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可以串门

周蓬桦散文

他乡星子

茂盛

镜头下的人生

日影飞去

天风散文

张立勤

散文

辽宁梅笛

别样女子

阳光羽毛

知己红佛

莫非

词语博物馆

两地书

丫头

董继平

国外诗歌精品

青龙大解

同城兄弟

童玲姐姐

笔画人生

海媚诗歌

谜一样的女人

胡茗茗

诗歌

成都洁尘

书评影评

闲潭落花

旧友,丢了?

蔡兄的博客

诗歌在南方

孙利兵

诗歌

月亮湾

一辈子的姐姐

感性小新

同城兄弟

无痕

同城兄弟(诗歌)

林妖儿

同城兄弟

海津

同城兄弟(散文)

铁哥高梁

同城兄弟(诗歌)

辛泊平

同城兄弟(诗歌)

兰妮天空

同城兄弟(诗歌)

唐的河边柳

同城兄弟(散文)

哲人老白

同城兄弟(哲思短语)

一笑兄长

同城兄弟

天空的翅膀

同城兄弟(摄影)

海岸

同城兄弟(诗歌)

个人资料
秦皇岛简枫
秦皇岛简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221
  • 关注人气:4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简枫:曾用网名简简柔风。北方女人,擅农事喜烹调。闲暇时间码字,缝纫。痴迷24节气,春种秋收一日三餐鼓捣词语拆洗补缀,因为忙碌而忘记了方向。有少量文字散于网络报刊,现工作学习在秦皇岛。
午后


在秋天的光芒里

镶金边的大花开的正艳
在天空 在大地 在人心的秘密里

我习惯把好东西藏起来
比如从眼里挪到心里

如果我不说出 不拿出
你用一辈子找寻也不为过

我在夜晚倾听故事入眠
风行大地 此消彼长

寒露过后水汽昼夜凝结
有些真相注定经霜 然后凄美

水边的风景已是大打折扣
他们在诗经里生动 在岁月里消亡

苜蓿花迎风舞动弱小的头
黄昏的金辉淹没有思想的芦苇

有人为秋天的丰硕欢喜
有人在秋天的光芒里 独自黯然

让爱情后退吧 回到初始
尘世里的隐私互不干扰 形同陌路

重阳这天 小九在山上疯跑
他想跑回童年 跑回娘的怀里闻一点乳香

刺猬东奔西跑 为冬天打下伏笔
菜园里的菜还嫩 屋里的女人老得忘了旧事

风是最擅长改头换面的
此秋 张扬成一地傲骨

素颜的女人毫不惹眼
她被宠成光芒里的花蕊

阅读与聆听
博文
更多>>
博文
(2020-08-14 15:08)
分类: 简氏散文
    1.
    小时候没地方去,除了我们村,唯一有记忆的村子叫姚周寨。
    母亲的叔伯二姐住在那里,我盼望母亲能在贫困的日子里抬起头看看天空河天空下的树梢,然后说明天带你去姚周寨。那时候母亲还年轻,她有三个孩子:不到十岁,六岁的,两岁的。弟弟也没上学呢,小妹子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简氏散文

    1。
    记得一天我去小卖部,具体去拿鸡蛋换本子还是去买大粒盐,终究是模糊了。小卖部的地是粘土夯实的,卖东西的女人叫桂琴,半发头(方言短发)白胖的脸,小眯缝眼,爱笑。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往地上掸水,她要扫地。我叫一声:太!便开始像个碍事的物件儿,东躲躲又西躲躲,后来我在门口墙根底下发现了半根绿色橡皮筋。心忽然跳得厉害,一分钱一根的橡皮筋,对我来讲很重要,我妈每天用它给我梳头。我低头蹲下快速捡起来团在手里,有个声音响起来:葵花,你的橡皮筋掉了?我用更低的声音回了一个“嗯”。
    我知道橡皮筋可以编织杯子套。村里姓姚的女知青用几百根五彩橡皮筋编织杯子套送给了那个叫王志洲的男知青,我觉得姚姐姐是天底下最富有的人,我无比羡慕她。她就住在我们院子里,我每天看着她编啊编,有时候他们两个人会吵起来,姚姐姐就发狠地拆那个杯子套。会有断了的橡皮筋被她扔掉,我去捡,回手递给她,说一句,接上还能用。她说不能接了,接上也不好看。
    知青们喜欢和我妈说话,也常来我家蹭点吃的。姚姐姐还送过我一件粉红绒线上衣。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4 14:36)
分类: 简氏诗歌
@ 感恩寺

