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翟继满分享主义
翟继满分享主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93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原创 2016-08-14 翟继满 大翟门

◇ 本文观点:翟继满,中国农业大学MBA中心副主任,著名组织管理专家,新华都商学院特聘教授,提出了人力价值管理(HVM)思想体系与员工关系(SPI)作用模型。

背景故事:“华为前员工魏延政事件”

8月8日,身患癌症的魏延政在与病魔对抗5年后撒手人寰,魏延政的妻子于8日晚间代他发朋友圈向大家道别。他的去世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还要从他与老东家「华为」的恩怨说起。魏延政毕业于北大计算机系,后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供职于英国电信研究院CTO office。根据他的博客文章,2006年他回国供职华为,在华为任职的6年左右,工作表现受到公司内部广泛认可与肯定,短短几年便快速升任18级管理岗位。在华为,这是一般员工在同样时间内无法企及的高度,也是绝大多数员工在整个职业生涯都达不到的层次。不幸的是,魏延政于2011年初查出身患癌症,之后华为通过商业保险一次性补偿了20万,随后与其解除劳动关系。 他在一篇博文中写道,将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恐怕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真实的情况往往是:即使你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和翔实的依据说话,还是会很难说服别人。甚至,你的所谓正解、说服力会强化对方所持的成见。

文/翟继满

背景

近期我参与多次关于劳动合同法修订的话题讨论,其中涉及到对劳动合同法的评价,比如“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导致用工僵化是铁饭碗”、“劳动合同法大大加重了企业用工成本而导致制造业关闭或外逃”等。

我的观点是,劳动合同法本身有其缺陷,比如过分强化书面合同(双倍工资)的法理缺陷,再比如关于劳务派遣员工的辞职权(劳合法第65条排除了第37条)的立法技术缺陷,—然而该法并没有涉及到劳动基准、劳动保护,仅仅是就“如何订立劳动合同”予以规范,谈不上加重了企业用工成本。企业成本增加更多地体现在土地、物流、税费、汇率以及出口补贴等财政政策上,其中跟劳动法相关的“社会保险费”畸高,与劳动合同法并无关系,那是社会保险法的范畴。

如果一定要找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用工最大的影响,那就是劳合法第七条纠正了之前劳动法关于“劳动关系以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为主要标志”的谬误,修正为“劳动关系产生的基本法律实施是用工”,再就是制度引导无固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在前面:这一篇小文是在2007年写的,针对董保华一系列关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就是铁饭碗”的言论而发。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六年,符合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形应该很多了——无论是连续签订次数,还是连续工作年数。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到底是不是那么可怕呢?到底有没有出现“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有没有哪一家企业被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折磨得痛不欲生呢?也许董保华教授本人已经忘却了自己的提法,有多少HR同行还能记得自己是不是被忽悠呢?)

        在劳动合同法立法过程以及实施过程中,关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是不是“铁饭碗”的争论一直是一个焦点所在。什么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什么是铁饭碗?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到底是不是“铁饭碗”?

什么是“铁饭碗”
        有点年岁的人都知道,“铁饭碗”那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特定产物,意思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只要一个人一旦与公有制企业建立了劳动关系,企业(实际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帕里什赢得了她每周14.5美元的法定最低工资,更重要的是,她争取到自己合法权益所带来的间接后果—最高法院不得不承认了政府有权保护劳工权益这一基本原则。帕里什案的这一判决帮助了那些强调维护最高法院独立的参议员,因为,这说明改组最高法院看来并没有像罗斯福所说的那样迫在眉睫。从这个意义上说,罗伯茨的立场转变恰恰维护了最高法院的独立地位。因此有人说“及时转变,拯救九人”。这样,罗斯福2月份提出的改组最高法院的法案被搁置一边。参议员们对宪法守护神的敬畏超过了对罗斯福的崇拜。后来的一位大法官颇为传神地总结了这次宪政冲突:“冲突的每一方都以自封的胜利者安慰自己:总统的政敌挫败了改组法院的法案,但总统却取得了法院改组的胜利。”

