EBE+E-问题上考虑了政策的制定,没有考虑到政策的废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EB22 E+E-处理措施如何影响基准线选取

 

假设有四种scenario:

A (most carbon intensive alternative, 例如新建普通燃煤脱硫电厂),

B (2nd most carbon intensive alternative, 例如新建天然气电厂)

C (moderate, 例如从电网下电)

D (clean energy, 例如风电,水电,生物质)

BC哪个排放更小先不论,假设从排放来说是A>B>C>D.

 

CDMD类为例. 默认财务吸引力A>C>B>D. A由于法律法规不允许,可以排除掉。

假设补贴是补贴到该选项同当前经济最优的选项一样。

 

为简化起见,将11 December 199711 November 2001视为同一个KP milestone:

 

Before KP milestone:

Scenario 1:没有相关补贴刺激政策。从经济效益上来说, A>C>B>D

Scenario 2: 已经有了补贴B的政策 (E+), 从经济效益上来说,A/B>C>D.

Scenario 3: 已经有了补贴D的政策(E-),从经济效益上来说, A/D>C>B.

 

After KP milestone:

Scenario a: 出台了补贴 B的政策 (E+)

Scenario b: 出台了补贴D的政策 (E-)

Scenario c: 没有新的补贴政策。

 

 

假设从KP milestone到该项目投资决策时,不考虑新的补贴刺激政策时,各选项财务吸引力顺序没有变。则;

 

到该项目做投资决策的时候, 财务最优的可行项是:

 

1

2

3

a

B

/

B/D

b

D

B/D

/

c

C

B

D

 

如果考虑E+E-处理方式,则基准线为:

 

1

2

3

a

C

/

D

b

C

B

/

c

C

B

D

 

结论是:KP milestone之后出台的补贴政策不影响基准线的确立。由于中国的情况属于Scenario 1 (可再生能源补贴,风电的高电价,都是KP milestone之后的事),因此基准线只可能是C,从网上下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工作讨论

(a)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or regulations that give comparative advantages to

more emissions-intensive technologies or fuels over less emissions-intensive technologies or

fuels1;

(b)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or regulations that give comparative advantages to

less emissions-intensive technologies over more emissions-intensive technologies (e.g. public

subsidies to promote the diffusion of renewable energy or to finance energy efficiency

programs)2.

 

(a) Only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or regulations under paragraph 6 (a) that have

been implemented before adoption of the Kyoto Protocol by the COP (decision 1/CP.3,

11 December 1997) shall be taken into account when developing a baseline scenario. If such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were implemented since the adoption of the Kyoto Protocol, the

baseline scenario should refer to a hypothetical situation without the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or regulations being in place.

(b)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or regulations under paragraph 6 (b) that have been

implemented since the adoption by the COP of the CDM M&P (decision 17/CP.7,

11 November 2001) need not be taken into account in developing a baseline scenario (i.e. the

baseline scenario could refer to a hypothetical situation without the national and/or sectoral

policies or regulations being in place).

 

   EB22, Annex 3考虑到了东道国人为抬高基准线排放水平以夸大减排的可能性。同样,基于非附件一国家不需承担减排义务的前提,他们也考虑到不让CDM这一激励机制反而阻碍了东道国本身的自主减排行动,规定11 November 2001之后的E-政策同样不需考虑在基准线确定中。

 

但这一处理原则本身有许多问题:

 

    首先,使用简单的时间点来区分一个政策是否是因KP而起的自主减排并不合理。减排不是一个孤立的行为,能源结构的战略调整,经济增长方式的战略转变,污染控制,减少浪费,这些即使没有全球变暖和京都议定书政府也很可能会从事的行动,客观上也都可以实现减排。如果发生在11 November 2001以后,这一E-原则就把他们都排除在基准线之外了。而他们显然是business as usual,不额外的。

    额外性工具规定了,不符合法律法规的行为要从基准线中排除掉。也就是说,上述并不针对减排但客观上实现减排的行为,只要是政府强制(如果不做就不符合法律法规),就不额外。CMM的强制利用是一例。CDQ的强制利用也类似,只是没有披露出来而已。

