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吉a木
a吉a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59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阿吉と阿木告示

你一定是我們見過的人

有我們溫柔的時候踫到的手

有我們沉默的時候看到的面孔

有我們睡不着的時候聽到的聲音

 

你一定有一只雙肩背包

你一定有一床不常被叠起的被子

你一定有一個你不經意就能看到的時間點,好比2323

 

不知道用這樣的方式被我們窺見

你是否感覺合身

聯係方式:
 
Msn:
 
公告
 “a吉a木,一个新型原创品牌,以手工木乃伊玩偶为主发展周边,如T恤、手繪牛皮信封、手繪白飯鞋、印有吉木的小玩意、CD碟片等。
  木乃伊分黑白兩色,白色叫阿吉,黑色叫阿木,他們的一切都會以藝術設計為出發點,做一切不聽話又有想象力的事情。
  可能打動了大家之後,大家要挪用他們的外貌作爲商業用途,請自重!因爲他們懂得保護自己。或者在經過他們同意的情況下,請自覺貼上“a吉a木”的標簽。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5-09 02:18)
标签:

杂谈

分类: 就好像別的
多長時間地

才能寫完噩夢在黑夜巡邏的班表

鉛筆的斷木
鋼筆的斷墨

看那濃重的
不正是要摔下去的意思麼

是誰準了你
在失焦后的多年
帶上生癌的翅膀沉默地凝住時間
而我遠又不能再見你一面

累的是
真就不敢睡去

是誰準的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8 22: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就好像別的

 

他是最近的男人,且用進食來離我的最近最近。

漢堡在兩齒間擁有了不規則的邊緣,果汁在吸管中前進與後退產生的摩擦令喉嚨燒灼,我用力望向窗外,期望所用的力量足以隱身。

 

我要用一槍打穿他

這是我最清醒的行為

我愿意為他成為兇徒

 

我們水平躺下

我們垂直站起

我們過分喘氣

我們在長方形的對角拉扯 直到我們拉成兩頭尖刺的菱形

為什麽時間不為他準備下來的路

而要我艱難地 如聽得見生銹齒輪磨蹭的速度

將話音變粗

 

這一次不算

不算在今天

不算在我們認識的行程里

他不鑲嵌在我的話里

他不應該在行走的速度里

在最慢里

主題應該是蔓延進疊到無人地帶的

他不会知道这是写给他的

而有别于不可能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雪梨內向

在解釋它的到達問題上

常常傾斜不出什麽雪耳想聽的情節

兩件沸點不同的物質

如何傾聽彼此

 

慣常的雪兒

溫水

與冷水中交替出自我膠質

兩小時衍生編織與釋放

手撕如屑

在去皮見塊的慣常雪梨滾起時相見

它們一次比一次更接近對方

滾水逆流上推15分鐘

冰糖是隔閡

想象它們隔著冰糖的消融也非常想要彼此

雪梨齒間的顆粒將會鬆懈 像少了關節的四肢

雪耳常常錯身背過去又濕潤著托起

猜測 覺察 分析 誤導 降解 和平

 

冰糖是存在唯一消失的那一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2 18:03)








一則

肉是完整方正的一塊

自從劈開兩腿間形成缺口

肉竟然開始知道前進的意義

 

劈開的缺口提拉至後腦

肉要開始明白死亡的意義

下輩子要與麵包片比可憐

同樣被判“含住什麽”才能去到身份低微的最高殊榮

 

下輩子

麵包片成為了三明治 含住食物

肉成爲了擁有不同臉色和身軀的書籤 含住書頁

這次

像不像熊

 

二則

一勺勺被挖開的皮囊

與你啃噬書液的效果

讀起來不是很像嗎

 

三則

從後面

到裡面

最裡面

順裡成章

 

四則

如常

忘了現在應該幾點

忘了下筆寫到哪兒

忘了誰

如同

忘了書看到第幾頁

有缺口才騎得住轉臉就忘的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豆腐 厚薄均勻

兩面金黃地煎

像兩扇緊鎖的門

裡面無人知道地軟弱

儀式化地關火

那最後一口鍋鏟氣會在門把匙孔刺穿軟弱

 

竹筍 片得方正禮貌而骨緻

才對得起它必須往上冒的一生

香菇 泡發直角對切四份

開刀成為它們首先相遇的方式

 

醬油 砂糖是令人孤獨的

是起在香菇身上的疹

味道令人頭暈目眩

我認得出這暈眩是令人艷羨的

 

燜燉是離人島

汁液醬稠如何鼓勁衝進食材

食材如何欲拒還迎得十分慎重

尤其筍是春

的筍

香菇是乾

的香菇

豆腐是北

的豆腐

解釋得不夠充分

它們會提早犯下它們也不想的罪

留三十分鐘它們慢慢解釋

你是聽天由命的宿命論患者在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鹽巴隨時間折叠得深入再深入

大芥菜是身不再凈的下流民

鹹身

是誘起嗅覺酸氣的那種

萎縮

是沉落在栗子色後方的那種

穢濁

是再無力專注于光和氣氛的那種

原來如此

下流民是身最凈 最不受他人進侵的

 

