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珈羽
珈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31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懂得一些事,但更多的还是不懂,
 
常常感觉自已像一条搁浅的鱼,在江湖中喘不上气。
 
只有夜间独处之时,才是属于我的世界。
 
看书写字喝酒幻想,从日暮到凌晨的这段时光,是我的天堂。
图片播放器
虫子带来死亡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点亮博客十周年徽章 GO>

十年,不会忘,我在,新浪博客!

  • 2005年01月03日,我发表了第一篇博文,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1 07:45)
标签:

杂谈

    发第一篇博文仿佛很久之前的事了,在这么长的岁月中,很多好友和亲人离开了我,人生也改变了很多。

    但是心里总是有一小小的角落留在了这里,这曾经是我的一个家,是我心灵的一个寄宿地。在这里发泄过,开心过,为朋友的博文感动过,也认识了好多好朋友.

    可是现在每次来,望着满满的访问记录和做广告的留言板,心里想着。这再也不是当初的新浪博了。这里已经充斥着金钱和欲望。

    真的很少有人再用心灵来写博啦。

    我很怀念当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32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5.14,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01.03,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网吧纪事》。
  • 2006.06.30,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08:31)
标签:

杂谈

一只鸟儿嗖地从身边蹿过,李思远扫了一眼,拄着酸疼的膝盖慢慢站起身来,向着桥头方向用力的挥动手中的上衣。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周恺从桥下钻了出来,沿着斜坡拼命的爬,疯狂的奔跑着消失在了道旁的林子里。

周恺躲进林子不到三分钟,山脚处闪出了一个土黄色的身影,一个日本兵战战兢兢的向着桥上观望。接着又出来了第二个,第三个。。。。。,每个士兵无一例外的弓着腰,端着沉重的步枪蹒跚前进。精神和体力都仿佛已疲惫到了极点。速度慢得让人受不了,李思远深怕这队日军还没有走到桥头,石桥就会爆炸。

终于队尾的最后一个人也走出了山口的弯道处,一个年轻的军曹挥手示意队伍停下,队列中闪出了一个端着探雷器的工兵,慢慢地搜索着桥头前三十米处的路面。与此同时,军曹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开始观望周围的地势。李思远趴着身子小心地观察着动静,同时注意不让望远镜面反射阳光暴露自已。

军曹的望远镜先扫向左边的小树林,停留了片刻,又向着右边移动,转眼间望向了李思远他们所埋伏的巨石堆。李思远把身子伏的更低,镜头从他的脑袋上慢慢地摇了过去,突然又猛地回头对准了他们。

李思远轻声下令,“机枪手,开火!打排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08:30)
标签:

杂谈

暑热的日头沉沉的照在身上,早上被雾水浸湿的衣服早已被蒸干。

李思远望着面前那矮小的传令兵,皱了皱眉头。带来了团部消息的此人神经质似的不停的摸着身侧的武装带,眼神恐慌的四下张望,生怕哪个草丛中突然冒出的日军斥侯一刀割断他的喉管。

“团部命令所有部队到前方十里处结集。请长官跟随我速速前往。”传令兵结巴着说。李思远回头看了下身后的弟兄们,虽然互相搀扶,但眼神中都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已临近首都。大家都想着进入南京就会安全了。

这几日,附近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小股日军斥侯,不停的骚扰着无暇作战的中国军队。身边的弟兄也越来越少。

日军斥侯总是在深夜混在撤退的大队人员中,趁人不注意就会用尖利的刀片切断人的喉咙。或者躲在树后和草丛中打着黑枪。兄弟们中招了不少,后来日军越来越多。渐渐变成小股行动。公然在后面追着队伍跑。李思远领兵打了几次伏击,效果很不理想。

离传令兵不远处是一座石桥,年代已经久远,楼栏杆上露出几尊斑驳的兽首,桥面的青石板残缺破旧。桥下河水早已干枯,一队工兵刚在桥下安装完炸药,几个人捋着导线正从河床往上爬。其余的人在桥的那一边或立或蹲眼巴巴的看着李思远他们。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08:27)
标签:

杂谈

黄昏时分,疲惫不堪的队伍到达了苏州,这座在中国历史上一直被誉为天堂的城市,婉若淑女般展现在大家的面前。白墙黑瓦,朴实民居。市井商贩仍在用着特有的方言招揽着生意。行人们用惊讶的目光打量着这支从淞沪战场刚刚撤下来的满身烟尘的部队,但没有人上前询问。

李思远想着在上海时段聪绘声绘色的描绘着宛若天堂的苏杭美景,对生长在白山黑水野林子之间的他是个很大的诱惑。如今到了这里,真想好好逛一逛这秀美的城市,可沉重的像一滩水的身体再也没有力气挪动半分。

