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艺术类一级文学编辑;八十年代写诗,发表诗歌三百余首;九十年代写小说,创造生物学小说流派;二零零零年后做电视,二零一零年后从事文化与行为研究,目前为浙江卫视节目评审组评审。
微信hhxy187
个人资料
何鑫业
何鑫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232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目前状况

供职于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泰嘉影业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从事

文字写作、意念设计与行为设计•电影、电视剧制作以及新媒体形态研究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关注博主
目前以为

ios操作系统是20世纪最大艺术品

目前坚信

西方科技正通过虚拟的网络、IT和各种程序软件与虚拟的东方哲学、宗教不期而遇

友情链接
公告

          

 晾衣架把自己当作刑具

    你把长裤晾上去

     等于帮它行刑

博文
标签:

何鑫业

立秋

文化

分类: 随笔

立秋,梦中环环相扣的人

 

何鑫业

 

第一封信是立秋那天收到的,信发自航拍现场。信上说,秋高气爽知不知道,天高云淡知不知道。

写信人,当时,就在无人机现场,微风,云淡风轻,航拍很顺利。写信人说,无人机很投入,无人机没心没肺,如入无人之境。

第二封信是处暑那天收到的,其间,隔了十五天。信上说,我某月某日穿过北山路去某某电影院,看一部叫《大象席地而坐》的电影,她看见我的。

是的,是的,那天我已经穿了秋装,就是那种适合席地而坐的长裤长衫。眼镜换了一副无框的,镜片弃用树脂,玻璃感十足。

给她说着了,这部电影还真的就是一个梦。是,关于厌世,关于堕落,关于被安排被设计的命运,跟大象还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

写信人说,她昨天的梦,也做得像无人机那样,没心没肺,如入无人之境。先是想到了墨菊,想到一款茉莉花饮料,一支香水,然后是一只瓮或者甏,里面盛满了水,水波涟涟。想到了做Dior广告的那个人,那张红唇,想到了清少纳言,想到了要命的《枕草子》,“如此,愿被负情,愿弃爱,只身之命,轻描淡写即可”。

电影从一个阴沉的早晨开始,在河北一个小地方,某人被家人呵斥,某人被儿女催去养老院,某人跟好朋友的女人睡了,某人又因如厕跟妈妈争执。每个人都想逃离眼下的生活,去往满洲里,那里有一只大象,席地而坐。

席地而坐,汉语的意思是从容,宽大,无所畏惧。像,此刻,你之于冰棍、雪糕、冰淇淋,不足以狼吞虎咽。轻描淡写,则指的是,贱命一条,任人宰割,一息尚存,即心安,即,善莫大焉。

第三封信,是看电影搭讪认识的女生写的。她写信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问我“为什么电影里面的人物是厌世的,而看完电影却让人热血沸腾”。我当然没有能力回答,我回信说,你应该去问导演。她说,导演已经死了,自杀身亡。

那么,好吧,她说,你就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换一副眼镜去看这部电影,难道眼镜会影响电影的观感吗。我说,我换眼镜不是为了电影,是为这个时代。我说,我已经不能用肉眼看世界,起码也得坚持用玻璃看世界。

玻璃?她,显然不是我们同一个梦中环环相扣的人,对于梦,她明显是一个局外人,不知道玻璃的隐喻。

第四封信是白露那天收到的,信上说,你喜欢走路,啊,好啊,但我要告诉你,你最好白天走山上,晚上走河边。因为白天走山上,可以生阳,晚上走河边,可以滋阴。我说,你谁啊?要你管呢!她回信说,我是谁?你不认识?那就算了。

不认识就这么肆无忌惮,不认识就这么剑拔弩张,不认识就这么暧昧,人类的核心问题不是走路,不是生阳,而是不做梦,尤其是不做会飞的梦。

梦中,太阳从西边升起。梦中,你离地半尺地行走。梦中,有一种静坐,叫飞。梦中,有一种获取,叫失物招领。梦中,有人开口,是为了让你闭嘴。

譬如,你搬动玻璃,如果你认为,你搬的仅仅是一块五毫米厚的东西,仅仅是东西,没有渊澄取映,那就大错特错了!譬如,你吃一只番茄,如果你认为,你吃的仅仅是一只叫西红柿的东西,其中没有活物蠢蠢欲动,那就同样大错特错了!