接着,在4月份全国劳工关系局诉琼斯和劳林钢铁厂一案中,罗伯茨再次和自由派法官站在了一起,最高法院以另一个5比4裁定《全国劳工关系法》合乎宪法。这一法律是新政立法中最激进的一项,有美国劳工运动的“大宪章”(the Magna Carta)之称。它赋予了在与州际贸易有关的工商业中工作的雇员组织工会的权利,并禁止雇主因为雇员参加工会活动而解雇他们。最高法院宣布,联邦政府不仅可以管理州际贸易,而且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宣称为美国人民实行“新政”的罗斯福政府,尽管像胡佛政府一样,也是垄断资产阶级代理人,但它对劳资关系与劳工运动的态度,是与胡佛政府不同的。比如,胡佛政府一直暗中反对并公开冷落反禁令法,〔3〕罗斯福却早在1930年任纽约州长时,就于是年4月9日带头批准了纽约州的反禁令法。1933年3月4日罗斯福就任总统后,他的政府实行的“新政”,更是改变了“新政”前旧的劳资关系,促进了美国的劳工运动。这是从《全国工业复兴法》的制订与实施开始的。此法是美国联邦政府制订的第一个适用于各行各业的、认可工人组织工会和集体谈判权利的立法。它还要求资方保证最低工资、最高工时与改善劳动条件。根据此法,资方不能干涉工人组织工会和行使集体谈判权,也不能以加入公司工会作为雇佣条件。这就使“新政”前资方那种运用各种手段遏制工会运动的行为,违反联邦法律。

《全国工业复兴法》得到工人群众的热烈响应。如齐格尔所说,“尽管〔根据该法建立的〕国家复兴管理局无疑是倾向企业界的,但它的建立给千千万万工人带来希望;工业复兴法第7条第1款〔4〕答应给予工人的保护,也刺激了工会的组织活动。”〔5〕

借助全国工业复兴法积极进行工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案情梗概

美国罗斯福新政时期,华盛顿州的《妇女最低工资法》以保护妇女和未成年人免受在有损健康与道义的工作条件下从事工作为目的,将州内任何行业雇佣妇女和未成年人在有损健康和道义的工作条件从事工作的行为,包括以不足维持生计的低工资雇佣妇女从事工作的行为,均规定为违法,并确立了妇女和未成年人最低工资以及劳动条件的基本标准,甚至还规定成立作为裁定上述工资和工作条件是否适当的机关“产业福利委员会”(Industrial Welfare Commission)以及有关的裁定程序。

本案的当事人帕里什(Parrish)是一家名为西岸宾馆(West Coast Hotel)的一名妇女顾员,因为实际所得的工资低于上述法律所规定的有关标准,[1]遂向州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顾主补回差额,但遭法院驳回,便进而提起上诉。州最高法院否定了西岸宾馆一方所提出的有关华盛顿州《妇女最低工资法》构成违宪的主张,裁定该法律合宪,并接纳了帕里什的请求。西岸宾馆一方对此不服,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其辩护人引用了1923年艾德金斯诉哥伦比亚区儿童医院一案的判例,[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05年的洛克纳(Joseph L.ochner)诉纽约案是霍姆斯(美国宪政历程上“伟大的异议者”)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面对的第一桩重要的劳工权益案。

当时,经过工人阶级的艰苦斗争,纽约州终于通过一项法律,禁止面包房老板让雇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一个叫洛克纳的老板第二次违反这一法律时,法院对他处以50美元的罚金。洛克纳不服,最终把这个案件上诉到了最高法院。

洛克纳的辩护律师声称:纽约州的这项立法偏袒工人,损害老板,因此违反了宪法修正案第14条中“平等保护条款”;而且,宪法第5条修正案也禁止各州不经过正当法律程序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权,而“程序”就是为了保护个人权利而建立的,因此,这一带有偏向的立法剥夺了洛克纳与其工人们签定契约的自由,因而也就等于剥夺了洛克纳处置其财产的权利。

