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姜慧
姜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557
  • 关注人气:2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本博宣言

本博客全部文章皆为原创。如需转载敬请联系博主姜慧本人。感谢大家的热心支持。

 

邮箱:jianghui@jchzrt.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紫竹院路1号人济山庄A座105室  100044

友情链接

光明茶道网

我们的茶道网站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协的官方网站。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介绍、相关动态等。

金蟾自然堂

中国茶道协会茶道师培训基地

白吉元师父

北京白吉元八卦掌研究推广中心

欧文沙龙

一个平等、高效的思想交流和社会交往的平台

关注博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8-17 21:08)
标签:

杂谈

悬挂


作者/姜慧


夫君

悬在心头作灯的

是你明亮的笑容

挡风遮雨的

是你的身影


十八年的春夏秋冬

每一寸光阴里守望的

是过了命的恩情

是无怨无悔交付上苍的感动


你把热血

注进了唐朝的黎明

我用三百六十五个日子

去换一天的重逢

穿越寒窑的苦

把瞬间相拥成永恒


苦莱花也有春天

也有绚烂遍野的豪情

你为国浴血十八载

风餐露宿饮尽寒凉

你孤身边塞亡命天涯

悬在你心头作灯的

可是寒窑里的牵挂

刀尖箭头前为你护命的

可是十八年朝朝暮暮青丝成白发的等


有一种爱说声谢谢

太轻

有一种付出

一生一世不用还情

有一种等

是用命点燃的灯


只要 

只要你平安的回来

只要赶在今生

还能融化在你明亮的笑容



        注:相传唐朝未年,宰相之女王宝钏,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7 21:08)
标签:

杂谈

爱 是语言文字的空门


       作者/姜慧


你很早就诞生了

在有语言之前

在仓颉造字之前

在玫瑰盛开之前


我甚至不知道

该用什么来表情

用什么

像阳光 空气 四季一样

无条件爱你


只知道 因了它

生命有了姓氏

灵魂有了依址

我 

就成了你的

因了它

像土地泛青

像春天柔软

像燕子呢喃


是语言文字的空门

是豪华

是祝福

是任何达意的礼物

无法抵达的

永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17 21:08)
标签:

杂谈

错爱


作者/姜慧


这世间

总有一些爱

弄错了

比如蜜蜂

釆得百花 酿成蜜

为谁辛苦 为谁甜


比如你

用甜美的笑

苦了我的一生

曾经的山盟海誓

竟成了我日后的风雨


我心头供奉多年的

竟然是

你风中的背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1 21:20)
标签:

杂谈

《六一的蝴蝶》


姜慧 郁兮/诗

蝴蝶会换上四季的衣裳,这样,她就可以每一天,开成一朵花的模样。

一一题记 


兮:妈妈,蝴蝶晚上睡在哪儿?


慧:睡在小朋友的梦里。


兮:妈妈,蝴蝶是不是大青虫变的?


慧:蝴蝶一直是蝴蝶。


兮:妈妈,蝴蝶会不会眨眼睛?


慧:蝴蝶用翅膀眨眼睛。


兮:妈妈,我走的城市越来越多,

见到的蝴蝶越来越少了。


慧:城市里不是蝴蝶住的地方。


兮:那么多人都去城市,蝴蝶为什么不想去呢?


慧:蝴蝶丢了翅膀,回不去家了。没了翅膀的蝴蝶,就成了大青虫,大青虫才去城市躲起来养翅膀。


兮:妈妈,我要在窗户下,叠两个小飞机。我要送给蝴蝶。让它不要为了丢了

翅膀,不会眨眼睛。


慧:蝴蝶的翅膀被一个叫郁兮的小朋友捡去了,缝制了他的衣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9 10:57)
标签:

杂谈

关于先生的后话

2016-05-29 10:56:111

这杨先生,寡淡以自处,孜孜不倦以治学,又以高寿之龄独居,百无牵挂,她的逝去,给我的感觉,就是兔死狐悲。这么说有点难听。但我们毕竟参修道门之学,堪得生死之密。但不努力用功,行之于身,荒废百年,百年之后,无非也是如此,不管你多接近,都没用。一一一一位道士的留言[强]


道士眼明![强]


从先生广为流传的言语中,可见其对生死理解的,仍然是文艺范儿,不入道。


从文艺青年到文艺中年到文艺老年。这就是她和钱先生的差距。


一生追求意境,没有触碰超脱的人性高度。这是很多文艺青年文学青年止于身的大限。多么可惜!用百年时光,都没等来开悟机缘,何况证悟,了悟!这场人生还差着大功课


兔死狐悲一说,虽有失恭敬,但其为天下文学青年大废光阴而扼腕的拳拳之心,令人感佩。


朝闻道夕死可矣。不在长生在闻道悟道证道。


道门中人就是追求长生,飞升[憨笑]。这也是误会了!长生为的是有证道之机,从而合于道。


"你和谁我都不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微时代 在群亦是一种修行


    作者/姜慧


      细细算来,我上微信已有一年半了。在过去的十八个月里,完全投入了微信生活,进入了微信时代。

      多年来,我一直过着比较安静的生活。几乎不上网络,不看电视,坚持用笔书写,用毛笔写信。一个人的时候,打坐,站桩,抄经文,写诗文。突然进入微信世界,我像一个小孩子,突然得到了一屋子糖果。兴奋,激动,沉迷忘返。从睁开眼晴到子时不得不睡才离开,每天在一个个窗口里说呀写呀,都快吐血了。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中了一种毒,上了一种瘾。那究竟是什么呢?我之所以拒绝网络,沒进入QQ空间,就是看到很多人一进去就有去无回地淹沒了。还听说有人聊天聊到吐,聊天聊到心肌缺血,聊天聊到做什么都心神不定。