世界是由很多微生物组成的,它们遍布我们周围,它们比我们谦虚,努力,无孔不入。世界也是由很多梦组成的,它们安排并预估我们的未来,它们比我们先知,诚恳,环环相扣。

注意,是环环相扣,不是互联网和媒体热衷的碎片传播。

我知道,更多时候,热水壶是在扮演一个叫口渴口干的男人!更多时候,白露也是在扮演一个叫露结为霜的女人!更多时候,我们都是在扮演无人机,一个叫没心没肺的无人之境

我也知道,更多时候,秋天,就是取牛奶的早晨,牛奶箱是空的!更多时候,秋天,就是抽烟看报的早晨,抽烟是有害的,看报是为了共同起飞,而这个共同起飞,叫趋之若鹜!

最后一封信,还是那个女生写的,她在信上说,电影《大象席地而坐》,又名《爱在樱花盛开时》。

我说,好吧,就算吧。你说对了,是的,做了个梦,就像收到了一封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文化

大暑

分类: 随笔

大暑,远的离散,近的弥合

 

何鑫业

 

冬天的鸡叫,夏天的一缸水。

冬天的鸡叫之后,是豆浆,是粢米饭,然后是一只暖水杯和南檐下的太阳,隔壁景德镇的在叫卖罐。夏天的一缸水之后,是莲,是藕,然后是一只带条纹的西瓜和一群芭蕉下的鹅。隔壁景德镇的在叫卖缸。

罐,是青花缠枝将军罐。缸,是粉彩莲纹抱水缸。

将军罐是空的,坐怀不乱,腰缠万贯,什么东西都装得下。云飘过的念头,月蚀的计划,走单骑的打算,平添一些器皿,尤其是容器,盆啊,罐啊,缶啊,樽啊,等等,有容乃大。

抱水缸是满的,满满的一缸水,这一日,正好大暑。

照相馆的姐夫带回一条信息,大姐姐发来的。说,大暑,把父亲阁楼上的东西都晒一晒,趁着伏天。什么纸笺,信札,什么狷介,耿直。什么羊毛围巾,卡其风衣,驼绒大衣,貂皮护膝,真丝旗袍,哔叽长裙,羊皮靴子。什么李柰,芥姜,贞洁,才良,云云。

见字如面,这时候,抱水缸里养着的是莲和藕。

莲是碗莲,止水中执意漂泊,藕是清藕,浊水中藕断丝连。这一日,古人说,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

照相馆的姐夫用摄魂法,把农历这一日的魂拍进了底片里。之所以说是摄魂法,是因为拍出了这一条街的心思。铁皮屋顶的心思,桃木匾额的心思,铸铁锁和铜钥匙的心思。也包括旗袍的心思,口红的心思,南方的心思,北方的心思。

我嘞个去,我说,姐夫,你不会是民国二十一年的姐夫吧。

这时候,清水缸里养着的是瓜和果。瓜是西瓜,青皮红瓤夸夸张张。果是沙果,绿皮小个本本分分。这一日,古人说,大暑之日,蝼蝈喑。又五日,蚯蚓入。又五日,王瓜落。

姐夫说,出来吧!在屋里数了一天的钱,您再数数天上有几朵云。即使犯浑,也要比无所事事强,人类,摸黑就可以前进。

我说,姐夫,外面风大,咱进屋说。

这一日,大暑,睡个很深的午觉,深到看见花,看见你的爱人,深到可以看见铁轨,深到不断的给他打电话,不断的没人接。深到可以钻入他的衬衫,钻入她的围巾,她的围巾里有雪花,那是一个和大暑相对的冬天,雪灌满了脖子。

