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校园

重新走近416?

不对,是交大不是复旦,是516不是416,是住4个人不是7个人,是女儿不是我,最最关键的是中间相隔25年,在这一瞬间,记忆芯片中的岁月内存全部被抹掉了。

 

隔壁床上下左右分别是416的各位姐们,音容笑貌犹在。假如会蒙太奇或者其他电影手法,先来一段空镜头,画外音随便用格格的笑声或者谁的经典口头禅,唧唧咋咋的说话声更好。

 

出神了。作为25年之后的当妈的,没有资格遐想,不好意思怀旧,赶紧拣紧要的琐事做起来。

 

人家的时代啦,伊人只在自己的园地,属于咱们的集体记忆,小众而没有啥曝光的机会,这个就叫做过气。

 

条件自然是好许多,曾经有人问:愿意回到18岁吗?当时脱口而出:不愿意!我们的18岁,没空调没电视没洗衣机,那时候的天气还没有全球变暖,冬天朝北的寝室放一盆水,第二天一早结一层薄冰,现在的人就怕热,我们那时候还属于怕冷的,没电热毯没取暖器没暖宝宝,想臭美还死扛着不穿棉毛裤。虚荣?那会儿的虚荣等级搁现在来说,那真的是艰苦朴素。那时候有辆自行车很了不得了,抵得上现在一辆汽车了。

 

再穿越一下,返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2 10:57)
标签:

休闲

一直对茶很陌生,甚至还有点抵触,从小觉得茶馆是老人家的去处,是三教九流所在,资深茶客在我眼中就是一个“老枪”。
我出生长大如今生活着的区域,一向是华洋混杂,当我也变成一个天天拎着茶壶去茶水间泡酽茶的女子,同事对我的描绘是:祖籍可能是广东人或福建人 ?甚至问我,如此浓厚的红茶或普洱(他们多数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你吃得消伐?

见识过的最极致的喝茶人是我的大学室友,也是她,让我彻底建立了对茶的自信,不因为喝茶而各色另类。当茶的韵味和优雅在她身上找到之后,精彩和自豪从此伴随每日的茶香,伴随我今后的岁月。

先来说说她的装备。包裹茶具的是一块花样贵气的锦缎,被精心的做了一层黑色葛丝的里子,撞色很搭,串上丝绳,还有流苏之类的装饰,设计精巧,自然就形成了一只茶袱, 里面有一只跟随她多年的紫砂小茶壶,胎体细腻,壶形圆润,有时泡茶的间隙,她会端详它,并适时的淋上热水,保持茶壶的温润。配搭的是四只小茶杯,捏在手中,手腕一转,细抿一口,眼神始终是柔和的,我想,陪伴她多年的茶具,一起走过她有心事没心情的日子,所有岁月的风霜都收纳的好好的,或藏在心中妥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加榜梯田位于从江县西部月亮山腹地的加榜乡东北面,距县城80公里,是苗族人世世代代留下的杰作。

      苗族是“稻饭鱼羹”的民族,苗族的稻田都是依山而开,随山势地形的变化而变化,因地制宜,山坡海拔的高低,坡度的平缓及山坡的大小决定了梯田大小和形态。加榜独特的地型地貌决定了这里的梯田面积最大不过一亩,大多数田都是只能种一二行禾的“带子丘”和“青蛙一跳三块田”的碎田块,最小者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百上千亩。这里的梯田最长的可达二、三百米,最短的不足一米。长达几百米一丘梯田每一部分的大小形态却完全不同。

       加榜梯田不仅规模宏大,气势磅礴,而且线条优美。无论从线条,还是整体形态来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这是一趟意外的旅行。原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再回去了——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写完明信片,给几个闺蜜发完短信,我已经吸上氧气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大本营人来车往的,大家进进出出帐篷,新鲜而欣喜。据说那个在空地上架着三脚架的男子来自福建,为了一睹珠峰的风采,已经在大本营住了快一个星期了。

