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ACHTMAHR
NACHTMAH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6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山外的世界

光腚世界

光腚世界

极端音乐杂志

极端音乐杂志

潇水的BLOG

潇水的BLOG

旧空间

从前的文章

博文
标签:

爱情

杂谈

谨以此献给忘记擦屁股的达人、擦屁股抠破纸的幸运儿们,和伟大的祖国!
 世上本没有擦屁股,吃的东西多了,就有了擦屁股。据屎料记载,人类自古就长着一对浑圆可爱的屁股,它的主要功能,是用两块巨大的肌肉带动大腿运动。而在屁股中心,还有一个排异孔。我们知道大便来自于食物,而食物来自于自然。所以排异乃是自然界的一种神圣的循环,它承载着生命。所以说我们排便其实也是一种神圣的祭祀行为,将自然的产物经过自己的身体之后重新献给大地母亲。心理学家弗洛尔认为,排泄是一种向死的依恋。人类从母体出生,最终也要回归大地,这与排便何其相似!春秋时代的晋景公就是夜梦2鬼于膏肓之间作祟,然后就在田野一片金黄,将要丰收的日子里,掉在了粪坑里死掉了——与万物一同被大地母亲收割去了。
排异之后,总得擦擦,不然昨天的早饭经过一夜的深加工,有一些没有回归大地母亲,却沾在屁股上,这不仅是一种自私,实在是对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大胆亵渎。 所以擦屁股在人类历史上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在远古时代人类如何擦屁股,我们无从得知。孔子说: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2 19:54)
标签:

fedor

教程

mma

杂谈

啥也别说了,最后的沙皇!!!

技术细腻,讲解认真!!!比巴西的Gracie们敬业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从站立搏斗到地面降伏,身位的争抢都有很细的讲解,每个细节,每个动作的每种可能都会讲到。每个动作都加以拆解,从降伏技术到逃脱技术。

这是我看过的最细腻的教程!!!强烈推荐每个MMA迷都去看看,领略一下世界最强者的技术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8 21:58)
标签:

瞎说八道

情感

所有的沮丧

都在一滴眼泪里

从充满希望的双眼

到灼热的胸膛

不曾干涸

 

如果它落在你的手中

能被温暖而蒸发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凉州往事

 

韩遂年事已高,往日云烟掠过,身边一个个熟悉名字都已逝去。他起事的时候,帝国的主流还是一片太平。而今天,东方的年轻军阀们挥动着手中的皮鞭,征服着一片片富有的土地,也刺激着韩遂的大脑。接二连三的臣服,让他有些不能忍受。他已经等了很多年,想要趁自己还活着挥动手中的权力,有所作为。而他的背后,则是经历了上百年战争的凉州,它由无数汉族村庄和羌、氐、匈奴、鲜卑、康居等许多个民族的部落拼凑而成。

凉州自东汉建国就一直不太平。这里遍布着羌族部落,羌族人曾经是汉人的远亲,他们的祖先曾随同周武王,直入中原,推翻纣王。随着时光流逝,他们和留在东方的亲戚渐渐没了联系,从关陇迁到了青藏高原的赐支河曲。这里环境恶劣,人民贫困,常年上演的主题就是:战斗。

羌族人尽管淳朴,却骠悍好武,他们认为汉人狡猾,对汉人保持着戒心,在争斗中他们很少妥协。一场刑事案件处理不妥,往往会引发整个凉州的动荡。帝国在凉州设置了护羌校尉,但是最终他们改行做了屠羌校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仇池山

 

仇池山位于甘肃南部西和县内的山区。自然高度793米,海拔1791米,在秦岭群山中并不算高。山顶平坦,呈船形,南北长,东西窄,面积5×3平方公里,上有平田百倾,多有泉水,甚至可以“煮土成盐”。也就是说:这座山上除了网络和电线之外,基本上什么都有。

仇池山四面陡峭,站在悬崖上方,“山势如削,深不可测”,惟有东西两条盘旋的小山道可以通往山顶平地。仇池山上今天有居民七百口,全部从事农耕。即使是现在,天黑之后走这种险要的山路依然是危险的。这里完全可以看做是一个天然的完美城堡,完美到甚至不需要修建城墙,也不需要护城河。

东汉一朝,西部一直处于混战。汉末,在全国混战的建安中期,氐人酋长杨腾发现了这里,他明智地把部族迁到仇池,并且把它划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当作了他的根据地。在之后关陇的长期战乱时代中,借着杨家的权力和影响,这里成了关陇氐人、羌人和汉族士人的避难所。而这个部落的主宰者杨氏家族的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