    对于其他非强制,也非针对GHG减排,但给低排放技术带来相对优势的政策(真正的E-政策),事实上,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一有漏洞的原则是让位于额外性论证的。一个例子是对生物质项目和沼气项目的0.25RMB/kWh补贴电价的处理。这一补贴电价是为发展可再生能源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之一。迄今为止所有成功的生物质和沼气CDM项目都是以加上该补贴电价后收益率仍未达到基准值来论证额外性,并没有因为发生在11 November 2001之后就不予考虑。

    其他归类模糊的政策,例如中国政府的可再生能源配额规定,能效目标等,既不能对应到具体强制措施,也没有落实到具体优惠政策,暂时无法讨论。

    综合看来,由于设计上的不合理性,EB22, Annex 3 E-处理措施其实并没有被执行。

 

    其次,EB错误地估计了CDM可能对东道国的政策制定产生影响的时间。从京都议定书的签订到生效,到CDM机制的建立,从第一批项目开始试点,到第一个项目注册,大量项目上马,东道国对于CDM的信心是逐渐建立的,而只有在信心建立后CDM才可能对政策制定产生影响。这一滞后性,使得11 December 1997对于区分自主的E+政策和CDM导致的故意的E+政策来说是一个保守的时间点,而11 November 2001用来区分本来就会有的E-政策和为减排而制定的E-政策,就会造成很多本来就会有的政策被归入后者范畴导致一些business as usual的行为从基准线中排除掉。当然,这个E-处理措施实际上是没有实行的。

 

    另一个问题是,EB只考虑了政策的制定,没有考虑到政策的废除。由于CDM影响的滞后性,很可能有某个E-政策是发生在11 November 2001之后,但却并非专门为减排而制定的。在CDM开发渐趋成熟之后,政府为了能用CDM收益替代政府补助,而废除了该政策,以让更多项目符合CDM额外性要求。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处理?EB22 Annex 3并没有给出答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为"从业人员"看京都议定书这一国际气候变化政策.
    真相很残酷.
   
    为整理思路,让我先问自己几个问题:
    1. 全球气候正在向对人类不利的方向变化吗?
这个,貌似是的.虽然全球平均气温只不过增加了零点几度,但气候是个异常复杂的系统.现在每年各地的各种各样天灾,越来越异常也越来越多,给人类也带来越来越多的损失和困扰.
 
    2. 这种变化是人类活动带来温室效应气体(GHG)排放增多所导致的吗?
这个么,主流观点的回答是yes,或者说,他们认为这是主要的原因.
不过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比如认为从历史上看,不是空气中CO2增加带来全球变暖,而是全球变暖带来大气中CO2增加(CO2增加的曲线比温度上升的曲线有滞后),而且相比CO2,太阳活动曲线与气温变化曲线吻合地更好.太阳活动强烈时,太阳风增加,宇宙射线增加,空气中粒子增加,形成更多云层,云层有反射太阳辐射的造成大气层变冷的作用.
在有些历史时期,确实空气中CO2含量与气温并没有明显的一致性.也许这些时期中是太阳活动对气温的影响占主导地位.
AL GORE的片子里只字不提太阳活动.swindle里就大力强调太阳活动全盘拍死CO2.
 
我的观点是,从各方引述的资料来看,二者都是全球变暖的原因.但既然太阳活动是人类不可控的,那么只有控制认为的GHG排放了.总比坐以待毙强.
 
    3. 如果是,那么减少人类活动带来的GHG排放,是否可以对抗气候变化?
如果GHG排放是全球变暖的一个原因,而其他原因都不可控,那么减少GHG排放当然可以对抗气候变化.
只不过,由于任何措施产生实际效果都有滞后性,全球变暖,气候变化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们改变的只是它的速度.所以除了对抗它,更重要的是应对它.
 
    4. 通过国际合作,是否可以降低减少GHG排放的成本?
 
    5. 京都议定书的国际合作机制是否科学,可行?
 
    6. CDM在中国:CDM5年的发展是否起到了减少GHG排放的作用?
 
    7. CDM在中国:谁花的钱,这些钱最后到哪儿去了?
 
    8. 后京都时代:修正还是另起炉灶?
 
    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joicetrue
joicetru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