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虫虫
虫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8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3-16 17:23)

本以为本分之人即可不招人言论,故一贯遵循低调行事之原则,只管老实低头做事。却奈何是非。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一眉一目,一喜一怒,都可被议论,被猜测,被揣摩。何等之功啊,想想真是受用不住。走的快了,不行。眉头皱了,不行。脸无表情,不行。声音稍大,不行。情绪,注意情绪。这情绪,何种为当呀!?老大说,情绪谁都有,实属正常,但以不影响他人为好。小的自信满满,于是应答,放心,关起门来做事,不会的。可谁知真有敏感人等,不免心里打起问号,回忆日前的情绪。不错,烦的有够可以。真的是烦的有够可以。碍于直接领导者为一人,便无需再与他人汇报。理解当谢,不解亦然,无知者无过嘛。还记得这副对联吧,才识学浅的小女子在孩童时期便已记住,想必明理之人均可明其义:“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说现在开始流行写微博了,字面理解就是一两句话成文的意思吧,那我也试试。。。

 

感觉就像小时候暑假被要求写的日记:

 

今天去姥姥家了。

今天在家写完作业就看电视了。

今天上午玩儿,下午也玩儿。

今天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

 

不知道当时爸妈看完会是个什么心情呢?我现在感觉,挺找打的。。。

 

这就是微博的原型吧,想必就是童年的回忆+遗憾吧,人大了,就知道当时的不应该了,往往都是。

 

其实,我们的日子,不就是在一句话一句话的概括中流逝掉的吗。

 

最近嘛。。。

 

跟自己的头发很较劲,烫,不烫,烫,不烫,哎呀,我养,清汤挂面怎么啦,撅了翘了怎么啦,反正后面我又看不见,一向如此,对自己的仪容仪表,过的去就行,又不是人嫌狗不待见,出的去门就O啦~

 

年度家庭聚餐得色筹备中,吃嘛豪哇,愁ING,打听了下马克西姆,还真不是一般能消费的起的,再等等,为了有朝一日向马进军,是时候奋斗+节省了~

 

那,收了,奋斗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回忆一下。。。

 

晚上下班回家,看见CLEVER傻了吧唧的眼神,不忍上手去摸他的鼻梁儿,没想到,YA吭哧就是一口,大拇哥就见血了,本着对我爱的几位负责的态度,隔天去防疫站打疫苗,跟大夫说N年前就打过狂犬疫苗,还想着兴许这次就能免了,大夫字正腔圆的说,超过三年就要重新注射,我看着已经有点儿干了的伤口,嘟囔着,就破了点儿皮,大夫再次字正腔圆且提高了八度说,只要见血,病毒就算种上了,就要打疫苗!好嘞,交钱,拿药,注射室打针。本人还就是不怕打针,想当初摔坏了腿,那老粗的针筒抽着一管又一管的黑血,又想当初过敏不断,让做过敏源的变态反应试验,大夫问了句,怕打针吗,随口回答,不怕!谁曾想呀,那大夫撕开了25个针头,25种不同的东西打在了我一条胳膊上,眼泪就转呀转呀,我愣是给挤回去了,现在想想,我怎么那么滴英勇尼~

 

跑题了跑题了,我说的回忆一下,可不是这么久远的回忆呀,我想说的是。。。

 

交钱的刹那,我随口问了句,这个不能报销吧?收钱的大夫回了句,商业保险可以。诶?商业保险?咱有呀。回家找到客服电话致电咨询,我上的保险,狂犬疫苗可以要求理赔吗?电话那头的小姐非常温柔的和我确认了ID号,查到我的信息,然后清清楚楚的回答我说,可以。客服小姐帮我记录了报案信息,说等五针都打完后,就可以递交材料办理理赔手续了。哈,挂了电话,心里这个美,可有人给我报销啦。于是兴高采烈的把这个好消息奔走相告给了我爱的几位,看的出来,大家都为我高兴,一时间觉得,保险还是有用的嘛~

 

数着日子照规定日期把针打完了,终于打完了,所以,可以准备材料办理赔去喽~

 

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没有吃饭就直奔了理赔中心,接待员查看材料,复印了ID和保单。

 

“没有诊断书吗?”