和大暑相对的东西还有冷库,那里储存着一百公斤的路途和远方,还有,三百公斤的自救和他赎。

和大暑相对的东西还有江水,那里可以溯游,可以逆水,可以刻舟求剑,可以弱水三千,也可以一个猛子扎下去,第二天第三天,再慢慢起来。

刻舟求剑的意思是,不管风吹雨打,不管花落何地,也不管水行多远,剑已离多远,我只以我的舟为标准,我只以我的刻为标准,然后,别无他求。也就是说,我只求刻舟,不求剑。

弱水三千的意思是,一夫一妻,姐夫只爱大姐姐一人。

这一日,大姐姐从长江的上游回来,带回来巴蜀腹地的绿豆,配宁夏一马平川的百合,熬粥。大姐姐说,粥要稀,要照得见眉目,看得清嘴脸,然后连喝三碗,喝完,最好再连打三个喷嚏。也就是说,按照大姐姐的意思,凡是社会学的事情我们今后少做,凡是生物学的事情我们今后多做。

也即,食道是社会学,气管是生物学,喝白酒,一定要喝一口到气管里。

然后,在下午的两三点钟,切一个西瓜,是竖着切,切成长条。然后,西瓜皮切碎了,喂鹅,而,鹅在一群芭蕉的下面。

这一日,姐夫说,地球在最初的时候,植物都是保持平衡发展的。后来由于人类的异军突起,人需要蔬菜、谷物果腹,砍伐木材建造家园,于是,草本植物得到了宠爱,乔木受到了毁灭性打击。所以,综观人类历史,如果从植物的角度看人类文明,那么世界就是草本植物利用人类战胜乔木(森林)的一种方式。

而且,其间,行云是流水的牺牲品,鹰是翅膀的牺牲品,大象是大的牺牲品,甜是糖的牺牲品。

这一日,姐夫说,大暑之日,吃瓜果,睡凉席,轻足履,重魂魄,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 

远的离散,近的弥合,我说,好,外面风大,咱进屋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文化

分类: 随笔

宽衣解带,天各一方

 

何鑫业

 

多数人25岁就死了,一直到75岁才埋。

多数人25岁就已经天庭饱满,颧骨隆起,疾步如飞,外八字或者内八字,一直到75岁才躺平做人。

多数人25岁就四海为家,一直到75岁才知道终点在哪里。其间,火车哐当哐当或者餐车哐当哐当,或者月台哐当哐当,都以为奔波的人是自己。

多数人25岁就知道“人世很复杂”,“米面的事,碗和筷子都不是最清楚”。“爆米花一样的颓废,连爆米花自己都要琢磨一阵子才知道”。

多数人25岁就宽衣解带,视肉体为魂魄,视魂魄为盘缠,山不转水转,船不行岸行。多数人25岁要么花开,要么花不开直接就结果,要么,钞票你跟老子作对制钞厂它却俯首称臣,枕头你跟老子作对梦它却俯首称臣。

多数人25岁就会拍电报,一直到75岁才获悉拍发内容:速归,速归,或者急回,急回。破釜沉舟,或者杀身成仁,务必,务必,或者即刻,即刻。西北以西,战事太紧,东南以南,歌舞升平,北纬某某度,受精成功,东经某某度,孩子已经出生,当下,当下,或者,马上,马上,云云。

多数人25岁就吃枇杷,拣着吃,挑着吃,走南闯北地吃。南亚偏南的早钟和长红,南亚偏北的红袍和白玉,吃完白瓤吃红瓤,吃完红瓤吃砂瓤。

吃完枇杷,抹抹嘴,你不要以为枇杷的事就完了,不要以为你就可以逃之夭夭了。天网恢恢啊,吃完枇杷还有枇杷酱呢,吃完枇杷酱还有枇杷露呢,吃完枇杷露还有枇杷膏呢,吃完枇杷膏还有枇杷丸呢。芝麻九蒸九晒,伴以枇杷蜜的那个滋上润下通窍的枇杷丸。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直到75岁你才知道,人生就是一直在被你吃的东西追杀,譬如枇杷,譬如米面。

