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姜明吾
姜明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回友人:说说男人抽烟喝酒事
忘了从那年开始抽烟。大概在上海读书时,见同学腾云驾雾,二指戏闹着烟卷,与美女相对,轻松自如,很是潇洒,便也学着抽上了,当是抽的最多的是飞马烟,一毛七一包,有时也抽大前门,五毛,感觉是件很隆重的消费了。八十年代末,抽起了洋烟,而且只抽很浓很烈的,如希尔顿、万宝路,三五都很少抽,感觉口感太平淡。
早上从来不抽烟,在床上从来不抽烟,但自中午开抽后,基本一天是不用点火了,因为是一根接一根抽,不熄火的。
1992年在北京,住西河沿长安街上的一个什么宾馆,帮朋友写一个电影剧本,资金到位了,等着拍,原来有个本,不能通过,让我重写,晚上列提纲,编故事,大约到半夜三更时,想到了结尾处,男主人公将满仓库的假烟放火点着了,烟雾弥漫,他却晕了过去,女主人公驾车冲了进来,一群打手这时也冲了过来。。。突然房间的警报器响了,有人急促地拍门,我连忙过去打开房门,涌进来四个保安和一位服务员,紧张地问,哪里着火了?我说没有呀,他们说你房间的警报器都响了。我这才注意到满屋子都是浓浓的烟雾,忙向人道歉解释,他们说你抽烟也太狠了点,连烟雾警报器都熏响了。
这剧本后来长影拍了,说发行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今天是周六,是安省第12届无执照钓鱼日,加拿大居民或者旅游者尽可以在这个周末大显身手。
往日年龄在18~65岁的公民都必须办理执照才允许钓鱼。办照很简单,交钱,每年13.5至22.5年费不等.政府开恩,每年举办无执照钓鱼日,这期从本周五起截至周日。
其实,今天本来并没有打算去钓鱼.
早上,中国某省教育厅长代表团抵达温哥华,开始十五天的访问,其行程和接待都是由我们加国旅行社安排的.但昨天已将各项事务安排妥当,所以,今天倒是闲暇无事.
看了部反映二战的电影,时间已是下午五点,文武律师来电话,说钓鱼去,今天去个新地方.他已快到我家楼下了,于是,我与夫人带着小雨点便起程了.
二部车,汇入车流,这一去就是三百公里.
上401高速一直往东开,直到525出口,见一条大河,文武说这条河上有七个大壩,于是,看了2号壩
\3号壩\4号壩,环境都不错,很多人在壩上钓鱼,收获都不小.我们见4号壩,水很清,人也少,但见几条二尺长的即鱼在岸边巡游,忙下杆,直将"秋引"送到鱼觜边,那鱼懒懒一看,理都不理,向前略一移动,便休息起来,任你二把三把杆忙活着送食,就是不上钩,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6 13:36)
标签:

