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贾宏图
贾宏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22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9:51)
标签:

文化

“爸爸!买个收音机吧!”

这是五十年前弟弟的哭喊。五十年代,收音机还是奢侈品,邻居家买了一台“北京”牌收音机,很小,但能收到好几个电台,一放学弟弟就跑到人家去听,饭也顾不得吃,作业更丢在脑后。那时,我和弟弟妹妹观望外部世界的惟一窗口,是悬在门口的小广播喇叭,听新闻,听评书,听音乐,一放了学,我和弟弟、妹妹都搬着小板凳坐在小喇叭下面。小小的喇叭是我们文化启蒙的老师。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留在记忆里,许多历史知识和文学名著的故事,都是从小广播中获取的。

可惜,这种有线广播时间有限,每天只有两个小时,还经常出毛病,有时正广播长篇小说,到了关健时刻,突然不响了,我把广播喇叭拿下来,好一顿敲打,还是不响,妹妹埋怨是我给弄坏了,弟弟坐在地上大哭,闹得我满头是汗。这回邻居家有了收音机,弟弟去了就不回家,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9:50)
标签:

文化

在无边的田野里,小草是最渺小的。无人理睬,自生自灭。有时,草又很讨厌,农民种庄稼,杂草是大敌,春种、夏锄、秋收的三个农季里,夏锄就是专门对付杂草的。因为小草生命力太强,消灭它又颇费劳力,于是各种除草剂应运而生,打开电视,各种除草剂的广告目不暇接。我在很小就明白这个道理,记得读中学时写过一篇作文《除掉杂草好长苗》,还被老师作为范文,抄写张贴。当然我是从小道理说到大道理――除掉思想上的杂草,对我们成长的重要。

自从我有了自家的园子,种植和伺候草坪两年之后,我才由衷地说,小草是应该被善待的。其实小草是很可爱很可敬的,它是最顽强也最勤劳的植物,殘冬时节,它破雪而出,最早给人带来一丝春意。小草们牵手而来,结成一片绿坪,先嫩绿如萍,后深绿如毡,那是孩子们放开手脚的广场,老人们放飞心情的湖泊。草坪是城市的诗笺,上面写满了温馨和浪漫。草坪是回荡在城市中的轻音乐,早上是明丽的晨曲,晚上是轻漫的小夜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9:47)
标签:

文化

文史馆员者,资深德高,学识非凡,为本地学坛之翘楚,民族文化之集大成者。

省文史研究馆为迎接建国60年,精心谋划,集中我省十位馆员的经典之作,出版了这套十一卷本数百万字的“馆员丛书”,可谓洋洋大观,堪为本省文坛罕见之盛景。承蒙王潜主编抬爱,让我先睹为快。初略翻览,真是名实相符,十名馆员虽专业有别,文史探秘,诗词研究,书画经验,各有专攻,但学养之丰厚,专业之精湛,文笔之清雅,如春风拂面,让人耳目一新。对于我这样的文史爱好者来说,部部爱不释手,对于相关的专业人士,更是雪中送炭。实话实说,现在书海汪洋,但这样值得细读值得常读值得永久收藏的书实在不多。

十位馆员堪称龙江十贤,诚如栗战书省长所言,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们“不计江湖庙堂,忧国运,虑民生,以独特的方式默默关注着龙江大地‘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变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9:46)
标签:

文化

山区的天,小孩子的脸。阴雨晴又阴晴雨再阴雨晴,从早到晚三起三落,让你哭笑不得。

早晨大晴,云很淡,风也不大,突然从西天飞来一片云彩,接着其它云朵像来集会一样向这里凝聚,越聚越密,天色昏暗起来,雨轻轻的飘洒下来,开始还很轻柔,接着就有些急促了,雨滴越来越大,雨速越来越急,把树叶打得一阵惊叫。这时风停止了对树的蹂躏,静观树林接受雨的洗礼。清格灵灵的雨水从头泼下,淋遍树的全身。那水顺着山坡流下来汇进小溪。不一会雨又小了,也慢了。树也停下了夸张的呻吟。有时呻吟是因为快乐。因为太阳的驱赶,云渐渐地退却了,这时太阳从云的缝隙中,射出一道电光似的光柱,云朵的边缘像镀了银边一样耀眼。云散雨歇,雨后的空气清新而澄澈,树林如沐浴后的美女,头发上滚着湿漉漉的水珠,浑身清爽,满脸挂着被情人拥抱后的柔情蜜意。那原野上的小草最兴奋,如刚刚从梦中苏醒的孩子,爬起身挺直腰,那头上顶着的露珠晶莹耀眼。“乾坤一夕雨,草木万方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9:44)
标签:

文化

“山雨欲来风满楼”。可雨真的来的时候,风停了,树也挺直了身躯,好像在等着雨的洗礼。雨滴打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那声响一阵紧似一阵,如同雨中田野里玉米拔节的动静。这时你会看到,树叶在由浅渐深地变幻着颜色,像伸展的手掌一样悄悄地长大。

山雨的美丽,是山外人感受不到的。雨后,大山里的清爽,更是在城市里难以享受的。大山和森林中负氧离子的含量是城市里的几十倍。雨后的负氧离子,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好像在散发着一种特殊的芬芳。一走进大山,你不得不张开胸怀,作几个深呼吸,顿时神清气爽,浑身都觉得轻松了许多。当我走出围城,走出职场和官场的“丛林”,来到大自然的怀抱里,真有“忽逢桃花林”的感觉,不由得“怡然自乐”。对着苍茫的大山和山上深邃的森林,我突然有一种想大声呼喊和歌唱的强烈愿望。

是应该呼喊,那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读《我们的故事》感想
                                            肖复兴
        贾宏图是我的兄长,也是我喜欢并看重的报告文学作家,在新时期的文学创作中,有他浓郁而多姿多彩的一笔。
        当然,贾宏图更是我的老插朋友。北大荒那一片黑土地,是我们共同成长的背景和共同抹不去的记忆。
 因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我们的故事》已说了两年多了,到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此刻,我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向每一位读者说一声:谢谢!正是由于你们的鼓励和支持,我才能把这些故事说下去。
       我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雪,一个叫姜书翘的人找到我的家,他拿出厚厚的本子,那上面整整齐齐地贴着百期《我们的故事》的剪报,他让我在上面题名。他说,他和爱人都是下岗职工,生活很艰辛,正是这些故事让他们生活得很充实很快乐。说着,他流下了眼泪。
        我还记得,我的老朋友、作家刘邦厚给我打来电话,他到医院看病,多少次碰到出租司机在收听《我们的故事》。一个司机听说他认识我,一定让他给我打个电话,表达他们对我的敬意。他说,听这个故事的人很多,经常被感动得流泪。可惜打过电话不久,邦厚就去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正在痛苦婚姻的围城中煎熬的陈草突然看到了一线曙光,上海出台了新政策,每个知青的子女可以批准一人落户上海,还可以进城读书。于是她带着老二回到了家,因为老二肾炎犯了四次,他是农业户口,18岁就要分田地的。那时父亲已经过世了,兄弟姐妹七八个,可没有一个人同意当这个外甥的监护人。没有监护人当然就不能落户口。她对亲人们说,老二回来不到你们家住,不到你们家吃,不让你们承担任何费用和责任,而且可以到公证处公证。“我求他们四次,可还是没有人同意。也许因为他们的日子都不富裕,他们真的怕被穷亲戚缠上。”那时陈草真正体会了古人的话:“穷在路边没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实在没有办法的陈草给上海市委领导写了一封信,请自己小学的同学杨英转交。这位老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