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oecheng
joeche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9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健康

分类: 医院故事

让我们一起同工来写【癌症1000问】

只有癌症病人才真正知道,只听「医学的标准答案」,并没有解决郁闷的块垒;有时候反而当你在候诊区,听见坐在邻座的一位陌生的病人或家属,无意中说出的一段话,反而解除了一直在心中解不开的心结。

 

 

文 / 郑春鸿

 

 

我把【癌症1000问】的想法和初拟的提问先寄给许多位癌症病友看,希望他们能提供宝贵的意见。他们几乎一致的反应是 :「我只是一个病人,哪能回答你提的那些医学问题?」

  我是这样说服他们的;

1)      纯医学的问题,我会就近请教本院的专科医师,他们会提供正确的答案。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健康

分类: 医院故事

/ 郑春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医院

病人

医师

健康

分类: 医院故事

医院应该坚持哪些原则?医业的本质为何?它是「自由商品经济」的一环吗?还是应该只取比自由经济合理的利润更低一些,以保持医德「古风」便好呢?抑或是它应该是一个以「赢得世人尊敬」为必然守条的职志;而不只是糊口的职业呢?我们在和信医院天天被黄达夫院长教导着:医院是一个赢得病人尊敬的地方,我们不但要医治病人、照顾病人,还要感动病人,让这一群彷徨无助、充满恐惧与痛苦的病人得到平安和安慰。

 

文 / 郑春鸿

 

有一篇「修电视的工人」和「医院院长」对话的故事,在网络上流传很广,我们特别和大家分享思考。很显然地,故事作者是透过一个修理电视的工人「质问」医院院长,来「揶揄」医院对病人的收费方式,包括收费思维及收费模式。

我把这篇文章寄给一些同事和友朋阅读,他们很热烈地回馈了多元的看法,读者可以从《回响篇》参考。

 

病人的义务之一,就是要支付医药费

每家医院都会张贴类似《病人的权利与义务》,其中,病人的义务之一,就是要支付医药费,这样的宣告是举世皆同的。其实也不用宣告,我们在巷口吃一碗阳春面,同样要付钱,很少人去吃「霸王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2 14:50)
标签:

健康

分类: 社会观察



医护人员天天可以行善,本来就是阳光,就是爱的代言人;许多癌症病人告诉我,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生一场大病,因为他对病友的宽慰和关心,也使他可以成为别人的祝福。新疆是太阳的故乡;医院也是太阳的故乡。

文 / 郑春鸿

 

我对新疆的印象,要从认识刘南生教授说起。1988年,妻和我的中国之旅行,路经桂林,友人安排了与当地的艺术家见见面。刘老师当时任教于桂林师范学院,我们在他仅能旋身的宿舍,观赏他的作品幻灯片。就在斗室之中,我们对他的新疆之作十分神往。西域挺拔的山峰、交河故城的废墟、小贩与陶罐、烤制馕饼的穆斯林,以及维吾尔女郎骑着小毛驴,各展风姿,非常动人。

刘老师的画所以生气盎然,最大的成就是他把新疆的阳光带进他的每一幅画中。来年,妻和我特别一访新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0 19:29)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生边上

 文 / 郑春鸿

 

家里的鱼缸是五年前迁入新居时,几位好友送来贺新的。既然有了鱼缸,总不能没有鱼,为了不辜负新鱼缸,妻和我为了挑选第一批的「房客」,在水族馆里买了四尾神仙、六尾三间和八尾小锦锂。水族馆的老板见我是新手,特别告诉我,不管养什么鱼,缸里一定要添两三尾「清道夫」,这种俗名叫老鼠鱼的小鱼,专门吃沉淀在缸底小石间的鱼大便,有了「清道夫」,鱼缸的清洁才有保障。另外,为了让缸壁保持光亮,还要搭配一两尾「贴壁鱼」,牠们特别喜欢吃附着在缸壁上的青苔。

就这样,第一批小宠客住进了我们家。道里说起「第一批」,我的心里是有点伤感的,因为这「第一批」之后,五年来,在我这个「房东」的大意疏忽之下,鱼儿们活跳跳地进来,死翘翘地出去,不知来去多少「批」,熟朋友来访,在沙发上坐定后,常会说:「噢!你们的鱼又不一样了。」这话常叫我难为情。我必须承认,每次我用小网子把翻了肚皮的死鱼捞出来时,心情的确是不怎么愉快的;但是,为了平抚心情,我立刻会告诉自己;「死了几条鱼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不是最喜欢吃鱼的吗﹖看你食指大动,左拑右夹地游刃于红烧鱼的骨骸之间,何见你有一丝的愧疚之情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0 19:26)
标签:

文化

分类: 心情湖畔

文 / 郑春鸿

 

《圣经》摩西五经中有《利未记》。根据记载,利未人是负责以色列人的祭祀工作,不参与分配土地。后来,所有的祭司都属于利未支派,他们的工作是协助料理会幕,并向百姓讲解律法。《申命记》说到:「祭司利未人,利未全支派,必在以色列中无分无业;他们要吃用献给耶和华的火祭和祂的产业。」