情感

你好!
听金岩介绍了你的近况,车祸后又遇到了人祸,真不知说什么是好。
人生无常。
祸福无常。
老祖宗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衷心地以此来祝福你。
其实,年轻时受点难受点罪,也是积累经验,也可能消了下半生的灾。
记得16岁时,演杨门女将中的反角,与穆桂英对打,我也是年轻气盛,自视武功甚高,在没有提前演练的情况下,打破往日表演时的常规,本来只是一个小翻跟斗,却硬是直接翻了个前空翻,这下可好,冲的太高,放腿晚了半秒不到,一头就摔到了舞台上,一千二百多观众全场惊起,锣鼓喧天,音乐声声,我亲吻着大地,血浸透了舞台,穆桂英还以为我又在顽皮,可半天不见我动,这才忙叫台下教师:振平拉娃!振平拉娃!!于是,我便被老师从舞台上拖了下去......
直到从医院回来,我才清醒过来,嘴上缝了五针,脸是肿的,演戏时化的妆与血混合在一起,身上还穿着剧装,地狱中的恶鬼是什么样,看看当时的我可能也就差不多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破相了,一个演员破了相,意味着什么?
三天后,因为长安县医院糟糕的处理手术,嘴上的肉全腐烂了,发出了怪味,只好到了我父的省医院重新手术,又缝了十三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侨居多伦多,我唯一的户外运动就是钓鱼,其它各项运动项目与我无缘,借口是没兴趣,没精力,没时间。但我愿意将一整天一整天的时间放在湖面上,放在与鱼儿的游戏上。
作为一种文化,作为一种休闲,作为一种运动,作为一种人生享受,加拿大是垂钓爱好者的天堂。钓鱼是加拿大人一项四季皆宜的户外运动。五大湖区号称北美之肺,二十五万个内陆湖,以及数不胜数的河流溪水,几十种鱼分布其中,如鲤鱼、即鱼、鲈鱼,一年四季都可在一些水域垂钩,另一些鱼类,如碧古和鳟鱼,只能在指定的季节垂钩,尤其是在秋天,大量三文鱼回游去河流产卵,十分容易被钓获。
加拿大的垂钩机会无穷无尽。
第一次钓鱼,其实是五六家朋友在野外开了个Party。
此前一天,大家说好去钓鱼,买了全套渔具,作好了“备战”工作。结果到了多伦多西南边的安大略湖边约定地点,大大小小十几口子,各人都带了四五样吃的,似乎只有文武律师下了几杆,连个鱼影也没有见到,大家都没了兴趣,结果,鱼没有钓上,变成了野餐Party。
第二次找了个老手带路,往多伦多东北面去了,先沿401高速往东一小时,再换48号路往北直行,转12号路,再右拐,再左转,再右拐,再……我还真不知道转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6 13:30)
标签:

杂谈

又回中国:谈项目

君介绍的,二年前在西安友谊西路的黄雁村一家咖啡馆与樊总见过面,谈过他正在开发的移动粮食烘干机的事,他也问过如何办理加拿大投资移民,谈完也就完了,直到前些天君来电话说樊总的产品已开发出来了,还获了三项国家专利,想让我回去帮助开发海内外市场,我才记起还有这么回事。
于是,作点市场调研,给阿尔伯特去电话,他移民前曾在新疆粮食局任处长,来加拿大后一直在打工,总想做生意,却不知从何作起,听说有产品可以销售,连声说没问题,现在的粮食局局长是他的好朋友,肯定会帮助在当地开发市场的,态度很是积极。在MSN上见刘总在线,她公司曾是东北数一数二的广告公司,有市场开发经验,我们又是合作伙伴,有生意当然先想到她,东北是中国的粮食基地,烘干机市场自然是有的,得到的答复也是肯定的。又GOOGEL了一下烘干机,约有6,170项符合粮食烘干机的查询结果,突击学习了一下常识性的知识,看看国家对此项目的政策方针以及归口管理。心想如果作烘干机,也就是进入了农机市场,加拿大是农业工业化国家,应该有好产品可以带进中国,第二天让公司的小范在网上一查,还真找到很多农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6 13:28)
标签:

杂谈

自题
上青海下上海游海南到北京浪迹新大陆居长安长安居金牛出关
吼秦腔玩理论搞影视做文章秋雨拉下海走天涯天涯走天马行空

寻梦
姜氏明吾上青海下上海闯海南走京城自强自立扶遥展翅新大陆;
铁牛出关吼秦腔研理论爬格子玩影视大雅大业发达魂牵旧长安。

在MSN上与友交流,名下有空档,闲来将走过的路记下,图好玩。“寻梦”兄看到,回赠一联,记录在此,留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古都,西安,城墙内双仁府。
在大妹家,杀她电脑中的毒。刚能上网,见英雄好汉在线,他问在哪里,我说在西安,他说快来家给你作面吃,我说今天可能不行,当临时电脑工程师,他说我想在第一时间知你回来你第二天才说你回来我想在第一时间见你你却约我第二时间见面,你太伤我自尊心了,来也来不来也来,否则断交。
三十年的交情,我不能因为少吃一碗面让朋友与我断交,忙将手中的一切工作放下打的直奔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吃面去也。
车到家属院门前,不知哪是他家。见道边尽是商家,想买点礼品去,但想别提着礼品到处问路,便向保安问路,刚要开口,身后冲来一大汉,拦腰将我抱将起来,嘴里还在吼着什么,现在已是记不清了,其实当时也没有听清什么。不用问,是他。那三天没有处理的满脸胡子扎在我的脸上,紧紧抱着我不放手,满街的人都在看,这两人咋咧。
三年没有见面了吧。自然是话说个没完。但没有说上二句,就提起张杰兄,说他又结婚了,新夫人是中山大学教师,人很好云云。
朋友见面又想起朋友,感情之深可想而知。这样的人,心中一定总是将朋友放在第一位的。
他给张杰打长话,人在长沙,说有人请他导戏,想开玩笑,张杰一口就说是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4月14日2:45PM
经过十一个小时的空中飞人,座机终于又回中国。
加航的CA029,几乎座无虚席,一路上我都在想这四百多号人,每人一千多加元,这加航一天能赚多少钱呀,真是好生意,可还是不断有航空公司破产。我的座位靠窗,看天看云方便;旁边座位靠走道,上卫生间方便。看着上来的一个个同行,心想最好是个美女坐在旁边,千万别是那个在候机室中高声与人用英语讲个不休的讨厌的老女人。谁想,飞机起飞了,位置还空着,于是,我一个人占了两个座位,座着当然舒服些了,故而自称座机,可惜美中不足,不是专机,十几个小时也没有与人说上半句话。
出了机场就开始难受了,咳的很厉害,其实那天阳光灿烂,北京的天气已算是不错了,可那种污染的空气一下子就钻进了鼻腔中,直痒痒。
晚上台湾朋友给我接风,杨姐和她的partner兼司机机要周生,在金百万吃完烤鸭,拉着我就到歌厅包房,唱的歌都是没有听过的新歌,这半年多没回来,又涌出了几个怪怪的歌星。三人唱着没劲,杨姐提议是不是找叶办的人过来,我知道杨姐通天,什么江办李办的都有朋友,心想结识一下叶办的朋友也不错,便问是叶办的谁,是不是叶选平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加拿大《国际商报》发刊词

与商字结缘,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天,恩师从上海来,在我书房满壁书丛中,问,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当然不错。
我说我写了多少多少文字出了多少多少书获了多少多少的奖做了什么什么官,得意之情溢之言外,这正是毕业时老师所期望的,我都做到了。
为什么不经商?老师问。
?!!!,我之惊讶,直令我怀疑这话不是出自我那在全国红的发紫的号称大师的先生之口,我能做生意吗?
当然能!现在的文化人不应该是穷人,真正的文化人也不是穷人,精神上的富有应该与物质上的富有相等才是。
一言惊醒梦中人。我这才回头四顾,发现身边曾受过我帮助的一起创天涯的朋友们,竟是出了若干个千万亿万富翁,他们已是什么广场什么城什么小区的所有者,本人却还是穷秀才一个,刚刚才搬进百米小屋。再看,连街上的中学生都在问我有片地你要不要,课余炒起了地皮,满目陌生面,尽是些经理总裁,中国已是全民经商了。
文不经商么,老古董了。
这才知道一个商字至今已是重写了。
商,数学上指除法运算中的得数—商数;中国朝代中的商朝,是公元前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1年9月 姜明吾 此文发表于加拿大星岛日报政论版

“9•11”恐怖事件是一出没完没了的悲剧。

对此事件成因的分析,见仁见智,“处方”多多。但大多归之于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美国的中东政策等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比利时根特大学参加“全球化伦理”主题辩论会时分析说:“并不是所有愤怒的人都对文明社会愤怒,很多人愤怒是因为他们不能成为文明社会的一分子”,全球贸易、公平分配财富、缩小贫富差距成为战胜恐怖主义的关键。其实不然,这只道出了悲剧的表现形式,而故事后的意蕴还得进行深层的挖掘。

有资料介绍,参与“9•11”袭击事件的19名劫机犯中,有15人都来自沙特。这些人大都来自沙特的原教旨主义组织,并且是受到自己的一位男性亲属的推荐才得以加入,其中,美国航空公司77号航班上的劫机犯头目纳瓦夫•阿尔哈姆兹兄弟二人有一位当警长的哥哥,同机的劫机犯哈尼是沙特富商之子,马吉德是大学法律系毕业的部落酋长的儿子。

这些丧心病狂、十恶不赦的恐怖分子竟然是这样的出身,倒叫人另眼相看,实不能等同于菲律宾那些绑架勒索、打家劫舍的流氓恶棍。这是一群受过高等教育、拥有财富、权利和享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