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作家,记者,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艺术类一级文学编辑;八十年代写诗,发表诗歌三百余首;九十年代写小说,创造生物学小说流派;二零零零年后做电视,二零一零年后从事文化与行为研究,目前为浙江卫视节目评审组评审。
个人资料
何鑫业
何鑫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13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目前状况

供职于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泰嘉影业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从事

文字写作、意念设计与行为设计•电影、电视剧制作以及新媒体形态研究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关注博主
目前以为

ios操作系统是20世纪最大艺术品

目前坚信

西方科技正通过虚拟的网络、IT和各种程序软件与虚拟的东方哲学、宗教不期而遇

友情链接
公告

          

 晾衣架把自己当作刑具

    你把长裤晾上去

     等于帮它行刑

博文
(2018-03-28 18:13)
标签:

何鑫业、诗歌

分类: 诗歌

归人已经走了,落叶

埋着脚趾

你的明年就是月台,火车

已经开了。

大白菜,是去年种的

去年你还相信政治

相信,未婚妻的

辫子。

今年,你继续坚持,在码头上班

唯将往来信,遥慰别离颜。

夏至将至

恒河

沙数

归人已经走了,牌洗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

                                                        

何鑫业

 

白马,白马入芦花的时候,通常我们很难发现它,不为别的,就是看不见。就好像,你正在回忆一件无编号的事情,因为没有刻骨铭心的痕迹,一切被掩盖,一切在走失。

尽管在遇见白马之前,你是凡夫俗子,视茄子为茄子,萝卜为萝卜,视生死为无常,有轮回。尽管你刚刚还杀了一头畜生,剥了它的皮,捯饬捯饬,渍巴渍巴,成了一桌的食物。

这会儿,你懵了。你是一个有老姐姐老弟,有七大姑八大姨的普通人。他们通常一刮风就上你家,完了,要等雨后天晴才各自回府。这下好了,一个礼拜下来,喝掉了十六箱碳酸饮料,八十六瓶淡爽性啤酒,已经不会喝烈酒的邻里人。他们,看见了白马。

这会儿,你懵了,突然觉得着了魔,妖怪!妖精!突然觉得,芦花太像斑斑点点有黑圈圈的白色儿马了!芦花摇来晃去,白马一进去就走失。

一位奥地利的犹太人说,所有的一流事物都是免费的。包括精神,你的灵魂,清新的空气,越清新越免费。你被风能翻阅书籍感动,它们,风越小,翻阅得越从容,一页,一页。你被梨花能在一夜间开放感动,你被异乡隔了几千公里的鸡叫感动,它们都是免费的。

尤其是时间,尤其是年岁,尤其是你从来没盯住过钟表,可镜子里的白马还是在往芦花丛里走,拦不住。

老姐姐开了一家茶铺,专售岩茶。老姐姐说,现在的人不是不会喝烈酒,而是喝了烈酒不能开车。也就是说,在当下,你要么坚持自我,酿酒喝酒乃至酗酒。要么活得好好的,数数钱,贴个面膜,连吵个嘴打个架也不行,不要说今日有酒今日醉了。

老姐姐说,在她的铺子里,肉桂,大红袍,铁罗汉,正山小种,它们跟白马一样,就是后脑勺的一种年岁。慢慢喝,慢慢饮,慢慢品,白驹过隙嘛。这个隙,刚刚好,挤过去了,就是一年,挤过去了,就是活着,否则,就是Dead

这位姓路德维希的犹太人还说,所有三流的事物都是需要付费的,包括易装易容易名。而且,易容,还特别贵。包括开个店铺,卖个A货,原单或者剪单。包括盛装赝品,满口假牙和银行的呆账死账。

而且,易容,还是明目张胆地和时间和原貌一起走失。

老弟是能喝酒的,之所以不喝是因为弟媳妇。我的这位内弟的漂亮媳妇什么都好,就是生不下孩子。老姐姐看到电视上说,什么什么地方的一种野羊,成千上万地生小羊,吧唧一头,吧唧一头,挺顺溜的。人,这个东西,生个孩子咋就这么难呢!

