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9-16 07:43)
标签:

杂谈

 

  凡频繁为一事演讲,俗谓之:唠叨。
  推而广之,秋季的雨,亦唠叨也。
  念高中时,常为秋雨所感,特意绉几句长短句,以为诗矣,大概受了汪国真先生的鼓动。汪国真先生,贬誉参半。有人觉其开一时新诗风;有人则以其诗为狗屁。现在,人走了,诗亦远了,先生也少了许多烦恼。
  走路又湿鞋子,破坏了美丽的早晨。一想到袜子要湿漉漉一整天,心里那个难受啊…
  昨晚只盖了被单,没有盖被子,早上居然被冻醒。辗转反侧,蜷缩了身子,不敢妄动。很久没这样的情形,就笑着醒来。之前洗漱从不穿上衣,免得脏了衣服,这两日都是先做几个俯卧撑,让身子热起来,然后再套上短袖,才去洗漱。
  这样多雨的秋晨,我到底认怂了。
  心里存了几个故事,月前就有做至少中篇小说的企图,然后就写大纲,计划字数。然后就觉特NM繁琐。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5 07:34)
标签:

杂谈

 

  秋雨连绵,虽未至阻塞交通的地步,亦令许多人仰天长叹。
  雨天里,尤其近日的微雨朦胧,我是要步行的。而且绝不撑伞,喜欢秋雨点点滴滴于肩头的舒适。
  早上特意起早,要去花鸟市场买一本书。究竟雨天会打湿了书籍,旧书摊还没出。晚上下班的时候,也许还能遇到。
  路上空荡荡的,撒开脚跑了会步。由于背着包、提着袋,不十分过瘾。怀念大学晚上的去操场上跑圈儿。黑漆漆的,不怕人看,一个人跑啊跑,过了五圈,腿就没了直觉,全凭惯性前进,那时候仿佛在飞,假如你把思想放在别处,而非有些劳累的双腿。
  步行总能见到许多风景。
  昨晚,雨中,秋千下歪着一把小伞。白衣女子,长发,双臂夹住秋千的长索。低首,脸颊为垂柳似的长发遮住。脚尖虚踩着湿漉漉的地面,双腿微微一动,身子就恍惚些许。
  我在雨中多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4 08:48)
标签:

杂谈

 

  喜欢秋季要追溯到童年。农村里长大的孩子,都皮实,黄土地里长大,对沙似的黄土,有特别的留恋。夏季,麦田刚被翻过,然而没有雨,太阳还不太烈,田地里就会有一层流沙也似的土。小伙伴们要背着大人,去里面摔跤、赛跑,玩得急了,兴许要打一架,就发誓“这辈子不和你讲一句话!”
  大人们见了要追到家来呵斥我们,“刚被翻新的地,又给踩实了!”父母亲就赔笑,然后告诫我们“以后不准去别人地里玩!”
  我们就合计着,走得远一些,去别的村庄里祸害,被人发现了就跑,从未被当场抓住过。可是,农村有一张特别细密的关系网,同一个姓氏,聊着聊着就成了亲戚,所以,还是有被外村的熟人给记住的。人家又找上门,父母亲又要赔笑。但这次的呵斥就不那样强烈,尤其是本知那个所谓远房亲戚的劣迹。可是,为了保证我们的不变质,他们还是会教育我们。
  夏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0:14)
标签:

杂谈

 

  这个词,无论读或看,都有略微的感伤。大约,花儿是美丽的,过了季节就只有衰老,仿佛美人迟暮,少年老也成。再看她,想起青涩时光;回过头,只见一池残荷,岁岁年年人不同,那些美好的时光,就是也便是现在的哀愁了。
  我以为这是消极的思想,不该出现在豪放词代表人物苏学士之笔——这样讲有点偏激于标签了。
  我有一句至今令我自己肃然起敬的名言:年轻得久了,也便是老。
  这样想,衰老就是无限的年轻堆砌的产物,既然每一砖一瓦都是精雕细琢,这样打磨出的物件,岂是俗物?由此观之,衰老是同最初来到世界的澄明的婴儿一样都是至美的。
  昨天的教师节,同妻去拍婚纱照。原没有特别打算,偏巧就遇上教师节,我以为这是浪漫的巧合。先前有同事领证的日子依稀也是教师节,也是没有特别打算而邂逅节日,我们都为她感到开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22:56)
标签:

杂谈

 

长袖和牛仔裤
也难禁住秋晨的风
车子骑得快一些
忍不住要瑟瑟
然后
妻回来了
就坐在后面
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一路飞也似的
还是夏天的短袖
但没有一丝寒意
我所以理解何谓——
寂寞沙洲冷
何谓——
悦目是佳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07:46)
标签:

杂谈

 

  近来,无论微信留言抑或邂逅学生,他们都在问我一个问题——你怎么叛变了?
  看到、听到这个词,首先是泄气,接着就很甜蜜了。
  以前在那里教了三年学,与学生虽非亲密无间,但自认尚有特别的友谊,平时言行未达令孩子厌恶的地步,偶有讨其欢喜的时候。总的来说,还是一位值得怀念一时的不太差的老师。
  第一个说我叛变的学员,一定是对我有着特别喜欢的。因为喜欢,所以不愿我离开,但我终于离开,小孩子不懂成人的世界,在他看来,我是抛弃了他,再不同他玩了,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自然是叛变了!
  这是我浪漫的推断。
  第一个孩子有了这心思,听闻有人遇到我,就把自己的心思告之,然后又有人谈到我,于是再告之,然后,我的叛变也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无疑了。说我叛变者有的甚至不知我为何物,但我叛变的事实却已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6 23:19)
标签:

杂谈

 

  学生乃天底下最单纯之物。一旦喜欢了教师,便以教师为真理,凡所授,有着矢志不渝的认可。此所以,教师不可不慎之由。
  念高一时,林老师长得很漂亮,声音轻柔而有些吴侬软语,脾气也极好,所以很得我们的喜爱,连最调皮的孩子,也会因为语文成绩不好而惭愧。
  读高二时,语文老师一张娃娃脸,声音是很高亢,但知识实在浅薄,授课时漏洞百出,指出来又偏不承认,于是就被我们给轰出了教室。她哭着说没见过我们这样的学生,在她哭泣时,心里动了一点恻隐之心,然而,无悔。
  到了高三,语文老师个子很爱,身体倒很粗壮,走起来像一根疯狂的巨树桩。好在脸小,戴一副眼镜,又特爱笑,模样很招人喜欢。最重要是她知识广博,为了拓宽我们的视野,她拿自己的杂志过来,还为我们订了报纸。后来,听说她改行卖衣服了,很为之惋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5 08:35)
标签:

杂谈

 

浮游着
阴沉沉一两、三四片
由西向东

撑开了
行人
奔跑着
桥、檐下立着的
赏雨或等待
车子喧闹起来
小孩子跑着、跳着笑起来
母亲们回首瞪一眼
正出神于天上的滴答的小眼睛们
看不到这严厉的警告
等到自己被呼唤
再伸出小手向天边——

小眼睛看到的
成人看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10:05)
标签:

杂谈

 

  记得某位大师,仿佛是老舍,记不清了,写过一篇名《狗》的散文,其中讲到中国狗,说它们是是全世界最可怜者。当时给了我很大震撼,其所描述的中国狗,正是我在日常所见惯了的。从未视狗为亲人,只当它一看门的活物,开心时逗一逗,看它对你摇尾谄媚;不开心时,瞪一眼,踢一脚,或者细棍伺候。
  狗也真是挺傻的,任凭你如何打骂,它只哀鸣,连一点敢还口的意思也无。低顺着眉眼,夹着尾巴,蜷缩在破旧不堪的狗窝。
  无论你如何虐它,撒开了绳索,也并无逃的意思,被打痛了,也许会跑出去。然而,还不到太晚,就逡巡于家门口,左顾右盼,期盼着主人的好心情,给自己狠狠来上一脚,然后,宽宥自己所犯的错——什么错,它们也未必就知晓,但,终归是必然错了的。
  作者本意依稀是以狗喻当时的劳苦人民,以此来喻羸弱的中国。同时,为狗鸣不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1 21:26)
标签:

杂谈

 

  秋雨湿了地面的时候,我才下楼。雨点细密且疾,一会儿就花了眼镜。
  没有带伞,怕麻烦,犹豫了下,脚步却并未止,离家越来越远,于是决定淋雨去校了。
  很舒服的秋雨,刚好可以使自己始终保持清爽,不会有汗,心也安静了许多。
别了
我的朋友
回首眺望
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座城
哪还有你的身影
临平山上那座高塔
亭亭中
迎了多少友人
送来多少离情
你走后
晚风越发清冷
钻入枕边的初寒天气
令我一夜梦不成
夜里留一盏灯
好赶走夜的寂寞
灯燃尽的时候
残光找到一些晶莹的东西
闪闪烁烁
秋雨过后天已晴
缘何我的屋里还有无声的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我叫王经中
我叫王经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803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