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之灵
冰之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00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十二)

不二足足昏睡了37天。在这一个多月里,“Leaf-青春”战部闭门谢客,沉默着为他扛下了全部的压力。

Leaf-FS”的辉光昙花一现,在不二昏迷过去时便消失了。小坂田刚看到全身是血的手冢抱着不断冒血的不二跑到医院的时候差点吓哭了,没有出任务的战士都飞奔过来帮忙,推仪器找药绑绷带,河村和桃城一人拿两个血袋徒手往不二的四肢静脉里挤才勉强赶上出血速度。越前真的哭了,一边跑来跑去地送器械一边偷偷拿袖子擦眼泪。一片混乱中,谁都没顾得上去平息不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家平安夜快乐~毕竟是小支柱生日,上部再刷也差不多完售了,最近都没有产出POT这边呢……就把上部出书版结局贴出来吧,明天贴下部的结局章~~
之前说的网络版双线结局还是懒得写了……可以透露一下按照网络版的走向上部会是TF以分手为结局,在出书版里因为数次不同的选项才走了HE,大家可以对比着看看~~

(十二)

转移的时候不二模糊地醒过一次,听不清是谁在一遍遍惊慌失措地喊自己的名字。他倦得抬不起眼睑,知觉都深陷在黑暗里,朦胧感觉有呼唤透入梦中,唤着Fujiko不要走。

再醒来,毫不意外是陌生的病房。一色雪白的墙面,身下是救治舱,左右各摆了一张病床,左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18 16:01)
标签:

杂谈

每天都能发现文职给我们的惊喜⋯⋯今天发现不造多久之前她开了一瓶新的pop4电泳胶,没盖盖子至少搁了一个礼拜,这一小瓶4000多软妹币。讲真,就是这种很郁闷的心情⋯⋯我们这边文职工作这么轻松,不打卡,恨不得九点来三点走天天玩手机,偶尔跑个样都不好好做,不打扫卫生不洗器材,而我们正式民警忙成狗。并且我们这么敬畏珍惜并以此为荣的工作她们一点都不当回事毫无责任感,仗着有点关系插进来,每次跑样必出错,案子错了好些次都虱子多了不觉得痒了,简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窒息死事件】
理想和现实的区别,就是当你凌晨3时50分被警署指挥中心的电话吵醒,本来以为相拥而眠的恋人会披衣起床一边疼惜地唠唠叨叨一边睡眼惺忪地送到门外,结果却是电话还没挂就被一脚踹下床附带一个枕头砸到腰上,回头一看对方已经把银灰色的脑袋埋进被子里含混不清地念叨要死快去死别吵本大爷睡觉——

现实骨感的过分了。

忍足侑士把警车停在警察宿舍楼下,打亮警灯,摸出手机拨通不二周助的号码时,想起临出门亲吻熟睡恋人的额头时听到的那句不知是不是梦呓的“拿包牛奶走……”,不由轻笑。

“不二君,打扰休息了真对不起,今晚你听班对吧?有尸体。我在你们楼下。”

电话接通之后半响没回音,忍足数了两个呼吸,然后心平气和地报了情况,把手机拿远,等待凌晨4点被拖离美梦后不可避免的咒骂或者惨叫。

“……明白了。等我五分钟。”

还算清晰的咬字,看来工作一年下来不二周助已经习惯了这种惊扰。忍足抬头,四楼的窗户亮起了昏黄的台灯,迅速穿衣的瘦长剪影印在窗帘上。

“我听说你起床气很重啊,不二君。”

准准的五分钟,不二穿着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出所料,忍足果然被袭击了,幸而没有受伤。白石在“冰帝”辖区受袭把忍足推到了风口浪尖,似乎每个人都有意无意地认定他就是指使者。忍足也不辩解,只是不再随时戴着过滤电磁波的眼镜,也因此轻易地通过红外线发现了埋伏,利用进阶“Flower-视域”全身而退。

不二恐惧地发现自己竟然也开始怀疑白石,以苦肉计挨一枪不致命的伤,再把忍足推到所有人的对立面,自己被保护在医院里。他开解自己就算如此白石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受A式伤,又觉得缜密如白石一定会想到非A式伤不足以取信于大众,思来想去,抱着头开始自我厌恶。

基层战队的械斗愈演愈烈,有Flower出身的五个战部不必说,其他大小战队有的拉帮结派有的浑水摸鱼,每天都有事故报告递上来。幸村终于火了,把打过架的战队长战部长通通拉到“破晓之程”来关禁闭,连真田都没能幸免,神奈川的一支Root战队起了内讧,虽然原因跟最近的事态关系不大,也被幸村铁面无私地揪出来了,刚刚被真田教训过的战队长脸上顶着红红的巴掌印发现自己跟真田关在一间禁闭室里,差点当场哭出来。

网上各种言论众说纷纭,有表示事不关己的,有痛斥前者冷漠自私的又被反斥道德绑架的,有试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15 21:48)
标签:

杂谈

如忍足所计划的那样,那个帖子一石激起千层浪,来自基层声势浩大的抗议声轻易盖过了高层的威压。陆续有43个战队罢工,得不到援助的警视厅也开始施加压力。不到一周,高层宣告投降,发出正式通告,表示在本世代“绝对不会进行‘完全封印’”,婚礼也将取消,“不完全封印”仪式将择日举行。

