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博文
(2015-02-27 16: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温暖

6月的中段,为了一份良好的心愿,和E网的两位网友,有了一段铿锵三人行。目标——重庆梁平下的一所山村小学。

在考察报告之外,我愿意记下点滴心情,这次也许是关乎游历。

一、长江

长江的象征不言而喻。不是没有见过长江,是从未亲历长江,也没有看到它的中上游。朝天门,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嘉陵江和长江在重庆汇合,这个地点就是朝天门,我曾经很多次向往这个地方,而当我站在那里,看到黄浊的江水,心里一阵难过,这是母亲的眼泪,老了,也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大河,是清澈的,长江和黄河都不是。夜色,如约而至,霓虹倒影,灯火红绿,一切都掩盖。湿润的风,长长划过,带我们的心些许慰藉,也带许愿的孔明灯明灭。赤了脚,长江的水急切地淌流过脚背,一刻不停,像得了什么使命;多少天后,带着我亲历的印记的水波,会去到江南?就像我抬头看到月亮,期待远方也有人,天涯共此时,海上明月生。这些大概都是通讯困难时期古人的传情方式吧。

老实说,那一刻,我想到了温婉的江南。

 

二、山城印象

这个古老的城市,有太多的积淀。短短滞留,无法体悟其根底,于是走马,观花,看美人。山城不虚其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3 16:03)

散货列传

 

    11月初参加完一场有关职业的考试,心里或许是有不屑的。这无非是沉沦到谷底里的人生想挣扎一下的悲哀罢了。用了近一个星期连日连夜的看书做题以应试,这算是好多年来难得的“专”一回了。因为扪心自问,我其实是个特别“散佬佬”的货。

 

    我就是一个散货。因为从小就没有树立过什么志向,也没有人指引,便一路随波流俗久矣。后来看了点书,又觉得不能让自己往大家都在拥挤努力的观念里很严肃正统地奋斗,便自觉靠了边落了伍自己玩自己。我并不想要世俗的成功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人生玩得有那么点尽兴。有个电影里,一点屌丝因为得不到初恋,性起而一生泡到了200多位情人,最后老了还得偿所愿,与死了丈夫的初恋在一起,真是专心致志的完满人生啊。散货没有这种福气,因为沉不住气。人家钓鱼,能在岸边坐上一天,一天不行的话,可以延长到半夜,我要是觉得鱼不咬钩就躁得不行,哈欠连连,不用折腾几下就收摊回去了。然后看到书房一墙书,一年没能看下3本;车棚里一辆山地车,连第一次保养都不用做;叫妹妹从美国带回的小鹰包,还带着吊牌封在塑料袋里。这些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9-26 15:53)
标签:

it

分类: 暗夜出发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里认为人必想追求尊重和自我实现,在解决了温饱和安全之后。怪异的是在机关衙门里,人们永远地停留在温饱阶段,纪检加大之后,连思淫欲的实施机会也变小而风险却增大了。于是连领导大人们,也都统统停留在机械的物质生活里边,不能再上升一步。前段时间有一场群众路线教育说教洗脑会,讲者谆谆,听着昏昏,全部一律手机党微信孤独症患者,他们玩手机,至少想证明自己尽管被绑架,但也不甘心做一名傻子,当高堂中央的支持者,也忍不住拿手机打发无聊时候,与会的终于心下稍慰,大家终于都成了物质的永远情人,以梦为马的岁月,再也找寻不回来了。

 

告别刀笔吏

   

    这种被绑的公平感无人幸免,却丝毫没有给人带来尊严和成就。在一片消除了生命本质的沙漠里,人活着只能从自尊开始。自尊不是外在学得的,它就在心底,只需要唤醒,在机关衙门里,这点尤为重要,是赢得他人尊重的基础。首先是不说令自己恶心的话,那种附和逢迎的声音,听得太多;不做出令自己作呕的谄媚表情,看得太多;不随便做一个被人安排的棋子,尽可能回避、不主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然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07 10:52)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温暖

中国梦,宪政梦》

戴志勇

按:这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30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1.21,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1.21,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德育,在新世纪的思考》。
  • 2008.03.13,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18 10:48)
标签:

杂谈

分类: 暗夜出发
    一段时间以来,围绕钓鱼岛事件而引发的国内反日气氛一直在升温,直到最近演变成蔓延全国各地的游行示威和打砸烧抢行为,适逢九一八,这必然成为钓鱼岛事件之外的另一个事件。
 
    且不论国人对“爱国主义”的理解有多少偏颇,因为爱国主义一不小心便沦为“狭隘的民族主义”,这样的爱国主义,我们可直接拉出希特勒示范之。即使是真的“爱国主义”,与钓鱼岛的关联有多大?诚然,爱祖国,包括爱国土疆域不受异族侵犯,然更重要在于爱生我养我的故土和乡亲,爱这土地上的文明,爱所有受苦受难的同胞们。所以,当家乡面临异族侵犯,当亲人面对他人伤害,你挺身而出,可谓爱国是也;当你保卫同胞、保卫私产、自强独立,为国际所尊敬,可谓爱国是也。然当前钓鱼岛是个连中国政府也愿“搁置争议”的地方,若日方单方面打破“搁置”,中国自然有政府方面出面解决。老百姓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算是尽职了,要是伤害同胞,暴力相向,还要为之弹冠相庆,这实在是亲痛仇快、为日本人嘲笑的事情。
 