多数人25岁就知道,米面可以饱腹,可以度日,一直到75岁才知道,米面的重点不是安食,而是安天下。多数人25岁就可以跑个半程马拉松或者全程马拉松,可以与人生赌个气,与生活告个别扬个威什么的,一直到75岁才知道,奔跑是很屈辱的事,长时间的原地不动才叫威震四海。

譬如松树,你25岁,它原地不动,你75岁,它还是原地不动。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说的就是这个。

多数人25岁就会喝酒,二锅头或者老白干或者烧刀子,炕头或者地头或者村头,我一口闷,你随意,或者,你慢慢嘬,我先走一个。在北方,要么,日子你跟老子作对麦子它却俯首称臣,路途你跟老子作对马它却俯首称臣,生活你跟老子作对小酒它却俯首称臣。

多数人25岁就会喝酒,一直到75岁才知道,酒可以致气上逆,也可以致血下行。酒,其实就是一种药,致你意识模糊,肝胆相照,致你“路远迢迢,近,触手可及,远”。

譬如心上人,譬如爱,譬如婚姻,咫尺的妹子啊,反而远,西天的姑娘喔,反而近。

多数人25岁就知道谁是远行人,“白日半西山,桑梓有余辉”“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一直到75岁才知道,梓和桑和麻,才不是真正的漂泊远离呢。多数人25岁就熟读“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直到75岁才读懂“到了北方,你用不着宽衣解带就能天各一方”。

多数人25岁就会飞,一直到75岁才发现,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唯独你这只鸟,飞来飞去,不是没飞远,而是根本就没飞。心没飞,智没飞,魄没飞,尤其是虚怀若谷情况下的心没飞,抱残守缺情况下的智没飞,坐怀不乱情况下的魄没飞。

心没飞,魂也就没得飞,尤其是清清爽爽鸟语花香的那一天,花好月圆洞房花烛的那一天,魂没飞。

多数人25岁就伐木丁丁,一直到75岁才木已成舟。多数人25岁就开始解牛,一直到75岁牛还活着。

多数人25岁就宽衣解带,一直到75岁才天各一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8 18:13)
标签:

何鑫业、诗歌

分类: 诗歌

归人已经走了,落叶

埋着脚趾

你的明年就是月台,火车

已经开了。

大白菜,是去年种的

去年你还相信政治

相信,未婚妻的

辫子。

今年,你继续坚持,在码头上班

唯将往来信,遥慰别离颜。

夏至将至

恒河

沙数

归人已经走了,牌洗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

                                                        

何鑫业

 

白马,白马入芦花的时候,通常我们很难发现它,不为别的,就是看不见。就好像,你正在回忆一件无编号的事情,因为没有刻骨铭心的痕迹,一切被掩盖,一切在走失。

尽管在遇见白马之前,你是凡夫俗子,视茄子为茄子,萝卜为萝卜,视生死为无常,有轮回。尽管你刚刚还杀了一头畜生,剥了它的皮,捯饬捯饬,渍巴渍巴,成了一桌的食物。

这会儿,你懵了。你是一个有老姐姐老弟,有七大姑八大姨的普通人。他们通常一刮风就上你家,完了,要等雨后天晴才各自回府。这下好了,一个礼拜下来,喝掉了十六箱碳酸饮料,八十六瓶淡爽性啤酒,已经不会喝烈酒的邻里人。他们,看见了白马。

这会儿,你懵了,突然觉得着了魔,妖怪!妖精!突然觉得,芦花太像斑斑点点有黑圈圈的白色儿马了!芦花摇来晃去,白马一进去就走失。

一位奥地利的犹太人说,所有的一流事物都是免费的。包括精神,你的灵魂,清新的空气,越清新越免费。你被风能翻阅书籍感动,它们,风越小,翻阅得越从容,一页,一页。你被梨花能在一夜间开放感动,你被异乡隔了几千公里的鸡叫感动,它们都是免费的。

