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得知网上各位朋友的关心,受老爷子的委托,在此给大伙儿拜年!衷心祝愿各位新年万事大吉大利!身安体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9 22:13)
拜年啦!
  2007年的春节到啦!
 
  外国人叫;Chinese New Year,(中国新年),不错:我们的新年到啦!
 
  谨向广大的,新结交的网友们,致以节日的问候,祝您身体健康,诸事如意,万事亨通!在过去的一年里,在网上,荧屏上,竟有这么多的好朋友,好网友,发出了很多恭贺祝愿的言词,实在感激不尽,我鞠躬谢谢啦!说实在的,我们这代人,活着的真幸福,赶上好年月了。人老啦,做不动了,有退休金,不愁吃,不愁穿,逢年过节还送礼,每天免费供应牛奶。实在令人感动。国富民强,盛世到啦!
 
  每天上网看新闻,上下午各两小时,累了同网上下盘棋,打打麻将,很开心。可是电脑不久前坏了,不能上网了,小外孙女立刻买了台名牌笔记本高价电脑送给我。但还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6 22:37)
金猪载福送博友
 
除夕到了,恭祝各位不老客新春愉快!


谢谢黄昏松的礼物,请大家共享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难忘九.一八,记住国耻日!
 
抗战期间小故事(三)
 
  抗日战争开始的第二年,1938年秋,新编的八路军刘青山部队,进驻鄚州,驻在西后街谦祥益大房子里。他的除奸科长姓李,是我在保定中学的老师。老师大远的路来到我的家乡,理所当然的要去看望一下。坐定之后,他问我:“黄春元是你甚么人?”,我说:“是我族远房侄儿,大财主黄金印的三儿子,现任鄚州镇长,就住在我家对门,但从没见过面”。他哦了一声,再也没说甚么。第二天,镇长忽然到我们家来了。进门就磕头,说是五叔救了他一命,原来他已经在屋檐下吊了两天,不是五叔讲情,他命休矣。从此我才认识了这个胖呼呼的镇长。

  1939年春天,鬼子三路向冀中区开始大扫荡,他们上有飞机,下有大炮、机枪,实在没法对付,四处奔逃,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9 16:41)
我 的 三 哥
 
  我的三哥叫黄振元,号燮之,比我大六岁。我刚上小学那年,三哥正好小学毕业。因为那时候法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三哥学的是法语,后来英国成了第一强国,才学的英语。小学毕业后,推小车卖布,父亲不在家,三哥得赚钱养家.一天三哥偷偷的去任邱考上了县立师范学校,没花家里甚末钱,读了两年书,在任邱女子小学教了一年书,又考进了天津省立第一师范学院。虽然不要学费,零用钱由大表哥王馥琴供给,并不向家里要钱,实际上家里也拿不出钱。三哥很用功,写的好,画的也好,到处找代课工作,还办起了儿童报。
 
  是三哥送我考进了河间省立三中的,不料上到二年级,三中闹学潮,赶走两位好老师,三哥主张立即转学。打听到了保定六中招插班生,于是准备应试,六中是重点学校,全省三百多中学会考,得过理科第一名,想考取不那么容易。三哥下决心给我补习功课,日夜不停,连大年夜都是通宵。三哥说过,要想功课好,就得赶在教学前头,果然没负三哥期望.我以第一名录取,这是三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1 15:40)
 
给曾孙发红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1 17:36)
好诗,好画!
 
  余昌民作诗,吴厚信配画,黄昏颂后期加工的《群老相戏图》我非常喜欢,让孩子帮忙贴在这里,让大家都看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12 17:56)
回忆我的大哥
 
  我的大哥本来叫黄春元,因为与同族里的一个远房侄子同名,后来才改名叫黄国元。
 
  小时候家里很穷,眼看着亲戚家表兄表弟都上了中学大学,而大哥小学毕业后,十六岁就去当兵了,柏年叔也去了。只因鄚州出了个王维诚,在西北军冯玉祥将军麾下当师长,王很重乡里感情。有那么一句话,到了部队,会说鄚州话,就把洋刀挎。柏年叔当了掌棋官,大哥做了文书官。他天天練字,能写一手好字,而且人缘非常好,冯玉祥将军曾在鄚州染房当过两年学徒,同他论同乡,还给大哥剃过头呢。后来大哥踏遍大江南北,走遍28行省,深谙各地民情,知识渊博,从不与人争吵。他说过,宁愿与坏人结亲家,不要与坏人结冤家,因为坏人比常人坏的多,只要心中有数就行了,以后他升到上校参谋主任,带过兵,最后落在扬州,跟着柏年叔开武术馆。后来柏年叔被聘为南京中央国术馆教师,大哥也去了南京,取得了国术馆毕业证书,当上了七所中学武术教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抗日战争期间小故事(一)
 
  年青的网友喜欢看抗战期间人们做斗争的故事。
 
  仅我所记,叙述一二。
 
  1939年春天,日寇侵略中国,开始对冀中平原的大扫荡,佔领了大平原。任邱城里成了他们的华北地区驻屯军总司令部。我的老家鄚州也驻上了一个联队,在我们家的正对门,房子特好,因为早先是瑞蚨祥的房子,后来卖给财主黄金印开了当铺,房子又高又大,有垛口围墙跟城墙似的,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司令部了,在门口右首修起了炮楼。
 
  形势十分严峻,我们家首当其冲。幸亏事先我们都逃走了,家中只剩下四哥与年邁的双亲支应着。四哥东躲西藏,不敢露面。小鬼子在院子里栓了好几匹马,成了马房,把一片毛竹与葡萄架都啃光了。
 
  一天,一个鬼子马伕指手画脚的向爹要东西,他说 :“红高梁的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6 19:33)
怀念柏年叔
 
  曾有网友问我?“原来龙形八卦快手黄柏年,是你叔啊!”
 
  是啊,是我的叔伯叔叔。
  
  他任过南京国术馆武术教师,兼教务长。写过龙形八卦、行意拳、太极拳、黄家棍等多本著作,可惜都失传了。
 
  不久前,我女儿曾买到过一本《龙形八卦》,是陕西出版社翻印的,其它的都没见过。
 
  说到他们那一代的生活,要比我们这代人,不知苦多少倍。
 
  小时候,听父亲说过,“爹幼年被后娘赶出家门后,即和柏年叔,(爹只许叫二叔),徒步出嘉峪关,到蒙古拣人家羊皮割下来的下角料(叫做皮脸),回来卖给人们,缝缝补补用,赚几个制钱(有洞的铜钱)。再去买好一点的下角,维持着最起码的生活。可他们才十来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