但老弟也像老姐姐一样,坚持活着,坚持戒酒,坚持不近女色,即使坐怀,也不乱。坚持每日洗冷水澡,服用补充剂,用石斛或者虫草养生,坚持这一生注定要和自己的媳妇相遇,不是报仇就是相爱,坚持守住自己的黑匣子,黑匣子里有表述方式。

老弟也像老姐姐一样,看到白马后,首先想到,在芦花面前,我们总是在走失。首先想到,相爱就是复仇,长时间近距离贴身地格斗。

说起黑匣子,想起的是老房子的佛龛,神龛,供奉以往的一匹白马,一朵白云,飘无定所,了无着落。老弟则认为,黑匣子就是黑匣子,简单明了,记录的就是一次一次的事故,木已成舟,是事故一,临渊羡鱼,是事故二,而,枉为人父,则是事故三。

弟媳妇也开茶铺子,但仅售绿茶。按她的说法,龙井,巧舌如簧,谓之雀舌,碧螺春,沏之如云,谓之云翻。弟媳妇一贯认为,爱情就是一见钟情,就是离开了你活不成,就是一把刀,刀刃可以杀人,刀把也可以杀人,就是相濡以沫,就是恩将仇报。

弟媳妇笑言,不要信你老弟的黑匣子,它,就是江湖,就是,一个男人的梦,一把胡子刀,一则无风的传说。

老姐姐与弟妹简直是一丘之貉,老姐姐也认为相由心生。思想偏右的人,一般俊美,因为他们自由宽容,心善,主张口头演说,不杀戮,不灭绝,他们O型血,属龙或者属虎。老弟先生,弟媳妇女士,老姐姐女士,他们都是代表国家才长成这个样子。也就是说,相这个东西,才是另一种梦,另一种江湖。

时间厉害,时间不管你左派还是右派,俊美还是猥琐,统统是白马,统统是镜子和后脑勺,统统要走进芦花丛里,统统会走失。

你看,这会儿,你又懵了,麻将搓了三个小时,你去廊檐下小解,你抖抖瑟瑟,I said what!不为什么啊,因为,你看见了一只碗,一只很大的碗,里面盛着雪,而且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那是只银碗,跟雪一样颜色的碗,形分不清,还冷上加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00:51)
标签: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零点五毫米

 

何鑫业

 

海因里希·伯尔有个说法,他说你如果盖一座桥,你会做很多计算,所有的计算都是科学的,但最后无论你计算的多精确,总会有那么0.5毫米的误差。这个误差是什么?他说,这个误差就是诗歌,就是上帝。

也就是说,世界上总有0.5毫米你算不到的地方,那就是诗歌和上帝存在的地方。

这个0.5毫米,这个人力无法控制的不确定的东西,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譬如酿酒,譬如理发,譬如一条裙子的色差,譬如方向,譬如光照,譬如从镜子里面看东西。

有一日,你种了很多谷物,准备酿酒,也就是在一个大的容器里,你企图建立一个发酵王国。你念念有词,你对天发誓,你甚至石破天惊地说:鞋子的事归鞋子,袜子的事归袜子,你要让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自己的方式,而你的方式就是,镜子归诗歌,理发归上帝,酿酒归我!

所以,你绝对相信,一个人的发型,说穿了,其实就是上帝的事情。譬如,1930年到1940的上海,上帝批准的发型就是,女人烫发,男人飞机头。

所以,你绝对相信,辨析一个人的认知度,他或者她的权利或者知识的区域性,一个是他的表述方式,一个就是他的发型。而,其中,表述方式是他的主语,发型是他的谓语。

四千年前,镜子的表述方式被确定,主语是观看,谓语是反射。所以,大多数日子的诗歌也是如此,常常把远方作主语,梦作谓语。常常把猿声作主语,轻舟作谓语: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常常把枪栓作主语,子弹作谓语。常常把风景作主语,装饰作谓语: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我想说的是,这期间,唯独酿酒和烧窑的事情,归民间,归我。然后,发现酒曲,发现高岭土。发现窖,发现窑。发现窖可以藏酒,发现窑可以烧瓷。就这样,不复杂,简单明了。

窖的叙述方式是微生物,关键词是脂,也就是说,酿酒是确定的,是人的事情,不属于0.5毫米,微生物参与的脂的变量是不确定的,属于上帝管辖的范围,属于诗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窑的叙述方式是窑变,关键词是火候,也就是说,制坯、上釉是确定的,是人的事情,不属于0.5毫米,烧出来好不好看是不确定的,换句话说,就是,形是人决定的,色是窑决定的,它在上帝的地界里,也属于诗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也就是说,即使酿酒,你也只有酿的份,即使烧窑,你也只有烧的份,最后的决定权都在上帝,都在那0.5毫米。

四千年后,你去买裙子,究竟是选酒红还是绛红呢,你犯了难。四千年后,你又被琥珀色和嫣红搞糊涂了,还包括殷红和绯红。你犹豫再三,比划了再三,决定请教一位先生,而他的回答更使你犯难,他说:非常对不起,颜色的问题,帮不了你。

这使你想起了0.5毫米,那个诗歌存在的地方。当然,它也悲剧地告诉你,上帝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很细微的地方,涉及到买一条裙子或者照一次镜子。而且,问题是,总有一天,我们的细枝末节都会被它攻陷。

而我们沦陷后的一大特征就是,你再也做不了任何决定。包括婚姻,包括爱情。包括七分裤和九分裤。包括你凸起的颧骨,凹陷的脚踝。也包括仅仅只能排列24颗牙齿的锥子脸好看?还是能满满当当排满智齿在内的32颗牙齿的大方脸好看?

