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舒骏
黄舒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5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12-07 10:47)
标签:

黃舒駿的博客

blog

杂谈

分类: 杂谈

嗨!大家好!好久不見,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其實今年我很多時間在內地,因為工作忙碌,都沒有空閒更新博客。我現在在福州,這邊氣候很舒適,希望大家有時間多關注我正在做的《全球閩南語歌曲創作大賽》節目。 (不要懷疑,這真的是我的博客哦!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黃舒駿的博客

娱乐

分类: 现场实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绝对唱响

分类: 现场实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7 22: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創作是不能有經驗的,而且沒得學。

    跟其他任何功夫不同,創作硬是一種熟不能生巧的把戲,每一次開始,都像盤古開天。起初,一切空白。完成時,你會納悶這是否真的是你寫的。

    英文給的字真好:gift。「天賦」。就是「禮物」。如果你有天賦,別驕傲也別自負,那只是個禮物,不是你努力奮鬥用功投入的結果。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跟你本身沒太大的關係,就像天生長得美的女孩,我真不知道她們在跩個什麼,一付超凡入聖高人一等的模樣,其實她們唯一該做的,就是回家叩謝父母。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好傷心、好令人絕望啊?那我們豈不什麼都不用做了?問題是,誰也不知道自己有,還是沒有。而且也不知道誰能告訴我們,我到底是有的那種人,還是另外一種?

    在哈利波特書中,魔法學校中的師生,將除了魔法學校中的師生之外的所有人類都'暱稱'為麻瓜。我的解讀是,在他們這樣的族群之間,他們知道「有」是什麼,長得什麼樣子,也清楚知道,麻瓜們是「沒有」的。但是,麻瓜們卻永遠也不能明白,這一切到底是什麼跟什麼的。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7 23:58)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如果可以,沒有一個小孩,會在初戀之前,告訴自己:我這一輩子要談兩次戀愛!我一生將會有很多愛人!

    很多人都認為花心是一種天性,惡行,甚至是疾病。但回頭想想,在初次被騙或失戀之前,你是否記得自己那份單純執著一廂情願的心思?也許那離你太遙遠或是被你歸於年少愚蠢年代的產物,但是,那就是我們生命中曾真真實實出現過的理所當然與完美!但有多少人可以有這般幸運與福分,第一次就遇到善良又守約的愛人,讓你從此一生不必在情路上沾染那些血腥與風塵,不會因一個不對的人,或不斷出現不對的人毀了一生?花心?是那些不幸的人一生除不去的噩運與詛咒!
    我想人生的不圓滿,主要也是相對於我們的夢想。但夢想都是捏造的,是人為的,所以它的完美也是主觀與虛構的,跟客觀的事實是無關的。如果上帝要滿足所有人的希望,可能把全地球都賠進去也不夠!所以經濟學第一句話就是︰
「世界的資源有限 ,人類的慾望無窮 。」說完了!把人世間的一切。

    很多人,尤其是女人,喜歡發表理想對象的標準。說了半天,等於把所有人類的優點都叫來集合編隊一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22:12)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人都會老。這是一切的答案。但要是你不夠聰明,不夠敏感,或是不夠老,還真不會明白這個簡單到幾近無聊的道理,要命的地方在哪。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在明白之後,趁還沒那麼老時做一些改變、補救或預防的自我革命。

    人都會老。老會帶來很多影響。其中對搞創作的人來說,最大的「自然災害」就是感官的鈍化。比如說,小時候,生活經驗少,每天活著都是個冒險,每事發生都是個奇蹟。你看見小花小草小貓小狗都覺得很有意思。有人拈花,你會笑;有人打狗,你會哭。一陣微風吹過你就急著寫個詩,變了天的溫差會讓你思考是不是世界末日的開始……現在,什麼鬼的神的都不信,什麼男的女的都不理。所以,再也找不到動機、刺激逼你寫個什麼東西的。

    我永遠忘不了這輩子第一次吃苦瓜的傷心記憶。那是在錄音室,我工作了十幾年的地方。那天晚上我如往昔的吃著便當,看著電視,然後很自然的喝了附著便當的苦瓜湯,然後又怡然自得的看了十五分鐘的電視。突然我一身沮喪的無法言語……什麼!我吃了苦瓜?還沒事兒?我一輩子最討厭苦瓜的,我認為苦瓜是給愚蠢的大人甚至是老人的一種懲罰,沒有小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22:12)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幾年前到馬來西亞演唱.

記得前一次去,一陣秋風掃落葉, 行程密集而激烈, 聲色惶惶, 人影幢幢, 在所謂唱片宣傳期的多次輪迴中, 所有習慣的感動與焦躁不斷上演, 短暫的掏心與來不及回應的激情反覆進行著. 離開前我跟大家說: 我很快就會再來! 不知有多誠心, 但絕對真心的認為, 在未來數不盡的出片機會, 要再來一次如此的相會, 就如學生之間, 過個暑假, 又再見一樣, 何必太依戀, 如生離死別.
    距離這次,那是九年前.
    這次去,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台下的人平均年齡依舊,看起來依然酷似當年那群死忠歌迷. 但我提醒自己, 他們硬是比當年那些, 小了九歲. 在他們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好奇勝過驚喜, 尊敬多於崇拜, 彷彿傳說中的那個似人非人的傢伙, 突然又活過來, 如木乃伊或吸血鬼. 後來開了我的個人座談會, 開場就有三位小朋友, 用唱我的歌的組曲來歡迎我. 認真而緊張的神情, 教人噴淚! 我告訴他們, 讓我們一起來談談當年的黃舒駿, 他們有些不解. 一直說到現在的黃舒駿,他們更疑惑. 說起過去在歌壇的種種, 所有我曾經對人, 別人對我的愛恨癡癲, 做音樂的苦澀與甜美, 歷經千山萬水的反璞歸真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