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是梦游症的孩子


博文
(2016-04-04 22:58)
标签:

杂谈

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对的事情不容别人挑错。错的事情不容别人再说。一旦被点破那层从容的笑脸,那么满满的仇恨感将会冲破小小的心眼。

我混蛋过,操蛋过,也犯过傻,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并且被欲望驱使的狗屁不通,躯壳糜烂。从不清醒过日子。自由二字却成了为低级欲望开脱的最终法门。

有真真的醒过。真的清醒的状态不过太短暂。根本来不及用清醒的状态思考过那个始祖般的问题。“我是谁”短短三个字儿,太过于糊弄自己糊弄别人。问过,知道过,又迷茫了。仿佛不完全跳脱就是完全沉溺进去。没有办法让自己永远站出来明白。

提戒警示自己,一定戒掉说话的毛病。这是一个完全祸害别人跟自己的毛病。张嘴闭嘴之间总能够明白透彻的向别人表达自己特定时刻的模样。但并非真我。这点我确信。

蹚一趟浑水,每个人都无可避免。跳进轮回凡尘间,进入迷失尘雾里,就别想再堂堂正正好好做人。世间意乱情迷的事情太多。摸摸善良的那个心,还是否善良。再摸摸恶毒那颗心,是否已经开始生长。

能不乱其分毫,从始至终都可以知道安心安在哪里,自己在哪里的,我第一站出来以低级欲望形式亲他一口。那绝对是我老师!

你听吧,你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每走一步都在远离彼此。时光没有给我们留下永远的青春。从长大成人的那一刻起,我总会默默对自己说未来是我的,我总能够做到最好。可事实总是离梦想太过遥远。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它伴随我一直走到了今天。它却只能向前。未来会出现我的身影,可过去呢?就是过去了,我无法后退。做自己的每一刻是那么清醒快乐,可我们每天都要穿上刀枪不入的盔甲,才能够走进生活。也曾经试图自然而然的向世界说你好。可换来的善意却少的可怜。我只能穿上盔甲,但我从不挥剑,通过伤害让自己快乐我做不到。可能是优柔寡断迫使我开始无处隐匿自己。可怜的可笑的梦想还在支撑着我残破的躯壳。以及那可能还鲜红跳动的心。 我最亲的人,你的笑容我只能安静的放在那里。世界上最干净的地方。即便再也见不到你亲自对我微笑。我知道你去了哪里。你跟大多数人一样,摆脱了这并不干净的世界。我看着你悄无声息的走,我只能蹲坐在你身旁看着你远离。谁知道世界的明天是否安好。你离开我深深地祝福。就像那最后亲吻你的一刻我还是流泪了。你却不再帮我擦拭,不再训斥我男子汉拿的起放得下。现在我已经能做一个男子汉了。已经不会轻易被击垮了。请你放心。妈妈,可我想你的时候我无法安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1 11:30)
标签:

杂谈

当昨天,渐行渐远,你是否会回头看看。
当明天,已成今天,你们已记不得我的脸。
路上的树,向后飞转。
天上星星,没有眨眼。
今夜我又失了眠。
今夜的你肯定也在惦念。
那一年,阳光很耀眼,你我都是莽撞少年,
那一年,春光很灿烂,我们一起郊游在荒野。
那一年,就是那一年,我们喜欢一起肩并着肩。
可不知何时,
那一年不再那一年,我们就这样随风飘散。
你被工作忙乱
你被生活羁绊
你被爱情留恋
你被家庭温暖
而你的那些少年,
只在角落里存盘
从不被翻阅,没有机会浏览
好久没见,好久没见
倘若哪天遇见
但愿我们都能沉默不言
微微点头 微微笑脸
直接来个拥抱 就像拥抱昨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3 05:08)
标签:

杂谈

忆当年,风发意气,初入人海,结手为伴,嬉笑怒骂,年少荒诞。叹如今,妻儿老小,柴米油盐,东西南北,各自为战。待到而立之年,我辈相望,心已远。人之常情,莫伤怨。只求得,人生若只如初见。

半夜惊醒,无法安然入睡。看到朋友圈老友结婚,微信群内老同学又都慢慢聚到一起。内心又起波澜,故写下这些文字。但愿看到文字的同学都能平安健康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5 22:39)
标签:

杂谈

像个诗人。拿起影机,指向眼前所有的远方。咔嚓咔嚓咔嚓一张张飞快流逝。如今落寞时拿起来看看,那些人,那些时间如此催促生命之中的想念。眯起眼睛,一丝丝的光亮尽情投入。光景却飞石入海再也消失不见了。

又一个夏,稍显年轻的夏天,再多的再见也伤害不到无辜的心了。不是成熟而是更加年轻了。年轻到我们都不会去顾及其它一切不开心的理由了。

好想托只小鸟告诉自己当时的中学老师,你并不能决定我的未来。你该告诉倔强且脸皮薄的我,你今后生活的美好才是你应该真正追求的。其它的并非特别重要。

在家看着妻子,默默的一个女人,柔软的轻盈的绝决的。非常美的。我欣赏着无声无息的生活中的她。优雅的品尝世俗每一种感动。勤劳不做作的活着。

落幕后的夜,稍微沁着凉风,被风吹散后的睫毛失去了能力,眼睛瞬间湿透了。看着远离我好久好久的那个可爱的中年女人的相片,又是一年清明,安息的沉睡才是最美的梦。好梦,妈。

我希望着很多个希望,坚持着很多个坚持,但我家那个比我还要倔强的老头。请你认真的生活。不要再那么节约物质了。那样只能浪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简介
陆文博:男 26岁 经常以合乎常理之外的事物压倒自己的理性。

陆文博:女 12岁 经常以贯通常理的逻辑性改变现状。
个人资料
可能来过-可能走了
可能来过-可能走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