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徐敬亚
徐敬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58
  • 关注人气:2,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2-27 22:47)
1982年宪法为何不在正文中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
本文摘自《炎黄春秋》2011年第8期,作者:高锴

世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但是,我国现行宪法(1982年宪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国家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是为什么呢?
有人说:“1982年宪法序言中多处写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足以证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宪法规定的”。笔者认为,这是对宪法的误读。
宪法序言是宪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主要讲述立法经过、历史背景、立法宗旨等,但它不是宪法正文,而是宪法的前言;是解释和说明宪法,引导人们去正确理解宪法,以利于宪法的维护和施行。宪法序言提出了国家的大政方针,但它不是宪法本文。
序言中有三处提到“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都是用的叙述性语言,讲述历史事实和展望未来,并不是法律规定。
为什么不在宪法正文中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当然不是文字的疏漏,而是老一辈共产党领导人和立法者深思熟虑的结果。
为了分析这个问题,有必要回忆一下1975年宪法,这部宪法是“文革”后期,左倾路线猖獗时制定的。它强调的是“无产阶级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人,你为什么要奔跑?

 

1995年8月21日上午九点左右,办理完出境手续,载着100多中国人驰向对岸的“黑河号”江轮,就不再是一艘普通的客轮。一群被限定了身份的人们,使这艘船成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符码。

船,区别于道路,它是一个脱离了整体的抛离物。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准诗”的时代已经来临

——《延河》名家访谈之一

□ 李 东


学术在生命意义上最本质的缘起是感动

李  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凤凰网:徐敬亚谈余秀华的诗

 

凤凰网:怎么看待余秀华的诗歌?

徐敬亚:这些年,诗在公众领域的身份,多数是被嘲弄对象,比如“梨花体”、“羊羔体”、“忠秧体”……偶尔引起讨论也是负面与否定,比如韩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分类: 媒体访谈

少做了几把桌椅就不是木匠了吗

——接受《南方都市报》谢湘南访谈

 

1、偷窥一座城市是很过瘾的事情

 

谢湘南:

徐老师,最近看到你在微信朋友圈发站在441米高的京基大厦上拍深圳的图片,当您俯看着这座城市的时候,您想到些什么?

 

徐敬亚:

哈微博泄露思想,微信泄露行踪。

我的确是一个愿意登高的人:北京、东京、巴黎、上海的塔们,总想站到任何一座城市的制高点看。我想,亲眼所见的愿望是人类一种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媒体访谈
有这样一个网站,有这样一个奖
——徐敬亚在中国好诗榜颁奖仪式上的讲话实录 
2014年6月29日,赤峰)
 
徐敬亚(组委会主任、中国诗歌流派网主编):
今天大家就要分别了,临走前说几句吧。我们终于煞有介事地完成了全部的会议内容,借这个伟大的空旷的会议一隅,匆忙地完成了这次使命。我相信所有的人,坐在下面的人都没有我感慨万千,我是最感慨万千的。我们这个奖呢,确实是在一个混乱的国家当中、众多混乱的奖项中又添了一个奖。大卫说的一点也不错。我比谁都知道。但是我们这个奖能让大卫这样的诗人感概万千,能让他绞尽脑汁地、恰如其分地找到了自康德到米斯特拉尔的三段名言,也足以说他对我们这个奖暗中的重视。同时呢,我最感动的是,其实这个是一个特别适合于感动的由头。就是刚才这个《植物人》。《植物人》的获奖,和《植物人》的演说都是罕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30 15:46)
标签:

情感

分类: 媒体访谈

徐敬亚:大诗人要充当先知

——在西木诗歌研讨会上的讲话

 

记录者注:开始没有录上音,大致意思是(用木匠的比喻引入,徐说,我们都是木匠,木匠夸木匠可不容易,但我们今天从各州各府不远千里来到凉州,坐在一起,共同鉴定、评论西木这个木匠的活儿,这本身是对诗人的一种敬意……我认为,西木的诗歌默默诉说着人生的苦难,他关注内心胜于关注整个世界,苍凉之中透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忧郁,这是大诗人的境界,是那种直击人生、悲天悯人的情怀。我就是要找与世俗对立的东西……

 

嗯,听到了一些声音,感到了西木创作的某些背景,它们和西木诗歌里面的精神相当的不一致,我心里感到特别不舒服,我们没有很好的理解这位诗人,包括他刚才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有限诗歌

徐敬亚诗:《罪人》

《罪人》写于1978年,原发于《这一代》创刊号(全国十四所高校联办)。1979年秋冬,创刊号尚未印完,便接查封通知。负责创刊的武汉大学朋友們将已印好部分紧急抢救出刊,残缺两个印张,而此诗恰在残缺的印张《不屈的星光》中。后来也没发表過。

 

当第一声喝问,匕首般投进人群

“罪人”——两个字,触命惊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7 20:59)
分类: 散文随笔

与公木谈话

今天《中国诗歌流派网》发文纪念公木老师,找出此文,纪念!也纪念我的母亲。

 

以八十八岁的高龄谢世,公木先生最后的消息传来,我没有更多的悲痛。

血红的落日,缓缓下沉,溅起星光,谁也无力托起它。只是它自己的最后辉煌,独自迎送着它自身白发苍然的默然转化。

 

而我的心中,一种突然的、巨大的遗憾,油然而生!――在他与我之间,仅仅局限于两个人交往的历史中,本应该出现的、最真诚的探讨、诘问、内省,由于我单方面的怯懦、晚熟和地理上的距离,永远失去了发生的机会。今后,我只有空读他的诗书,枉然凝望他的留容。我提出的全部质疑,只能再次无力地折射回到我自己的困惑。

作为热情的回答者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媒体访谈

对于高歌猛进者,我们永远是向后的力量

被忽略吧,那就是我们

 ——南鸥访谈:《徐敬亚——一个时代的“纵火者”》(之五 

 

南鸥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