还有,你穿着裙子到麦地里走,你发现裙子变了颜色,你穿着九分裤到寺庙,你发现九分裤长了一些,而且你24颗牙齿的锥子脸面对大脸盘的释迦摩尼,好像哪里不对。

还有,你发现你烧的窑,它们的颜色和雨后天晴的颜色接近,你搬动一缸酒,喜欢找有32颗牙的大脸盘壮汉搭手,他们和释迦摩尼同款,慈眉善目,又力大无穷。

再还有,智齿不是每个人都有,谷物却都是可以酿酒的。你去西藏,你走错了方向。你朝着镜子指示的方向走,越走越远。可你的颧骨越来越凸起,越来越像古西藏吐蕃的后裔。你的踝骨越来越凹陷,像极了公牦牛的蹄子。你酿的酒取名吉巴拉布,意思是拿灵魂分享。

你种完谷物,酿完酒,你从西藏回来,长齐了32颗牙齿,你觉得你唯一做错的一件事,也即,唯一惭愧的是,你觉得委屈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上帝,因为,在整个造桥过程中,上帝太憋屈了,只有0.5毫米的空间,还得和诗歌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00:49)
标签:

何鑫业

诗歌

何力荔

分类: 诗歌

熵,19522018

 

何鑫业

 

你是那个最挠人的器具,四只脚

你的额头像1952的政府

非常荒唐。

子弹上膛了,没打远

那可是瞄着2018开的枪

其间路远迢迢

跋山涉水。

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就是那个世界上最会挠人的算术

长乘宽不等于面积

相除,没有商。

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就是那个世界上最会挠人的荆轲

风萧萧兮,易水寒

大风起兮

没有云。

1952一种

叫病毒的感冒启程了

沿途是咳嗽

一种叫楼上的身体远行了

终点是楼下。

 

 

注:熵,物理名词,指热能除以温度所得的商。科学技术上泛指某些物质系统状态的一种量度,亦被社会科学用以借喻人类社会某些状态的程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3 00:54)
标签:

诗歌

何鑫业

分类: 诗歌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何鑫业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我们的衣食住行,床和枕头,酒,小酌的酒。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阿司匹林,导航的APP

以及。

你的额头丢在了门楣上,那是昨天

寄出去的函一直没收到

电话打不通

玻璃,不

透明。

我知道这世道很好,雨一直下

嫁妆可以收起来了

抽烟对牙不好

以及。

你的鼻子丢在了纸巾里,那是今天

闻不到气味,百闻不及

还以为老天出了问题!

可是

天是晴的

内脏和胃口都很好

只是所有的东西都丢了,包括

我们的机票和船票,玉米和粟米

以及。

一船的水

机舱外的云

漂泊算个毬啊

明明我们都死了,却像活着一样!

因为,因为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雨后春笋,木已成舟,哗众取宠

也包括杀身成仁

以及。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一条铁路的两条铁轨,一节车厢的

四只轮子

一张桌子的腿

碗的底。

也包括身后的云,水里的鱼

火中的栗子

以及,以及,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游车河般的句子

何力荔

知道你在北方海边,
一时,啤酒、贝壳和冷风。
想起一时之间多年以来浪费的妙人、好花草,
唐诗百首:
你是一夜一夜排开的酒
一夜一夜一个人
白白流走。

2010-11-28 04: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不是诗 只是不想用标点

 

何力荔

 

