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曲静
曲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01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这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眈眈相向

一种力量自灵魂深处积聚

光速般刺向对方

凛然逼退的,是懦

碎屑样散入界外

 

奔跑的过程

在这里简洁为造型

生存空间里

每一个生命都是一道风景

天地为家我命在我

那深邃的凝重的隐忍的一瞥

那野性的怆然的昂扬的一瞥

那坚定的固执的决绝的一瞥……

 

如潮的心音槌击大地

林海雪原深处

蛰伏着腾越的激情

干净的画面找不到远遁的背影

勃勃英气

搏着死抑或生

 

禁不住血脉贲张

唤生命潜能

对无垠大野瀚海长风

侧耳聆听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大厂流年》是一部以大厂为帷幕的青春剧目,以20世纪80年代的青工生活推动剧情。有令人窒息的真实和残酷,有阳光灿烂,有青春惶惑,也有粗粝的质感。没有故事的精彩片断,却有故事的百转千回。作者以细致的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6 22:1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关于新书《大厂流年》接受媒体采访

 

介绍语:中国作协会员,作家、江城日报资深编辑 ——曲静。

 

 

问:为什么写这部散文集?什么让你有这种创作冲动?怎么把笔触定位在了“大厂”这样一个地方?

 

答:2010年我出了自己的第一本书,事隔4年又出了这本新书,两本都是散文集,不同的是这本的体例更加统一,选文编排也有所用心,且文与文间更加呼应……这都是对出第一本书时经验不足的修正。

尽管第一本书《静水流深》也给我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比如让我获得了省文学奖,还因此加入了中国作协,但毕竟是初次运作,里边留有太多的遗憾,所以出第二本集子《大厂流年》,我倒是有的放矢地做了改观,现在看,这个努力达到了。

去年八月参加省作协的八代会,受了太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真正的喜欢,这一季追看的注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好兆头,居然又诗了……

 

《诗歌月刊·下半月》2014年第9期目录(入选作者留地址,邮递样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8-11 15:39)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13 12:55)

    这也叫功德圆满了呗,真的很高兴,相当于晋了一级职称。

    刚刚得到消息,还是从外省的一个小兄弟处,如此辗转。

   上作协网看了下,消息得到证实。

  

 

   今年或许能有两本书面世,《大厂流年》和《戛然而止》。甭管怎么说,这是一个让自己振奋的产量。

   很久没这么勤奋了。

   希望继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写在前面

 

一直忙碌,有意义没意义的,总在进行中滑行,时快时慢的,可终有腻味的时候,就盼着有个休止符出现,让动作定格,让身心懈怠,让自己舒服地摊开,软泥一样巴在大地上,被阳光和绿荫覆盖。

前行是一种不得已的运动,固然有为稻梁谋的现实打算,再有就是惯性驱使了,或者说裹挟。就像是走在行军的队伍里,人是不太清醒的,脚是机械迈动的,似睡非睡间,一程又一程的路途踩在脚下。这时候要是有忽然的一记重槌击下,猛一激灵后肯定还魂一些,不再行尸走肉。

期待戛然而止。

反思一下回顾一下整理一下也放弃一下。

这是于状态而言。独属于个人的感觉和感受。

还有就是对一些联系,所能进行的切割。没人能免俗到真正地特立独行,与人产生这样那样的关系就顺理成章,可能这也需要像侍弄花草一样不时修剪,以免疯长成不可控状。依然看好戛然而止。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20 16:10)

水壶

 

红泥小火炉上肯定得有把水壶,噗哧噗哧地冒着白汽,氤氲着围炉而座的一干闲人。绿蚁新醅酒温温的,红泥小火炉热热的。喝毕后人的心暖暖的,微醺着。杯盏零乱,人影歪斜,黄昏已至,雪在飘零,意兴阑珊的诸位,茶来——

不对,意念中的场景应该更粗糙些:一个铁皮炉子竖着薄铁皮烟囱,一把白铁皮大水壶坐在炉上,年久了看不出原色的那种,煤火很旺,炉膛通红,壶嘴悠长地吐着白汽,壶盖即将扑腾。煤灰细密地撒在房中的一应物件上,老棉袄是必不可少的,围炉人呵着白汽(又是白汽)袖着手,等待着,一把把的大搪瓷缸子开口候着——

水壶是很家常的一个器皿,比锅灶的分量稍微轻点但又绝不是可有可无,它在中国的家庭里稳稳地盘踞千年也不厌倦,人们不怕烫嘴,沸点正好,少一度都不行,然后就着旺火一杯杯咕嘟。喉结滚动,杯底反扣在脸上,喝得那叫一个恣肆,过瘾。或变个招子,切换场景,长衫长袖长指甲,酒后新醉,情致乍起,小口呷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