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秋
梦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8,419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4-23 22:26)

第一艘国产航母海试指日可待。一艘军舰的建造和服役,大体要经过舰体建造、舾装和海试才能够交付部队。那么,一艘航母的海试具体包括哪些过程呢?可以用英国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简单做个比较。

2014年朴茨茅斯船厂里的两艘英国航母。右边是正在建造中的“伊丽莎白女王”号。左边是退役航母“卓越”号。后者被卖给土耳其公司拆解,大名鼎鼎的皇家海军已经过了几年没有航母可用的日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6 18:27)

拜@Yangguang所赐,想起了往事。若干年前,成都飞机公司研制的歼-20战斗机首飞前的几天,试飞机场外的每一棵可以爬上去的树,都有至少一个军迷蹲守在上面,用高倍望远镜使劲朝机场里窥视。从那段时间开始,军迷们赢得了一个外号,“爬墙党”。

 

孟秋在此表示不服。要论爬墙党的祖宗,本人自然是“朕皇考曰伯庸”,比他们早太多了。很多年前我就偷偷跟随在塔山守备英雄团里服役的舅舅潜入兵营了,不但利用自己的正太形象从放哨的兵哥哥那里骗来了最新装备的八一杠步枪玩了个痛快(当然是只能打打空枪),还把驻军的坦克装甲车大炮全部摸了一道。可恨当年胶片照相机还没有普及到一家一部,未能留下证据,否则爬墙党今天非得把本人供起来烧香膜拜不可。

 

话说当年军备废弛,部队纪律懈怠,非但陆军营地机会多多,就连空军机场也混乱得不遑多让。当老师那一年,孟秋对驻军机场兴趣浓厚,连拐带骗带了几个学生一起去看战斗机起降。带学生时长了个心眼,俺找了俩个条顺盘靓、对军人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小姑娘一块去。果然,男女学生们在机场外对飞机指指点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完成于12月14日。因为换东家的原因没有发出来。今天美国的SpaceX 猎鹰9号火箭一次把10颗铱星送入近地轨道,本人于是凑个热闹,把它发到博客上,以资纪念。

随着12月11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阿尔及利亚通讯卫星一号(阿星一号)进入地球同步转移轨道,中国航天工业在2017年的国际商业卫星发射任务正式结束。

本年度中国总共进行了四次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另外三次分别发射了委内瑞拉、阿根廷和荷兰的两颗遥感卫星和一颗纳米试验卫星,均位于近地轨道

阿星一号是由中国制造,为阿尔及利亚发射的第一颗卫星。它的发射是是中国长征系列火箭第57次商业发射,也是今年最具商业价值的一次发射。

美国独占市场份额四成以上

至本文截稿时为止(2017年12月14日),今年全球总共实现32次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分别由美国(10次)俄罗斯(9次)、欧洲航天局(7次)、中国和印度(2次)承揽。

2016年,全球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市场总利润达到55亿美元,其中美国获得的利润达到22亿美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0天,这个并不漫长的写作季过去了,全部字数在5万字左右,覆盖乱七八糟的一些话题,主要集中在我作为记者的工作领域,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点滴故事,还有,这个月所见证的各种生命的消逝:科尔,唐杰忠,章莹颖案,中国姐妹日本失踪案,杭州保姆纵火案,茂县滑坡中的不幸者,南方洪灾中的罹难者,以及前天的you-know-who-must-not-be-named

 

这一个月里,还出现了极为少见的国球“苟不理”事件,见证了局域网日渐强大的生命力。

 

还有不咸不淡的G20峰会,中印在洞朗的对峙,“胖五”发射失败,油价的起起落落,以及很多。

 

这一个月,约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北京沉浸在难以忍受的潮湿和炎热中。

 

这一个月,我在本单位发了十一篇稿件,但还是被认为远远不够。

 

这不是工作量不够,而是不够覆盖很多领域,不够覆盖人们的喜怒哀乐,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刚完成了一篇稿子,发了一会儿呆,想想今天该写一些什么,却想不出来。脑袋里存着的是A站,B站,各种敏感词,《动物农庄》,还有变成人的猪,等等,有点乱。

 

天气酷热,37度高温,湿度在60-70上下。即使开了空调,脑袋也晕乎乎的。下午时分老朋友给寄来了一箱速食的桂林米粉,晚饭就靠它了。

 

但是脑袋里念头还是很多,纷繁杂乱。

 

很难想起什么时候心里很干净啥事儿都不落了。记得刚来北京那一年,全京城没有几个熟人,也没有微信骚扰,MSN上才几十号联系人,到了周末时,拣一本书翻看就过了一天。当时跑去地坛书市还挺开心的。哈,居然有这么多有趣的书而且这么便宜,然后就拎了一大包书回来。

 