 

王子猷乃一熊猫,修炼千年得成人身,投胎到琅琊王氏。他虽为人形,却还保持着熊猫的秉性:行为乖僻,懒散悠闲,好脾气,和人保持距离。这家伙成天离不开竹子,正说明了他是熊猫的本质。

还有个故事,苻朗初到江东,所谈清言,无人能对。他天生就是清谈场上的拳王,没有人能辨得过他。但是王子猷一到,两眼直直往着他,苻朗竟被看得无言以对,羞愧而去。只因苻朗是氐族人,而氐族部落中有不少以熊猫为图腾,苻朗看到真神就在眼前,怎能不惊慌失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乾隆年间,江南经济快速发展,但是,因为浙江一县与临县相比太穷,导致此县人在这一年代多以行乞为生,远走他县。

人们对异乡口音者有着天生的疏远和恐惧,而行乞者突然增多,让人们的恐惧更甚。于是街头流行各种关于行乞者施放巫术害人的故事。

这种故事流传越来越广,结果真的有人去找异乡工匠帮助施展邪术害人,该工匠恐惧万分,将此人扭送至衙门,这位工匠获得了清白——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将为他的幸运暗自庆幸。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关于行乞者和僧道术士可以通过迷药麻醉良人,剪去其发辫,然后以其发辫施法摄取良人魂魄,或者行乞者和僧道术士可以通过知道人的姓名,从而施法摄取其人魂魄的故事越传越真、越传越广。

有一个行乞者只因为想讨好路边玩耍的富家小少爷,说道:“少爷您这么小就识字,告诉小的您名字,以后您前程似锦,还得提携小的。”结果,这乞丐被小少爷父母扭送至官府,划为妖人,在拷打中碎了双腿骨头,凄惨地死在牢里。更有游方僧人,只因口音与本地不同,被疑为妖人,遭本地人群起毒打当场惨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有麻花辫,生长我心中
晨间采茶叶,日暮须务农
清纯若香茶,不似钟欣彤
一日至京城,心中甚懵懂
白领自卓然,街头声轰鸣
不见瓜果贩,超市京客隆
自来一大款,以钱遗我种
复将我轻贱,抛弃闹市中
剪我麻花辫,弃我心中梦
自为无名妓,凄惨度余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三眼族群

 

至今在当初氐人生活过的甘肃南部,依然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比氐人还要古老的上古时代,这里曾经生活过一个三眼的族群。他们除了与我们一样的两个眼睛,在额头上还有一个直立着的眼睛。但是因为气候变化,雨水浸入了那只眼睛,导致这个族群集体生病消亡了。他们认为一些他们在当地偶然挖掘出来的新石器时代的遗物(现在我们叫它寺洼文化)就是当年这些立眼人使用过的。甚至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还有人在成都看到这种立眼人在街上闲逛——氐人的后人为了膜拜三眼神,用刀割开额头,将墨涂在上面,呈眼睛状,等痊愈后,就形成了额头上的“眼睛”。

这些传说借助神话的形态,保留着一些氐族先民的零散原始记忆。事实上,寺洼文化的居民,正是氐人的先祖。这些原始记忆,随着千年的流传,几经改变,最终在今天我们还能看到一点关于它的线索。

在寺洼遗址中,我们发现他们从那时就开始施行火葬的习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归属

文化

浅探一个普通人的地域归属心理史

 

前几天和几个人吃饭,各自提到自己的家乡,席间又聊起北京各地风气,我一句嘴都插不上。

家乡的概念对我来说过于模糊。我在上大学以前,籍贯一直填的“辽宁锦州”,上大学以后,接触到了各地人,我才意识到那个我没有去过的地方,是不应该算做我的籍贯的。从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对家乡的理解和身边的人不同,没有人会把一个自己从来不曾踏上过的土地当作故乡。而之前所有关于这块地方的想象和归属感,不过是我不自觉中的虚构。

事情得从大约20世纪30年代讲起,我的祖辈,也就是我祖父的叔父(这个应该怎么叫?曾从祖父?)携我祖父兄弟由河北大王庄迁徙止辽宁锦州。河北大王庄的具体所在,则无从知晓。以上这些,构成了我的家族的最初记忆。或许从大王庄迁出是更遥远的某代人所为,或许大王庄只是记忆有误所至,甚至有可能是由河北迁往锦州的人的共同记忆。鉴于祖父那时候只是一个儿童,记忆过于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