昨天烧焦了一只铁锅 今天打翻了一杯水
早上刚醒来还好
不多久
就觉得有不为人知的渗漏
潜在的隐患 就像烧焦前的铁锅 暂时是没事的
假象的安全
或者极其粘稠的例如蜂蜜的晕染 不为人知
可能是地板可能是床单 可能是衣服裤子 可能是任何我还没想到的地方
摩擦踩踏 然后到处都是
又害怕手机响起 被告知不好的事情 被告知要去做某事
赶紧喊stop 我坐立不安了 很不安很不安 我要把声音弄得很响 让自己安定下来慢慢的慢慢的 安定下来
每当想到一些极其微观又不能证实的可能
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种可能
像病毒一样
一下子很多很多
排山倒海扑面而来
我赶紧暗示自己不要去想 结果停了
结果心里很难受 讨厌自己
勒令自己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是最好的证明 ——
随心所欲不是个好东西
缓缓的折磨你 间歇性地发作 发作的程度看起来每次都一样
但很长一段时间后 觉得 总的量是有增加的 最可爱的是
你想不出一点办法对付这一切 哦耶 存在就是服从
丹丹说写博客就是因为可以随心所欲
有随心所欲的向往是好的
听起来就知道 博客之外 她太不随心所欲了所以有这样的诉求
有向往多欢快明亮啊
是啊 就这样
停留在两者之间就行了
像我这样还真可悲 总是后悔没好好利用随心所欲的日子
只是拿它用来生无数的病了
噢不是病
我不想暗示自己
这会越来越有病
写完这些就去听狂野的歌
告诉自己刚才是发神经病
对着这一切大喊 真他妈太爽了
知道吗 我最想的是 在你后面写字 2010816

 

2006-09-17 14: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放牛班的春天

 

何力荔

 

中午醒来 阳光灿烂 阳光灿烂 听肖邦的E大调 平静中的狂喜


想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天台 闭眼的蓝天


昨夜很美妙 加之做了一上午的碎的梦 梦里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 醒来又忘了 但闻到被子上有小时候曾闻到过的气息 真令人兴奋 很久以前开始 我渐渐的跟过去联系上了 并不是抽象的部分 重要的是真切地感受到了小时候的我的感受 ——气味 触觉 光线 声音 那时的身体当下的感受…… 哈哈哈 真是幸福啊 我甚至隐约感知那个我 她还在那个地方生活 偶尔隔着一场倾盆大雨的距离来看我 —— 瓢泼大雨 万家灯火 我在窗口出现的片断—— 生活的片断 被隔着大雨面向万家灯火的截获 这么久以来 关于这个我知道存在的一份窃喜 我也有另一番收获 那就是发现我曾经失忆 但这点藏得很隐秘 没被觉察 从此刻算起追朔到很久之前 我一直活的是这部分 但现在 更久之前的那部分 正在慢慢回来 窥得这个秘密 觉得很幸福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天台 烤焦的地面 背上流着阿根廷的汗 一盆水的倾倒 地面地叫唤 肖邦还在娓娓道来 窥得黎明将要到来 昨夜在诗中睡着


你连自己也不要了?

 

2006-09-18 14: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备忘录

 

何力荔

 

1 昨天晚上想起学校的食堂和饭菜,对于我毕业了这个事实有了实感。
2
人死后为什么扁了?
3
死掉的虫为什么脆和轻?
4
最初以为鬼就是突然出现在窗前的乞丐(阴天和下雨天)
5
形而下,也不能被描述,所以怀疑我看到的蓝不是你看到的蓝、我听到的虫鸣不是你听到的、我闻到的花香不是你闻到的,我尝到的酸不是你尝到的,我摸到的凉不是你摸到的,诸如此类。
6
换头就是换身子
7
怎么证明自己没有失忆过
8
人不在时,物真的不动吗?你永远不能证实。(不考虑地心引力)
9
人的皮囊里是否还住着另一个人,划了两道口子露出它的一对眼睛
10
是否感受过文字推着你走的力量,或者说有这么一个瞬间

 

2006-09-21 20: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去等失落的魂魄回来(再续)

 

何力荔

 

你将坐一晚的火车在今夜离开。
和过去的日子方向相反。
几天前,我和你从同一个火车站出发去西塘,几天后,我们回来。出火车站的那刻,两人想象去时的我们正迎面走来。
迎来送往的,又何止是车站。
此刻,我在家等待西塘的所见所闻浮出水面,你坐在开往另一个地方的火车上,将大把的时间、无名的荒原草滩、以及不着边际的行路人往脑后甩。
我们是不是行动过快?
我常想起我们在西塘的木阁楼里聊起的死信处理处的话题。你说,每个城市都有死信处理处,你未收到的信都应该在那里。
而回来后,我想到的是,大自然和我们之间是不是也置放着一处死信处理站。
到今天,我还未收回来的信是,具有完整面目的西塘之行和同行的你。
我甚至想起那时的你,感觉就不真实起来。我对同行的那个人是你,心生疑惑。
我还记得我们走在西塘的河边,看着人们擦肩而过或迎面走来,当时令我不能想象的是,假如我没来这里,现在跟我擦肩而过的人也是在此刻走过。
就等一封信来。
这几天,我一直在等信来。
等着从身到心地相信:将门把手反装,房间就是门外。
在你下火车前,我先把说得出来的部分说出来,还有重要的句子藏在死信处理处里,明天我再去收回来一些。

 

2006-10-31 08: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