实际上,美国宪法原文中并没有把契约自由看作是公众自由的一部份。但原告律师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其奥秘就在于,19世纪最后20多年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镀金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弱肉强食,资本权力几乎决定了一切。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强调,宪法第9条修正案的含义是除宪法明确的权利之外,人民还享有其他权利,这些权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05年的洛克纳(Joseph L.ochner)诉纽约案是霍姆斯(美国宪政历程上“伟大的异议者”)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面对的第一桩重要的劳工权益案。

当时,经过工人阶级的艰苦斗争,纽约州终于通过一项法律,禁止面包房老板让雇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一个叫洛克纳的老板第二次违反这一法律时,法院对他处以50美元的罚金。洛克纳不服,最终把这个案件上诉到了最高法院。

洛克纳的辩护律师声称:纽约州的这项立法偏袒工人,损害老板,因此违反了宪法修正案第14条中“平等保护条款”;而且,宪法第5条修正案也禁止各州不经过正当法律程序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权,而“程序”就是为了保护个人权利而建立的,因此,这一带有偏向的立法剥夺了洛克纳与其工人们签定契约的自由,因而也就等于剥夺了洛克纳处置其财产的权利。

实际上,美国宪法原文中并没有把契约自由看作是公众自由的一部份。但原告律师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其奥秘就在于,19世纪最后20多年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镀金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弱肉强食,资本权力几乎决定了一切。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强调,宪法第9条修正案的含义是除宪法明确的权利之外,人民还享有其他权利,这些权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08年1月15日,当布兰代斯走上最高法院,在马勒诉俄勒冈州案(Muller v.Oregon)中为可怜的女工捍卫《俄勒冈最低工时法》时,霍姆斯看到了希望。

布兰代斯是位充满正义感和同情心的大律师。他出生在肯塔基州一个犹太移民家庭,父母来自欧洲的波希米亚。1873-1875年,他随父母在欧洲游历三年,并在德国读了三年大学预科。回国后,年仅18岁的布兰代斯被哈佛大学法学院破格录取。1877年毕业时,他获得了法学院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1878年布兰代斯成为律师。丰富的社会科学知识使他对现代工商业的运作和规范了如指掌,就连那些商界客户都自叹不如,因此,他不久就成为全美最成功的辩护律师,尤为擅长打经济官司。这给他带来了滚滚财源,当时律师的年收人一般在5,000美元,而他却达到了5万美元。

财富使布兰代斯过上舒适的生活,但他并不以此为满足,而有着更高的精神追求。19世纪末到20世纪最初的20年,面对工业化进程中的种种腐败现象,美国出现了一场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改良运动,史称进步运动。布兰代斯也积极投身到反腐败的斗争中,努力争取社会正义。他是美国最早一批出于公心(Probono)义务为民众打官司的律师之一,被当时的同行视为“有毛病的傻帽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05年的洛克纳(Joseph L.ochner)诉纽约案是霍姆斯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面对的第一桩重要的劳工权益案。

当时,经过工人阶级的艰苦斗争,纽约州终于通过一项法律,禁止面包房老板让雇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一个叫洛克纳的老板第二次违反这一法律时,法院对他处以50美元的罚金。洛克纳不服,最终把这个案件上诉到了最高法院。

洛克纳的辩护律师声称:纽约州的这项立法偏袒工人,损害老板,因此违反了宪法修正案第14条中“平等保护条款”;而且,宪法第5条修正案也禁止各州不经过正当法律程序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权,而“程序”就是为了保护个人权利而建立的,因此,这一带有偏向的立法剥夺了洛克纳与其工人们签定契约的自由,因而也就等于剥夺了洛克纳处置其财产的权利。

实际上,美国宪法原文中并没有把契约自由看作是公众自由的一部份。但原告律师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其奥秘就在于,19世纪最后20多年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镀金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弱肉强食,资本权力几乎决定了一切。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强调,宪法第9条修正案的含义是除宪法明确的权利之外,人民还享有其他权利,这些权利同样为第14条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