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http://iamtstl.blog.163.com/,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韩国人的眼睛是平的,日本人的眼睛是下垂的,中国人的眼睛是瞪着的。

2.中国人不爱笑,看人的时候目光很狡黠。

3.中国男士爱穿西装,出去旅行也穿着,(日本人则不会)。还爱在裤绊儿上挂一串钥匙(这在英国只有庄园管家才会这样)中国女人在家里很强势,(尤其是大城市的女性),她们不爱化妆,阿姨妈妈们都烫着卷发。日本女性别管多大年纪都化妆修饰,爱带帽子。

4.中国人过冬都穿”秋裤“,西方人除了老人没人穿。

5.中国的家庭都是以孩子为中心,只要有了孩子,全家的重心都转向孩子的教育,没有比中国人更注重培养孩子的了。

6.中国人访客事先不爱打招呼,总是给人“一个惊喜”,认为我既然闲着,你也必定有空。

7.中国人很守约,约会一般都会提前到。

8.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消息说朝内大街81号,我小时候坐公交车去大姑家,总是经过这里,觉得很神秘,号称京城4大凶宅。

         

       

        白天的样子

      

     西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北京原宣武区儒福里和自新路之间有一寺庙,名观音院(现健宫医院西门附近)。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分为东西两院,西院规模较大,东院仅一组院落。两院之间建有一座天桥相通,称过街楼。民间传说过街楼是“阴阳界”。观音院的西院规模较大,是寺院的主体建筑,为祭拜祈福之所;而东院较小,仅一组院落,为僧舍及停灵之用,走过过街楼就是走过“阴阳界”。观音院过街楼曾是北京市区仅存的过街楼建筑,上层为悬山式建筑,面阔3间,四檩进深,灰筒瓦屋面,过陇脊,柱间为方格窗。下层砖拱门洞,下肩为条石。门洞上方正中置有石额,北面额镌“金绳”,南面额镌“觉岸”,均为清道光十年(1830)所刻。

     98年菜市口大街扩建,过街楼正位于其核心区域,嘉道年间的建筑不算文物,于是毁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9:24)
标签:

杂谈

 

 我变成一只气球,

    轻轻的自在的游荡,

    我先到了童年住过的地方,

    那里已变成水泥的丛林。

    接着我来到小学校,

    那里早就荒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世界上最可怜的狗,就是中国乡村的土狗。它们一生没有爱抚,没有吃过像样的东西,困难年月甚至吃屎,可是它们依然忠心耿耿,不离开贫瘠的乡里和贫穷的主人。

          太爷养过一条大黑狗。

          那是在国共拉锯战的时候,太爷当时赋闲在家,被两方征用。国军来了,他催粮。国军走了,解放军来了,他还是催粮。“我这叫哪一出啊?”

          有一阵,解放军驻地来了打狗队。八路为啥恨狗呢?因为夜里一有生人进村,全村的狗乱吠,容易暴露。来了3个兵,把前院后院门拴上,来打大黑了。他们用枪追打它,它开始还不明白,后来知道这些人想要它命,急得乱窜,最后没办法钻到水沟眼儿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世界上最可怜的狗,就是中国乡村的土狗。它们一生没有爱抚,没有吃过像样的东西,困难年月甚至吃屎,可是它们依然忠心耿耿,不离开贫瘠的乡里和贫穷的主人。

          太爷养过一条大黑狗。

          那是在国共拉锯战的时候,太爷当时赋闲在家,被两方征用。国军来了,他催粮。国军走了,共军来了,他还是催粮。“我这叫哪一出啊?”

          有一阵,共军驻地来了打狗队。八路为啥恨狗呢?因为夜里一有生人进村,全村的狗乱吠,容易暴露。来了3个兵,把前院后院门拴上,来打大黑了。他们用枪追打它,它开始还不明白,后来知道这些人想要它命,急得乱窜,最后没办法钻到水沟眼儿里不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8:41)
标签:

杂谈

 


  大清国,定都北京,三百年,   
     
风紧浪急翻了船,   
     
小皇上成了一品大百姓,   
     
铁杆庄稼撂倒在田边。   
     
铁饭碗,金饭碗,

多年生锈也会把那底儿锈穿,  
     
八旗子弟断了钱粮,

 

愁——  愁得干瞪眼,  

不知道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 

 

     
铁饭碗,金饭碗,

多年生锈也会把那底儿锈穿。,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8:02)
标签:

杂谈

 

  老爸1935年生人。

         他1951年初中毕业16岁,从河北三河县来到北京。至于为什么来到北京,说是新中国建设需要人才,其实估计是学习也不怎么好,在家又吃不饱饭,跑到北京投奔他舅舅,就是我奶奶的弟弟,我的舅爷。

        对于老爸早年的经历,还真是鲜为人知,毕竟他40岁我才出生,从来也没想起向他打听,最近我突然对他的经历发生了兴趣。一个剪影儿出现了——

       1951年前门站,一个穿着灰布长衫的、抗着一个包袱的少年出现了。(51年还是有好多穿长衫的,为了显得体面,是管邻居大婶借的布,奶奶一针一线赶制的)。他一路打听向前门外鲜鱼口的大江胡同走去,先落脚在他舅舅家。舅爷在在大栅栏的大祥宾皮鞋店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7:58)
标签:

杂谈

 

一、《莎士比亚全集》,莎士比亚我当然看过,就是跳着看的几个经典剧本。但我就是没看完全集。我的这套全集是刚上班时在席殊书屋买的,现在这个独立书店没了,标着是内蒙古大学出版社出的,梁实秋的译本,现在看来肯定是盗版,梁的译本在大陆就没有。全集所有内容,出成上下两册,才68元。我从中间跳着看了几个熟悉的剧本,然后从第一篇《亨利八世》开始看,就奇怪了,永远从《亨利八世》开始就看不下去了,好多次,读读就撂开了。现在还停在《亨利八世》呢。而且亨利八世、阿拉贡的凯瑟琳、他们的跟班,说起来就没个完,我又觉得都铎王朝很阴郁,6次婚史,其中2枚妻子被他砍头,可以总结为“离婚、砍头、死,砍头、离婚、活”,就最后一个活,把他给耗死了。原因我也总结了,一是才两册,但每册都7、8CM厚,太沉了!戳在胸前我呼吸都困难了,用的还是跟《辞海》同号的字!太累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平复帖》历代递藏情况:宋代入宣和内府,明万历间归韩世能、韩逢禧父子,再归张丑。清初递经葛君常、王济、冯铨、梁清标、安岐等人之手归入乾隆内府,再赐给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光绪年间为恭亲王奕欣所有,并由其孙溥伟、溥儒继承。

       张伯驹最早是在湖北一次赈灾书画会上见到《平复帖》的,当时归溥儒所有。溥儒在1936年将所藏的唐代韩干的《照夜白图》卖于他人,后流于海外。这件事情让张伯驹久久不能释怀。张伯驹深恐《平复帖》蹈此覆辙,因此委托硫璃厂一家老板向溥儒请求出售。但溥儒索价20万元,张伯驹力不能胜而未果。第二年又请张大千也向溥儒求购,同样在20万元的要价前止步。 一直对此念念不忘的张伯驹后来偶然得知溥儒最近丧母,急需钱财为母发丧,经傅沅叔斡旋,以4万元购得。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尘不醒独孤氏
红尘不醒独孤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10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