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演讲与口才无字仓颉
演讲与口才无字仓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207
  • 关注人气: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敬迎涛,笔名无字仓颉,《演讲与口才》杂志编辑,现居北京。小小说学会会员。2005年开始发表作品,文字散见于小说选刊、文学港、山东文学、北方文学、天津文学、当代人、小小说选刊、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齐鲁晚报、羊城晚报、北京晚报、短小说、天池、微型小说精品、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格言、特别关注、青年博览、故事会、新故事、故事林、百家故事等刊物,曾获“茅山杯”微型文学大赛一等奖、“新希望杯”短文学大赛二等奖、第四、五届全国微型小说(小小说)年度三等奖。

  无字仓颉向各位编辑、老师、文友问好!欢迎选稿、指正、交流!

     本博客原创文章著作权全部归无字仓颉(敬迎涛)所有,若使用请先行告知。联系方式:

箱:jingyingtao731@163.com

QQ:381145993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2016年《今古传奇故事版》1月下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有一个
2015年10月下
开篇故事
1.苦水玫瑰………………………………童树梅

中国好故事
2.  小丑鱼之恋………………………………童存云
3.  领导的规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作者·東瑞(香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电视剧编剧合同作者:许开祯
 

电视剧编剧合同

甲      方:
代      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小心的说
入围没点奖励哦

经过一个月严格、公正、细致的评选,由《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中国作家网联合举办的“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小心的说
入围没点奖励哦

 
□大家手笔    丑 兵                 莫 言(16)
              来自陌生人的赞美       铁 凝(19)

□爱海泛舟    速写本里的记忆密码     张提恒(5)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眼见得深秋了。

日短夜长,天气转凉,夹衣业已上身。大郎的货担,回来也显见得早了。自从随他来到这阳谷县,每日里只是关门闭户,侍弄些针黹女红,不似孀寡胜似孀寡。也罢,膏粱锦绣的日子,也是有过,若不是那张大户魑魅魍魉,痴心妄想,怎能下嫁与这大郎?想那张大户,绝非真爱,否则怎能将人往火坑里推?贪欲不成便加伤害,男人呵……可怜我双十年华,花苞一样的人物,竟落得金簪雪藏,生同槁木死灰一般。

这阳谷县,也并非太平之地,浮浪子弟闻风而至,想我潘金莲,前世也不知哪里修来的福,竟有这么好的男人缘(苦笑)!闲汉们每天堵着屋门,口里叫嚷“好一块羊肉,竟落在狗嘴里!”可怜那窝囊武大,脸上还陪着笑,哀求他们“承让承让”。他们都叫他“三寸丁谷树皮”,也不知哪个阴损口辣的起这外号,扎得人心疼又不由不叹服贴切。他没日子里只知侍弄炊饼,哪里识得风情?我虽不喜他,但见他终日受人奚落遭人欺负,面皮上过不去,心里也不落忍。我那可怜的男人呵!

也合该我命好。那日收帘,我失手将叉竿坠落,恰落在一个人头上。只是这一落,竟落出一段孽缘来。

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我被王婆唆使,以做衣之名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0 09:33)
标签:

杂谈

我是潘金莲

无字仓颉

眼见得深秋了。

日短夜长,天气转凉,夹衣业已上身。大郎的货担,回来也显见得早了。自从随他来到这阳谷县,每日里只是关门闭户,侍弄些针黹女红,不似孀寡胜似孀寡。也罢,膏粱锦绣的日子,也是有过,若不是那张大户魑魅魍魉,痴心妄想,怎能下嫁与这大郎?想那张大户,绝非真爱,否则怎能将人往火坑里推?贪欲不成便加伤害,男人呵……可怜我双十年华,花苞一样的人物,竟落得金簪雪藏,生同槁木死灰一般。

这阳谷县,也并非太平之地,浮浪子弟闻风而至,想我潘金莲,前世也不知哪里修来的福,竟有这么好的男人缘(苦笑)!闲汉们每天堵着屋门,口里叫嚷“好一块羊肉,竟落在狗嘴里!”可怜那窝囊武大,脸上还陪着笑,哀求他们“承让承让”。他们都叫他“三寸丁谷树皮”,也不知哪个阴损口辣的起这外号,扎得人心疼又不由不叹服贴切。他没日子里只知侍弄炊饼,哪里识得风情?我虽不喜他,但见他终日受人奚落遭人欺负,面皮上过不去,心里也不落忍。我那可怜的男人呵!

也合该我命好。

那一日黄昏,我正在关窗,刚将支竿取下,突然一只蜂飞来,心一慌,手一抖,支竿从手中滑落。巧的是,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无字仓颉

如果要全厂投票选厂花, 我想T定会以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当选。
她的确长得太精致了些。
眼睛不大,但却使许多明眸美女的大眼显得夸张失当。
瓜子脸,却没有一般瓜子上端显得过小的额,当然也不是范冰冰那样古怪的陀螺脸。总之很顺眼。
皮肤是标准的白里透红,没有病态的苍白和酡红。
真真的杏目桃腮。通体干净, 清爽。
脸上总是浅浅的笑,很有分寸。也许有些近视的缘故,看人有时会眯起眼,不知情者会有受到蔑视的感觉。这倒为她平添了几分冷艳。
我们甚至没有说过话,一次也没有。
那时我是车间里一名普通的机械维修工,确切来说是钳工,就是当时社会上常用来比喻扒手的那种工种。说一个贼老练,会说是八级钳工(该行业最高的技术等级)。
而她在总经办(总经理办公室),用一句现在较时髦的说法就是:女神和屌丝。
这种情势下,我们没有过对话就很自然了。况且我是个脸皮薄的人。
我们就像两条并行的铁轨,永无交集。除非是事故。
我们是同年毕业(不同校)分配到一个厂的。我辗转换过好几个小单位,而她始终就在总经办。尽管她性格沉静,似不适合迎来送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浪微小说大赛#我的极品芳邻

□无字仓颉

讲我的故事,还得先从买房说起。他说。我递了一支烟给他。袅袅青烟中,他娓娓道来。
三十五岁那年,我买了一套房子。三室两厅,不多不少100平米。位置不错,繁华地段的一处幽深小区,闹中取静,不能再理想了。我联系好装修公司,准备向所里请几天假,好好装修一下。这一住还不得十年八载。刚想张口,所长却通知我代表单位参加一个“全国化工系统特种技术培训班”,时间很长,为时一个半月。想到刚到手的房子,我很踌躇。所长说了一句话让我打消了顾虑。所长说,马上要评高级职称,这种培训经历很重要,你考虑一下。我就不考虑了,选择了出差学习。
回家和老婆商量,她也很支持我外出学习。毕竟机会难得,何况评职称不是小事。她说一个人在家能招呼得来,实在不行把爸请来督阵。她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不是放心她而是放心岳父。就这样,我出发到无锡学习了。
在春光明媚的日子下江南,对我来说不啻于公费旅游。这是我早想专程游玩的地方之一。培训班规格不低,石化系统五十多家单位的相关人员参加了学习。当然,收费也不菲。报到时,我留意了一下花名册,发现竟有一位和我来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