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创剑
创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4-19 15:0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速写
 晏子自下,车夫自得。据普遍反映,与机关单位或者企业打交道,最难缠的人,不是大权在握的高层,而是稍有权势,但又不足以拿主张、断可否,只能上传下达的人。这个层级的人,唯一的法宝就是他们手里的渠道,就像某些朝代的执事太监,皇上的旨意,臣下的奏折,都要经过他们的传达才能上下通行。他们的权力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正因如此,他们十分看重别人对他们权力的认同。为了显示他们并不只是个传声筒,而是个举足轻重、说话算话,能够控制局势的人,他们就不免要对想上传的人有意无意的刁难,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权势——他们心里根深蒂固地明白,来找他们的人,不管装得多客气,心里面是只想着他们的上司的,一旦过了“通报”这一关,他们就显得无足轻重了。这实际上是一种自卑心理的表现。像贼老是怀疑别人在用看贼的眼光看自己一样。一旦荣升高位,他们的这种心理就完全消失了,所以给人感觉反而没了架子,取而代之的是宽大、好说话、乐于成全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9 15:04)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速写
 

  不论在哪儿,什么时候,老有一些东西无意之间触动了你,使你热泪盈眶。这些东西常常又那么琐细,可能就是一片难看的树叶,一个长得像猴子一样的身影,或者谁说了一句什么,你平时完全没有在意,可那几分钟你忽然感动得没法控制自己,一个劲的直想哭。像拜伦用诗说的那样:

    沉痛的回忆我们总想摒弃;
    但某些微不足道东西,
    却常将心事勾起。
    也许只是一种声响,一朵鲜花,清风或海洋;
    然而一想起就会令人断肠,
    因为他触动了一根电箍,
    是它神秘地把我们捆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电影评论

  在千篇一律的抗战电视剧中,《激情燃烧的岁月》以一个迎合的题目讲述了一个真情流露的故事。但其中一个明显的败笔,也让电视剧失色不少。

  讲的是石光荣的本想上大学的大儿子石林,在父亲的威逼之下,赌气去当了兵。在一个可想而知生活条件艰苦卓绝的边疆军营里,和其他战士在磕磕碰碰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那天,两个对他影响最大的人就要离开军营复员回家了。其中一个,班长,在干活的时候爆发了一阵发自内心的怒吼(这种表现手法很有震撼力),还不甚怀旧地吹了一阵冲锋号。两个细节将整个军营的送别氛围烘托出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光秃秃的山坡上起火了,声势凶猛。为了保护国家财产,所有官兵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造成两个人员的伤亡,俗气就俗气在这两个人正好是要复员回家的两个。虽说无巧不成书,但过于媚巧,则弄巧成拙,过犹不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电影评论
     在细节处理上,很少有像《雍正王朝》处理得那么好的。但钻石上面也难免有微尘,《雍正王朝》也有疏漏的地方。
    一、雍正继位,邬似道半隐。十三爷在送邬似道时说了一句有口误的话:“我不相信四哥会弓尽鸟藏。”
    二、康熙大限在即,急召众阿哥去畅春园。雍正走在自家院子里的时候白雪飘飘,出了王府大门却好无雪迹。
    三、仍然是康熙大限在即,急召众阿哥去畅春园。雍正和邬似道在家密谋,邬似道说:“如果王爷申时还没回来,我就拿这颗钦差关防大印赦出十三爷,前去救你。”申时在古代指下午十五点到十七点。雍正离开的时候是夜里,要是到第二天下午十五点才去赦十三爷,那黄花菜早凉了,故属笔误。
    四、雍正即位后一次内阁会议上,叫尚书房大臣去休息“半个小时”,应该是“半个时辰”的笔误。
    五、第二次废除太子后,时间向后跳转了七年,这时康熙已经是须发皆白。但在其后召开的举荐大将军王会议上,康熙又黑发黑须,属重要失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知识/探索