“你们的客服说没有诊断书打针条也行。”

于是指了指。

“哦,哟,打针条上没有诊断章呀,要有章才行呢。”

“你们的客服也没说呀,那我还得再跑一趟呀。”

“要不您联系一下业务员,让他们帮您代理。”

“你们的业务员三天两头的换,我也不知道是谁呀。”

“我给您查查。”

 

。。。

 

“这个是,麻烦您打一下吧,我们不好支使人家。”

“行。”

“那边有电话。”

“没事,我用手机就行了。”

 

。。。

 

“那好,那我先把材料递交,然后我去医院盖好章后电您,麻烦您找我拿一下然后帮我补交给理赔中心,好,那谢谢您了,麻烦了。”

 

接待员帮我填好了单子,按了个受理号给我,马上,理赔中心的喇叭里就召唤5号客户了。

 

我去了柜台,把整理好的材料递了过去。

 

“理赔需要上海总部审核,审核后再打款。”

“哦,好,没问题,我这个是都可以报吗?”

“有100元的免赔额。”

“什么意思?就是我花的260元里有100不能报?(一向不懂他们说的条款。)”

“。。。约,您这个还不能办理赔。”

“嗯?为什么呀?”

“您的意外医疗险06年的时候就解约了,您目前只有意外伤害险,而意外伤害险只有死亡或致残才可以理赔呢,意外医疗包括这个疫苗,而您的意外伤害不包括。”

“。。。嘿,那我打你们的客服,问她能不能理赔,她告诉我说可以,害的我白跑一趟。”

“实在对不起,可能是没看清楚。”

“唉,行吧,没事。”

 

心里骂着,投诉,投诉,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开车路口转弯,711买了9块8的好炖,端着准备上车,刚开了车门,有个男人便操着口音冲着我小声的说,小姐,给你看看X,一时间没听清楚,加上听不太懂的口音,我听着他像是在跟我说,小姐,给你看看XIONG,顿生一股怒气,横着眼盯着他没好气的问,什么?(而就在同一时间,脑子里闪现着,NND,遇见流氓了,好呀,光天化日大中午的,路上人来人往买饭的,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胆儿也忒大了,我胆儿更大,我非喊破嗓子把你喊的满街人都认识你不可!)小姐,给你看看相。(心里舒了口气。)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没答理他,上车,关了车门,落了锁,居然站在车门边还在冲着我说,看也不看他,开车,走人,撞死活该。

 

这位半仙儿,如果您真会给人看相,怎么就没看出我脸上写的字呢?

 

“扛着背字儿的人,敢惹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4 21:48)

也曾高傲的绽放。

 

美丽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

 

就用火热去溶化冰霜。

 

即使再重也定要坚强。

 

其时有时白色并不代表寒冷。

 

落幕后但依旧绚烂。

 

依依不舍是对春的留恋。

 

做最后一片追风的叶子。

 

角落里的美也能另人驻足。

 

温暖就是我们彼此依靠。

 

渐变需要的是过程。

 

所以说生命是五彩的。

 

低头有时只是一种态度。

 

分担着彼此的重量。

 

雪花在树梢停留。

 

也落在叶子的肩膀。

 

这样的一片枫黄。

 

被红豆相思着。

 

在那个飘雪的季节,心,随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3 22:37)