我们穿上了所有能御寒的衣物,中午穿越山谷的时候还是暖阳高照,这会儿只想躲进帐篷,拉过一张被子,铺在自己的睡袋外边,氧立得可以维持15分钟的制氧量,黑色的药渣,只能粗暴的倒在帐篷门口,好在还有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说好去大本营过夜的,当汽车驶过绒布寺的时候,我们一致同意不停,对珠峰的向往盖过高反和所有猎奇。据说绒布寺是在晴好的天气观赏珠峰的最佳位置,但多数时候云遮雾绕的,珠峰能露个尖尖角已经纯属人品大爆发了。开车的丹巴师傅总是说,珠峰到了,不就在前方嘛。但我们一路始终未看到图片上曾经见过的著名山峰的轮廓。
汽车最终在一片人群聚集地停下,左边是陡峭的山,右边是涓涓的溪流,路的尽头是珠峰邮局,两边是黑黑的帐篷旅馆,一家紧挨着一家,越野车就停在各自帐篷门口。我们走进卓玛旅馆。
卸下行李,我们就冲去邮局买明信片,借了邮局的笔开始写,自己的笔一路上全都送给了藏族小孩。
然后才观察我们今晚的宿营地卓玛旅馆。木制的藏式床铺,白天坐,晚上睡。帐篷角落被褥堆的高高的,估计从来不洗。帐篷中央是火炉,烧牦牛粪的,没啥异味。酥油茶倒上了,丹巴师傅让我们一定要多喝。此刻,帐篷里面还有其他两位客人,莫西莫西的,好在当晚离开我们的帐篷,否则广东部分人民不爽。帐篷门口是一个大水桶,有一只藏式的背水小桶。还有就是一件织了一半的白色毛衣,下半截已经变成中度灰色了。
小溪在卓玛旅馆的对面尽头,冰冷的溪水,估计三小时之前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随笔/感悟

在老定日吃了午饭,买了门票,我们就向珠峰进发。汽车也是要买门票的,按照轮子买,一个轮子100元,骑山地车的也得乖乖的交两百元,在这最后的102公里沙石路上,骑车的均为老外,山路并不算陡峭,但是沙石路,高海拔,这100多公里实在是畏途。

秋天的山谷,梦幻般的太阳光把贫瘠的大地镀上一层金光,山坳里面一小片村庄,如同装在大盘子里面的装饰物,金光一闪,汽车一个转弯,就消逝了。在天地苍茫之间,人,植物,动物都是渺小的,河流是执着的,哪怕涓涓溪流,只要坚持,扛过寒冬和寂寞,阳光融化了雪山,就会有水流补给,就可以欢快的流过石头缝隙,流过谷底,流过粗砺的砂岩,流出群山,与更加汹涌清澈的大河大江汇流。

我们在平原稠密人群中获得的生活经验在此地,需要得到彻底的颠覆,否则,我们就将吃尽苦头。出发那天早晨,在日喀则,下了蒙蒙细雨,温润的让我们忘掉了藏地的天阔人稀,过了定日,我们没有找到加油站加够油,确实,油站好似稀罕物,每个县城总归会有那么一个国营的,一个民营的,所以我们并未在意。在定日,看到一个装修华丽的加油站,我们一阵雀跃,还感叹,到底是珠峰,国际友人蜂拥而至的地方,怎会没有汽油可加呢?走近一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2 16:46)

江阴,长江边的一个小城,那是母亲出生长大的地方。小时候,那儿住着慈祥的外公外婆,勤劳的知青女小阿姨就在苏州郊外的木渎插队,这是童年能涉足的异地,否则,上海小宁只好在外滩城隍庙兜来兜去。
外公
外公是一个和善的老头,看得出年轻的时候,眉目清秀,到老了也就慈眉善目了。天天吃了晚饭天一擦黑就上床睡觉,鼾声如雷,跟他的斯文形象很不相称。早上天一亮四五点钟就起床了,搬张长条板凳,坐在门口。

外公家在长江边上,以前坐大轮船从上海到江阴,从码头走十来分钟就到家了,到家,天还半亮,外公已经坐在门口,所以至今不记得外公家的门牌号码,只有找到外公的背影,就是家到了。

一直想象外公应该是个文弱书生,可遍寻他家,没找出一本书来。据说,外公是长江边开水果行的,一生似乎不缺吃喝,才可以在浮桥镇上盖起大瓦房。不晓得为何,他会有两个姓,顾和卞。大舅舅是领养的,只有他姓卞,其他一子三女均姓顾。除了卞姓舅舅和小女儿留在身边,其他一子俩女早早的送到上海去当学徒。当时是生活艰难的?还是风气使然?想外公外婆从来没有提过生活沧桑,况且,外婆生下大阿姨之后,长久不再生育,直到领养了卞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日行程:左贡-如美-芒康-竹巴龙-巴塘-措拉乡-措普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2 10:20)
标签:

从藏区回来之后大半年了,最令老王惦记的,就是措普沟的阿本师傅了,慈祥,温暖,佛性的光芒,普照人间,这是唯一的一次,近距离感受修行之人的纯粹带给我们心底的感动。已经冷漠枯竭的都市人心,除了戒备,就是防备,要不就是漠然。阿本师傅六十有二,据说去过北京,广州,还坐了飞机,见过外面的世界,难怪措普沟招待所的床上还有五星级宾馆才有的红色床幔,正诧异,这一路上的简陋,突然有如此干净标准的客房配置,一定是阿本师傅学习的成果。 我们到达措普沟已经是天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年快乐!
2012祝愿大家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呼伦贝尔
呼伦贝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03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凤凰家园
最近更新的BLOG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