在滚水里煮在风浪里摇
圆润饱满,八面玲珑再左右逢源
仍旧心有不安

青砖白瓦的山间
雾气缭绕、雪花飞舞、大雨滂沱
群山静止溪水淙淙,动静相宜

清晨飞喜鹊,黄昏落乌鸦
这悲欣交集的人间,开满山栀子
清水洗过鸭跖草,洗过半枝莲

愁苦的人,再洗七七四十九遍
喝得烂醉如泥,也不吐露半句
垂柳依依系不住一匹马

爱过的人,原谅背叛也原谅遗忘
垂垂老矣眼神浑浊不堪
默默沉寂,风雨剥蚀

余生不恨,白云空落野花闲
再念一回天上的亲人
那时我还年轻,接受赞美和爱

爱过我的人爱我的破败不堪
我回赠余生,余烟吹拂
我的眼,花红柳绿天色青

悬垂的双乳记忆着吮吸的少年
我的唇吻过最好的眉,这印章
熠熠生辉

青砖白瓦片,山上野花开
唱诗班唱诗唱光阴荏苒
提前凭吊我,允许我立下遗嘱

@ 栀子花

又是毕业季
满街巷的栀子花开
那些拥抱的少年,仿佛他们
在代替我重回旧时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4 14:34)
分类: 简氏诗歌

@ 云霄啊

小暑过后,夜凉
街边走着的女孩露小腿
脚踝外侧有两朵荷
亭亭的菡萏,豆蔻的芙蕖

这么走走就好,不论清晨
也不论黄昏。匆匆的行人和摊贩
我爱这朴素的生活和故人
年复一年的无二致

最近的雨在下,最远的雷声
轰隆隆地响彻云霄

@ 再慢些

下一天雨,地上冒泡
鱼从护城河漫上来,摇头晃尾巴
一趟趟往菜地跑,看番茄和秋葵
日子过得忙碌

番茄红得很慢,一场雨过后
很多事情更加缓慢。月见草开了
蜀葵花攀缘着开,九层塔藿香叶
香得粘稠

我总是不经意的踩碎蜗牛壳
毛毛虫爬得慢,雨水来得也慢
我们慢慢的就老了

@ 蝉鸣

七月是咸的,蝉鸣也咸
忙不完的田间地头,捉虫除草
高大的白毛杨,七八只蝉唱啊唱
夏天要有赞美诗悬挂枝头

雨后初晴,小孩们捉蜗牛
蚂蚁在地上打滚,起身离开
多漫长的岁月,树叶隐去了歌者
草尖上一滴雨,映着干净的脸
蝉声至死方休

别打扰一只羽翼未丰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4 14:32)
分类: 简氏诗歌
@ 一枚闪光的杏子

太阳在山坡上挂着
杏子在绿叶中间摇晃
最先成熟的,禁不住风吹
啪嗒啪嗒地落了

还来不及炫耀就结束了
蚂蚁围绕着满地的清香晕了头
多好的林子,像长出了蜜糖
一枚好杏在我眼前

偶尔自私一回也好
风缓缓地吹着杏树叶
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有一枚好杏
我吃掉了它

@ 织补匠人

肩胛、手肘、膝盖
太多的部位需要与世界摩擦
就像是水滴石穿的长久
每一个破洞都经历了磨毛撕裂
和不能愈合的伤
织补匠人在人流密集处守候
她是搜集破洞的人,她眼光锐利
我有一件橘红色羊绒衫
这些年我反复去找她,直到
那天她拿下花镜看,我像个异类
太过沉湎,是顽疾
在我上班的必经之路
每一回我都要好好看看她
仿佛她有尘世之外的光

@ 路过盛开的季节

尘世浮华,有些花开
被我们一回回忽略。但是你看啊
盛开的季节总是一回回的回来
在我们必经的路上,在心上
开啊开

想留一朵给你,我的陌生人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4 14:31)
分类: 简氏诗歌
@ 自画像

回家的路很熟悉
走了太久了,像一辈子
拿钥匙开门,饺子的味道
扑过来抱住我
多么好的韭菜馅儿饺子
和我这么近
我努力让自己安稳下来
脱鞋换衣服,把钥匙和公交卡
重新放回书包
我和他冷战一个月了
我找不到恰当的方式缓解
这让我觉得无药可医
懒得去改变,这无非是
一个人的右手漠视了左手
半生的光阴开满花
还改不了致命的弱点
利剑总是朝向最亲的人
想想来日无多
我便走进厨房,拿起擀面棍
我有绝活,七下一个饺子皮
他没说什么,啪的一下开了火
说了一句别火大了
生活一如既往
我吃的很香,很饱很满足
他出门遛弯,我把药卡给他
让他帮我买一盒丹参滴丸
我已不再奢求仪式感
又要下雨了,我忽然笑了
原谅我一次次向生活妥协
我知道有另一个我在体内倔强
我要努力按住她

@ 亲人

清晨还是傍晚,并不重要
满树的果子,半是青涩半嫣红
我的右手被果汁染得模糊不清
失去了原本的模样

我说什么她都信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1 15:36)
分类: 简氏诗歌
@开花的山谷