尤其是时间,尤其是年岁,尤其是你从来没盯住过钟表,可镜子里的白马还是在往芦花丛里走,拦不住。

老姐姐开了一家茶铺,专售岩茶。老姐姐说,现在的人不是不会喝烈酒,而是喝了烈酒不能开车。也就是说,在当下,你要么坚持自我,酿酒喝酒乃至酗酒。要么活得好好的,数数钱,贴个面膜,连吵个嘴打个架也不行,不要说今日有酒今日醉了。

老姐姐说,在她的铺子里,肉桂,大红袍,铁罗汉,正山小种,它们跟白马一样,就是后脑勺的一种年岁。慢慢喝,慢慢饮,慢慢品,白驹过隙嘛。这个隙,刚刚好,挤过去了,就是一年,挤过去了,就是活着,否则,就是Dead

这位姓路德维希的犹太人还说,所有三流的事物都是需要付费的,包括易装易容易名。而且,易容,还特别贵。包括开个店铺,卖个A货,原单或者剪单。包括盛装赝品,满口假牙和银行的呆账死账。

而且,易容,还是明目张胆地和时间和原貌一起走失。

老弟是能喝酒的,之所以不喝是因为弟媳妇。我的这位内弟的漂亮媳妇什么都好,就是生不下孩子。老姐姐看到电视上说,什么什么地方的一种野羊,成千上万地生小羊,吧唧一头,吧唧一头,挺顺溜的。人,这个东西,生个孩子咋就这么难呢!

但老弟也像老姐姐一样,坚持活着,坚持戒酒,坚持不近女色,即使坐怀,也不乱。坚持每日洗冷水澡,服用补充剂,用石斛或者虫草养生,坚持这一生注定要和自己的媳妇相遇,不是报仇就是相爱,坚持守住自己的黑匣子,黑匣子里有表述方式。

老弟也像老姐姐一样,看到白马后,首先想到,在芦花面前,我们总是在走失。首先想到,相爱就是复仇,长时间近距离贴身地格斗。

说起黑匣子,想起的是老房子的佛龛,神龛,供奉以往的一匹白马,一朵白云,飘无定所,了无着落。老弟则认为,黑匣子就是黑匣子,简单明了,记录的就是一次一次的事故,木已成舟,是事故一,临渊羡鱼,是事故二,而,枉为人父,则是事故三。

弟媳妇也开茶铺子,但仅售绿茶。按她的说法,龙井,巧舌如簧,谓之雀舌,碧螺春,沏之如云,谓之云翻。弟媳妇一贯认为,爱情就是一见钟情,就是离开了你活不成,就是一把刀,刀刃可以杀人,刀把也可以杀人,就是相濡以沫,就是恩将仇报。

弟媳妇笑言,不要信你老弟的黑匣子,它,就是江湖,就是,一个男人的梦,一把胡子刀,一则无风的传说。

老姐姐与弟妹简直是一丘之貉,老姐姐也认为相由心生。思想偏右的人,一般俊美,因为他们自由宽容,心善,主张口头演说,不杀戮,不灭绝,他们O型血,属龙或者属虎。老弟先生,弟媳妇女士,老姐姐女士,他们都是代表国家才长成这个样子。也就是说,相这个东西,才是另一种梦,另一种江湖。

时间厉害,时间不管你左派还是右派,俊美还是猥琐,统统是白马,统统是镜子和后脑勺,统统要走进芦花丛里,统统会走失。

你看,这会儿,你又懵了,麻将搓了三个小时,你去廊檐下小解,你抖抖瑟瑟,I said what!不为什么啊,因为,你看见了一只碗,一只很大的碗,里面盛着雪,而且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那是只银碗,跟雪一样颜色的碗,形分不清,还冷上加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00:51)
标签: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零点五毫米

 

何鑫业

 

海因里希·伯尔有个说法,他说你如果盖一座桥,你会做很多计算,所有的计算都是科学的,但最后无论你计算的多精确,总会有那么0.5毫米的误差。这个误差是什么?他说,这个误差就是诗歌,就是上帝。

也就是说,世界上总有0.5毫米你算不到的地方,那就是诗歌和上帝存在的地方。

这个0.5毫米,这个人力无法控制的不确定的东西,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譬如酿酒,譬如理发,譬如一条裙子的色差,譬如方向,譬如光照,譬如从镜子里面看东西。

有一日,你种了很多谷物,准备酿酒,也就是在一个大的容器里,你企图建立一个发酵王国。你念念有词,你对天发誓,你甚至石破天惊地说:鞋子的事归鞋子,袜子的事归袜子,你要让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自己的方式,而你的方式就是,镜子归诗歌,理发归上帝,酿酒归我!