那种生活方式是好是坏呢?我不知道,毕竟那时候租房子住着,想法也比较单纯,就是干活,玩乐,也没想过是不是要留在这座城市。外地朋友过来了,就一起到市中心某个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了京城工作后,城大居不易,压力特别大,到了周末必须外出舒缓,由此认识了一群户外的朋友,隔一两个周末就外出登山一次。刚开始只是去香山溜达溜达,后来级别越来越高,差不多成了半休闲半探险,由此也知道一些户外的道道了。

 

在北京户外,一般始于三月份,五月份北京郊区大部解除森林防火警戒,正式拉开户外大幕。这个热度直接延续到十月份,大部分山区再度进入森林防火警戒状态。但是在严冬期间,还是有一些驴友会爬冰卧雪,继续在一些山区里转悠。在我个人看来,户外时节最好的时候是春天和秋天,曾经见过春天的长城上桃花漫天飞舞,也感受过秋天燕山山脉色彩斑斓的壮美。至于夏天嘛,2011723日,在闷热潮湿的空气中重装上了京郊百花山,在海拔1991米山顶扎营,是夜狂风暴雨,鸡鸣如晦。清晨还没睡醒,就听见隔壁帐篷里传来7·23特大高铁事故的消息,是以对此次扎营印象深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大学时年级辅导员去世两周年的日子。不过那时候我这个系列就要停了,今天得空,就写写他吧。

 

我念书是在南方的大学。在90年代的时候大学里的北方人不算多,辅导员却是其中一个。他说着标准的普通话,声音洪亮,浓眉大眼,中等身材,很结实。后来他自我介绍说他曾经在黑龙江插过队,成了“老三届”,考上了我的那所大学体育专业,毕业留校后一直从事行政工作。当到我的辅导员时,他还是我那个系的党总支副书记,级别上来说是副处。

 

说起来对当时怎么见他的第一面没有什么印象了。他变成一片片记忆的碎片留在脑袋里。第一片碎片就是元旦的晚上他逐个宿舍地问“新年好”。轮到我们宿舍的时候,我们大门紧闭,正在集体追打一只倒霉的老鼠,对他敲门的反应就是“等一下我们马上好”。结果他等不住了,在门外说了一声“新年好”就要到下一家去。无奈之下我们开门,老鼠吱溜一下窜出来,被他一脚踩死了。

 

这让我想到了他出身体育专业,虽然个大底盘低但反应机敏。辅导员可以用左右手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这几天美国那疙瘩的中国留学生失踪案接连进入了逮捕和审讯过程。想起了在国外的一个安全命题:如何保证自身安全?

 

如何保证自身安全?这个对在新西兰的人来说至少是个曾经的伪命题。这个国家很安全,安全到当年我在惠灵顿念书的时候,常常凌晨从图书馆徒步回到公寓都没有人跟你说话。除了过路的几辆汽车,那座城市绝大部分地区到了夜里都看不见什么人,只有大风吹动树影,让我这个在刚刚学校电脑上看完横沟正史侦探小说的人容易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闻写作是一种戴着镣铐跳舞的运动。所谓戴着镣铐,除了从前说过要作品要符合媒体风格之外,还有别的因素制约。例如,写作时引用的信息增删和引用,如何展开相关的逻辑使之自洽,以及自身常识都非常重要。这些都是新闻报道的结构性因素。以前有一种“新新闻”概念,把报道当作故事来写。这样写固然好看,但是一旦走火入魔,新闻就成了小说,违背了它本身存在的意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有人不会变化。外形上、心理上都是如此,只是你预测不到这种变化有多大。当年念大学时本年纪第一帅哥,在毕业十几年后再见到,已经俨然长成了大号胖版的蜡笔小新。风流倜傥的年级长,后来留校官至学院副院长,再见时一头浓密的黑发已随风而逝;美丽的女同学做起了传销,避之惟恐不及。孙燕姿唱道“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这个只能说是个案。在《北京遇上西雅图》,汤唯离开吴秀波几年后又在纽约帝国大厦偶遇,真是凡人不能享受的奢侈。

 

大多数时候,重逢或者邂逅多少有点尴尬。

 

翔子在高中时是我的同桌。后来我毕业跑到一所学校里教书,赫然发现学校的校医正是翔子他老妈,当时觉得就是个意外。再过一两年,我跑到别处混日子,渐渐不再联系。十多年就这么过去。去年在上海浦东机场准备飞北京,因天气原因延误,还改了登机口。我郁闷地在新改的登机口晃荡,迎头就意外地撞上了翔子,他也因为飞成都航班延误改了登机口。当时两人对视一愣,就感觉好像这个世界有一缕奇怪的丝线,把人给串在一起,让我们哈哈大笑。几个小时后,我们各自在相隔千里的两座城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