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计文君
计文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98
  • 关注人气:2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后记

梦·镜子·中国故事

 

今年北京的冬天不大冷,看看到了年底,车窗外还能看到老绿杂着赭石的深秋色彩,偶尔飞过两点金黄,那是尚未凋尽北风的银杏叶。

我和这个巨大的城市,在这个冬天和解了。

那个曾经在林语堂和老舍小说里清艳风雅的北平,款款而来,从林立的高楼的缝隙里,梦影一样,慢慢渗透进我所有的感官——颜色,味道,气息,温度,声响……我触摸着这个城市的质地,在真实和虚构之间。

我遇上了一个关于北京的梦。

这是小说最大的魅力,当时间从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无情地劫掠着一切的时候,小说以柔弱的姿态,表达着最为顽强的抵抗。如果没有小说,我们会沦陷在遗忘之中,那些宝贵的生命经验,无处交托,无法分享,那该是怎样可怕的一种孤绝之地?!

我不大愿意接受这种耸人听闻的说法——小说的历史将会被彻底改变,它如同面临进化关口的古老物种,如果不产生基因突变,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中国古代叙事文学,塑造了许许多多爱情中的女性形象,如果我们要打造一个名为“恋爱中的古代少女”的榜单,我以为崔莺莺、杜丽娘和林黛玉应该是这个榜单的前三甲。这三个文学形象,从某种意义上,是有谱系关系的,尤其是崔莺莺和杜丽娘之于林黛玉,在《红楼梦》的故事文本中,更是具有“革命引路人”的意义。

黛玉在大观园——这个作者制造出的桃花源里,似有还无地谈着恋爱,心里什么都有,到底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蜂腰桥宝玉倒是说出了肺腑之言,结果落到了袭人耳朵里。杜丽娘在那个有着惹是生非花神的南安府花园里做梦,一场恋爱谈得“死去活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后记

 且留几分听琴读香的心性

 

这是个急管繁弦的时代,这里是华盖摇曳的京城。即便斯时斯地,也有人爱惜心性,肯去“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幽篁独坐,手挥目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唐诗故事  物候诗学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9 22:31)

唐诗故事·伤春

 

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评论

愿得一心人 白头不相离(何向阳)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03月18日09:16 来源:文艺报 何向阳

  计文君中篇小说《白头吟》

  汉乐府民歌《白头吟》是一个女子写给自己心爱的人的,这个女子全部的不满与心事、悲戚与期望,在于她要以这首诗传达给她的爱人,一个人的爱应该有始有终、专一不弃。史传这首《白头吟》为卓文君所作,如此看,它的言说对象则是司马相如,但是,一首诗能够如是悠久地传至今日而不衰,必定有它超出一人一事的道理。

  古有卓文君作诗,今有计文君同题入文,成就了一部21世纪的《白头吟》。这篇小说写女作家谈芳的生活,小说从她的写作生活入手,最终落脚于她个人的情感生活。简洁地说,小说可分为两大块:一是谈芳对周老先生一家及保姆韩秋月展开的采访与调查,这是她的职业生活;二是谈芳本人不期而遇的家庭情感问题,这是她的个人生活。小说有意识地将这两块结合起来,可谓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朱庆馀

 

在盛产诗人的大唐,朱庆馀肯定算不上是大诗人,也算不上是著名诗人,但他有一首著名的诗,就是这首《闺意献张水部》。诗题里的“张水部”是张籍,曾任水部员外郎。这首诗还有一个题目:《近试上张水部》。这两个题目已经给我们勾勒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8 19:31)
标签:

杂谈

糖水山楂

我有一个朋友,今年读高三(写文章时他高三,今年已经硕士毕业了),经历了一些苦恼,要说给我听。他5岁的时候,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所以,他虽然小,可却是我的老朋友。我答应和他好好谈一谈。正是春节期间,灌朋友也被朋友灌,吃完饭人晕晕忽忽的,突然想起给他的承诺,几天也没接到他的电话,就给他家打电话。他妈妈说,他犹豫了一天,想给我打电话,终于还是没有打,闷闷地出去了。我听了,立刻跑过去,坐在他家里等他回来。他回来了,看见我很高兴,我们就关起门来说悄悄话。

这样的细腻敏感,是青春期特有的风景。我想起自己年少时,咬破了枕头等一个朋友的电话,等得眼泪都下来了,自己也不肯先给人打过去。后来无意中一看,原来自家电话的听筒是摘下来的,她那边都快打疯了也打不进来。

想起这样的事,说不清心里什么味道,也讲不出什么道理,自己一个人站在窗前,用力打一罐冰镇的糖水山楂,慢慢吃了一大勺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7 20:18)
标签:

杂谈

大概是非常时期,最近有些心慌,因为不淡定,所以屡屡做错事,一而再,不可再而三。

重新翻看自己的日记,大概过几年,会这样翻一次。每次重新看,感觉都不一样。昆德拉认为,小说可以对抗遗忘,那么日记呢?日记似乎没有这样的能力。

这次有了个新发现,我似乎总在某些人生阶段,出现相同或类似的心境,而且对自己说着相同或者类似的话,这种循环往复,自己并不自觉,每次说的时候,都像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劫难”,一如这段日子的心情,劝慰或鼓励自己的话,也是类似,读来好笑——我也太“健忘”了!

这次不说了。平心不是件容易的事,循环往复中,能朝前走一步,甚至半步,都需要可遇不可求的幸运!

又是新的一年,期盼好运吧!愿所有朋友,新年都好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