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棠雨
海棠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0-03-12 21:07)
标签:

文化

分类: 情感清泉
   傍晚,就是临近夜晚。就像傍着一个人的肩,即将一梦入幽暗。­

   傍晚,我躺在松林里水郾边,春风柔如南。天空不是特别的新鲜,春天,混沌初开的模样。身下柔软的松针,一如魔毯,风穿过针叶,谁在唱《北半球的孤单》?好想看看你的脸,道一句:晚安。­

   把我的思念留在昨天,让春风把空虚填满。­

   我喜欢你的笑靥,就像喜欢故乡的春天。青草如烟,把忧伤埋湮。河水似酒,醉倒了乡愁。我躺过的地皮,会洒满细雨,碧绿在梦中的童谣里。拥抱后的分离,温暖消失在风雨里。我的画笔画出过江南烟雨,画不出点点的新泥,画不出,你嘴角的笑意。­

   我望着天空,穿过密密的枝桠,一朵云游过,棉花糖一样的芬芳。晚光就要登场,水流在郾沟里彷徨。青青杨柳,就要绽放。一声鸟叫,春来了。梦里的幸福近了,梦外的幸福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清泉
     我在腊月二十八的晚霞中埋葬一条小狗。­

     我为它挖掘小小的墓穴,它安睡在身旁的枯草上。好像我的劳作与它无关。就像三年前死去的小白,它小时候总是很乖地睡在我割过草的地方。那里的浅草碧绿而幽芳。­

    我把它埋在竹丛边,这丛竹三年前移栽自潮湾河畔。由最初的三根长到如今的数百根。生命往往在彼处消亡在此处疯长。­

    它没有名字,才来到我家,很怕见人,妹妹叫它“羞羞”,我看到它麻灰的花点,我叫它“麻花”。可是它好像并不喜欢。

­

    它跑出家门,在陌生的土地上奔跑。它以为能看到自己的母亲。­然而它遇见的不是母亲,而是三个暴徒一样的狗。它们像对待野物一样对它。­

   小狗被爸爸抱回来时,已是满身伤口。我把它放在火边,它已没有知觉,只是大口地喘气。我听说狗是土心,不会轻易就死掉。­

   它开始哼叫,痛苦地抽痉。我以为它恢复知觉了。过一会儿妈告诉我,小狗的瞳孔已经散了,它身体开始变冷。它死了。­

   我们把它留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1: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思
这是一行胶鞋的印迹,蜿蜒曲折通往林子深处。我踩上去,像伏羲氏的母亲一样,可是我没法怀孕。只感觉这脚印完全和我的鞋底吻合。
脚印是雪上的花瓣,纹线精致。我望着它们像望着一片花海。我不知它来自何处将去何方。它附带的泥迹枯草一般美丽。
脚印信马由缰,在山道上留下歪歪斜斜的雁阵。
我追至一处,脚印密匝。一圈鹅黄的水渍。看来这家伙在这里兴致盎然地撒了泡尿。他一定对着山川河岳,松林雾岚,杨柳新芽大发感概。那时阳光正穿过松针把他乱糟糟的的头发染成金黄,他像猎人一样微笑。
一路行来,这脚印和野鸡的脚印穿插而过,也和狗脚印穿插而过。
白雪的世界里,阳光的世界里,脚印似盛满玉露的金甑。我俯下身仿佛看见脚印主人的洋洋得意。他也许是个老人,背着手眼量着每一根松木,哈,那根可以做棺木。那根可以做猪槽……遇见不成材的树也赞赏地点点头。他现在一定坐在一块山石上抽旱烟。
他也许是个年轻的猎人。挎着枪佩着刀,英姿飒爽,意气风发。他大步流星,把一道道山梁丈量。他觉得自己有挥洒不尽的精力,他能走到世界的尽头,他能把一头虎扛回家中。他是一个最年轻最优秀的猎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50)
标签:

