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宙梦星缘
宙梦星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701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乱谈“选择”作者:李博泉

昨天和同事聊起来“选择”这个词,回来查阅了网上的很多词典,一直没有找到让我觉得满意的诠释,于是我自己为它做了一个定义:

选择,是指在某些既定事实,内部情感,外界影响的情况下,选择的主体对于之后行为方向的一种判断。

很多人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我是认同这句话的。

选择的难度取决于这件事情对于主体后期所造成的影响力,人们往往是过于担心后果而造成的选择困难,当然,个别人会在“先喝汤还是先吃饭”类似问题上纠结半天,这就是大家常说的“优柔寡断”了,不过人们常说一句俗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今日整理相机,又翻出去年夏末海参崴俄罗斯岛之旅时拍的照片。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俄罗斯岛醉人的自然风光、新鲜美味的扇贝海虾、俄罗斯姑娘卡佳、娜塔莎、妮娜的活泼和俏皮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美景、美女、美酒加美食,真可谓是美不胜收,于是情不自禁将这些照片传到博客上来,以飨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们曾做过多次问卷调查,假设中国有3000万中小企业在生存状态的话,那么中国会有多少网站呢?80%以上的人会回答中国至少有2000万网站。

 

   当我们再问,全球网民20亿,中国网民4.8亿,占比24%,而全球网站5亿个,中国网站估计会有多少个?被问者往往脑子飞快计算:就算同比20%来计算,中国至少也得有个1亿网站吧?尽管这个比例没有必然的关联性,但是真实的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0-08 21:38)
标签:

交流

杂谈

这是一个和平时一样的子,我却第一次有了一种独特的感觉,重新体验这个很多年以前就屹立在这里的山崖,我第一次发现以前那么讨厌的一线天的风光,居然有了一种独特的美,而在很久以前,我总认为就是因为峡谷里的山太高,阻挡了我看天外的世界。每天我都会习惯地抬看看天边,冬天的早一般很冷,我六点多起来守早读时候,天还没有亮,远的树木在教室里的灯光映衬下都是朦胧的影子,学生大声地朗读声不断,也渐渐打破了早晨的宁静,还不到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还散布着几颗星星,周围都是模糊的,天全白,草在寒风中微微颤动,看不见草的露珠是什么样子,也许它们也望太的暖吧,四周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清澈的空使大地广漠无垠,把它无限地扩展开去。我曾经站在教室外的这同一个地方很多次,也曾见到太慢慢地升过许多次,我第一次感到那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和星星会合在一起了,感觉自己有一双美丽的翅膀,我变了一只快乐的小鸟,可以让我飞过这座望不到天尽的山崖,在绝高的天际放歌,寥廓的苍穹好像也在屏息静听我为无边宇宙唱出的颂歌。我第一次发现这里是一个新的世界,充满新奇的美丽。山顶的一切都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交流

杂谈

一直以来都喜欢遵循一个道理,就是感恩比更重要,因为感恩是对的回报。如果是一种开始,那么感恩就是持续不断的动力。有说网络虚拟飘渺,真真假假事难辨,有说网络亦有真在,涉足网络一年多了,网络给予我更多的是感动。其实不论任何环境,都能找寻到快乐,快乐就是一种主观感受,是要用心去体会才会感受到的。  一直感恩好心网站提供的广阔展示平台,在此平台驰骋了一年三个月,期间的喜怒哀乐和许多的心感受,也通过笔下一一倾诉。我“好心”,我深“好心”,菊梦大曾在文章《无独有偶》中说过一段话:“和月贺兰一直也只是在文字里网来,感觉她是一个非常心的,她对这个网站的是任何无法替代的,一个要对虚幻的东西付出一些真,也该收获一些感动,当然,她收获了一些真诚的朋友,但是不可避免的是,她也得到了一些打击和奚落。”当看见这篇文章时,我涉足好网的景犹如动感影集一样的跳跃在我的眼前。网络是虚幻的,可是游走在网络里却是真实的有有、有思维的,这段话就能看出来,许多游走网络平时默默不说话的,其实一直都在关注自己喜欢的家园中的一切动态发展。因为喜欢好心,在这里得到了自己曾经从不敢奢望的一切,最大的收获就是文友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以前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我有幸两次游长江三峡和神农溪。第一次是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我御任工农小学校长担任长淮镇教委工会主席的时候,我们教办五位同志与十三位校长还有郊区教委的一位领导同志一行十九,先后去了都、乐山、峨眉山、重庆、最后由重庆乘游轮顺江而下,游览了长江三峡和神农溪。这是在长江三峡大坝截流之前,我所目睹的一切原始原貌的景象,印象深刻,久久难忘。长江三峡即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的总称,瞿塘峡又称夔门,西起重庆奉节白帝城,东至巫县大溪镇,长八公里,它是三峡中最短,但是景观最雄伟壮观,峡江两崖,陡峭的山谷,断岩峭壁,犹如刀削斧砍的一般,离开重庆不多久,在导游的指点,我站在般老远就能看见崖醒目“夔门天下雄”五个大字,随着游轮快速前行,绵延的崖壁,那些惊险万状的古栈道,古代巴留下的悬棺等好多大溪文化遗址,一个接着一个后移,瞿塘峡真的是文物景观比较多而又集中的一段,正是由于这段江面狭窄,流湍急所以才留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样真实写照的诗句。到了巫峡,江面稍微宽阔些,听导游说巫峡的名胜古迹也很多,除了十二还有陆游古、大禹授书台、神庙遗址、孔明碑等等。十二中以神女最为秀丽,远远望去,她真的好象一位亭亭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8 00:04)
标签:

