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萱涅
萱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450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萱爱的歌词

忘忧草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
往往有缘没有份


谁把谁真的当真
谁为谁心疼
谁是唯一谁的人
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
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


美丽的人生
善良的人
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
来来往往的你我遇到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梦里知多少
某天涯海角
某个小岛
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
轻轻河畔草
静静等天荒地老

图片播放器
公告
 
萱是传说中的忘忧草,曾在诗经里馥郁,萱是现实中的黄花菜,就长在我途经的菜园,有一天,我拿萱当了自己的名字,希望能傍依着"涅"这块有阳光,有水,有土壤的黑石头,当一株忘忧的草儿,在时间的河边看日子安宁,岁月静好......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14-03-24 11:38)

当风疯了时

 

突然想写诗

 

回忆镶了钻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9 10:04)
我曾以为,她是不会老的,即使要老去,也是很遥远的事。
 

在我的记忆里,她总是把话说得头头是道,把事做得井井有条,关于人情世故,她用一把精明火熬得汤清水白,咕嘟冒泡;关于人间理道,她用一把聪明剪,裁得条分缕析,绝不乱套。

她总是说:对子女的爱,要藏起一半。
以前,我真不明白,好端端的,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为何要藏起一半,因为不懂,我便不以为然,因为不以为然,我便没什么好脸色给她看。

她的能干总是凸现着我思想的慵懒和行动的迟缓,她的要强,总是衬托出我得过且过的思想和行为的不堪。
于是,她便经常地抱怨,说我心硬,喜欢偷懒,不心疼人,以后肯定靠不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7 23:45)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2013已去,2014正来,经历了许多事,看清了许多事,我和我周遭的一切,都还在这里,却好象又不再是从前的人和事。
愈是年长愈是喜欢回忆小时候的事,在这新年的第一天,我记起了小学三年级时「寒假生活」上的一个故事-----
话说,有一个人得到了神仙给的机会,可以说三个愿望并得到满足。他一高兴大吼一声:什么都来!于是乎,美女猛兽、黄金粪土汹涌而来,吓得他又吼一声:什么都去!就在所有东西都撤退时,他发现自己正在被带走,他只得再吼一声:把我留下......
故事不只是事故,生活不只是活着,我的2013,有什么来了和去着?
仔细想想,在四十岁来到的2013年,生活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事,又再仔细想想,那些人和事,因了心境的改变,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样子。
心境的改变,源于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能静听心音之前,先听到了「冬吴相对论」,"两个男人孕育五年,帮你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第一次听到这档节目,就深以为是,继而深陷其中,听完四百集还意犹未尽,直盼着它能天荒地老的一直说下去。
走路听,吃饭听,做家务听,睡觉听,听蒋勋细说红楼梦,讲美的沉思,听经典名著,听国学堂...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6 16:41)
 彼时素年,遇见你,便成一段锦时。

 
 
二十年前,和平街84号,雪松大道右拐,过二道校门,128室,小小的床,漏风的窗,我们没有相约,却被命运驱使,挤在一起,共度七百天好日子。

 

彼时素年,我们心无旁骛地好,我们旁若无人地笑,我们一起起床,一起出操,一起上课,一起看书,一起吃饭共享一份回锅肉,抬着一个水瓶在校园里招摇,在食堂兼舞厅的地方跳自创的舞蹈,在篮球场上从来没上过场却总是用最大的力气叫好。在那个总是灯光明亮,窗外飘着花香的教室里,和全班同学一起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给喜欢的老师捧场,在不喜欢上的课上传纸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6 16:33)
今天读吴伯凡的《数字时代的交往》,读到其中一些话时,于我心有戚戚焉,反复读来,深有所悟。

