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秦可卿

《长生殿》

《红楼梦》

土默热

戴不凡

 前言:本文在首届土默热红学论文评选中荣获金奖,奖励笔者奖金几千元、奖杯一座、证书一份。本文在《土默热红学研究辑刊(第一辑)》上全文刊登,笔者非常自豪。本人为什么要在这儿高调宣示?盖因有人会不屑一顾,或阴阳怪气,自以为是,讽谤杭州市有关方面出钱打经济牌。请勿将世人看作与你一样弱智,俗话怎么说来着?以小人之心......人家的钱也不是大水冲来的,人家也是有几十年的文化积淀的学者专家,你要开口之前最好将《红楼梦》再读五遍,说点有水平的话,可以挑刺,本人欢迎,但切勿轻言类似曹学及其探佚索隐者的陈词滥调,以免羞辱了自己。 

开头语:本文是对土默热红学与戴不凡论红有关秦可卿故事考证的交集、互证、汇总的考评,得出的结论至关重要,所以有点长。凡是有一定知识积累、头脑冷静、思维灵敏、条理清晰、实事求是、温文尔雅的人请耐心阅读,反之,请勿胡搅蛮缠,不懂装懂,以免弄伤了你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吴恩裕

《考稗小记》

东皋

红楼

敦诚

较其他领域,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红学研究者有个奇葩现象:诸多研究人员平生所学并非文学专业(比如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抑或历史系),但不少人成了红学专家、大师,比如台湾红学家赵冈,其专业是学经济的;还有如雷贯耳的已故曹学专家吴恩裕,是政治系、法律系教授,一天也没学过古代文学,竟都成了红学权威级人物了。这些人的所谓学术成果是有理由打问号的。至于那些红学领域小混混学非所长就更多了,什么数理教师、会计都来轧一脚。诚然,学术无禁区,谁都可以参与,关键是你研究的成果要遵循客观规律、揭示真象、符合事实,而不是博眼球、信口开河、图一鸣惊人。更不能颠倒黑白、胡搅蛮缠、沉缅于攻击他人。这与学术无关,与人品有干系。
吴恩裕生前撰有多部曹学专著,可以说是研究曹雪芹的权威性人物了。但其写再多的书、下再多的结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学

伪学术

遗传论

《春柳堂诗稿》

《曹雪芹身世揭秘》

说明:本文已于今晨8:30在“今日头条”首发,11小时内阅读量达1万8,留言者全都支持本人观点。

众所周知,所谓红学,实际上就是“曹学”,这是红学界长期以来实行一花独放、一家孤鸣的结果。谓予不信,大家可以翻阅红学会把持的《红楼梦学刊》何曾正面发表过对《红楼梦》作者提出质疑的文章?红楼梦学会又何曾真正接纳过对“曹学”持反对观点的人入会?近百年来,凡论及红学,必把“曹雪芹”及曹氏家族拉来说事,若不谈曹氏 ,似乎就没资格评论红学。这已是主流红学界的常态,有渐渐演变成宇宙真理的趋势,只要红学会的大佬们想使劲这么干,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但是,“曹学”发展到今天,红学的核心问题、主要谜团解决了吗?一样也没有。“曹学”研究充斥了天才论和遗传论,而这两种论调恰恰是学术领域最忌讳的东西,却在红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马湘兰

王朝云

奇优名倡

双重标准

六桥

分类: 公开发表
   湘兰,即马湘兰,南京人,明末清初著名的“秦淮八艳”之一,本名守贞,尤擅画兰竹,故以“湘兰”著称。曹寅曾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共72句,并选刻于其诗集《楝亭集》里,其赞誉频率和欣赏程度可见一斑。从记载来看,马湘兰也是曹寅唯一与女伎有关的人物,且刊刻于诗集内,曹家子孙不可能不知道。
朝云,即王朝云,杭州人,初为西湖歌舞班名伎,后被苏东坡纳为侍妾。在苏贬谪落泊之时始终相随,并为苏生一子。但在苏东坡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住惠州)时身染瘟疫,不久去世,葬于惠州西湖栖禅寺松林里,时年34岁。东坡感朝云深情,为她写有《朝云墓志铭》、《惠州荐朝云疏》、《西江月·梅花》、《雨中花慢》、《题栖禅院》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废太子

耶律雄奴

犬戎

献俘

鞑虏

   《红楼梦》著作权人除了主流红学力捧的曹雪芹外,还有一种较为奇葩的主张,即认为作者是某位废太子或清宫某失意皇室后人。本小文专为这两种主张而作,短小精干,但很能说明问题。
请翻之《红楼梦》第六十三回,贾宝玉给芳官起外号“耶律雄奴”,并有一段此外号的名词解释,全文如下:

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即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挽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集体装睡

明珠家事说

张侯家事说

康熙朝政治状态说

清世祖与董鄂妃故事说

《红楼梦》是本现实题材小说,作者也在书中再三强调是亲历亲闻之事,这是红学共识、常识吧?所谓现实题材,即指当下人写当下事,不可能指远至五、六十年前或更远作者根本没经历过的事吧?可是,在红学领域,上至文学大师、教授,下至大专院校学生、普通爱好者,在这个问题上都集体装睡(学生、普通读者大多都受习惯思维和书本影响),明明是一目了然的事,大家都装糊涂。抛去作者是哪个时期的人,《红楼梦》无论是从时代背景还是故事内容,反映的都是顺康时期的社会百态,可是因为红学家认定作者是乾隆时期的曹雪芹,便硬生生、强词夺理地将红楼背景置于乾隆时代,以致于歪打歪撞,胡弄胡解红楼意蕴。时代背景弄错了,红楼的所有价值都会偏离,就象后人将中国五、六十年前的动乱年代当成今天改革开放的时代,不是南辕北辙吗?
红楼故事从它诞生起,从来就没什么人把它当成乾隆故事来讲,大家可以看事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十二支曲》