情感

杂谈

你执意要我做你的女宾客,从时间和方向都各自走了一半路途,而此时要搭伴同行。从各自的时间出来,忍耐着声噪音和逆风行走的劳累。我将不让自己的诗意流淌,而你收起笔墨中的山林,小溪和月光。我们手中唯一的是那朵互握的玫瑰,在这狭义的空间独自存活。借助诗独特的目光,让那些看得见,看不见得事物都来靠近。黑的鸟,小溪,花朵,们的眼睛。然后,让这些所有的都在即将倒塌的时候,真的为了你的同行者。只有这时所有生的缺席将不再是忌,脚下踩过的是精神的废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交流

杂谈

在的感生活中,除了与生俱来的亲外,和友也像鸟儿一样会有启动的双翅,使的感能够在得以飞翔和能在去丰富多采。在这个喧嚣、浮躁的社会,我时常地站在感的边缘,在深思着我该以什么样的份出现在您的旁。“无论你是功还是失败,我都愿意永远会为您去捧场。”这就是我望与您去结的心……不知谁说过:“在这个世界,最需要的除了一个老婆之外,还得应该要去拥有一个红颜知己”。那就让我做您的红颜知己;好吗?一直直到永远…… 我们在渐已熟的年龄时相逢、相识且又在去相知,您是不是也在和我一样在异常地欣喜?而又在去有一些感到是那么的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相同的志趣与好,相似的生与经历,让我们在生中在很多问题使我们的心灵能来去相通,真的是不需要用太多的语言来让我们的心来去领会,去达到共识。我能懂您,是我们的心在我们的前生就似是早已有了一个约定,让我在今生才能在这里去读您,您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甚至是一声声的叹息,我都似是能去看懂。您;也许会在懂我,在懂我的每一句轻语,每一份柔,甚至是每一份心事。能和你认识真的是我一生中的荣幸,和您在一起也是让我在去感到我总是那么的快乐和愉悦。们常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1 17:25)
标签:

交流

杂谈

草的世界平凡而内心炽烈奔放。草的生命力旺盛而坚强,山崖下,石缝中,沟渠旁,堤岸边,都有草的轻歌嫚舞。草又是最美的,风一吹,小草就为大地披绿妆。草的嫩绿、柔美让心动和痴。马俊芳老师的散文集《草的絮语》就像早芳草地草叶尖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在朝晖里闪耀着与大的光芒。一景一事、一一物在马俊芳眼里散发着天的息,在她的笔下浸润着的琼浆。她饱含深地忆往事,叙友,赞家乡,唱钟祥,颂改革,抒真,吐心曲。字里珠玑,行里深,篇里大道文章。马俊芳老师是钟祥市一名骨干教师.,也是钟祥作家群中的一名优秀代表。其诗文多发表于全各大报刊并多次获奖。出版过个诗集《靠近》。她生活,多才多艺,擅长书画,能歌善舞,四溢,才思敏捷。她为直率真诚、大方,为文自然流畅、炽意切。学生是她的牵挂,亲是她的眷恋,故乡是她的深恋,朋友是她的支点。这些真实意都洋溢在她的每篇散文中。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永远亭亭玉立她的心中,《想起一株腊梅》:父是《一生的感动》;学生是她的心和肝《一根丝线从内心扯出》;儿子是《大贴》;外婆是《心中的佛》生活是唱不完的歌;故乡田园永远是她的写意诗《对玉米的记忆》;生活是她手中的《画布》《金麦地》《被女娲收走的一幅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1 12:39)
标签:

理想

杂谈

有一种无私的,博,有一种永远咽哽在游子喉咙的称谓,亲。最近一次见到亲是年后,和妻是在华灯正浓时到家的。下车第一眼就见到在寒风中牵着孙女的亲,焦急地等候在车站门的那一刻,我竟然发现,一生中最先学会的,得最多的,最了不起的称谓,居然咽哽得不出声来。倒是女儿撒娇地扑在妻怀里,甜甜又响亮的了一声。亲笑了,但有几分晶莹在眼里闪动,妻笑了,却是几分幸福在眼里漾。看到两个亲的笑容,分明就是这个冬苍茫中最美丽的景致,我的心在紧紧收缩,一阵阵酸楚直往涌,似乎要冲破那无言的哽咽。亲又老了许多,几缕凭添在发间,兀自在寒风中飘舞着的银丝,像在细数着岁月痕迹的沧桑。许多次,我在电话中询问女儿的况时都忽略了亲益苍老的声音,只是在女儿逐渐丰盈的童音中,想象着亲苍老的模样。眼见在寒风中亲瘦弱的体,真的是几分酸楚,几分怅惘。有那么一段时间里,看着妻子和女儿在电话里一声声“乖女儿——好”地相互着,并相互说着:好想你——我也好想啊!但却从未曾想过,在电话那端默默聆听幸福音的亲也正在望我的一个简单的问候,那怕浅浅的,也足好!可我没有,什么都没有做,忽略了亲的惆怅,忽略了亲的叹息,忽略了一个亲深浓的。这么多年过去,亲还是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