这些话是这样说的——
无论是大师,还是普通人,他们都有一个“自我”。但这并不是说每个人就是他的自我。在很多时候,一个人和他的自我完全是两回事--他与他的自我遥遥相隔,他并没有“贴近”(rely,通常亦为“依靠”)他的自我。
许许多多人是他自己的侏儒(而他本来是一个巨人),他把自己放逐在自己的王国里,忘记了自己就是这个王国的国王。他终年在自己的王国里行乞,试图依靠始终不可靠的他人,或者在自己的王国里贩运私货,并为小小的成功而沾沾自喜或感激涕零。
而“国王”之所以是“国王”,大师之所以是大师,只不过因为他们坚实地贴靠着“自我”,结识和领略了他的“自我”。同样,“学者”之所以是“学者”,是因为他们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大脑来思考,而不是放弃这个大脑而依靠别人(他们眼中的“大师”、“能人”等)的大脑来思考。有些人以为自己是在思考,实际上在思想上“行乞”和“贩运私货”。

依靠自我!相信自己!说得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6 16:29)
 

一场秋雨,扫尽天地间的燠热之气。冷风吹过来,先还挺着不想加衣,经不住那风儿雨儿的轮番提示,衬衣下加了秋衣,衬衣上套了毛衣,还是觉得冷,觉得寒,不停地打着冷颤颤。
 

伫立窗边,轻愁如烟,无聊中看秋风卷起一张张曾经轻软青翠的叶子,不由得黯然轻喟:流光抛去的,都已不再新鲜,还能继续的,都已不再温暖,而我,除了抱紧自己的双肩,哪还好意思说,心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在这个乱纷纷,被心火煎熬,被毒针乱挑,被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夜,我梦见你了。

看不清你的脸,没听见你的声音,可我知道,和我一起坐在同一个车厢里,与我并肩,要我和去同一个地方的那个人,是你,一定是你。

 

在梦的开始,你是微笑着的,微笑让你有了好看的,却描画不出的样子。

在梦的中段,你和我是在一起的,我们看着同样的风景,有着同样的心事,有着同一个目的地。

 

其实,从梦一开始,我就清楚地知道,那只是一个梦里的梦而已,可是,我的心还是真真切切地高兴了,我看不清你的脸,可我清晰地感觉到了你眼里的笑意,我知道,你见到我,是欢喜的,这样,就足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6 16:06)
路过乐安,站在桥上,放眼看。
左边白墙灰瓦的屋舍边有绿水清浅。
右边绿树环绕的院落外,溪水潺潺,有人手执钓竿,站在岸边...
喜欢乐安,喜乐、安然;爱上乐安,乐活、平安......
总是寻常风景,最是别样风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

 

春去夏来,西阳坝的菜花黄了,麦子黄了,从山谷里传来的布谷鸟儿的歌声被房前屋后核桃树上的蝉鸣替代了,五月初五小端阳,五月十五大端阳,薅过玉米地里的头道草四十天后,薅二道草的时候到了,大人们要去山上薅锣鼓草了。

 

爷爷从墙壁上取下了形似月亮弯弯的月亮锄,放到水里去浸起,说是要把锄楔子泡实了,锄头才不会落,母亲系好了猪草背兜的背绳,说是在薅草歇气的时候,好抽空扯几把猪草。李苇看见大人们忙前忙后,心里急得象猫儿抓样,便跟前跑后地央求大人们带她去薅草,大人们都不答应她,说天气太热,日头太大,她受不了那个苦,还说婆婆为了她和弟娃都不得上山,让她就在屋里呆着,莫乱跑。被大人们拒绝后,李苇的牛脾气上来了,心一横,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3 16:00)

 



 

小院深处,玉簪花开。

绿叶,长柄,白花,黄蕊,在阳光很少照到的地方,悄然静放,轻吐幽香。

绿叶形似心脏,生命的汁液将它的每一个细胞浸染,一片一片,肥厚,稠密,饱满。

白花玲珑娇莹,是玉做的簪,是袖珍的百合,是出污泥而不染的莲瓣,光洁,润泽,温婉。

 

六片尖尖抱雪魂,秋风有待月移痕。仍怀百媚冰三寸,巧饰罗巾半倚门。

传说中,玉簪花曾是王母娘娘的小女儿的簪子,仙女思凡却不能如愿,便让它来到人间,落地生根,绽叶开花,黄庭坚看见她,也要无话找话地赞美一句:“玉簪堕地无人拾,化作江南第一花。”

传说中,玉簪花曾是一对青年男女的信物,当那个名叫玉儿的女子横遭不幸,香消玉殒,她的情郎将她拥在怀中,痛哭九天九夜,后来眼泪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