洗漱完毕,应该睡的,但晚饭还没消化呢,再忍忍吧。忙,加班,周二,挤公交,照撑死的吃法儿搞定晚饭,然后窝坐在这里,动动手指。HSE,PPP,BCM,PPE,这几组英文字母,如同瞎成一团的线球,一踏糊涂,要知道,缕个头,真的很难,尤其是从没被安排接受相关培训的无知的我而言。高管们也是,既然是一个集团,拿出些规定,底下执行不就O了,费了我们一个下午跟一个上午的时间,整理出来两个文件,在我看来,想的过多,过远,未必是一件叫好的事情。烦躁中,牛脾气涌出,等待时机暴发。职能部门跟风派活儿,时间紧任务重,无声的呐喊一句,这算是让我们给你们干活儿吧!?好吧,今天呆看了许久的表格,最终还是无从下手,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如果别人的错误硬让你来承担,当然不是心甘情愿,会觉得好受吗,而且还没有个什么正式的交待,自问不是个爱挑事儿的人,那就随着大溜,恨往肚里咽,1300,心不是疼,BUT痛。不说这个了,免得伤心,已经胸闷气短了,就别再添堵了。地铁何时能挖过来呀,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的两点一线的途中,还会跟那么多的人挤地儿吗?外面有人放花,今儿个什么日子呀,13号,好在不是黑色星期五,管它呢,反正不碍我事儿。手机报里说现在的90后兴用火星文写日记,我看,以后我会读不懂报的。哟,这个点儿了,停了停了,明儿还得早起奔生计呢,唉,我什么时候能干上我万分向往的录入工作呢?

 

做梦去了,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8 21:44)

一只叫刀刀的狗狗,说出了很多让人回味的话,无意中记下的语录,应该就是潜意识里的共鸣,只是伤感的十月,在这样一个反复的凉秋,又回来了。。。

 

“咖啡的形状是由杯子决定的,而我的快乐是由你决定的。”

“寂寞时抬头看天空,天真的很空。”

“昂起头,眼泪就可以倒回去。”

“如果我不醒来,世界就不存在。”

 

如果刀刀都明白的道理,我想我们理解起来应该不难,刀刀会自嘲的认知世界,认知自我,能这样,其实挺好。

 

谢谢刀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8 16:48)

原来巨星也是凡人,也会陨落。

以为会是不老的神话,不死之身。

震惊,不相信,是真的吗?应该会像网上传说的吧?

直到熬夜看了转播的追思会,直到看到那口镀金的棺木,直到看到他被抬上黑色的礼车,直到看到沿路和现场聚集的人群。

人生完美的谢幕。

于我而言,难过源于对过往的留恋,那个年代,曾一遍遍看着那盘专辑的录像带,直至今日,看到熟悉的画面,哪怕只是个开头,便可把接下来的情节复述出来。

时间流逝,物是人非,陪我们走过青春岁月的那些面孔,也已一一远去。

King of Pop, rest in peace, forever, MJ.

(1958 - 2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1 14: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9 17:27)

撞破脑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的邮件,看了几遍,想了半天,什么事儿呀,得找个明白人问问去,可,谁呀?桌上一大堆长着眼睛的家伙,和他们一一对视,谁都不言语,输入法那个兔斯基,一副欠扁的样儿,跩个P呀,唉,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呀,完了,我干嘛呢,反省反省。。。

 

BOSS昨晚喝大,为了合同看来是豁了,敬意之余想到的却是自己,能过个轻松的周五了,您就休息吧,真没什么着急的事,不用来了,批了,今天的轻松换来我下周的忙碌:HSE 6月例会的准备,HSE Q2的内审,BCM流感应急预案的碰头会,结账,组织ISOS的急救培训,ICAF Q2 review,资产Q2清单报告,额滴神尼,这就是能力吧,我是希瑞~~~ 那我也呆他一下午再说,横竖下周都是忙,不干不干就不干,下周再当孙子吧。。。

 

能说说限行吗,这个不可以,真的不可以,不可以也要说,我恨。网上的违章查询,6月12日未按限行尾号出行,这是,去哪儿了?休假呢呀,一向遵纪守法的良民,周五绝对不动车的一贯作为,苦思苦想,哪儿呀!哦,噢,AO!!休假,全家在家,玩儿去玩儿去,鼓楼炒肝—》锣鼓巷—》国子监—》孔庙,哎哟喂,原来休假但还是要限行的,KAO,请原谅我,忘的死死的,KAO,100两,请原谅我,我也得发泄呀。。。

 

算了,什么兴致都没了,没头脑,不高兴,不应该是两个人吗,我真背,还不能怨社会。。。

 

晚上听说大厨开火,好高兴,可得多补补,shut up了我,见大厨去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8 08:24)