不负自创北曲

大老

《不下带编·巾箱说》

《长生殿》

   众所周知,《红楼梦》第五回是全书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回目,它不但揭示了书中主要女子的命运归宿,同时也透露出作者本人的重要信息:作者不仅仅诗文娴熟,还是写戏高手,不然《红楼十二支曲》无法完成,脂批更是指出:作者“不负自创北曲”。警幻亦解释道:“此曲不比尘世中所填传奇之曲,必有生、旦、净、末之则,又有南、北九宫之限。”这里的“传奇”不是指小说,特指南曲,也叫戏文,明清间称传奇。
毫无疑问,文本和脂批信息告诉我们,作者会写戏,而且“自创北曲”。北曲指杂剧,作者南、北曲通吃,都会。如果作者是曹雪芹,时至今日,我们没有从任何档案、史料中发现过一丝曹雪芹与戏曲创作有关的线索,红学家们只能从他的“爷爷”曹寅身上找源头,用爷爷会写戏来印证孙子也会写戏。曹寅死于1712年,红学家推崇的曹雪芹生于1715年,也就是说“爷爷”死后三年孙子才出生。1728年,曹家被抄家遣返北京,其时曹雪芹13岁,我们不知这十三年间曹雪芹身上遗传了“爷爷”多少戏曲因子,至少他不会写过南、北曲本子吧?到了京城,生活更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祭田

秦可卿

《朱子家礼》

《大明律》

袭爵

分类: 公开发表
秦可卿,在红楼十二钗里是仅次于钗黛凤的人物。她在临死前曾托梦给凤姐,对贾氏家族的命运有过一次重要的交代,是《红楼梦》整部书中对贾府结局的一次提前安排,也就是说她已经预估到了贾家的结局,提出了一个可以挽救后代赖以生存、不致消亡的方案,不可谓不重要,它的核心词就是“祭田”。书中十三回开首写凤姐睡去入梦,秦氏从外走来,有如下一段对话:

......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凤姐便问何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宗祠

满汉礼俗

樊志斌

邓云乡

赵冈

稍有文学常识的朋友皆知,现实题材小说虽有虚构,但故事发生的环境、场所都是真实的、自己熟悉和了解的,比如在家里、单位里、公共场所或别的什么地方。这些环境和场所没有必要去作假,或随意乱起、有所忌惮、发挥想像的,因为环境和场所必与故事紧密相联,没有环境和场所,故事怎么发生?皮之不存,瓤将焉附?
《红楼梦》故事发生的环境和场所,其中有两个重要地点,家庙和宗祠。没有贾府家庙铁槛寺,凤姐如何“弄权”?没有贾氏宗祠,宁国府除夕祭祖的恢宏场面如何体现?可见这两处场所必是作者熟悉的生活场景,从书上从容细腻、娓娓道来的描写中可证此言不虚。近年来红学界有种奇怪的现象,原来一直嚷嚷着《红楼梦》是作者自传说,但只要与曹雪芹生活相悖、不符,就借口说是“创作”,可以发挥想像,或者干脆发明“听奶奶讲故事”一说,以规避曹学的矛盾之处。但是,家庙和宗祠,这两个普通的场所不需要刻意发挥想像出来的吧?这总该是作者熟悉的真实画面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渔翁·渔婆

蓑衣·箬笠

张志和

《红楼梦》

洪升

张志和,号玄真子,自称烟波钓徒,祖籍浙江金华,唐天宝年间人,是唐代著名的神童、画家、隐逸诗人,受到玄宗、肃宗两代皇帝恩宠,前者赐其优养翰林院,后者赐名“志和”,并“渔童”、“樵青”奴婢各一。但张志和有感于宦海风波和人生无常,弃官抛家,浪迹江湖,携奴婢隐居于太湖流域的苕溪和霅溪一带,浮家泛宅,渔樵为乐。张志和曾任候补杭州刺史,又多年隐居于湖州,其最为著名的《渔歌子》五首便是在湖州刺史颜真卿召集的会饮上首唱,即成唐代文人作词的滥觞,对后世的诗词发展也产生巨大的影响。其《渔歌子》第一首如下: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红外学

曹学

中国传统文化

现实题材

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吵吵嚷嚷,浑浑噩噩,这四个叠加词,可以形容百年红学的发展进程和现状。红学史上众所周知的争议,无论是主流还是草根,谁也说服不了谁,几无定论。基以中国的国情,这种纷争现象还会长期存在下去。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好事。一本产生于二、三百年前的书籍《红楼梦》,时间并不遥远,无须用考古式的碳14勘探法来确定它的年代及其他未知之谜,但我们偏偏在这上达百年的时间里没有确认它的基本面目,且有无限期争议下去的趋势。不是有名人大声疾呼“大哉红楼梦,再论一千年”吗?我们确定这是中国人的智商吗?在本人看来,这话大有玷污中国人聪明才智之嫌疑。你大师、名人、红学界沉迷于先入为主的学术探究方法不能自拔,但并不能代表全体中国人都是这个智商值,也有代表掌握学术探索自然规律、正确方法的人物和群体的存在,他们这一群人是可以代表中国学术界的真实水平和智商的。
造成红学界百年纷争不断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在笔者看来,就是从头至尾,我们的学人从没把《红楼梦》当作一本现实题材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jijk
jij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936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