    南方都市报9月5日作为头条来播报的突发新闻《男生坠楼砸死女生》吸引了大批眼球,后续报道成了众多报纸抢料的战场。在次日见报的后续报道中,南方日报的稿子从标题到内容都一朵梨花压海棠。据透露,为了接近那个被抢救过来的男生的病房,南方都市报和南方日报的记者分别乔装成护士,但南方日报的记者被医生识破,逐出病房。南方都市报的记者虽然侥幸进去,可惜没有挖到猛料,倒是南方日报的记者一计不成,再施一计,获得了令在外巡逻的记者们嫉妒不已的独家新闻。(新闻地址:http://www.nddaily.com/A/html/2007-09/06/content_230737.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艺术杂谈
  《大卫·科波菲尔》中一个失败的构思是汉姆在狂风呼啸、黑浪滔天的情形下舍身去救一艘破船上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结果被巨浪吞没了。后来破船上那个人的尸体找到,结果竟然是他仇深似海的情敌斯梯福兹。这个出人意料的情节想说明什么问题呢?唯一可能的答案是:人生始终逃不脱宿命的安排。要不然这种巧合就是毫无意义的。他不能表现汉姆舍己为人的高尚品德,因为前文已经交待,汉姆有求死之心,这次风暴不过给他提供一个机会罢了(这样至少不算基督教里严格忌讳的自杀)。也不能反衬出斯梯福兹的卑鄙和堕落,因为两人的同时死亡是一种过于巧合的偶然。《唐吉坷德》让主人公以死告终,是为了杜绝冒名顶替的人纷纷推出恶俗的续集,《大卫·科波菲尔》安排两个冤家一起死亡,是给牵挂的读者一个简单的交待。
  《基督山伯爵》里面,老船主濒临破产,幸亏基督山暗中斡旋,得以延喘三个月。但三个月后的最后一分钟,老船主还是绝望了。就在他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头的时候,基督山的最终的救赎来到了。作者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电影评论
 1.郭小鹏亲赴香港去请汪静雯小姐回海州,两人在酒店门口见面时,都满口呼着白气,而同时两人的衣着都很单薄。口呼白气在香港是很罕见的,我在广州就没见人呼出过。同样滑稽的场景出现在《大宅门》里:白景琦在衙门当差,戏弄一个进京买官的大胖子。当时那个大胖子正在非常专业的表演三伏天热汗淋漓的样子,可惜满口呼出的白气把啥都弄穿帮了。
2.铁孜在海州被捕时的表现:连夜审讯时,两三下就把他的心理防线攻破了。这对于一个久经沙场的惯犯来说,显得不可思议。
3.郭小鹏在电视里被认为很阴,从电视里营造的气氛和他不俗的谈吐上来看,他应该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但他身边全都是冒失鬼、叛徒、奸细,甚至连他认为赤胆忠心的大傻,看上去也像个卧底,但他既然浑然不觉,还在凭着自己异想天开的思路来做生意,还在莫名其妙地暗恋一个卧底。而且,他身为海州药业董事长,却从来不见他处理海州药业的具体事务(也不见他那几个得力助手处理过),这就让剧情显得非常淡薄。一方面,他明明知道他被警方严密监控,另一方面,他还在毫无顾忌地纵容他的弟弟和情妇贩毒,而他自己起码也在利用不法手段洗钱,这些都大大削弱了电视的观赏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事唠叨
 

  香港,曾经是东方好莱坞,香港电影风靡东南亚,余波震动欧美列强;香港,曾经是汉语娱乐文化工业园,神魔、武侠、言情等小说推波助澜,笑傲江湖;香港,曾经是流行音乐的大卖场,聚集了华语乐坛最耀眼的明星。读到这里,也许有人要像王朔那样说,香港文化太俗,积淀不起来。那么看一下美国,牛仔、可乐、麦当劳,哪一样不是俗文化起家的,最后风靡全球。美国教授来中国演讲,还常常引“俗”以为傲。

  香港回归以后,政府把工作重点放在建设旅游城市、建设金融中心上去,几乎没有听到振兴香港文化产业的声音。这是为什么呢?一种深入人心的观念认为,香港本来就是文化沙漠,没有资源——没有原料怎么生产成品?还是看一下美国,好莱坞。电影工业不过百多年历史,百多年以前,好莱坞有什么文化积淀?聪明的好莱坞做的不是去发掘自己的文化,而是博取百家之长,为我所用。现在,好莱坞包罗万象,他们麾下的影星来自全球各地,他们塑造的人物、讲述的故事也来自全球各地。结果是他们成了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文化产业中心。香港在文化产业最鼎盛的时期,也奉行拿来主义。那个时候,大陆的一流导演、演员,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事唠叨
 克林顿夫妇终于回到家里,虽然说首战告捷,他们满心欢喜,但同时也累坏了(当然,克林顿先生例外)。

他们吩咐厨房开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做完全身按摩之后,他们就在餐厅里面静静地喝着鲜榨果汁,等着女儿切尔西回来共进晚餐。

希拉里私底下认为,通过自己的成功选举和这次出访伊拉克的空前成功,切尔西对她的态度应该有本质的改变了。

她喜欢这个女儿,女儿为了那个书生和她闹别扭,这件事本身让她更喜欢女儿了。她欣赏她的叛逆,她最不喜欢唯唯诺诺的孩子。她要亲自筹划她的未来,为她步入政坛扫清一切障碍。她要人家将来叫她小希拉里。不过首先,她要把美国政治的精华,润物细无声地传授给她。为了这个目的,她怎么能嫁给一个健身用品商的儿子呢?就算是比尔·盖茨的公子也不行,因为那台机器只能使钞票运转,而不是整个社会。她应该嫁的是一个显赫的家族,这个家族手里握着杠杆,而这根杠杆,像巴尔扎克形容的那样,能让地球倾斜。

在等她回家的半个钟头里,她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些东西,直到听到一声清脆的叮咚声,透过落地玻璃窗看下去,切尔西像一匹精神饱满的黑马,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事唠叨
 希拉里回国了!

凯旋归来。

满载而归。

空军一号淹没在人海里。

美国人民左手擎着国旗,右手举着鲜花,迎接总统的驾到。

大街小巷到处在交谈着这样的好消息。

牛排店老板说:“听说,伊拉克不再需要我们拨款了。”

一个顾客说:“老伙计,何止如此呢,他们立马就要大赚我们的外汇了。”

老板急了:“这么说,我们的贸易逆差又要创新高了吗?”

另一个顾客吐掉嘴里的骨头说:“那有什么关系呢。谁叫他们慷慨地答应支付驻地美军三分之二的军费。”

隔壁麦当劳的员工像火鸡那样伸出脖子来,高声说:“各位,你们觉得,如果麦当劳现在去伊拉克开分店,会不会遭遇人肉炸弹?”

一个开着通用汽车的胖子正好把车停到他伸出脖子的窗口外。他于是接着说:“现在还难说,虽然形式一片大好。最好叫你们老头子在耐着性子等一等,如果他还健在的话。给我来两个汉堡包,十个鸡翼。”“你不要薯条吗?”“留给你的伊拉克人民去吃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