前边传下号令,在苏州休整一夜,李思远带领着连队钻进了一条幽深宁静的小巷子,这里两边屹立着三米多高的白墙,道边尽是绿荫葱郁的大榕树,兄弟们紧张疲惫的心慢慢散落了下来,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冰冷潮湿的街道上,不大一会,浓重的酣睡声响成了一片。

李思远靠在一颗大树下,边舔着干裂的嘴唇边幻想着那高高白墙后,一定是细落精致的苏州园林吧。也许还有慵懒的少女坐在围栏上,手摇着团扇望着绿波荡漾的湖水出神。身边熟睡的小段在睡梦中呵呵了几声,这孩子还有些稚嫩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大概是想起了故乡的家人和未婚妻。李思远伸手给他掖了掖军毯,黄昏的阳光照在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08:25)
标签:

杂谈

“啊,空气真是鲜美啊!”坂田闭着眼,惬意的大吸了一口。

“小野君,马上就要到支那了,听说支那江南的美女长的都像花儿似的,你想不想找个带回国做老婆啊。”

我倚在“赤丸号”的船舷上,望着渐渐由黑变蓝的海水,没有理睬坂田。

舰桥上旭日之旗在海风中飞舞,映着炙热的阳光,旗面从中央红日向四方放射出千百道光芒。

从本土出发已经过去了四天,每天挤在充满着咸干鱼和汗酸臭味道的狭小船舱中,简直无法忍受!只有傍晚才能到甲板上呼吸一下清新的海风。

临近大陆,大家的心态变得越来越狂热,晚上的辨论也是愈演愈烈,上海的战局从时事宣传中也听说了,我们英勇的皇军竟然从8月到10月末还打不败腐朽的支那军队,占领上海这座城市。人人心中都憋着一口气。

我所在的轻羽联队大多是九州人,从小贫困,坂田却是例外,他是清川汤屋老板的儿子,家境富裕,每天穿着木屐,光着两条腿哒哒跑过繁华的大街来找我玩,塞给我些浴客们留下的小礼物。

我的父亲是个本地报社的小职员,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吃过饭倒头就睡。所以经常受到母亲的埋怨。而到周末,更会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就会和母亲大吵大闹,乱砸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08:20)
标签:

杂谈

暮色将至,呛人的黄土与灰黑的硝烟遮住了半边天空。大批的车队和士兵行进在泥泞不堪,遍布弹坑的土路上。士兵们身上满是尘土和血迹,一些人拄着树枝做成的拐杖,龇牙咧嘴的吸着凉气,跳着脚往前蹭,而另一些人头上的绷带早已被血浸透,黑红色的血泥糊满了半边脸。除了忍不住疼痛的呻吟声,很少有人说话,一个个麻木的挪动着僵硬的身躯,仿佛一群通往奈何桥的行尸走肉。

李思远背着段聪,每走一步都牵动着左肩膀上的伤口,钻心的疼痛。

从上海撤下来,大家已这样走了两天一夜,李思远用右手往上抬了抬小段的腿,回头瞅了瞅跟在后面的弟兄们。大家都已疲惫到了极点,但幸好没人掉队,这对身为连长的他是个小小的安慰。

想到自已成为了连长,李思远不由苦笑了一下,这个队伍原来的连长刚在五小时前的轰炸中断了一条腿,万幸的是,刚好有一辆营部的破吉普开过,大家手忙脚乱的把连长往车上抬的时候,他那疼的有些抽搐的嘴里还不忘说出让李思远这个连副接替自已的职务,一定要把兄弟们完整的带回团部的话。

大家默默的看着有些撒气的破吉普颠颠的带走了头儿,又一起回头默默的瞅着李思远,他才意识到自已已经成为这支队伍半个月之内的第三任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08:19)
标签:

杂谈

风吹过,摇下几片落叶,飘落水面皱起了大大小小的波圈。一晕晕的散开后,映出一张姣好的脸孔。

婉华坐在池边,呆呆的出神。素手无意识的拨弄着水纹,眼神空洞,没有发觉早已浸湿了旗袍一角。

正是初夏时节,古城南京笼罩在一片湿热之中。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遍布树荫池塘,解了不少暑气。

此时正值午后无课。学院少了些朗朗读书声,多了些安静恬适。温和的阳光使人昏昏欲睡,只有知了在树上鸣叫着,却丝毫打散不了这静谧的气氛。

忽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婉华的沉思。学校的新老师小周跑了过来,看到在池边端坐的婉华,呆了一下,小声说:“文老师,你在这里呀。”

“什么事情这么急匆匆的?”婉华整了整衣角。

“日本人打上海啦!国民政府发布了全国总动员令,看来,我军决心和日寇在淞沪一带拼个你死我活啦!”话没说完,小周就跑向了主教学楼。

那捧池水早已平静如镜,没有一丝波澜,婉华扶着树直起身来,眼望向东方。

“子默,你 还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