    何况,你真以为几个小老百姓想组织游行就能游行吗?中国是个能随便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05 16:18)
    7月开始的日子,看《那些年,一些追的女孩》。本来以为不会去看的,可能因为不愿意去回头看自己的青春。还是在暗黑的房间里看到结尾,爱情的高潮是在别人的婚礼上,上演的激情是一场意淫的长吻,但这个桥段还是感动了很多观影人,留下无数唏嘘的眼泪。便有人问我,想起你的青春没有?
 
    其实,谁没有青春?谁的青春没有故事?哪个故事没有一个如花的姑娘?这些姑娘中有哪一个能成为故事里男孩的新娘?无一例外,青春是一场梦,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成熟,便迫不及待受了荷尔蒙的驱赶,赴一场前途未卜的爱的盛宴。你上课的时候,一样会看着前面女生雪白的脖子发呆;你下课,便风一般在球场上宣泄;你写成缠绵的情书,想象她乌黑的秀发;你扔掉她的数学书,故意讨她温柔的骂。那些明朗的压抑的岁月里,总有些明朗的和隐藏的爱情,在懵懂里发芽,又在功利里发酵。这明争暗斗的爱情战争里,有些怎样复杂的男女关系、隐秘如丝的惆怅和密不可宣的甜美。
 
    然后总是有一场大雨,如期而至。成长,最残酷的就是女孩的心永远比同龄男孩的爱成熟。于是约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帕乌斯托夫斯基有个专门论述作家劳动的札记,其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是《珍贵的尘土》,二是《夜行的驿车》。大概因为这既是论述写作技巧的著述,又把这技巧巧妙地糅合在令人愁肠九转的短篇小说里,生出技术和人性的双重魅力来。

    《珍贵的尘土》故事发生在巴黎,小人物之间的脉脉温情,金子打造的蔷薇小花,充满了人世无常,是毕生夙愿俱付流水的遗憾,但还是不失巴黎的浪漫气质的。《夜行的驿车》发生在意大利,这个故事总给我带来忧郁,总会让我想起罗伯特巴乔的眼睛。在威尼斯的廉价旅馆里,女人们心里都觉得安徒生是个古怪的诗人,“他没有沸腾的热血”,这大概预设了他的爱情悲剧;但是当他把一支钮孔里的玫瑰送给那个瘸腿洗碗丑女孩的时候,便知道安徒生是能给人带来希望的魔术师了。

    果然,在离开威尼斯去维罗纳的夜车上,魔术师给沉闷的车厢带来了快乐和希望,像是黑夜里燃起灯火。小说的驿车里,明地里他给三个姑娘带来各样幸福的祝福和希冀(黑暗中就像个算命先生);暗地里,却埋伏着一个内心空虚的贵妇人的情绪波动;神父的古板和车夫的嘟囔,是极好的点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12 15:24)
    在西湖的夜色中站起身,繁华还在背后的十点光景中。伸手拦下汹涌车流中的一辆的士,打表显示“暂停”。坐进去说去梅林路,路在城市的另一边。
 
    年轻的司机不愿空跑返程,又不好拒载,开始讨价还价,最后定下价格的时候,他知道我不是一个坏的乘客,我知道他也不是一个坏的司机。车在杭州的夜中穿行,看不出外面的风景。对于这个我违睽十年之久的城市而言,它不认得我,我只是突然钻入它体内的一粒沙子。我也不再认得它了,它的白天于我如同暗夜。许久,车子隐约进入了山道,我便想起了帕乌斯托夫斯基那《夜行的驿车》,年轻的司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他的故事。
 
    他是河南人,上初中后考试就没有及格过。只恋母,想弑父。是学校里的小混混,初中里开始学会抢劫。中学不毕业就带着少量钱离家出走到广州找表哥。到广州身无分文,在火车站过夜,被当成流浪儿收容,好在说出哥哥的厂名,找到哥后抱头痛哭。然后开始在同一个厂里打工,一年省下两千元钱,带给母亲,他的母亲为此泣不成声。次年哥回老家结婚,他便学会了各种恶习,被厂里开除,又一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08 14:16)
    乘春天残留,酷暑未至。便要去多亲近大自然的本色。6日,周日。又是随意春芳歇的日子,停车,信步,在绿意热闹的马园村,勾践驻军养马之处。上秦望山,常规路有三条,唯此一条没有上过。探路水库尽头,便见荒草弥漫,芦苇齐身,不可通过。况午日酷热,不宜再登山,止。有两三钓鱼人,在青山绿水中,惬意。
 
    没有中饭。转去印山越国王陵。地下阴冷,但是干燥。千年前的木头和泥土,千年前的历史和文明,和我们一道呼吸。我不明确,允常一缕帝魄王气是不是还在。午后山丘岑寂,陵下灯光森森,幽幽墓道,岩土渗出细水成珠。还是落荒而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