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厮
那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5-05 23:36)
    [一] 一些旅途上...
   
    此刻,在一列北行的长途火车上.
    车厢中,反复地播放着一些令人伤感的歌曲。我侧过身子,听见对面铺半躺着的那个美媚口中轻轻说出一句:再见了,亲爱的广州。她说出了我心里的话。
    然后火车逐渐把广州抛离身后。
    
    这位漂亮女子将与我共同度过二十多个小时的旅程。不幸的是我们不过是陌生的路人----我只是从她与列车员的交谈中得知。更不幸的是,我们仍将要持续这层陌生的关系----当我正思量着用怎样的方式与她搭讪,弄不好可能会把一段偶遇化为奇缘时,她的爱人从车厢另一头走了过来。之所以将来者称之为对方的爱人,是因为她们接下来做了一系列爱人之间的亲密动作。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完全把我当成透明人,这太破坏我的情绪了。靠。

     其实我的情绪早在出发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21:56)
    我仍然道不清对这只城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是爱?是恨?抑或是爱恨交加?也许都有,也许都说不上。
    最初的印象是,这里有很宽阔的江,和江上很多长长的桥,城在江边山中。我在那些年常出入这只城,在一些街巷里、江堤上、骑楼下,一些广场、商场和市场里,驻足流涟。那时映在明亮橱窗里的我,青涩如五月的杨梅。
    无数次注视着这个繁杂的城市,那些建筑的斑驳陈旧或光鲜亮丽,身边人群的行色匆匆或步履缓慢,我踯蹰于柏油马路与青石板街,我用粗碗喝苦的凉茶甜的豆浆,用这里的方言与人交谈闲聊。如今若重游旧地,我更想随意说说家乡的方言,岑溪人。
    诧异这方寸小城,竟曾让我常常找不着北。几乎用过所有的交通工具:公交车、出租车、摩托车、人力车、轮渡,似乎是并不寻常的救生艇也坐过了,在洪水照例涌入街头的时候。混浊的污水,漂浮满垃圾。我在摇晃的小艇上,望着这个泡在水里的城市,忽然肃静下来的城市、东方威尼斯,再找不到一丝昔日的美。
    于水都泅水,仅得一次经历,是在秋日的鸳江泳场上。桂江如碧,它拐了最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6-08-14 20:07)

酒。又是酒。

近来少酒。然后发觉自己惭惭不胜酒力了。不用则废,古训想是有道理的。开始后悔跑到这倒霉地方来,西北实在不适合我等久居南方的蛮子,气候干燥得吓人不说,饮食最成问题,现在是一看到条状食物,胃就痉挛。新鲜肉菜甭想轻易买到,更要命的是难买到冰镇啤酒,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人生

喝酒没意思,不喝酒更没意思。所以我不能没有酒。
人生就像喝酒,活着没意思,不活更没意思。所以我还得活下去。

郁闷

案牍劳形,使我衣带惭宽,胡子惭密,头发惭稀。前几天照镜子,发现我眼角的两道鱼尾纹竟更深了。天,莫非是我近来笑得太多?没理由的,明明我在郁闷着嘛。

遂更郁闷。

郁闷2

郁闷,你的名字叫那厮。或叫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9 22:00)

最后的重庆城。

 

下一站,继续往北。

 

 

中山桥,黄河第一桥

 

黄河第一桥桥碑:中山桥。

三月末的黄河边上,杨柳仍未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19 06:21)
通宵。达旦。
游戏。
输得很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8 00:31)
潮流兴博客,今儿个偶也来玩玩,与时俱进喔。
老9听闻了有这东东,在论坛混腻了,终于来了。
拿了篇旧贴上来晒晒居然拉了第一个客人,好棒啊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7 19:25)
   我这么一个粗俗的人,忽然收到一场高雅音乐会的门票
   票是上票,堂座居中靠前的贵宾席
   票的由来,与叶倾城笔下的某个故事情节有点巧合。赠票的人说:'很在来头的喏,英国利物浦节日乐团.'我的反应是:'哦.....好像,没有听说过。'对方说:'萨克斯王子安德鲁-扬也来了。'我的第二反应是:'唔。还是没听说过。'对方继续诱惑:'票很贵的呢,一张就卖480,我若不是少点音乐细胞的话......'
   于是,只好,我作出第三个反应:'好吧,糟蹋总比浪费的好。我且去听听罢。'
   两张票就这样突然的到了我手中,离开场只剩下一个小时了。临急打了N通电话邀人共赏,得到N个拒绝的理由。'诸多推搪,都是不识货的东西。'我叹道。最后只得匆匆拉了一个,估计比我还粗俗和无聊的家伙作陪客。
   赶车进场入座。稍息定神。刚刚好。然后看到了一群老外在舞台上摆弄一堆乐器,叫得上或叫不上名的:钢琴吉它贝斯爵士鼓小提琴萨克斯。台下的我们:一个粗人、和另一个粗人,亦开始作陶醉状,并偶尔拍拍手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