题记:6月8日我们一行8人开始了蓄谋已久的深山访友计划。那友是素有仙女之称的天女木兰,此行身心愉悦无半点缺憾。仅以此篇致敬7位好友。他们是兰妮、翠贤、冯颖、青禾、大庆、唐璧、高梁。

这座园子还没有走完
我和我的同伴们就开始席地而坐
漏斗菜的花瓣低垂着,像是山谷里
走着一群一群的小女孩

只有在野外,我们才能亲如一家
我有些恍惚,周围盛开的天女木兰
是不是和三月的玉兰花是姐妹
我们的食物不分彼此,我们是亲人

这条纵深推进的山谷啊
等候我的杜鹃花在光明中闪着亮
有时候幸福忽然来临,让我们无法预料
在盛大的芬芳里酒足饭饱
尘世的美,都在了

一个人总会奢望睡在自然里
风吹不起天女木兰的叶子,到处都是香气
我的同伴假装睡着了,我们也躺下来
再多的鸟鸣也叫不醒这沉醉

在尘世太久了,骨头生锈
远古的蕨类植物就在耳畔低语
一万年前的海水托起天女木兰的素白
多少明亮的蓝,才能筛出这一天的静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1 15:33)
分类: 简氏诗歌
@ 卖艾草的女人

卖艾草的女人在雨中
用一把剪刀剪艾草的根
再用红绳捆扎起来,摆整齐
透过雨雾蒙蒙的车窗
我看她的脸有汗水流淌
她鬓边的头发贴紧左耳侧

不远处有两个垃圾箱
一个女人低头翻捡着,看上去
拾荒的女人比卖艾草的更苍老
她戴着一顶没颜没色的凉帽
努力地把腰身弯成月牙
她掏出牛奶箱子里的杂物
再拆开按扁,打捆

哦,芒种节的清晨
我路过这里,我要去踢露水
踢湿我的鞋子和裤管
可是此刻,我的心湿漉漉的
那些被吞噬的村庄,离世的乡邻
让我如鲠在喉

@ 我所表达的爱都未曾说出口

在尘世获得幸福,也获得寂寞
所有的奢望都在,白月光朱砂痣
秋风萧瑟白雪覆盖,不归的人

烈日散尽是黄昏。夜,纵深推进
我所表达的爱都未曾说出口
最是至亲最是羞涩地挣脱出来

我和你都在路上,邂逅和离散
写一首诗需要寂寞,自己解释自己
任意的路,要有光要有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1 15:33)
分类: 简氏诗歌
@ 城市的尽头

一小块儿菜园,在祁连山路尽头
它消磨一个人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我遇见过很多弱小的生灵,我们互相陪伴
有时候也将它们带回家,或者被我吃下去

更多的时候,坐在菜园子边上
什么都不想也不去捉虫除草
在太阳底下,晒晒自己的身体
最要紧的是,我能够将羞于表达的也晒一下
那两只喜鹊也见惯了,我们都不避讳

中年过后,一个人的天空忽然透彻
痴迷的事物越来越少,也不轻易爱上谁
只是偶尔在回忆往事的时候,一个人笑出声
什么都比不过在土地上劳作

霓虹灯也不闪烁了,街道退回到手掌心
麻雀在电线杆上思考,飞起来吧
它一边飞一边掉毛,天空飘来暗灰的云絮
梦想总是在不远处,媚眼含羞的招手
膝关节踝关节,一关一关的被吞噬
破碎的那一个,不能缝补的碎片

我无法回望过去,也看不见身后的光华
一个肩颈巨痛的人,在我的菜园里
做个拔草捉虫的农妇,不再恋爱生育
也不再试图描绘爱情的一波三折
日子忽然素净,清晨的露珠晶莹剔透
“也许会想起我这个人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1 15:27)
分类: 简氏诗歌
@ 夜,是一枚暗器

将很快分别,人间的事
哪有不散的宴席啊,爱情也是
山河瘦了二分,流水也矮半寸
刚开的花刚满的月,都在抽身
孩子夭折梦想中止
夜是一枚暗器,拿住那些
睡了的醒着的,半明半昧的城
忍过了冬

诺言比五月的蔷薇花更繁密
试刀石试不出刃口,风行于刀锋
真相一半在水底一半在天上
徒劳无功的人,奢望月亮的软梯
睡吧,月色如银亦如药
如果爱情早早地失了效力
何苦瞪着眼睛,等候天明
练过了三九练三伏

今晚夜色藏有暗香,诱惑
小飞镖飕飕地贴紧耳朵,风声鹤唳
用高筒靴子护住脚踝,却
护不住夜凉如水

@ 中年听雨: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
我将此刻定义为幸福时光
菜园子一切安好,它们不停地长
我割了韭菜,做了馅饼

这个周末难得出去逛街
我和我的亲人,都有小小的愿望
眼霜,太阳镜,长裙,小鞋子
我爱孩子们在身边的日子

至于我,有听雨的心意就好
远方烟雨蒙蒙,近处蔷薇花香
如果能够,就让今晚安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