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5-30 09:50)
标签:

季节

分类: 滚滚红尘
冰火两重天

锦儿

    今年的春夏奇特得很,忽冷忽热,今天薄羽绒都还感觉冷飕飕的,明天很可能穿条薄短裙都依旧嫌热。好好的一季春夏,本来不是该呈现“草长莺飞”的美好样貎吗?莫名其妙就不时被武断地过成了初秋或初冬。
    起初大家还苦笑着表示下费解和无奈,后来,干脆乐得随便了。
    这个就叫,习惯成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09:39)
标签:

生活

分类: 滚滚红尘
荒园

锦儿

    那天正起大风,我们好不容易架势拾掇经年不管的园子,就不想再有变故,管它风不风的,再大都决定顶风作案了。
    长期的日晒雨淋,园里的青石板已经明显风化,剥落起层脱离,石缝里,也长出了杂草,甚至,台阶的石缝里,长出了两棵小却粗壮的不同乔木来,异常坚韧,拔都拔不掉,最后只能粗暴砍断。
    池里的锦锂,一直没怎么见长,觑我过去,敏捷地闪开,完全不认主人,也难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09:37)
标签:

杂谈

分类: 滚滚红尘
匠人

锦儿

    美术的某些门类是很具工匠性的。譬如那天,我去六楼的研究生工作室打磨一整天,围裙口罩一起伺候,弄得灰头土脸,从整体看,也未见多大进展,反而弄得腰酸臂疼,怀疑长此以往是否会影响我娇嫩的肌肤?然后确定,是哪种人就适合哪种专业,投机和侥幸都不是最好的办法。
    像我这种人就更别多想了,油画才是最对口的专业。
    回想最近,自己干的事确实都够工匠的,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09:36)
分类: 滚滚红尘
长江边

锦儿

    4月22日午,多云,对岸就是黄桷坪。
    咱一行三人,其中有鑫。
    江水有些枯涸,河床上躺卧着大片的灰白色礁石。我们来到一处相对水深流急的江心尖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6 21:51)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滚滚红尘
岁月的痕迹

锦儿

    上周五春季运动会开幕式,跟着满满一操场的老师们做了整整两遍第九套广播体操,场面煞是壮观,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第二天竟然大腿酸痛得要命!广播体操而已也,可见这一双老胳膊老腿儿该有多缺乏锻炼!
    另看镜中,那一根根白发,一条条皱纹;且听,这不再如以往般清亮明晰的嗓音……
    还有,在单位,从被叫“学妹”到“同学”再到“老师”;在社会,从被叫“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16:29)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滚滚红尘

锦儿

    很敏锐地发现。
    今早上班,在发动引擎的当口,天正好亮了。
    傍晚回家锁好车门时,还差一点天黑。
    这样的季节,总算少了些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的艰辛感。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16:14)
标签:

分类: 滚滚红尘
海洋

锦儿

    桃花、李花、杏花、樱花、樱桃花、海棠花……一树树饱饱满满的,长得都很像,分不清谁是谁,只见她们你消我长,蓬蓬勃勃,万芳争艳,花潮汹涌时,绿叶也渐漫如海,整个世界虽然依旧阴霾着,但毕竟有了些焕然一新的欣喜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感慨

分类: 滚滚红尘
看看我们这些老师们

锦儿

    老师,难道不是最当以身作责的行为典范人吗?其实呢。
    看看单位的一元早餐和两元午晚正餐,供应是丰富的,除了各种饭面菜米线和小吃,还有水果和酸奶。可是每当,我看到泔水桶里飘浮的那一个个完整的馒头包子和水果,我就禁不住感到难受,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贪心地拿取,白白地丢弃?实际上每个人都不该如此,更何况身为老师的我们?假设领餐的形式不是自助的,比如需得样样都自己掏钱,大家还会这样吗?这提示了人怎样的本性?何况,就算个人物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3 11:47)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滚滚红尘
水墨浮云

锦儿

    灰淡的阴云几乎定格在2019的春天,挥之不去,然而,即便太阳总也躲闪着不肯露脸,依旧阻止不了季节的轮回。
    在这巨大的灰色背景下,千树万树的花开展得甚至比往年都好,成了这个时节的另一种光芒万丈的喜人阳光。校园里,我们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黄玉兰,淡淡雅雅,开了一树又一树。
    说句废话,春天毕竟就是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8 09:58)
标签:

生活

分类: 滚滚红尘
春夜喜雨

锦儿

    空气潮潮的,有些凉意。躲在鹅绒被窝里,只听窗外的春雨又细又密,一波一浪,似乎不会止息。
    春已到来多时,虽无阳光,但只要有雨,花朵们就决不怠慢,照例绽放,尽心尽责;而气温,也在悄无声息中缓缓拔高。
    限行的日子,本人第一个到达学院停车场,当时,天还未亮,路灯昏弱映照着一大个空坝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