       也许是真的,每个人都生而孤独,渴望能被无边的包容,无条件的喝护,得到及时的鼓舞。人生太孤寂了,在黑夜里不知所归地跋涉,好想听听同行者的脚步看看前方的光亮。虽然城市里人多得越来越拥挤,我们的心灵也越来越被繁杂冗长的生计所屏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7 12:28)
标签:

杂谈

关于文化

        作者/姜慧

文明产生文化,文化即以文化之,用文字来记录文明,用文字来传递思想。语言产生文字,文字产生后文化随之兴起。人是平等,民族是平等的,但是文化不平等,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人法地,不同的地造就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人造就了不同的文化。遥想先秦,多少文明文化被灭绝被融和,而最终统一成秦文化、汉文化。而秦汉文化产生后又融合、灭绝了多少文化而形成了现在的中国文化。近现代以来又有多少中国文化被记录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永远成了过去,成了化石。天下大道,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大陆文明,海洋文明,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文化想不被灭绝就必须有包容性,必须有融合性,如滴水入海,除非海枯石烂,否则永不干涸。滴水为何可以入海?因为滴水是水,海也是水,一个文化想要融入其他文化则必须有所取舍,有所转化,形而上学为道,形而下学为器,器可以舍弃,而道必须留下。神莫大于化道,道即是神,即是文化的精神。中华文明五千年传下来的神不在外面,而在我们每个华夏子孙的心里,这是先天的,是我们的传承记忆和精神。只要神还在,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明就是不朽的。任雨打风吹,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7 11:14)
标签:

杂谈

关于文化

    文化是干什么用的?


文化


文明产生文化,文化即以文化之,用文字来记录文明,用文字来传递思想。语言产生文字,文字产生后文化随之兴起。人是平等,民族是平等的,但是文化不平等,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人法地,不同的地造就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人造就了不同的文化。遥想先秦,多少文明文化被灭绝被融和,而最终统一成秦文化、汉文化。而秦汉文化产生后又融合、灭绝了多少文化而形成了现在的中国文化。近现代以来又有多少中国文化被记录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永远成了过去,成了化石。天下大道,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大陆文明,海洋文明,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文化想不被灭绝就必须有包容性,必须有融合性,如滴水入海,除非海枯石烂,否则永不干涸。滴水为何可以入海?因为滴水是水,海也是水,一个文化想要融入其他文化则必须有所取舍,有所转化,形而上学为道,形而下学为器,器可以舍弃,而道必须留下。神莫大于化道,道即是神,即是文化的精神。中华文明五千年传下来的神不在外面,而在我们每个华夏子孙的心里,这是先天的,是我们的传承记忆和精神。只要神还在,我们的文化、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麦冬诗歌:对他界的思慕和向往


作者/姜慧


     诗歌,让我保持笑容和眼泪,活在一种审美状态。

     换言之,写诗和读诗不为这个境地,就有危险活在任性纵情之中,其结果只能让人变形。

      站在一个修行者的角度,麦冬诗歌有对他界的思慕和向往。

     《声音》中,作者一一次次按下胸口的声音,心头的欲望,音性相感。

      只有放下执着的偏见,把胸口的那个分别燥热,推向下,胃以下,下丹田,第八识。去相会元意识。

      我猜麦冬是用声音的妙法莲花,作为打开心的法门。部分变化的微笑,是装扮应世的伪饰,在孤独的回归路上,还没有照亮的路途。

      莲花,玫瑰,湿漉漉的手,听法听莲花绽放的声音,心中还有人间的诱惑。

      道自情出,妙法莲花是大情大爱。在远离喧嚣的时刻,内在声音丰富饱满。大音希声。

      最后,感化梦中人,了却前世的孤单,回答最初的因果。扬起梦的桅杆,奔向智慧光明,与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6 15:17)
标签:

杂谈

麦冬诗歌印象之二:诗 只写一寸


作者/姜慧


     著名诗人,大都是带着眼镜的。比如麦冬。

     因为他要写下常人无法看到的瞬间,我猜甚至要再拿上放大镜、望远镜,一寸一寸放大心灵的震撼,让诗的心肠一寸一寸断。

      不近视也不远视的人如我,也喜欢学着样,却常常错拿了个放大镜,一天到晚云里雾里天马行空,为赋新词强说愁。武术练家懂得的,虎虎生威抖着一身机灵的,叫瞎扑腾。

      拳家还深谙一个道理:"拳,只打一寸","打蛇要打在七寸上"。集中发力,出寸劲儿,切中肯綮。

      其实诗的关健点,也只一寸。集中心力,去抵达。(《坐上火车去想你》)"我一天都快乐着"。怀抱童真,站住一个点,细看一寸的忧伤,一寸的欣喜,一寸一寸写满他的体贴。麦冬就是用那样的笔法,好好恨,好好爱自己,安安静静的云淡风清,是更高意义的写实主义。让人提起麦冬就能同时想到他的诗句。诗歌存在的目的,也正是这样,在纯粹的自在的黑暗中,点一盏灯。

       将内心的真,将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