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今日文艺报
今日文艺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279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今日文艺报》由北京儒博艺术院主管,以推出和倡导创作反映时代、讴歌时代的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宣扬真善美,反对假恶丑现象的优秀文学艺术作品为宗旨,积极推介当今健在的文学艺术家及其作品.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博文
七律·夙夜奋斗

            陈龙(贵州)
  
仲夏炎雨润苍茫,
中华儿女奋起航。
洪荒在身乘势起,
初心如磐勇担当。
风卷云涌仍从容,
千锤万炼终飞扬。
龙子虎脊皆君驭,
一带一路创辉煌。


走在茶马古道上
 
            肖水泉(四川)

千年时光流逝
雕刻出了古道的深深痕迹
祥和富足的现代社会
湮没了骆队的铃声
山川巨变
岁月留痕
抹不去曾经的沧桑

走在茶马古道上的人
不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因为前辈的基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9 08:37)
  同窗好友C君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下海经商,如今在家乡经营的农庄也是风生水起,煞是兴隆。闲暇时节,C君常邀我到农庄小坐,喝喝酒饮饮茶,话话家长里短。每一次来,每一次小聚,总让我想起孟浩然的《过故人庄》之诗:“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孟浩然的这首诗,简直就是给我和C君每次相会定做的,所不同的是,孟浩然与故人相见没有我和C君见面容易,见面的次数不说,我们如今是一个电话,召之即来,古人至少要有山童传书,不然,故人即使准备好“鸡黍”,孟浩然也难以受“邀”“至田家”。
  远处层峦叠翠的青山俊秀挺拔,逶迤连绵;近处花木枝繁叶茂,蓊蓊郁郁,生机盎然。穿过竹径,绕过果园,来到养着一群鸡鸭鹅的C君木屋,刚从河里捞出的几条鲫鱼正在池中撒欢,打开窗户的木屋里,主人花瓶里的野花正散发着阵阵幽香,茶桌上那盆幽兰,静雅清妙,在这样让人心神安然的环境里,茶品得有滋有味,酒饮得有品有位。
  如果说C君的农庄还有人为雕琢的痕迹,那杜甫笔下的《江村》和辛弃疾笔下的《清平乐·村居》,就是两幅农家田园自然风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夏天到了,需要扇子,商店里虽有卖,大家买得起,都是通过自己的一双手来让炎热的夏天变得凉爽起来。故而一看到成片的麦田里麦浪滚滚,就好像看到老天爷在给我们这样些村民送来凉爽的扇子了。
  麦收后,被打去麦子的麦秸,就会把一大捆一大捆地捆起来,小山样大捆的麦秸被长长的串担一串挑回家。
  晚上,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下,家里的妇女和小孩就在那儿忙着把麦秆最上段的麦秸用剪刀在节节前剪下,再剪去麦穗头。剪下的麦秸秆,一尺多长,被一小捆一小捆地捆起来,挂在通风处晾干,以防发霉。这些一根根如银针一样白的麦秸秆就是用来编麦秸扇的。
  编麦秸扇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编时要用两根细细的竹纤固定其宽度。扇辫子编长一段就小心地把那两根在辫子的竹纤拉上来一些。如此反复,直到把扇辫子编完,再把那竹纤去掉。打辫子的方法与女人梳头发辫一样,成人字形,编到竹纤处绕过竹纤回头。有用五根麦秸和七根麦秸编的,有的人为了好看,不怕麻烦要用到九根麦秸。麦秸用得越多根,其扇辫子就越精致和厚实。
