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强
金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8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随笔
上蔡,这个诞生过秦丞相李斯的小地方,因100多亩麦苗被铲除而瞬间天下闻名,100多亩麦苗被铲除,没有什么大不了,而偏偏有好事者,把这里和总理的足迹联系在一起,总理并没有真正来过上蔡的田间地头,只是来过上蔡所属于的中原大地,可就是这个原因,也足以让上蔡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
  据说铲麦苗是为了建学校,是为了孩子,当然这只是某些人的说法,毕竟打着教育的旗号在这个国度什么事情都好办的多。据说是“三无”式征地(无公告、无协议、无补偿),对了,土地我们百姓只有使用权,没有拥有权,地是他们的,什么时候想拿走就随时可以拿走。“三无”也罢,“建校”也罢,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把刚刚拔节的麦苗铲掉?
  疯狂的时代只有疯狂和绝望,绝没有敬畏和底线。虽然“以农为本”看似有点过时,但决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肆意糟蹋,“民以食为天”,当辛勤的汗水浇灌不出收获时,那就只有无奈和悲哀了。一幢幢楼房已经夺去了多少良田,一条条高速已经占去了多少沃土,改善居住条件,改善交通设施,原本多美好的目标和追求已经在利益的道路上越走越偏。
  上蔡是不幸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上蔡是幸运的,它还能和总理联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5 14:14)
标签:

情感

分类: 生活随笔

    一条小河飘丝带,几亩竹林竞翠娆。这不是江南,可在我心中,她比过江南。当我第一次跟父亲去县城时,我知道那个封神的姜尚就出生在这里,当我会读书的时候,我知道庄子、管子、老子、曹操……都从这里发出他们平生的第一次哭声,那时我很自豪。

    也许是先贤吸走了这里太多的地气,也许是前圣掩盖了后世的光芒,这里开始平常了,平常得甚至被很多人很多地方鄙视,我曾经对她也是那样的失望,失望这里没有一座哪怕可以称作小丘的山,失望这里没有一点可以让全国人民记住她的地方,这里去掉人只有人,偶尔掀起点浪花,在世人面前露次脸依靠的往往是那不光彩的事。

    有些人有些地方失望了,你可以一辈子都不再接近她,但唯有她我越想远离却越想靠近,最后只能把她放在心里,好好的珍藏,这样以后才心安理得。几经波折,辗转岁月,我深深的明白,那里有我,我怎么能割舍掉自己?

    那里有我!有养育我的每一粒沙土,每一滴泉水,每一只麦穗;有丰富我的每一片树叶,每一句话语,每一个传说。那里有我!有我耄耋之龄的祖母,有我一生操劳的父母,有我努力拼搏的弟妹,有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随笔

“草木若有情,应当为之含悲;流水若有义,应当为之呜咽。”虽不是血雨腥风,也是惨不忍视。可几十个生命的陨落注定只能归为沉寂,它的价值仅仅就像一只蚂蚁跌入水中,只会出现一点点不仔细看就看不出的水纹,甚至连一丁点水花都溅不起。

漠视生命的社会只能是冷漠的,挽起袖子走到献血台前的队伍排得再长,慰问、祝福、道歉再多都无关这个事实。“我不要赔偿,只要真相”的嘶喊哪怕在上帝死亡的那一刻也不会等到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7 21:28)
标签:

教育

分类: 生活随笔

我不是大家,不会针砭时弊;更不是悲天悯人的大诗人,去忧国忧民。但我明白这个社会缺少理性和良知,大家都在资本盛宴前狂欢,人们都在繁荣表象前陶醉。很少有人愿意去深刻观察反省这个社会,很少有人还愿意将目光伸向那缺少阳光和温暖的地方。整个土壤如此,教育亦难堪重负,加在教育上不公的批评太多了,对教育太多的发难都忽视了整个风气,而把眼光聚焦在教育这一块病端之上。

再好的教育理论,再妙的教学创新,再多的训练,再大的努力……在时代背景下都显得那么苍白。当一掷千金成为惯常时,鬼都不会相信节俭这个美德。当一夜暴富的神话屡屡出现时,谁还会相信劳动的光荣。一夜醒来我们发现祖宗留下来的良训,在现实面前都已经成为虚假的命题。很多人说孩子教不好主要还是老师抱残守缺,不知变通,我不否认有这方面的原因,可他们没有发现,让已经被毒害的孩子去戒毒是多么困难的事。教育上附加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压得他步履维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6 20:31)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随笔
日子无声滑过,心却不能无波.