乐山

佛光湖

旅游

分类: 驴行笔记
作为一个野蛮人,佛光湖绝对是个好去处。
   它的铁栅门是那种锈得你一看就想翻墙而入的破烂像。于是我就真翻了,几秒钟时间,我已经在门内看着符双木那小子了。他犹犹豫豫像第一次出道的强盗。我爬墙的工夫是初中练就的,那是的铁门上满是尖尖的铁钉,翻门而过的时候得防着裤子被撕烂,这方面我做得比谁都仔细。更多的时候是爬布满碎玻璃的砖墙,手掌不遭殃就不可能了。所以我今天轻车熟路。几只鸡看着我们发呆,符双木翻过来,动作已经是个强盗了。
   景区,破落得比想象中还破落。路边的竹屋,青苔都漫过屋脊了,一块木板上写着:竹者,清雅俊秀什么狗屁不通的话。
   一湖水,青碧如蓝,烟波浩缈,一如阵雨前的天空。我们沿一小道上行,有阶有绿化树。再走,遍地落叶。多得雨棚里都没有了水泥地面。我们踩着哗哗的落叶,枝繁的木棉树已与雨棚融为了一体。十几张折叠桌也与落叶融为了一体,我们想象得出,曾经繁华的样子。一座小屋掩映在一排芭蕉树后,我搡着芭蕉求它赏根香蕉。这时有群大鸟从草丛里扑啦扑啦地飞将起来。如果你不是个动物保护者完全可过把打猎的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43)
昨晚做了个长长的梦。­

   我童年的伙伴,山,我突然想起了你。­

   我们在小溪流的小桥上玩耍,原木上布满青苔,我趴在桥上,看着青苔里的风景,如俯瞰着一片茂密的森林。­

   你在耳边神侃,不知你为什么那么能吹。我的童年视野模糊,但听见的却十几年不变地保留下了。所以即使梦里记不起你的样子,却依然记得你的声音。­

在老屋边,清澈的溪水欢唱。冬天的核桃树叶好鲜好亮。­

   我给妹妹讲你讲的故事。苍耳和它妈妈。其实我那时并不知道苍耳就是家门前的植物。但我们都乐于讲新听见的故事。­

   苍耳长大了,被他妈妈抛弃了,他一个人在路上走,从早上走到傍晚,他一直在哭,到最后他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在天快黑的时候,就像现在,天上有好多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校园

分类: 札记
                          .number1
南国之地,冬如晚秋。新历十二月,木叶熟初透。
踏一单车,逆河而上,银杏夹道,红叶点缀。大渡河水,漫为浅潭,四处安放,有如蓝玉。千竿翠竹,掩映人家;一倾芦苇,恣意西风。
清雅小径红瓦屋,淡漠天色绿草圃。
土红的灯塔,天蓝的茶庄。英伦的风情。矫揉的富足生活。不是我的向往,可那也是生活,所以要倾注我的目光。等到风景都看透,再回忆细水长流。
同行的朋友,吹着口哨,穿越过芦苇。飘飞的衣袂,无言的魅。
远观大桥,美丽而宏伟。踏上它的脊梁,不过一片平坦的牧场。钢筋水泥开着幽暗的花。留下车轮吻过的痕迹,
桥的那头,有小镇一座,忘了名字忘了烟火,整片的落叶松,树颠飞过仙鹤。那只不过是白鹭,只不过我喜欢俗套的比喻和瞎说。
蝴蝶在一群踢球的年轻人中穿梭。一个长发的青年趴在桥头憨看。它飞不过沧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32)
     我拖着箱子穿过一条小街前往公寓的时候,不经意瞥见“海棠路1026号”。我多么忧伤。­第二次走上海棠路是个下雨的下午(其实乐山很少有不下雨的下午),穿行在绿竹掩隐的沥青路面,细雨蛛网般纠缠在脸颊。­