  麦秸辫打长了就卷成一卷,中间留有一个小洞洞,从里面串一根麦秸或其线头,将其绑住,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并不特别喜欢荷花,它生活在水里,我奔跑在大地上,似乎并不相干。我更喜欢荷叶,叶上滚来滚去不断变换着形状的水珠特好玩;还喜欢莲蓬,喜欢香甜可口的莲子,会在心里暗暗祝愿荷花早日凋谢,只有花瓣渐渐落去,莲子才能饱满可食。
  我家门前有一荷塘,母亲每次蒸包子或馒头,就会令我去掐个荷叶回来。我每次总是细心地寻找大小适合看上去干净的荷叶,小心翼翼地掐下拿回家给母亲。母亲会剔去荷叶的梗,把圆圆的荷叶铺在笼屉里,碧绿的荷叶映衬着雪白的馒头包子,十分赏心悦目。现在想来,那时吃的馒头或者包子都带着荷叶的芬芳,可惜在当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几十年后想起,荷叶的清香越来越浓烈。
  夏天,我喜欢去荷塘边玩耍,看小鱼小虾在荷间悠闲地游荡。日头高照时,我们掐个荷叶反罩在头上,不管能否真的避暑,心中觉得格外凉爽;下雨时,也会掐个荷叶戴在头上,尽管衣服淋湿,但被荷叶保护的头发平安无事,觉得再大的雨又能奈我何?那时掐荷叶从来没有顾及到荷的感受,觉得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荷叶生来就是给人掐的,不然,最终也会老死在荷塘里,枯萎直至腐烂。满池荷叶,有风吹过时,便朝我们招手,仿佛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条条小巷,纵横交错,细细密密,静静地蛰伏在苏州阡陌状明清风格的古宅之间。苏州的园林让那么多的人流连忘返,然而对于在苏州生活了多年的我来说,印象最深的还是姑苏的小巷。
  当你在苏州的小巷里慢慢行走,你便会发现苏州的小巷浸染着城市沉积悠久的历史文化,它们有着如茉莉花一般清香、雅致的名字,比如百花巷、桃花坞之类。渐渐的便喜欢起在闲暇的日子里,沿着弯弯曲曲的寂静小巷随意游走,尽情游赏这古城小巷中沉寂的娴静与古朴之美。
  姑苏的小巷纵横交错,别具一格。有的幽深而绵延,有的依水而环绕,或曲径通幽,或与古桥相衔,直至在曲折蜿蜒中消失在重重叠叠灰色的宅子深处。沿着青石板铺就布满幽深青苔的小巷行走,鼻翼之间时不时可闻到淡雅的茉莉花香,令你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顿觉心旷神怡。白天的小巷有时出奇的宁静,静得可以听到鸟翅掠过的声音,间或也可听到寂静深处传来一两声旧货郎悠长的叫卖声。游人至此,顿觉如在闲庭信步,心境悠然而自得。
  每到黄昏时分,小巷便开始热闹起来。自行车铃声、孩子的欢笑声、人们相互招呼的声音、小贩的叫卖声……随处可闻,呈现出一种江南小城特有的浓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夏日的清晨,特别喜欢早早的起来,梳洗后,套上一身清爽的运动装,到小区的马路边去健身快走,此时路边开着各色鲜花,淡淡的青草味和花香扑面而来,大街上的人和来往的车渐渐增多,一些邻居也早早的牵着自家的狗狗,悠哉游哉地在小区的绿地上撒着欢,一些上早市上买菜的大爷大妈们此时也早早地拎着买回的新鲜又便宜的菜,兴高采烈的往家赶,爽朗的笑声不时穿过耳鼓,急匆匆上早班的邻居偶尔擦肩,乍一看有些人脸上还带着昨日的倦意。
  当然,这时候的早点摊也早早的营业了,吃早点的人们在门口的油条摊已经排了一条长队,淡淡的炸油条的油香不时钻进鼻孔,排队的人不时被油味呛得打着喷嚏。旁边的烧饼店也打开了门。堵在外边的人们一拥而上,他家的老豆腐做得甚是地道,烧饼有果仁、油盐、牛肉、猪肉和鸡肉馅,外酥里嫩,香酥可口。买牛肉面的店内也挤满了上班的人群。远远的闻到了清香的馒头香。原来是不远处摊位的摊主正将刚蒸好的馒头和花卷收进笸箩。旁边排着购买的队伍。那些赶早市回来的大爷大妈们排在队伍中,拎着一大袋的蔬菜。互相谈笑着。有的说,我儿子就爱吃他家的花卷,有的说我孙子不但爱吃他家花卷,隔壁家的老豆腐也爱吃,一会还得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沛芳随笔集《青山依旧在》读后