辣椒倔強

不信

熗鍋 爆干

雜鹹清水浸泡斷尾

切碎 下鍋

砂糖倔強

不信

一匙

至鹹雜干甚

原來如此

下流民是身最凈 最不受他人進侵

辣椒辣是表面

砂糖甜是儀式

預兆也會一一出現

白粥清寡 肚留半空

如何不說是疊得太進去式地太理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走入歧路,於是沒有了一些原本和本來這樣的詞語,因爲現在它們倒下建立起它們全新的廢墟美學。偉大的顔色在向我問路,歐陽綠和虔名藍請再等等。無論長多少嵗都會有錯過的危險,只要願意走,任何都會是隨緣的輕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天假期,其實前兩天都在以工作名義采訪和搞大地玩樂,大腦消化加速令睡眠更加有不可睡去的危機。前天采訪又一山人,他永遠一副熟悉的樣子,書冊雜志中如何就是如何。每次做完一次傾聽式獲益的采訪后都想以十年為限,十年后再與他們做第二次interview一定十分有意思,請他們永遠在我的前面,唯是他們,令我永遠活在二十七歲。

今天送隔壁小區孤寡婆婆月餅,一餐簡單的便飯。小區內在今天停泊了很多名車,只是在今天。今天嘴笨,回家的電話說:“不去外婆家聚餐嗎?”母親便說:“什麽外婆,是外公”,我說都是一句而已,之後的對話就變得緊張而哀傷。我是她,在很多年後,孤獨地坐在床邊什麽都不想的背影已經給了他人什麽都想的意義。

基地有心,偷偷代員工寄送了月餅歸家,并有手寫粉紅紙條,其中意思是感謝員工的付出,感謝作為家人的支持和陪伴。父親從不如今天能明白我的工作,也勝過我每月的家書。

北京總是一年年合適宜地變涼,行走的步伐越走越慢,就算會遲到都儘量瀟灑地慢行,空氣中因為能好好呼吸變得有落淚的細膩情懷。

天佑愛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雖然多年口口聲聲說我多愛他,但其實我如何都不是什麽超級粉絲,他的書不算全有,也未曾索取簽名,也從未站近過一步。曾經在一次講座終了去洗手間,出來時直面他來,真愿我是男兒身,但在洗手間說“我很欣賞你”的怪異令我及時打住表情,用回我女兒身時假裝不在乎地擦身而過。但畢竟,我藏不住我因為他而產生的變化。

他說始終要放自己在一個異鄉人的位置,才能保持對一個地方的敏感,包括家鄉。今年年初,有幾個月回家休息的時間,期間不停地拍照與畫畫。即使是在外過多十年我想我仍會說,家鄉是回不去的,但眼前所有:母親田地中蔬菜幼小青翠的芯、父親養植盆中的小型青苔、年時會不再多見的食物,就總有種神經兮兮的時日無多感,能記能錄是尚有可存的跡象。

他的穿著永遠是那一件論包買的MUJI。我一直覺得我不適合白色,不夠瘦,但原來多年下來,白色Tee是我衣櫥的王,尤其今年我也開始論包買。白色有種令我不得不打起精神的意思,能鎖住我輕易拿出來玩的“惡”,雖然看起來它也來者不善,都算在強逼我做,但其實相應地,我的受迫性防禦功能是逐漸加強的。

他比饞嘴糟老頭更罩。我最想吃下他,一條頭髮也不剩,如果吃一個人就能擁有他全部本領的話。閑時,也不認輸,在作一些食不窮你的菜譜,拍照及題詩,再用毛筆畫一些碗飯菜,設計製作一些飯用小物件,反正做菜是超越不了他的,那么就安心做一名小氣的廚子,但求便宜和就手。食物禁得起玩鬧,禁得起設計,即便它只有一口的輝煌。

時至今日,我仍然覺得“霽”是一個好字,它既有阻止也有放縱的意味,難得人一生收放自如,邊走邊玩。

我愿將采訪他的時間保留在與他相識的第十五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想用一根指頭來討好這些經典的歌,因為能讓我派出咬指甲的功夫坐正劇場,代表我已經去到歌中某個年代的記憶。我想在內心建立一個死角,將感情這檔事變成自產自銷,就在這裡死去也不錯的境地,真不愿意與思念相認。我早就吃下了毋忘花,想到一種蔥拌麵,小蔥整條下油鍋爆香成黃金綠,凌晨就麵下肚;想到當時一起吃麵的人滿頭大汗;想到時間抹去了好些名分而不知道我最不在乎的是名分;想到或者現在最好,那蔥拌麵已經太寡淡,要加油爆薄片臘肉更甚。唱歌的人盡情唱,請表演的人在眼前盡可能地威脅我,毋忘的功能不算常用常有。紙飛機搖搖下墜,講不清是去到了或者故意不去,像我般猶豫。若不是坐正劇場一定起身搖擺,盡歡,即使明知,我又要用夜行一小時磨穿了馬路的鞋來消耗。遺憾是遲到而沒法聽到《望春風》。

她懂得回來,是因為他用雙眼把她看了又看,找了又找,管不了是根或是翅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