  最近有时很怀旧,想小时候光屁股在河里一泡就是个把小时,那时水清清的,那时伙伴的笑声甜甜的.那时连庄稼地里的玉米杆都那样甜,经常是咬了这颗换下颗.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河里那样多鱼,把一个小瓶子里面放些干馒头然后扔进水里,几分钟再拉上来,里面全是小鱼.

  我不知道每个人的中学时代是不是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可我怀念那段时光.菜虽两毛钱一份,可我吃的津津有味,那时最喜欢卖豆腐脑的过来,我总会奢侈的拿出五角钱来上一碗.每当看见课桌被同桌女同学擦的干干净净的时候,心里想哎呀我有个这样的姐姐就好了.那时的日子并不怎么忙碌,那时的每一点却都值得镌刻.

  想那时蜡烛熏眼也挑灯夜战的刻苦,想那时一杯水5分钱却几个人喝的乐趣,想那时半夜结伴看足球的疯狂,想那时风言风语的天真,想那时有个绰号叫"空集"的同学的睿智,想那时有个叫"Monkey'  同学的可爱.

……

  岁月无痕,轻轻滑落,  可它早已经在我心里种上记忆的种子,它不需茂盛,只需发芽和永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6 20:2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随笔
老弟让我写篇关于"兄弟"的文章,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写好,"兄"长也,"弟"幼也.我想兄弟最少应该指二个人吧!一个人总不能说自己是自己的兄弟.世界上看似简单的东西往往最复杂.我想兄弟应该属于这类吧!
  怀王面前刘邦和项羽结为了兄弟,可荥阳大战,项羽捉了刘邦的父亲,垓下之围刘邦逼死了项羽,也夺了他的天下.
  朱元璋一把火,烧死了跟随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弟兄,烧稳了他的皇帝宝座,也烧伤了天下很多有情谊之人的心.事实面前,让我们感叹兄弟感情原来如此的脆弱.
  有人说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玄武门外,秦王杀死了自己的兄长才有了唐太宗的登基.雍正用他的铁爪把手足之情撕的粉碎.王座下面是兄弟门泣血的尸骨.手足的残杀原来亦是如此的至惨至烈.
  三碗酒,三个人,桃园焚香祭天地.一口刀,一根矛,二只剑,三英敢把吕布战.一座山,一条河,草寇结义山来战.原来兄弟也可以生死相随,兄弟之情也可以天地昭然.
  到这忽然明白,与其说兄弟之间关系复杂,倒不如把这归结到人上来.复杂的不是兄弟感情,复杂的应该还是人吧.
  一句古话叫"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人大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6 20:2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教学论文

主攻一点又何妨

从事语文教学已经有些年景,却依然困惑不断,比如一节课下来,总是患得患失,老感觉少了点什么,甚至挖空心思,非要找上一点,待下节课补上去方心安理得。可是,自以为考虑周全的我并没有看见学生们表现出收获的喜悦。相反有些同学百无聊赖的样子让我知道补充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少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6 20: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教学论文

孩子,你们变了

                      ——近一年教学的片段反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1 17:39)
分类: 生活随笔

贾平凹说"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看来我不是真正的孤独者,因为我经常说自己孤独.
  毕淑敏说"命运是我们怯懦时的盾牌,当我们叫嚷命运不公最响的时候,正是我们预备逃避的前奏。命运像一只筐,我们把对自己的姑息、原谅、以及所有的延宕都一股脑地塞进去,然后蒙一块宿命的轻纱。我们背着它慢慢地向前走,心中有一份心安理得的坦然 ."
  看来我应该是个命运的逃避者.因为我常常抱怨上天不公.
  我们常说要自励,也就是自己勉励自己,毕淑敏却说"自鼓".自己为自己打鼓,在漫长夜行的旅程中,也许有人听到,也许会还我以鼓声,让人感受到被呼应的振奋.如果没有人听到,只有自己的鼓声在旷野中回荡,也可以藉此壮胆,娱乐着心情,让疾行的脚步不那么孤独.
  看来人生的大鼓最主要还是要靠自己去擂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