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02-23 14:48)
标签:

白马北路

万春

杂谈

分类: Poem

巴士在白马北路行进,
美月在云中隐现。这是个迟归的夜晚。
看着市政的清淤船,
做出让白马河水清澈的努力。
我何尝不是,让自己的内心,
努力吧,向着美月的高度。
而你的一脸稚气,其实是另一轮美月。
围绕你的同时,若即若离,
如果神马是浮云,原谅我,也有浮云的可能。
用散漫和不经心,
晃荡在五四路、六一中路、二桥
以及万春巷(我喜欢这左派的斜坡,
有次我的电动车,载你到半途。
或许这就是人生,总有泄气的时候),
直到公园西路。
如今,我日日从小柳路到小柳路。
呵,曾朝夕相处,为小游戏争执的两人,
控制欲强,而胜利的是你。
就让失败的人把失败清算,清算
这一别数月,如你所言
是某个人的咎由自取,“固执啊”!
那么,固执的他,会在未来的光阴里
对着另一种可能,把旧事悔恨吗?

 

20110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8 13:01)
标签:

应景

分类: Poem

 


通话时候,注意到
道路两旁的店铺。知道哪些是你欢喜的。
雨在它们和我之间下着,我提醒你
它分成点滴——开来的汽车
用橘黄灯光把所有暴露。零碎啊这花样的时光。
上回你说起孜然。这是一种调料,和南方的其他调料相异。
还有一次,你提到你的学长。
听得出来,这是一个有距离的人。我是说
我和他的距离。距离是一种美感
前个礼拜我步行在他的家乡,接受这美感
三明,听上去就很不错。然而
我更多的想象倾注于你在成都的双流镇上漫步。你的学长拐过身来
重新走在你的后面。这可真傻呀你说。此外
几只流浪狗,够不成伤心的场景
只是这雨下的过于连绵。
最近一回内心的场景——
远古森林中烟雾缭绕的湖边
仙女、天鹅、睡莲、一艘船、孤岛或者什么都没有
你我都选择睡莲,这种柔美的花
颜色神秘,若有心事。
恰好这几天我都在阅读,一本与它有关的书
一本《睡莲的方程式》
一个给人容易爱上又很快厌倦的借口。

 

0606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再见小莲

分类: Fiction

017

 

崔相元是怎么死的?石海忽地停下,林山也愣住,再往前就到采青的姑娘们那了。林山转身,指着山下的江河,林山说先生一定知道,这就是无定河,穿过柘木,往大海而去。崔先生喜爱这江河,几乎每日都来看看。他说每当他看见江河那安静的走向,总为人生感到欣喜。先生,你说崔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石海问你怎么听他说这话。林山说,之前是我陪着他,这山水草木,说实话,我比崔先生还熟悉。石海说,相元跟它们有感情。石海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林山说,先生是问崔先生怎么死的么?我也不是很知道。听说是,林山看着那些采青的姑娘,听说是一个女人害了他。石海脱口而出,马拉?先生知道马拉?石海说,听相元提起过。林山面露鄙夷的神色,先生不提也罢。后面的几个摄影师赶在了石海和林山的前头。石海问,这些人是?林山不好意思地说,这些也是茶叶杂志社的,你们的同行。石海显得不高兴了,说,我们《采风》不比他们有影响力?林山尴尬地说,杜总说了,茶风,听上去不吉利。石海念着茶风,茶风,显得无奈了起来。心想到了土包子,想到了暴发户,石海还想着,相元的死关马拉什么事。

 

018

 

凑近采青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再见小莲

分类: Fiction

 

013

 

