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京华闲人
京华闲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159
  • 关注人气:6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博文

今日春分,是为仲春之中分日,阴阳适中,故昼夜无长短。燕子归来,雷电始作,自此后阳气日盛,阴气渐衰。闲人曾有《卜算子》单道此时江南好处,词曰: 

《春分遣怀》

波动燕斜飞,雨舞梨花乱。楼外青山懒入眸,怕负春光半。

春意盼人归,春梦随舟远。最爱春风欲起时,江渚渔歌晚。

北宋的王观以词得罪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6 11:09)

今日惊蛰,春归大地,万物复苏,所谓“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春茶也不例外,四川、贵州、浙江的部分地区开始采摘了。每当新茶入盏,甘润入喉,茶人的情怀自然也会呈现。品味者有之,论道者有之,由此构成了由来已久又绚烂多彩的中国茶文化。

几年前有位香港文化名人没来由的批判了中国茶道精神,并说:“简单就是茶道”。由此,招致了大陆茶人的一片批评。这番争论已成逸事,往事如烟飘过,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其实他如果不是文化名人,只是一个普通的饮茶者,能以潇洒的文笔写出那篇小文,也还是可以欣赏的,毕竟是见仁见智,无需多论对错。但作为以文化著称的名人发此言论却是让我有些吃惊与失望,由此我想到了卢仝,在同样一杯茶里,我看到了文人情怀的差别。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几篇文章一直在盼下雪,年前年后期间,雪终于飘落下来,居然连下了三场,一场比一场大,这于人于动植物的健康都有着重大关联的春雪,带给人们无尽的欢乐。昨夜的雪更是给元宵佳节带来意外的惊喜。

 初十那天的下午,我站在窗前,看空中雪花飘得格外舒卷有致,手中那杯乌岽山的云雾香,茶烟袅袅,醉人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与窗外的雪花遥相问候,一时间的恍惚,不知是茶香熏染了飞雪,还是飞雪灵动了香茶。

 忽然想起了白居易的小诗《问刘十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戊戌的除夕是双重辞旧迎新,即是戊戌年最后一天,又是“立春”日,新春的开始。据说下一次出现是2057年,我的努力目标出现了,朝着100岁的方向前进。

    立春吃春饼,除夕包饺子,还有北方的元宵,南方的汤圆,国人的习俗是把许多美好圆满包在一起,一家人在大红的福字下团圆,享受快乐与亲情。由家庭进而扩展到整个家族,整个村寨,整个民族,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共同团圆,享受快乐与亲情。“春运潮”、“景区热”、“高速堵”无非是这种习俗的诸多外相呈现而已。正是这种追求美好与团圆的传统使得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绵延传承五千余年,并永远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

    今天大年初一,又是迎新日,《大学》中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今年最是应景。立春迎新,初一迎新,新的一天,新的一月,新的一季、新的一年,留下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到林清玄先生仙逝的消息,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词是“无常”,第二个词是“惜哉”!

与林先生的缘分是因为禅与茶,2008年的一天,我接到湖南卫视的电话,邀请我在《零点锋云》的节目中与林清玄先生畅谈“禅茶一味”,说实话,我对这个话题与林先生都很感兴趣,然而因为恪守当时的一个承诺,不得不谢绝了这个邀请,在栏目组的要求下,推荐张菁替我出场,完成了这期节目。就这样,错失了与林先生相识的极好机会。

本以为从那后再无交集,成为一次遗憾,谁知命运中该有相会总是可以见到的。20136月下旬,我接到北京电视台吴玮的电话,说台湾林清玄先生到北京了,是否有时间一起聊聊。我立刻想起几年前未得相见的遗憾,爽快答应下来,安排到我学生的“沁馨莲茶艺馆”相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晨出来还是感到了严冬的寒冷,毕竟是一年最冷的节气,古语云:“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但到了茗心学堂,感受的却是浓浓的暖意,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在“大寒”这一天参加“六堡茶专题鉴赏班”。热情洋溢,可见茶的魅力日渐增长。

学习茶本体的基本途径有两个:一条路是由点到面,即从一款自己喜欢的茶开始入门,在对茶产生浓厚的兴趣后开始系统学习;另一条路就是先较完整的理论学习,再选择自己喜欢的茶深入学习。两个途径可以说是殊途同归,最终都是把握整体,深入细节,这也是了解“天下茶”的基本方法。

六堡茶是黑茶的一种,这几年日渐受到追捧。市场好了,对茶农固然是件好事,但六堡茶的“追老茶”特性与工艺的特殊性,加上不良茶商对利益追求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数九严冬,天寒地坼,小寒节气,朔风逼人。今年南方大面积下雪,大家要注意御寒保暖,外出要注意安全,老人尤其要小心防滑,天气不好最好不要出门。烫壶小酒以活血。泡杯好茶以舒心,此为养生之道。

酒不可多饮,茶亦要有择,还要有节制。明代茶人许次纾认为:茶要经常喝,但一次不能喝多。心属火,肺属金,常用茶润有益心肺,烦恼和郁闷就会消失。如果一次多饮了则会对脾肾略有伤害,造成泻肚或体寒的症状。因为脾属土,原本湿润,肾属水本就阴寒,此两处适宜经常地保持干燥和温暖的状态,茶性寒,喝多了会有不好的影响。茶叶也不宜多放,否则也会像喝多了茶一样伤害脾和肾。一般的人只知道不要一次多喝茶,却不知放茶过多也会有害,……

许次纾是明代人,那时还是以绿茶为主,所以他说的很有道理。在唐人王敷的《茶酒论》就有类似的观点,在传说中有一种病叫“斛茗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次感慨时光流逝之速,无怪乎圣如孔子也睹流水而慨叹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转眼竟到了冬至节气,数九第一天,严冬自此始至极,当然,这一年也就快过去了。

大雪节气北京最终也没有下雪,每日只是在电视和朋友圈里看别处的雪景,颇有几分羡慕之意;却也只能羡慕,无法轻触到那飘扬的雪花,感受那丝凛冽中特有的温柔。

虽然无雪,冬夜还是寒气逼人,昨晚闲暇,守着窗儿,给自己泡了一杯红茶,窗外桂华流瓦,明月当头。一翻日历,却是农历十五,难怪如此曼妙的圆月漫步在寒夜的空中。或许她正在寻觅窗前的梅花吧。飘出这个念头,当然是想起了杜小山的《寒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大雪,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矣。意思是此后寒气下沉得大势,阳气内敛愈深,有雪为顺时。

    京城温度终于降下来了,希望尽快下场雪,否则人是要受病的。前几天同董律师、吴大夫聊到中医与传统文化,其核心就是阴阳的相依相转与五行的相生相克。此节气的自然状态是阴极盛而阳极衰,不如此则为违时。

     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申捷做客杭州拍电视剧,发来西湖美景的照片,并附有东坡的词句春衫犹是,小蛮针线,曾湿西湖雨。于是,我知其思念家人了。

这句词出自苏轼的《青玉案·送伯固归吴中》,是做客杭州的苏轼送友人回乡所作,全词为:

三年枕上吴中路。遣黄耳、随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惊鸥鹭,四桥尽是,老子经行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