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建龙
建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529
  • 关注人气:4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Chinese writer. 作家

Author of: 著有
Farewell to Shambhala 告别香巴拉
India, a floating subcontinent 印度,漂浮的次大陆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做一个简单说明。
我在大理不认识几个人,唯一恨我的恐怕只有上文说的几个。我不怕他们,即便闹到最后,身份也能给我提供一定的保护。
大理的Gov也比较公正。我唯一担心是基层的police可能会被他们利用。
做这件事,唯一的诉求就是不要因为几个人的不负责造成滑坡风险,给几千人带来隐患。没有其他任何诉求,也没有任何牟利的企图。
我不认为我会出事,可一旦出事,知道该找谁,以及知道他们说的假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鉴于开发商又开始第二波盘算,虽然我相信没事,但还是预先做一个说明,以防万一,再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1,简单说,前情是,在大理一座有塌方危险的小山上,开发商试图在一个坝体上建四栋别墅,但这四栋别墅所在的坝体却维系着数千人的安全,一旦被破坏,上方的数栋高楼和下方的一个小区都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2,经过我们去年的举报,市规划局对安全问题颇为重视。到今年开发商已经放弃了盖别墅的想法。

3,但开发商今天又突然发了一份通知(日期倒签了半个多月),说不盖别墅了,要在坝体上建更加沉重的立体车库。车库距离下方的楼群的只有1米左右,不仅更加破坏坝体威胁安全,就连平常,也直接让下面的居民不得安宁。

4,开发商在通知上表示已经与规划局商议过,但我打电话给规划局的负责人龚俊伟,对方告知根本没有申请,也不可能审批。

5,开发商李树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这几年输了官司,成了老赖,股权被冻结,急需用钱,所以不顾几千人的死活,不顾一切安全原则,只为了开发卖钱。从开发别墅到开发车库,都是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1 16:21)
今天,开发商又想出了新的方法,既然别墅不让建,就建一个距离居民楼只有1米的立体车库。

当然,这样的车库还是要建到直接保卫人民安全的坝体上,造成了数千人的生命危险。同时,这样的车库将直接让周围几栋楼的居民24小时都睡不成觉了。电机声、车声、尾气,24小时不断。

我打电话给市规划局龚俊伟,得知市规划局既不同意他以前建别墅,也没有接到他的申请改建车库。但在公告上,他却声称与规划局协商过了。我把告示拍下来作为他冒充政府的证据。

一句话,上了老赖名单的李树云为了搞钱已经不择手段,置人民群众的生命与生活于不顾,接下来就看有关部门愿不愿意帮这样一个老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大理市信访局突然给我打电话,原来,按照流程,实名举报必须给信访人以反馈,于是到年底了,州委信访局给市信访局打电话,要求市信访局给我一个反馈。
此时,距离我的举报已经过了两个月,距离市规划局的截止日期(11月1日)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那么,他们会给什么样的反馈呢?
原来,他们的反馈只是告诉我,可以直接向市规划局申请行政复议,意思是,告诉我这一点后,剩下的就不关他们的事了。我再三追问下,打电话的女士才不情愿地说如果行政复议不管用,还可以联系他们。但她一直急着挂电话,只要给我打过电话了,就可以在信访条目下标明我的问题已经反馈,他们无责了。