所以,你绝对相信,一个人的发型,说穿了,其实就是上帝的事情。譬如,1930年到1940的上海,上帝批准的发型就是,女人烫发,男人飞机头。

所以,你绝对相信,辨析一个人的认知度,他或者她的权利或者知识的区域性,一个是他的表述方式,一个就是他的发型。而,其中,表述方式是他的主语,发型是他的谓语。

四千年前,镜子的表述方式被确定,主语是观看,谓语是反射。所以,大多数日子的诗歌也是如此,常常把远方作主语,梦作谓语。常常把猿声作主语,轻舟作谓语: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常常把枪栓作主语,子弹作谓语。常常把风景作主语,装饰作谓语: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我想说的是,这期间,唯独酿酒和烧窑的事情,归民间,归我。然后,发现酒曲,发现高岭土。发现窖,发现窑。发现窖可以藏酒,发现窑可以烧瓷。就这样,不复杂,简单明了。

窖的叙述方式是微生物,关键词是脂,也就是说,酿酒是确定的,是人的事情,不属于0.5毫米,微生物参与的脂的变量是不确定的,属于上帝管辖的范围,属于诗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窑的叙述方式是窑变,关键词是火候,也就是说,制坯、上釉是确定的,是人的事情,不属于0.5毫米,烧出来好不好看是不确定的,换句话说,就是,形是人决定的,色是窑决定的,它在上帝的地界里,也属于诗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也就是说,即使酿酒,你也只有酿的份,即使烧窑,你也只有烧的份,最后的决定权都在上帝,都在那0.5毫米。

四千年后,你去买裙子,究竟是选酒红还是绛红呢,你犯了难。四千年后,你又被琥珀色和嫣红搞糊涂了,还包括殷红和绯红。你犹豫再三,比划了再三,决定请教一位先生,而他的回答更使你犯难,他说:非常对不起,颜色的问题,帮不了你。

这使你想起了0.5毫米,那个诗歌存在的地方。当然,它也悲剧地告诉你,上帝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很细微的地方,涉及到买一条裙子或者照一次镜子。而且,问题是,总有一天,我们的细枝末节都会被它攻陷。

而我们沦陷后的一大特征就是,你再也做不了任何决定。包括婚姻,包括爱情。包括七分裤和九分裤。包括你凸起的颧骨,凹陷的脚踝。也包括仅仅只能排列24颗牙齿的锥子脸好看?还是能满满当当排满智齿在内的32颗牙齿的大方脸好看?

还有,你穿着裙子到麦地里走,你发现裙子变了颜色,你穿着九分裤到寺庙,你发现九分裤长了一些,而且你24颗牙齿的锥子脸面对大脸盘的释迦摩尼,好像哪里不对。

还有,你发现你烧的窑,它们的颜色和雨后天晴的颜色接近,你搬动一缸酒,喜欢找有32颗牙的大脸盘壮汉搭手,他们和释迦摩尼同款,慈眉善目,又力大无穷。

再还有,智齿不是每个人都有,谷物却都是可以酿酒的。你去西藏,你走错了方向。你朝着镜子指示的方向走,越走越远。可你的颧骨越来越凸起,越来越像古西藏吐蕃的后裔。你的踝骨越来越凹陷,像极了公牦牛的蹄子。你酿的酒取名吉巴拉布,意思是拿灵魂分享。

你种完谷物,酿完酒,你从西藏回来,长齐了32颗牙齿,你觉得你唯一做错的一件事,也即,唯一惭愧的是,你觉得委屈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上帝,因为,在整个造桥过程中,上帝太憋屈了,只有0.5毫米的空间,还得和诗歌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00:49)
标签:

何鑫业

诗歌

何力荔

分类: 诗歌

熵,19522018

 

何鑫业

 

你是那个最挠人的器具,四只脚

你的额头像1952的政府

非常荒唐。

子弹上膛了,没打远

那可是瞄着2018开的枪

其间路远迢迢

跋山涉水。

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就是那个世界上最会挠人的算术

长乘宽不等于面积

相除,没有商。

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就是那个世界上最会挠人的荆轲

风萧萧兮,易水寒

大风起兮

没有云。

1952一种

叫病毒的感冒启程了

沿途是咳嗽

一种叫楼上的身体远行了

终点是楼下。

 

 

注:熵,物理名词,指热能除以温度所得的商。科学技术上泛指某些物质系统状态的一种量度,亦被社会科学用以借喻人类社会某些状态的程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3 00:54)
标签:

诗歌

何鑫业

分类: 诗歌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何鑫业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我们的衣食住行,床和枕头,酒,小酌的酒。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阿司匹林,导航的APP

以及。

你的额头丢在了门楣上,那是昨天

寄出去的函一直没收到

电话打不通

玻璃,不

透明。

我知道这世道很好,雨一直下

嫁妆可以收起来了

抽烟对牙不好

以及。

你的鼻子丢在了纸巾里,那是今天

闻不到气味,百闻不及

还以为老天出了问题!

可是

天是晴的

内脏和胃口都很好

只是所有的东西都丢了,包括

我们的机票和船票,玉米和粟米

以及。

一船的水

机舱外的云

漂泊算个毬啊

明明我们都死了,却像活着一样!

因为,因为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雨后春笋,木已成舟,哗众取宠

也包括杀身成仁

以及。

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包括一条铁路的两条铁轨,一节车厢的

四只轮子

一张桌子的腿

碗的底。

也包括身后的云,水里的鱼

火中的栗子

以及,以及,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游车河般的句子

何力荔

知道你在北方海边,
一时,啤酒、贝壳和冷风。
想起一时之间多年以来浪费的妙人、好花草,
唐诗百首:
你是一夜一夜排开的酒
一夜一夜一个人
白白流走。

2010-11-28 04: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不是诗 只是不想用标点

 

何力荔

 

昨天烧焦了一只铁锅 今天打翻了一杯水
早上刚醒来还好
不多久
就觉得有不为人知的渗漏
潜在的隐患 就像烧焦前的铁锅 暂时是没事的
假象的安全
或者极其粘稠的例如蜂蜜的晕染 不为人知
可能是地板可能是床单 可能是衣服裤子 可能是任何我还没想到的地方
摩擦踩踏 然后到处都是
又害怕手机响起 被告知不好的事情 被告知要去做某事
赶紧喊stop 我坐立不安了 很不安很不安 我要把声音弄得很响 让自己安定下来慢慢的慢慢的 安定下来
每当想到一些极其微观又不能证实的可能
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种可能
像病毒一样
一下子很多很多
排山倒海扑面而来
我赶紧暗示自己不要去想 结果停了
结果心里很难受 讨厌自己
勒令自己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是最好的证明 ——
随心所欲不是个好东西
缓缓的折磨你 间歇性地发作 发作的程度看起来每次都一样
但很长一段时间后 觉得 总的量是有增加的 最可爱的是
你想不出一点办法对付这一切 哦耶 存在就是服从
丹丹说写博客就是因为可以随心所欲
有随心所欲的向往是好的
听起来就知道 博客之外 她太不随心所欲了所以有这样的诉求
有向往多欢快明亮啊
是啊 就这样
停留在两者之间就行了
像我这样还真可悲 总是后悔没好好利用随心所欲的日子
只是拿它用来生无数的病了
噢不是病
我不想暗示自己
这会越来越有病
写完这些就去听狂野的歌
告诉自己刚才是发神经病
对着这一切大喊 真他妈太爽了
知道吗 我最想的是 在你后面写字 2010816

 

2006-09-17 14: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