这算是变相地承认了“完全封印”会导致全灭的说法,所以舆论一开始反而更加激烈了。不过主要矛盾毕竟已经解决了,剩下的只需要时间就可以消除了。

最高兴的是久美,看到消息后就抱着婚纱爬到四楼邦邦邦敲不二的门,快乐地嚷周助周助我要开始追求你。多年的心理负担一朝解除,久美简直如脱胎换骨,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好像还长高了一点。她甚至敢跑到餐厅吃午饭了,走路都带着跳,神采飞扬。

不二收到的骚扰基本没有了,面对更多的“赶紧在一起吧”的眼神,无语望天。他又躲回资料室里,这次忍足大方地把他搜集到的资料都公开给了不二,连华村所做的实验数据都有。华村的理论体系中不二最感兴趣的是关于S式经脉的假说,参照了中医的理论,在人体内虚拟出了一套S式波动走行的经脉。她参考了核医学理论,通过注射放射性同位素观察在连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9-27 22:36)
标签:

杂谈

“4月9日,1017时,听得到吧,不二?”

不二瞄一眼电脑系统时间。在可能的情况下先校对日期时间是幸村走之前两人约定的,以免幸村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对时间的正确掌控。

“不能对话只能让你监听,稍微有点不安啊,就算你听不见我也没办法知道,不过我觉得应该相信你。”幸村的声音很低,有点异常的回响。

“4月9日,1608时。他们收走了我带进来的衣服和物品,你一定猜不到现在我把窃听器藏到了哪里。嗯,牙刷刷毛应该不会有人搜的吧。

“4月9日,1921时,我不能太频繁进洗手间,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不二?听得到的话,我们暂时约定两个小时汇报一次好了。

“4月10日,0705时,昨晚稍微有点病发,所以……让你听了一晚上下水道滴水声,很无聊吧?我应该在接受恰当的治疗,今天的精神的确好一些了。再确认一下,4月10日,0706时,对吧?我应该没有昏迷过去太久。”

不二放下第五杯咖啡,打着呵欠把空餐盘端去洗碗处,和同样吃完的白石笑着碰了碰拳,顺带把一张纸条塞进了一触即分的掌心。

“4月10日,0947时,我现在觉得而一切都肯定是有计划的了,稍等我确认一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4月9日,1017时,听得到吧,不二?”

不二瞄一眼电脑系统时间。在可能的情况下先校对日期时间是幸村走之前两人约定的,以免幸村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对时间的正确掌控。

“不能对话只能让你监听,稍微有点不安啊,就算你听不见我也没办法知道,不过我觉得应该相信你。”幸村的声音很低,有点异常的回响。

“4月9日,1608时。他们收走了我带进来的衣服和物品,你一定猜不到现在我把窃听器藏到了哪里。嗯,牙刷刷毛应该不会有人搜的吧。

“4月9日,1921时,我不能太频繁进洗手间,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不二?听得到的话,我们暂时约定两个小时汇报一次好了。

“4月10日,0705时,昨晚稍微有点病发,所以……让你听了一晚上下水道滴水声,很无聊吧?我应该在接受恰当的治疗,今天的精神的确好一些了。再确认一下,4月10日,0706时,对吧?我应该没有昏迷过去太久。”

不二放下第五杯咖啡,打着呵欠把空餐盘端去洗碗处,和同样吃完的白石笑着碰了碰拳,顺带把一张纸条塞进了一触即分的掌心。

“4月10日,0947时,我现在觉得而一切都肯定是有计划的了,稍等我确认一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9-21 13:02)
标签:

杂谈

手机一遍一遍地响,时亮时暗的屏幕上一行行滑过邮件提示:

“From:公主:来我这边,我有事情要……”

“From:公主:收到上一条邮件了吗?……”

“From:公主:怎么不回邮件?稍微有……”

“From:公主:周助?你不会还在生我……”

“From:公主:不二君?之前的事是我……”

……

不二一封都没有打开看。

之前的事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不二左手上的烧伤早已退痂,因为发烧休息而稍微松弛的肌肉也重新锻炼回流畅结实的线条,一切都似乎昭示着事情都结束了。

除去他再也没有去过地下二层,也没有回过任何一封久美的邮件和队内传讯。而之前鲜少主动联系的“公主”殿下在沉寂了几天后开始用新申领的手机每天发邮件,尤其是今天,不二的手机从一早开始就一条一条不间断地响,先是邮件,再是电话。

而不二只是一条一条按掉,小指尖抵在左耳耳塞上,全神贯注地监听着里面隐约的细碎声响,平光护目镜后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上录制声音的波形,右手里的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

“——又没电了。”

耳塞里声音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9-14 21:52)
标签:

杂谈

“我陪你去医院?”

不二刚刚关上队长室的门,就听见这么一句。他一抬头,忍足靠着对面的墙,手里拿着眼镜正慢条斯理地擦。

“医、医院?”刚刚答应了幸村保密,不二顿时心虚,“我?”

“当然了,”忍足理所应当地答,“大老远就看见你这个人形火炉了。怎么?不是找幸村请病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