    中国,一个泱泱大国,不仅仅有着五千年的历史,也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所以,中国的历史是不能不去了解的,就犹如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国四大名著是不能不读的。但是,在当今浮躁的社会里,能真正静下心来读书的人毕竟很少,能够将四大名著潜心阅读好些遍,并将感知记录于心的,更是凤毛麟角。初春时节偶遇沛芳女士,送予我新近出版的《青山依旧在》一书,熟读三遍,感慨良久。
    细读全文,在每一篇文章里,作者先是截取名著原文中的一个段落,然后是原文出处,然后结合于现实生活,最后是自己的认知。这些文字,都是浑然天成的心声,最可贵之处在于,一些现实中的例子都是非常鲜活妥帖的,让读者读后,都能体味到名著给我们的现实生活带来的意义。这就是名著的魅力,而带给我们享受这种魅力的人,作者沛芳付出了很大的艰辛与努力。
    《西游记》是取材于民间流传的唐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在这一部书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猪八戒。八戒在西游记里就是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生于临淄农村。
    六十年代末期,我们一家七口人,挤在四间总共不到四十五平方米的土坯房中。由于家中住房紧张,父亲不得不向队长申请干饲养员,因为晚上可以住在那里,能够缓解家中住房的紧张。
    我的父母就像高晓声笔下的李顺大一样,每时每刻都忘不了造屋;每时每刻都在为他们的造屋计划做着精心的准备;手中的钱一旦攒到了十块,就舍不得花了,积攒起来;待攒够几十块钱之后,便存银行了。此外,他们一有空闲,便四处捡拾砖块,也甭管整的还是半头的,只要是有棱有角的便捡回家攒着。有乡亲劝他们,说盖房多半用土坯,砖块用得不多。可我的父母依旧我行我素,每日都在用实际行动,实施着自己心中的造屋计划。
    改革开放的春风拂面,村里有了副业,年底我们家分到了八百块钱。父亲决定盖房!他同母亲看好日子后,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翻拆房的大行动。
    他们在昼夜苦干的基础上,又发动起亲戚朋友出钱出力,从砖厂里拉来几车好砖,他们平时捡的那堆小山状的砖块,终于派上了用场!屈指算来,光砖就省下了几百块钱。那年头几百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我家住农村,家里很穷,住的是茅草屋,连饭都吃不饱。巴掌大的纸片,都会被母亲收集起来,整理成一摞,放在厕所当手纸;就连我们上学用过的课本,也在劫难逃。家里很难见到一张完整的纸,更别提书和书橱了。 
  1978年开始实行责任制,包产到户,当年我们家就有了分红。读过初中的二哥向母亲要了钱,跑到城里买回了第一本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拿着书,满脸幸福地告诉我:“好好保存,千万不要撕掉。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对二哥我是胆怯的。听他这么说,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书,不敢拿它上厕所。就这样,我们家有了第一本藏书。后来,二哥又买了两本书。他把书放进木盒子,然后把木盒子挂在墙上,从此我家就有了一个小书架。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离开了家乡,来到合肥进了工厂当学徒。渐渐地,我感觉自己所学的知识不够用了,让生活更加美好的唯一途径就是看书学习,于是第一次有了买书的冲动。我到书店买了一本关于汽车修理的书。看了书,掌握内容之后,感觉工作不再那么累了,轻松了许多,和师傅的关系也更和谐了。 
  我第一次发现,书籍真的能让人变得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节刚过,村子一下子就冷落下来。春天悄然而至,却让人找不到一点快感和暖意。
    一场轰轰烈烈的回乡潮像是进站的列车轰然而至,然后又悄然离去。过年喜庆的热烈丰盛酒席已经撤离,剩下只是村子上一片狼藉。东家闭牖,西家关门,一把锁就成了看家护院的使者,静静地守卫森森的住房。
    三月,一丝不挂的阳光不冷不热地围住了村庄,青瓦粉黛的深巷,几个老人不紧不慢一拨一拨地摊开往事,晒着家常。
    村庄虽然还是那座村庄,挑逗的情感已无法恢复从前的模样;只有那被严冰冰酷剪短的日子,在温柔的春风复苏中又被轮回的时光拉长。抚摸生活斑驳的老墙,拾起岁月的残骸,我们继续打捞昨天的梦想。
    挑开沉寂落寞的帷幔,不知不觉地一枝桃花伸出了墙外,妩媚的笑容勾起人们无限的向往。
    于是2019年3月31日这一天,我们怀揣着诗心,乘上双休日的“舰船”,在无为县昆山乡石门村马鞍山“登陆”,信步山岚旷野,索性探寻大自然的春天通道。
    高山藏仙阙,深水出蛟龙。一干人还没进入马鞍山就被山里人神奇的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