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多啦a片
多啦a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有情链接
博文
(2010-12-02 17:14)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要说玩牌的高手,我还真见过一个,不是王胖子,王胖子不行,也不是吴老二,吴老二差得远,就是癞头冯也白搭。

那是七二年,我还在生产队当会计,队里一水儿青壮劳力,一过十月,一个个闲的四仰八叉。村里倒也有几个长得俊的姑娘,可那时候不是现在,有贼心没贼胆,一帮老爷们只能玩牌打发时间,那一打,真是昏天黑地。我那时算瘾大的,整宿整宿地不睡觉,饭也忘了吃,经常赢得他们脱了裤子趁天黑溜墙根儿摸回去。结果一来二去,我给烦了。那天正玩着玩着,我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1: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我做这行当已有二十年,在泰安府,再找不出第二个有我这身手的人。方圆百里,但凡能凑出点银子的人家,都会请我去行事,图的就是个痛快。这活是有讲究的,一刀下去,须命中脑后三寸,骨节之间,头颅应声落地,血溅三尺。这两下子,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还要有好刀,我那把鬼头刀由祖上传下来,临刑前喷一口酒,一滴血都不会留下。我已经记不清送过多少人上路,最多的一次,我曾连斩过二十三人,那是一家满门,最小的才九岁,每斩一人,台下一片呜呼,一共响起二十三次,那一回光赏钱便得了两万三千钱,不过,这样的事是不常有的。如今,只要对着人的脖子瞜上一眼,我就知道该用几分力。胖人是最难下手的,那一层肥膘会让刀刃打滑,因此要格外用力些。年轻时却不懂得这般拿捏分寸,有一回是个江洋大盗,两三个人都按不下他的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14:47)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深山中住着一个怪物。
有人自称见过它,却没有人相信,有的人也许真的曾经见过,却又并不自知。
据说这个怪物一旦被人看见,就会改头换面,再也不以原来的面目出现。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听村中的人讲起那个怪物,不知从何时起,不知已有多少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2 22:50)
标签:

杂谈

分类: 故事新新编

 

他在那道门前驻足

空空的双手仿佛想要抓住什么

 

一个时辰前的那一幕依然萦绕心头

那一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18 22:54)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形系列
顶端是小小的脑袋
宽大的身躯
以及细小的双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0 14:03)
标签:

杂谈

    有一回,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大白天,他到山上去,带着一个痛苦的,但怎么也捉摸不定的念头踯躅良久。他面前是辉煌的天空,山下是一泓湖水,四周景物清朗,极目无涯。他望了很久,心中十分难受。现在他回忆起,当时他曾向着这明亮,无垠的苍穹伸出双手,潸然泪下。他痛苦是因为这一切统统与他无缘。他向往已久,从小时候就一直吸引着他的常年大庆,不散筵席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始终不能躬逢其盛。每天早晨都有这般光明的太阳升起,每天上午瀑布飞泻处都有彩虹,每天傍晚远处天边那座最高的雪峰都会燃起绯红的火焰;“一只小苍蝇在他身旁一道炽热的的阳光中嗡嗡地叫,它是整个这场大合唱的参加者,知道其中有它的一席之地,它也热爱这一席之地并感到幸福”,每一颗小草都在生长并感到幸福!万物都有自己的路,都知道自己的路,它们唱着歌儿去,唱着歌儿来;唯独他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不了解人们,不了解声音,与一切无缘,已被淘汰出局。

《白痴》里的这段话让人想起了荷尔德林的几句诗:
......
命运并不理解
莱茵河的愿望
但最为盲目的
还算是神的儿子
人类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0 12:46)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形系列
他洋洋自得,越来越大,以致四肢都无法再并拢,
他牵着那细小的线,陶醉于对这世界的掌控,
他不知道,倘若一松手,消失的只会是他自己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白痴》第二部里有这么一句话:
正像一支俗不可耐的曲调有时候你不去想它,它也会跟你纠缠不休。
看来陀斯的时代,低俗的音乐就已经泛滥了
这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小市民的崛起,封建残余,变了味的乡土气息,各种流于文字的感情渣滓在愚钝的心灵里的奇怪混合
像防伪标签一样贴在每个落后的处于过渡中的社会脸上
它和所谓民主是同步,同构的
假如你口口声声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
那是否就应该忍受这种糟糕的趣味?
可以说,当凤姐堂皇登台的时刻,我们的民主已经实现了,这民主甚至不屑一顾地把政治这种弱智把戏甩在了后头

想到种族主义,它必然有美学化的倾向
因为它追求纯粹
唯利是图的小商人,仅仅因为他们是美的敌人,也应当被赶尽杀绝

susan,毫无疑问会不了了之
因为它不是明确的文艺观
文艺观可以反动,但必须明确,不然它就无力,无效
它就只会像那些成千上万的红头文件一样
到了单位的收发室也就走到了头
从这也可以看出小h的脑袋瓜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9 17:21)
标签:

杂谈

《白痴》第一部
三天看完
惊叹 如椽巨笔掀起的狂风巨浪
可以想象 陀斯的同时代人读到其作品时会是怎样的震撼

n年前 手中曾有过一本《白痴》
草草半页 就已没有足够的兴趣支撑着读下去
但开篇迷蒙的那一场雾却是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

两三条注,都是有关当时俄国轰动一时的案件
陀斯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深刻地理解了其中复杂的社会 时代和心里背景

从这第一部中,已隐约看出了《卡拉马佐夫兄弟》的影子

结尾有一处提到了日本,
相信就是这一句话,给了黑泽明灵感,让他相信,整个故事可以在日本的场景中重现

终于理解了陀斯为何备受亨利米勒推崇
为何受到他无以复加的赞美
原因很简单,只有两个字——真实
这也正是亨利米勒自己最显著的特点
与陀斯相比 亨利的真实从心理领域蔓延至现实之中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熔岩一般流动的世界
光线像发了疯一样在多棱镜之间折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9 16:48)
标签:

杂谈

《大独裁者》
人们都说这是经典,
打着卓别林的旗号,我们当然没勇气否认。
这是他的第一部有声电影,
他的才华令他迅速领悟了这一新的技术手段,
为我们奉上了结尾的那段激昂动人的演讲
的确相当精彩

必须说 当新的技术注入新的元素
电影的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甚至可以说喧宾夺主
语言迫不及待地打破一切沉默
它清除留白 照亮阴影
妄图用某种单一的深刻性取代其他
思想从此占据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这片子是卓别林电影的没落
哪怕头上顶着反战的高帽

语言就是电影的独裁者
人也成了布景
仿佛是随时可抹去的一个点
存在不是那么强有力的了
电影也不再是完美和无懈可击的

时至今日 人们仍在为寻回景物及人的领地苦苦努力着
但在这种努力中
语言又往往再次成为不自觉的帮凶
而画面只会流于晦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