也就是说,他们用了两个多月时间屁也没有做,只是年底按照名单给我一个无用的反馈,甚至连听我说话都不想听。
这就是市信访局做的一切。
我只好告诉她,区市两级都已经有了批示,而作为信访部门的不作为,给的反馈实在太晚了,也不提供任何帮助。如果我当初只等他们的反馈,可能什么都迟了。
记录一下,顺便录了音,作为这些人行政不作为的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补充一下开发商李树云的情况:
一,他拥有不少的公司。如下:
1,大理通用机械厂有限责任公司,信用代码915329002186615735,注册资金2800万元,持股百分之六十(1680万元)。现已经被司法冻结,司法裁定文书号(2018)云01民初2641号。
2,大理三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信用代码91532900745284968H,注册资金1600万元,其父李光舒520万,其母吴秀美585万,其兄弟李树源65万,他本人130万。而事实上,这些人都没有出资,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只是为他挂名。这样做的目的是规避司法,因为李树云的130万已经被司法冻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次来的设备是地质勘探设备,原来规划局要求地产商在地块上钻孔搞地质勘探,才能决定是否审批。
到今天为止,基本上打孔完毕,一共打了十几个孔,深度大都在15到20米之间。
我对这些钻出的土样都进行了拍照。
看出的几个问题如下:
1,钻孔直到20米深度未见基岩,表明这座山就是一座土山,不具有盖高楼的条件,后面几栋高楼本来就是违规建筑,却被绕道审批,其中已经有人涉及玩忽职守。
2,大部分钻孔在地表层都是回填土或者远古滑坡扰动土,平均深度在七米左右。这七米左右的土完全没有粘合力,是最容易滑坡的土。而挡墙坝体的深度也是七米,所以挡墙一旦被破坏,滑坡不可避免。
3,有的钻孔整个20米全都是不具有粘合力的松散土。大部分钻孔钻入十几米后,下层的水都已经很多,不具有建设基础。
4,最核心的,有证据表明地勘公司和开发商是合流的。公司是开发商请的,本来就不是中立的。他们在选择土样上,故意将坏土略去,专门选择好土去检测,以检测出地产商想要的结果。特别是前面的几个钻孔,由于前七米都是扰动土,所以他们故意将土层标签往下标,将“一米深”的标签贴在实际的三到四米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08 16:53)
今日事态出现变化。
在那片土地上来了一辆吊车,调来了一些设备。我连忙给市规划局龚俊伟打电话,他回答还没有审批,并表示过问。
我随即给州住建局打电话举报,州住建局踢皮球踢给了市住建局,市住建局表示在规划没有批之前,执法归市规划局,所以最后又回到了市规划局。
10月28日,市规划局某副局长和龚联合接待时,已经告诉我,审批将暂停,并告诉在这样存在重大风险的情况下,不会进行审批。
但今天这个吊车到来,到底是开发商自己做决定,还是市规划局授意。很可能是前者,但需要进一步观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不出意外,这件事情可能已经告一段落。
今日下午去土地大楼开会,已经将问题说清楚,对方也表示将重视这件事情。但需要时间去做一些考察,才能完成手续。在这个期间,我先不用做别的,也不用继续举报。
从他们认真的态度上,我认为应该相信他们。但提醒他们,如果他们考察过后,依然要批准规划,那么请提前告知我,以便将事情升级,毕竟,它牵扯到太多的问题。
这样的可能性比较小,但只是做一个提醒。

在整个事件中,最深刻的感想反而是人性。
当面临重大事故时,大部分人即便知道大难临头,但首先想到的仍然是逃避。别人谁想出头都行,但自己只是搭便车的。这种心态让人心寒,也让我在思考,到底值不值得做些事情。也许,一辈子总要犯一次傻,毕竟牵扯到了那么多人的安危,包括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早的事情很能反应人性。
我约好了三个人下午两点同往市规划局(老国土大楼四楼会议室),主要考虑有个伴,他们也更了解这里的情况,并不认为有什么风险。但早上11点钟,突然有一个人告诉我不能去了,生病等等。
我不知道他是受威胁了还是什么情况。至少证明一点,群众是可以被吓唬住的,一旦牵扯到公共安全,开发商是很容易通过和政府合谋获得成功,即便是在生死相关的问题上,只要危险没有到眼前,他们也宁愿搭便车,或者天真地相信不会发生。
另一个人情况未知,大约1点半我去找他一同前往。我个人保持乐观,但到底怎样,只能到时候再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市规划局联系人龚俊伟给我打电话,约我周一下午两点去谈一谈。今天是周六,我原本今明两天准备了一些材料,准备周一再去州自然资源规划局、州信访、市规划局三个部门递一下,现在看来暂时不用,看周一的情况再说。
听龚的语气比较友好,他先表示想给我介绍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工作流程,问我是他来,还是我去。我表示都可以。他表示询问一下领导给我答复。过了一会儿又打来电话说让我周一下午两点前往他们单位。但不是去市政府海东办公区,而是去往老国土大楼四楼会议室,在一个小区惠丰新城旁边。谈论中,他表示三江雅苑的确有一些风险,不过先去谈谈再说,毕竟许可证还没有发。
总结一下:到目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只是为了防止一场重大灾难。我发了11封反馈或者举报信,是为了履行公民的告知义务,以免未来风险失控。我的目的只是为了督促市规划局不要审批这个风险项目,没有其他任何目的。只要做到这一点,其余都可以不追究。
虽然我预计周一是一次友好的谈话,但万一出现了情况,这篇就是我心迹的明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