雨季刚过去,今年的雨量比往年都大。我们这容易山体滑坡,以及泥石流。年青人指着远处堆积的沙石土方,更远处的是江面。年青人说那儿就有人家直被俯冲而下的泥石冲向江心。哦,忘了介绍,我叫林山——这名字和石先生有点相近,石海忍不住笑了,何止相近,就是对仗嘛。林山也笑着,说先生上马,小心。石海拉紧林山的手,踩着马镫顺利地上马。石海心想,这是常年保持晨泳的益处。林山驾着马,在浓密的龙眼树、芭蕉、枇杷,各种不知名的热带植物中驰去。忽而鸟雀四起,枝叶晃颤,光线全然被打碎。似乎这人烟稀少,石海问林山。林山点头,毕竟交通不好。为了便于说话,林山放慢棕马的速度。林山说,先生选了个好时候,雨季那段时间。石海说雨季?林山点头,这雨季就是一个多月,持续的,小雨,雨,又或雷阵雨。逢上雨天,这去向柘木的土质疏松,地基不稳,容易形成洼地,又或一脚踩空。可以说道路瘫了。石海问,还会有雨么最近?石海想到于莲的短信,记得是这几日全省会有强降雨。林山头也没回,雨季已经过去了。

 

014

 

林山骑马,带着石海进了茶庄。石海发现这是一个设施完善的茶庄,如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再见小莲

分类: Fiction

011

 

出了城市,车子颠簸得越发厉害,临近县城时车身猛地一抖,仿佛车子要连同人一道从公路上弹射出去。石海忙交代司机,师傅悠着点开,路况本就不好。司机不愿意地说,怪不得我,你没看见有人骑马横穿公路么?石海透过车窗,只见一位衣袂飞扬的青年人身影,和着棕色的马匹淡去。石海受了这般惊吓,更加念着城市的好。司机问石海,同志你是初次来此地的吧。司机司空见惯地说,这一带都这样,凡是有着人烟的地方,总有人骑着牲口横穿公路。石海想这该是怎样的民风,置生死于度外,很是洒脱悠哉呀。司机笑道,你就习惯着吧,慢慢来。石海又纳闷,骑马代步,该是哪朝哪代的事了,有点不大相信。只是哦的回应了司机一声,发现车子已到了蕉城地界。客运大巴是要往着北方去,柘木所在的县城只是途径。检票的妇女说,同志,你的柘木地界到了。石海寻思,怎么成了我的柘木了。

 

012

 

看着两边的山脉起伏,夹着宽阔的江河。这定是相元念及的无定河了,石海下车后默想。赵元初跟石海说过,你到了蕉城地界就下车。没有车子能去得了柘木,杜总那边我已经联系妥当,他说会有人来接你。石海看了下车点四周,并没什么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再见小莲

分类: Fiction

008

 

提及水性,石海以为崔相元虽然不及自个浪里白条,倒也是好手一个。赵元初怀疑石海浪里白条的成色,又念到情急之下,情急之下相元或许慌了神,又或跌落时摔伤了身手也未可知。况且,如杜维年所言,是在相元喝高了境遇下。想象一下吧,崔相元多喝了几杯。石海说相元并非贪杯的家伙。赵元初坚持,纵然不是贪杯之人,也经不住众人劝酒。酒桌上,气氛一旦调动起来,你懂的。石海想象着,杜维年设宴自然宾客满堂。秘书一二,食客三两,席间也少不了酒量颇佳的佳人。崔相元通关敬酒去少不得礼尚往来一番,几次轮回,免不了一脸醺红踉跄去了洗手间。对着镜中脸色醺红的自己,崔相元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漫山艾草藤条间穿越,逐过野兔的少时了。而席间的姑娘真真让崔相元小兔乱撞,惴惴不安。杜维年给崔相元介绍,马拉也是个性情中人。当时,马拉在举杯,马拉自己也记不起来原本要向何人敬酒,只记得,听到杜维年这么一说,愣住了,看着有些酒意的崔相元。只见崔相元起身走了过来。

 

009

 

赵元初又叮咛石海,杜总可算是咱们杂志的衣食父母。衬页上杜维年忝列理事一职。在旧社会,那就是东家了,我知道,石海说。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再见小莲

分类: Fiction

004

 

