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水渡
流水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10
  • 关注人气:3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流水渡口垂钓客
www.cangcn.com艺术品收藏投资社区
qq:455530157
友情链接

醒客

自称拒绝酒精的思考者。

越王-勾践

清华刀客,挥舞sina剪刀。

胡狼

胡狼、狼-胡狼狼。

快枪手罗林志

罗家枪,快枪。

板儿砖横飞

看丫不顺眼就拍丫的。

十三郎

十三团的团长,热爱推理,尽管经常摆乌龙下。

cnsns

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九命猫

在深圳的北京天气预报员,流浪诗人,肉麻广告操刀手……

不对称的生死世界

野心勃勃的记者、雄心乍起的陨石站长。

九月寒露

号称只看两报一刊的人……

郑帅?香帅?

行走在传媒边缘的iptv专家……

冰糖板栗

自称固执得spider,开始放手经营最牛网……

行者悟能

小破孩,开始行走it江湖,常出惊人之语……

网络农夫

网研社社长,在网上种地的老农……

科技博客圈

科技博客,网络江湖……

本家老弟季风

爱生活,爱摄影,一个蛮帅的小伙子。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2010年12月27日作者:Fayer
转载:博士生传给硕士生的经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小孩子都喜欢海边,百去不厌。今年带着哥哥一起去,诺相当兴奋。整整4天美丽的旅程,诺跟哥哥玩的不亦乐乎,看图片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再来说说诺的画作者:柠檬酸哪

对于诺诺学画画,我心里是很有感想的。虽然,到现在,诺跟其他小盆友比,也许画的不算出色,但他能一直坚持下来,并且很喜欢,我已经很欣慰了。想当年,我小的时候。因为上课的时候,总喜欢用一滩墨水吹成各种树的样子,而被老师批评,因为想画漫画,找不到门路,而最终不了了之。以至于,我现在仍有一个梦想,到我老了的时候,无所事事,不用忙碌的时候,可以画我曾经那么喜欢的漫画。曾经我们的童年,有些理想不那么容易实现。

 

诺今天的童年,可以任意做自己喜欢的事。

诺从3月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诺最快乐的事作者:柠檬酸哪

诺最最盼望的事,是他的生日,整整1年,诺几乎每天早上都会问:“妈妈,我还有几天就过生日啊 。”妈妈的答复从300天开始,每天持续一直到还有10天,还有5天过生日,诺每次听到答复都会问:“那还多吗?”小朋友持之以恒,从不间断。可见是多么的盼过生日。为了满足诺的愿望,妈妈答应诺过两次生日,一次幼儿园,一次在家里过。小朋友高兴的同时,又很纠结,怕蛋糕在幼儿园吃了之后,家里没有蛋糕。在反复得到妈妈的肯定答复之后,终于决定在园里过。于是,高兴的一天,几乎影响小朋友最近一段时间的情绪。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国企的楼盘,有品质,有信誉?我现在告诉你,当这个国企是中铁的时候,品质和信誉都是骗局。谁见过房间窗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12-09 13:4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流水渡口

两样笔法 两色人生

——阿尔小镇的梵高与高更

译/红笺小丁

文/彼得·史杰达尔   

 

梵高最好黄色,高更最爱红色。这个区别,可不能归入细枝末节,无关紧要。如果说此二人的癖性定下了现代艺术的基调,他们的性情演变而为艺术人格的标本——癖性、性情又与天才和奇想密不可分——那么,两人彼此互相碰撞、深深互补的脾性,竟与对色彩的不同偏好不谋而合。他们的生活,随便抽出哪一段,都不怕没有摄人心魄的魅力。两人入行都晚:高更年长梵高五岁,他当过水手,做过银钱生意,娶妻生儿,生计渐裕——初与印象派画家结交,是收藏他们的画作,后更成为他们的保护人——梵高则做过美术商店店员,又做新教牧师,皆不成。高更身量短小,可总昂首阔步,趾高气昂。见过梵高的人,则描述说他“个儿小小,瘦弱单薄。”对高更,梵高是崇拜的。而两人之异,此处可见。高更虽也爱梵高的画作,可他素来以己为大,踌躇满志,故对同行画家的欣赏往往浮于敷衍。梵高热爱的艺术种类不可谓不多,譬如巴比松派的风景画,又譬如学院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8 14:3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感谢老师悉心的照顾。


诺在幼儿园的好朋友,据说可以做女朋友的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范师傅和郭师傅的官司一审判了。郭师傅不出意料的输了。说不出意料是不出我的意料,毕竟当时更多的媒体圈同仁还是看好郭的赢面。毕竟是艺术批评,再大点也大不了哪儿去。这么说有点马后炮。但中国的事情从明面上你经常无从判断,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一定要体现。范师傅自己说过他的成功在于“外靠奸商,内靠官僚”。听听,官僚都是他自己人,是他的贤内助,贱内,拙荆。郭师傅你怎么赢得了啊。

 

一个是自封的大师,一个是行内的大嘴。曾经的合作伙伴,如今的势同水火。有人错了么?判谁输谁委屈。郭师傅言之凿凿何况有出处明确的照片作证,你作画就是流水线么。范师傅也委屈,我流水线怎么了?就我一个流水线么?我是流水线还有人是复印机呢。凭什么拿我一个说事啊。谁错了?在一个把艺术当成生意的时代,只有上帝错了。我们都是好孩子。艺术成了生意,艺术批评自然也是。艺术家和艺术批评家更多的时候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说点坏话还得悄悄的,见了面都是大师。大师便宜的不成样子,不但零售还兼批发。

 

范师傅赢了官司郭师傅赢了舆论。他们谁都没输。输的是这个时代,在艺术流水线时代,我们不知道会在子孙的艺术史上留下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