现在,利未人一般指的是教会的神职人员,包括牧师、传道人及全职同工。他们的薪俸都来自教友的奉献;不过,虽然他们并没有被约束不能拥有属世的产业,但是他们的收入通常都很低,过着接近清贫的生活。

 



(图片说明)医师是现代利未人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人的身体和生命是不能拿来做生意的 医师所做的劳务 帐是记在天上的 

 

我常会把「利未人」和现在正在非营利机构工作的人联想在一起。利未人对神忠心;现代从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居

分类: 心情湖畔

文 / 郑春鸿

 

活了四十年,最近,我种了第一棵树。

对一个做庄稼的人或是喜欢园艺的人来说,种一棵树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对一个在台湾都市里生长了四十年的我,种一棵树除了新鲜之外,究竟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呢?

仔细想想,一个现代人,想要种一棵树,确实要一些有点为难的条件配合。首先,你必须有种树的动机与心情;其次,你得有种树的地点;还有,你要有种树的常识。最重要的,可不是说说而已,你必须真的去买棵树,然后把它给种到地上,而且你得确知自己在树刚种下时,有时间在旁照料,帮助着床。

这些条件你同时都具备了吗?四十年来我似乎从来就没这个机会。现在,我「真的」去做了。所谓「真的」,是指我的种树不是像我们常在电视上看到,一群西装革履的大官,人人一把铁铲,只做出种树的样子。

 



(图片说明)我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0 19:22)
标签:

情感

分类: 心情湖畔

文 / 郑春鸿

 

老教授搭乘火车旅行,列车长前来查票时,他竟找不到票,老教授急得满头大汗,列车长说:「找不到就算了,再补张票好了。」老教授说:「这怎么可以,找不到那张票,我就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啊!」

有人这么胡涂的吗?不但有,而且这种迷糊的人,还占大多数;或许更精确地说,每一个人都有这位老教授胡涂的那一面。

在人生的旅途中,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在哪一站下车,因此在车站的时候,就准确地买到了车票,并且一路视察了沿途风光,一刻不差地就在预定的车站下车了。这种人似乎不多。至于,那些不太清楚自己每天为什么要干这一些活儿,走一步算一步,半推半就地被挤进某一条道路,不怎么拒绝,也好像不容易反抗地走上这条路,这样的人似乎就更多了。

 

 

(图片说明)自己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0 19:19)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生边上

文 / 郑春鸿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第一次害怕死亡。我之所以这么热心的想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子的觉醒,也许多少有一些参考的价值。

那一天骑摩托车载着女儿去上学,那是一个很不愉快的早上,当女儿跨上车之后,我们也延续了前一个悲惨的晚上留下的话题。我不知道从哪里想起了一个英文字overuse,意思是过度使用,我一边骑摩托车,一边很感慨地问着坐在我背后的女儿:「你和哥哥这样overuse你的父母,真是情何以堪呢!」接下来的是女儿讲了一些她认为真实的话,我认为是悖逆而不知感恩的话。

我突然踩住煞车,背对着女儿说:「下来,你自己走。」

我连看她都懒得看,只听她说了一句:「帽子啦!」原来他是要把戴在头上的安全帽还给我,我站立起来,让他能够掀开摩托车的坐垫,他还没有把帽子放好,我就用力地坐下去,她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我已经转头扬长而去。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停好了摩托车,我还在想;搭车去上班,我也在想;上班的时候,我还是一直不断的想:「我做了什么事?我没有吓着了女儿?我这样做,会不会让她有被遗弃的感觉?那多么糟糕啊!我应该怎么补救呢?」

憬然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0 19:17)
标签:

文化

文 / 郑春鸿

第一次到观湖山庄来,我就认定这是我追寻的理想居所。之前老公与我早就有逃离都市,投奔乡村的计划,然而都因贪求都市的便利,始终茍活于那混沌红尘之中。这次我们似乎都下定决心了,因为这个山庄既有乡村的风味,又有现代化的管理;草木扶疏,设施完备,最重要的是地点居于城乡之间,满足我们贪图都市物欲以及向往乡村情调的矛盾情结。
几乎无可挑剔的情况下,却在同时,我们心照不宣地发现了一个美中不足之处,就是不偏不倚地在我们相中的那一层楼附近有一个可怕的「厝边」-----一个坟。
这个「厝边」当然不是正好座落在我家的隔壁,所谓「附近」指的是视野所及之处,而如果这视野所及之处是我可以很自然逃开的,或许我还不会那么介意,偏偏我们每次上下楼等电梯时视线上非得跟「它」
碰面不可,这实在让人多少有点压力。而为什么老公和我却「心照不宣」地不去提这事呢?我想除了观湖山庄太令我们神往,已经不忍割舍之外,主要也觉得阴阳两造无冤无仇,毕竟也没什么好怕的。
观湖山庄不少是「度假型」的住户,像我们这样「长住型」的住户虽然也有一定的数目,但由于大家都忙,一个月碰不到几次头。
蛰居「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