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金子

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活在一个并不伟大的时代,如此歌唱,如此犹疑。诚惶诚恐,恭请你能点评!欢迎,并热忱致谢!

  QQ:441682432。手机:13687184468。

个人资料
金子
金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08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3-12-10 10:36)

(一)

我是天空上砸下的骨头
一把青天白曰的刀
是我遥远的父亲

有人平白无故在世上邀赏
有人却抱住大树嚎啕大哭
这一场末世的冬寒
一把青天白日的刀
在痛里,淌开三两老白干

我是天空上砸到父亲身上的骨头
父亲一刀撇开
天空兀自在高速公路上撒下厚霾
青天白日,似在不在
我看到邀赏的人,看到痛哭的人

在陆离的冬天
龃龉总是剩下来
跟我互相照耀

 

 

(二)
这不是夜晚,是时代伟大的喘息
一些碎片有幸整合成遗忘之物象
我得佩刀而行,不会成为集体
在苛刻的环保主义者面前,我笑对他们的高屋建瓴

这不是夜晚,中原和南中国呼叫什么
我独佩刀而行,依着一排塘畔垂柳
添画一芽新月,这不是夜色中,万里一片白炽
长久的孤单,我用刀刮剔无尽的病态

 

 

(三)

云里风不唱歌,雾里花又何处轻舞
鸟一层一叠撞越南墙
才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指缝间的痛,演绎成壮志不能酬

举目远山,没有了高度时

某人脚下的路还真象心肠一样婉转

大象无形者,我们头顶着苍天

 

不刻意地把乡愁浇进歌声中

这时候的落日远不止是一枚枯叶

飘呀,飘呀

人的宇宙感,宇宙的狭窄感,冬天还不算是最末一个季节

 

跌跌撞撞,落日在鸟翅上望过了衡阳

千古都是如此的壮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熟视无睹于快速的阅读,因而故意设置字面的艰深,
类同霾贼把山峰都吞没了
太阳往日升起,今天却象一个凄惨的少女
推不开的窗,柳条有膨胀到极致

的痉挛。还有人把英格兰时间与他的母语
讲述为命运的秘密。跟白银时代的副词迥乎不同
今天,名词只是灵魂的道具了
清晰的光芒如果奄息在曙光中

走私商成为红顶商人,跟MH50失踪案皆是时代的败笔
您用天鹅之羽书写予我的状纸
是电子时代最末的赫赫威严
您曾劝诫我且与殊途同归

谜面无比宽阔,擅闯入东方人的都城
汇率上的毛老人略显出乡愁
他带领长征,他豪放似古今第一英雄
我和昨天失业的情人相拥着,将十二月的寒风一缕缕穿戴好要去天安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暮色四合,但余有一室
是裸露的。人要索取什么
他心里的弥陀佛时时观照着
并非客观的事物不形成我们的心灵

是妥贴的,我把众花草移到
对话和商务谈判席上来
今晚的黧黑涂在每一位有算计思考的面孔
并不完全强调善良,价值观的辞典里从不签注善良

呆若木鸡的弱者视我的笔尖为刻舟之剑
他并无觊觎,道不同者不相谋
甚至早间我领着人群过斑马线,背话术
七个小时后,我们分道扬镳,各自呼吸着异质

漫游的人,建立了理想国,还多度自个放逐
又将羊皮卷清空,将牧歌的精神讥笑
黑暗中的钟声侥幸地目睹了星辰迁徙
常态下的抨击,就是执行刑讯的笑面虎,一个个犬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1 19:25)

我的家乡在江南,有四季分明

的脾性。四个季节各与我有不同情谊

春有繁花,夏有酷暑

秋深摘红叶,一到今日时正可珍藏(一曰品尝)

 

冬至日,一场雨将我的江南烧得剩为灰烬

甚至夜色要提前一个时辰到来

寺门咯吱关闭时,我慌着将山路叠了几道

冬至日的江南俨然颠覆了江南极盛时的情调

 

我来描述一番吧,在枯索的葡萄园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此处没有夷为平地,枯枝象他的根柢

一样伸入天空,完全是匹配的

在落叶和鸟类飞离后

去往深山的路遭到了拥堵

 

与我成日埋首在图书馆不一样

母亲驱赶着她的柴刀到深山中

母亲不是英雄,她的柴刀也只有区区一柄手臂

这一日,在呼号的北风毅然下山来时

 

母亲却显得畏崽不前,更多的枯枝

遭到了风的斩首,无论是多粗壮的枝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刚才钟声响过。不是无病

的呻吟。也不是某条道路在呼唤

也不是政治的领袖还在作震耳发聩的讲演

钟声响,就这种韵律悠扬


钟声响在暗处,比大海比陆地

比悲喜剧比倾诉衷肠

比车间嘈杂比无语凝咽

都比不了。多余的零点刻度


这时光豢养的某类驯兽,它一点头

就让我顶上蒙霜。它一声嘀嗒

就让我焦渴冒烟,我短舌舔不了皴裂的伤痂

钟声响达千里,比这些句子长多了


感叹又无力,许多书脊背对着睡梦中的人

窗外无月色,刚才还真是天地作交谈

我用鞭辟入里的灵魂之痛

将响过的钟声放养好,等候有心灵者来解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唯有啁啾滴到天上

秃秃的枝头这一刻始

他显得特别伟岸

值得我在人世间瞻仰

 

林子里有天空的空白部位

偶尔看到了小鸟的灵动

这一刻,他喊出来并不困难

但已经没有奥秘可藏

 

冬日的风景,就是远离了春天的背影

还有大地的回声

小鸟有口令,我一脚踏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的花园依傍巨大的一个虚词

一剪雏燕呢喃

五月曾是人间最大的建筑

而今,十一月日渐镶饰妥当大地的蕾丝银边


王今日来花园

他诧异十一月是如此陌生

生灵们随北风起舞时

又尽露羞赧,佛仿的各不情愿


十一月是王再一次失恋

他看到造物主近乎摧毁了大自然

赶紧颁诏去停征兵役

孤独的壮年不应该戌守边疆


更要完成生养,待明年五月某天

群芳媸妍,王醉心于观看云朵

这不正反射出旧岁的十一月?

高贵的王愈显自矜,他能称职于为社稷黎民关心冷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9 20:12)


兔子没有撞到树上时

倒是极有可能在枯草间安全的栖息

枯草中间有冬眠的田野

有春天发轫之前的序曲

 

枯草是青草的妹妹

枯草常常能抹上银霜

枯草把种子和大雪揣在怀里

是大地最忧伤的时候,枯草在寒风里一脸的安慰

 

枯草在河滩上依然高高低低

首先是密集的芦苇,其次有某些灌木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象战争停在远处,我们都不需要理由

曾几炮火纷飞,这一时刻也并不是有多么神圣

神态自若的另一个人把他的纸张铺开在广大的世界

从上午十点钟以后的时光开始

 

妇人们恨不得把炉灶和餐桌搬到树林旁边来

他们的房子从没有过这般敞亮,他们的歌声也没有过

他还听到了浅浅的河水被纯粹的阳光镀上了声响

另一个人的纸张——他愿意,把他的纸张当成人类的襁褓

 

没有了兵燹涂炭,还有一位女子在男人中间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