于莲要的是丁骨牛排,七成熟,加黑胡椒汁。石海亲自为于莲翻荷包蛋。于莲说,石头,你真的要去柘木了么?石海停住了手里的锉刀和钢叉,他想到崔相元的追悼会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崔相元拍回的柘木的照片素材,由石海经手,能用上的也都用尽了。有的用了三四回。一会儿全景铺开,跨页,当作彩衬背景;一会局部呈现;再不然重叠或者打散掉交错排列,再就是格子状镂空个别色块。再没新的花样了。石海跟赵元初诉苦过,就差把他的黑白遗像拿来用了。赵元初嗫嚅,调侃逝者无疑是刻薄的。就是在当时,赵元初提出了他的想法,石海,该是你去柘木拍些照片回来了。这是工作需要。杜维年的赞助费不是凭空掉下。石海也知道,杜维年是个很讲究宣传和舆论造势的人。要不然,崔相元也不会一去经年,最后弄得连尸首也无从寻起。于莲说,小崔真的是比你有耐心,喜欢采风,亲近自然。石头说,你懂什么。那也是赶巧了。工作需要,再加柘木风景不错,还有传说中的马拉。于莲问,什么马拉?危地马拉。

 

005

 

崔相元,活着的时候是柘木的形象代言人,这不仅是因为崔相元有着瘦削的脸庞和尖锐的下巴,更是因为柘木全然由崔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再见小莲

分类: Fiction

 

 

 

南来的船一袋烟前
在更南处
有人不习惯抽烟
所以早晚喝茶①

 

 

 

 

001

 

赵元初递过一杯红茶,他说,石海,你得去柘木拍些照片回来。这茶杯,透明的玻璃制造,两层中间隔空。石海记得有次崔相元推门而入,就是带回这茶具。想起崔相元说,是杜总托付的。石海伸手接过红茶,说老赵,我一时离不开这城市。这么说吧,我抽不出身了。石海不经意笑了下,喝尽了茶。石海想到了于莲,又说,我和小莲,和这座城市,是有感情的。那是一罐红茶,套在精致红瓷罐里,宛如困在瓮中的红茶。茶罐置在赵元初的褐色茶桌边,红瓷罐面上有花纹。石海把茶杯放回了茶桌。石海说,老赵,你晓得小莲,石海探头,往门外的前台看去。你晓得小莲,爱去小众的咖啡屋,看些打发时间的闷片。回来问我,你什么时候休假?替我也把假期休了。还说到什么扎赉贝尔。石海问老赵,扎赉贝尔有什么好?赵元初纠正了石海的错,是扎赉诺尔,在大兴安岭。石海摇了头,问跟她有什么关系。这时已近中午。扎赉诺尔有丰富的矿藏,赵元初边说边端详起空调遥控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品

分类: Goods

 

|今天早晨
  
今天早晨非同寻常。些微的雪
在大地上尚未化去。太阳飘浮在
晴朗碧蓝的天空中。海面是眼睛所能看到的
极限的蓝色和蓝绿色。
几乎是波澜不惊。静谧。我穿上衣服,
外出散散步--在我收到自然界必要
赐予我的礼物之前,我决定不再返回。
我在几棵身姿已不挺拔的老树旁走过,
穿越一片石头遍地的田野,
那儿覆盖着厚厚的冰雪。一直走,
直到悬崖尽头。
在那里,我凝视着大海、苍穹,以及
在极低处的白色沙滩上盘旋的
鸥鸟。全是这样迷人。全都沐浴在
寒冷的日光中。然而,一如往常,
我开始在思绪中倘佯。我必须控制住自己,
才能让我看到我想要观看的事物,
而不是其它的。我必须告诉我自己,
这与什么有关,与什么无关。(我仔细地观察它,
总有一、两分钟之久!)在这一、两分钟中,
我抛弃了对那些纠缠着我的是是非非的追问--责任、
脆弱的回忆、关于死亡的思索、我该如何处理
与前妻的关系。所有这一切,
我每天都要面对的生活环境,那些
我为了生活下去而粗暴地对待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9 19:15)
标签:

应景

分类: Poem


雨中躲雨,雨是糟糕的,
而池塘之必要,莲叶之必要。
“忽略花瓣那素雅之美吧。”
有次雨落西湖,你不就是这样说?
再耗下去,暮色、烟雨、远去的计程车,
倒把你忽略了。
或许,你还想到井冈山,
有朴素的姑娘,她以为手中的
莲蓬更为值钱。如今,谁会否认,
经济的,就是美好的。
人生的欣喜呵,不如
折一叶莲吧。归去,归去
也无牵挂。

 

201007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