     一路只有重重叠叠的水果店,有些美丽的建筑时而转入视线。昏黄的灯光扑打在陈旧的墙面,自然的古老色调。第一天来到学校,寻找教室,我们走遍每个学院。看见一些小学模样的教室。就这样把我们的幻想一点一点抹杀。所以当我们看见电梯一教的时候,只是开玩笑说那是我们的教室。然后我就看见旁边爬山虎缠绕的致远楼,充满怀旧的葱笼。我又开始幻想那是我四年学习的地方。宁静而致远,我喜欢它安静的深色调。­

    我们转过它,远远就看见藤萝荫蔽的长亭。淡粉的花曼妙的影。­

    我认为它是个读书的地方。是的,浮躁的大学生活,我希望能注入宁静淡泊的血液,我希望有时间静静的在这里看一本喜欢的诗集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29)
标签:

文化

分类: 驴行笔记
雨夹着风折腾了一天,到下午,雨停了,风却依旧摇搡着树木和庄稼。
一大片四季豆伏倒了,铺成一片黄地毯;天薰米伏倒了,铺成一片红地毯;银银草老了,还是那么洁白,它更像一块地毯。
晚间,霞光在西天蒸腾。青山间国道上的白房子(也许那是刘家梁水库)清晰地闪烁着。我站在遥远的地方,望着那那一点,像深情注视那些年轻的容颜。
秋分,不只是一个词,它更是一声叹息。
一声叹息,有着转身时的落寞。一声叹息里,季节在风雨后拐了个大弯。
蚊子销声匿迹了,蜘蛛也不再是夏天的勤勉。飞鸟擦过耳畔的的叫声稀疏了,只有啄木鸟吵醒着清晨的薄梦。
银银草还开着花,但叶子已焦干。许多的野果都显出醉态。五味子终于熟了,绯红的如一串一串的宝石,透亮透亮。山梨熟了,散发着醇醇的酒香。
桃子也红了脸颊,摇曳着,醉倒一片西风。我开始和猫分享一截烤玉米。
茅草一片粉红。最深的还数漆叶,飘落在绿草之上的,让人感觉它们无比有厚度,像一按就会淌出红色的汁来。
这个节气,留下的鸟儿知道了什么是收获,什么是喜悦。这个时节,虫子、松鼠、老鼠和树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28)
标签:

文化

分类: 驴行笔记
今天不是个特别的日子,和离校后一百二十多个平淡地溜走的日子一样。只是晴了半月的天忽然就滴滴嗒嗒下起雨来。
昨天在潮湾后面摘松果,一眼望见透黄与血红驳杂的漆叶挂满了房前屋后。院中一棵核桃也只留些疏落的叶子了。秋意至浓了。
修往山脚的公路工地上机器轰鸣,有儿时梦里的感觉,妙不可言。许多年前,那条宽广的路就已爬过了梦境,爬过了菜园,爬过了篱笆。可现在望着越来越近的现实竟是出奇地平静,只是听那马达声有如听一曲乡村交响。我相信它是热烈而奔放的。
我有时会骄傲地想起所见证的那些改变,像凸兀而起的电桩,像挺拔的一株白杨,像小路换成了大道。
我总想着公路两侧开满了山花,有雏菊,有紫莞,有蒿草,还有刺黄花。就像我挑水经过的小径,总有花瓣落满水桶。
这个时节,百花盛开。像面对最后一场演出,每一茎草都将压轴戏做得轰轰烈烈。
可爱的鱼鳅草蓝盈盈的花朵随风旋转,水晶般的花瓣透着晶莹的心思。蓿段球状的花朵粉嫩如水。银银草四处飞散着她们的小伞。还有天薰米,暗红的火焰昭示着秋的一切讯息。
池里慈姑的梗肥大了,比荷叶还要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20:25)
标签:

稻香

木窗

花格

稻穗

指缝

旅游

分类: 诗界
时雨绵绵揉邹了水面
没有声响
我只看见
银白的雾穿过指缝
穿过屋檐
稻香已推开那扇木窗
花格的
来自古老土地的问候
沁人心脾。
仲秋的玉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