记得是93年的9月,闹闹来的我们家,那时他刚半岁,但无论是外表还是体重,俨然才个把月的感觉,只是那一身飘逸的长绒毛,个把月是绝对长不出来的。

 

闹闹是个毛头小子,但头发太长的原故,妈妈总是给他在脑门上梳个小辫,十足一个傻丫头,后来妈妈给他剪了个扣边头,哈,闹闹便也配合的把气质变成乖巧可爱害羞的小姑娘了。

 

闹闹小时候也是很皮的,和所有小狗狗的兴趣一样,咬着妈妈的墩布死活不放口,于是墩布后面便多长出一个小毛皮片子,跟着左右晃着擦地;闹闹最喜欢那只比他还大些的猴子毛绒玩具,一个任他摆布的家伙,可以陪他玩儿一天;闹闹还和镜子里的自己捉迷藏,哼哼呀呀的扑来扑去,累了就四脚八衩的趴在地上哈哧哈哧;闹闹还跟小红龙虾决斗过,以他的气势和个头,那小脑袋抬的,傲的很不屑呢,没兴致了,就不理了,又去找别的新鲜玩意儿去了。

 

闹闹因为家境的关系,曾差点被送人,那个时候,狗狗们被要求有户口,要知道,5000块大洋的户口费对那个时候的我们家,可不是一笔小钱,于是,为了避免被人揭发怕闹闹被带走(听说带走的狗狗都要求主人限时交钱领回,否则会被处理掉),便送给了一户爱养狗狗的阿姨,过了些天,我们吵着想闹闹要见他,接回家一看,可怜的小闹闹身上到处是伤口,原来是被别的狗狗欺侮,全家人实在不忍他再回去受气,于是妈妈拿出存款,5000元,闹闹有了正式的户口,再也不用害怕了,撒了欢儿的在楼下从这儿跑到那儿,从那儿跑到那儿的。。。

 

闹闹被整托过一次,我们走时,小家伙一直扒着大窗户望着我们边哼哼边站着跳,生怕被我们丢下,第二天去接他的时候,一进门就看见他片儿一样的静静的趴在地上,我们蹲下,没出声的看他,他感觉到面前有人时,抬头看见我们,像个孩子受了委屈,边摇着尾巴边哼哼的向我们走来,我们抱起他一看,眼睛红红的,店员说,他来后就一直不吃不喝,上火了,“小可怜儿,咱们回家,以后再也不托你了,去哪都带你去啊~”

 

于是在阴绵的海边沙滩上留下了闹闹的串串小脚印;于是在乡间的田地里,胆小的闹闹只跟在我们脚后,不敢第一个前行,还被不小心摔倒的我慌乱中按住后背,然后颤巍巍的使着劲儿帮我站了起来;于是在落满栗子的树下,看着边走边被毛栗子扎的抖着小爪子的可爱样儿,只好忍住笑抱起闹闹;于是走累了便耷拉着脑袋和尾巴,那也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的闹闹,还被当地的村民误认为是只小羊糕;于是怕被头顶低空盘旋的老鹰抓走,紧紧抱起闹闹不放;于是在池塘边,勇猛的冲着水里的鸭子追了过去,还没游过泳的闹闹,一头栽到了水里,吓的我们赶紧冲到水里去捞;于是在冬天,闹闹兴奋并艰难的在厚厚的雪地里蹚着步子,踩着挂在爪子边毛上冻出来的一个个小雪球跳来跳去;于是在炎热的郊外小溪,闹闹吐着舌头趴在水里,那一身长毛在身体四周乍开漂在水上,得意的很呢。

 

闹闹长大了,变的懂事了,伤心时会凑过来舔我们脸上的泪水,在家独处时会紧随着我们,停电时抱着他就能壮胆,找不着我们时,会急的在每个房间串来串去。

 

闹闹还爱凑热闹,如果我们都趴在窗台上往外看,比如看烟花,他会很着急的也要一起看。

 

闹闹病了我们着急担心,看病,照片子,打针,吃药。。。

 

闹闹走了,静静的闭着眼睛,安睡在那棵松树下。

 

我们可爱的小闹闹,永远,永远,爱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