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浙江卫视节目评审组评审,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艺术类一级文学编辑;八十年代写诗,发表诗歌三百余首;九十年代写小说,创造生物学小说流派;二零零零年后做电视,二零一零年后从事文化与行为研究。(微信:hhxy187)
个人资料
何鑫业
何鑫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035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目前状况

供职于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泰嘉影业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从事

文字写作、意念设计与行为设计•电影、电视剧制作以及新媒体形态研究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关注博主
目前以为

ios操作系统是20世纪最大艺术品

目前坚信

西方科技正通过虚拟的网络、IT和各种程序软件与虚拟的东方哲学、宗教不期而遇

友情链接
公告

          

 晾衣架把自己当作刑具

    你把长裤晾上去

     等于帮它行刑

博文
标签:

何鑫业

雨水

分类: 随笔

雨水,苏州人家里起码有三块镜子

 

何鑫业

 

雨水那天,你见到的是一只石磨,白色的豆浆从石缝里流下来。然后,雨,即日就到。

雨水那天,你和豆浆店的老板打了一个赌。你说,你在他豆浆店的门口写三个字,他明天的生意可以翻一翻,他不信。

那三个字,跟伞有关系,他不信,你也就没写。

雨水那天,你患了一种病,胸闷气短乏力。医生为你开了一个方子,你发现十八味药中,有六种跟花有关。绿梅花15克,牡丹皮12克,焦山栀9克,玫瑰花9克,生白芍30克,山茱萸30克。

我曾经写过一首诗,里面的三个句子被台湾诗歌BBS里当签名档若干年。这首诗是练习反向思维的,是下意识诗歌的一种:“下雨时,伞在别人手里,而屋檐是你的”。

伞跟屋檐孰大孰小,孰重孰轻,应该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就是下雨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躲在屋檐是一种落魄呢?原因是,我们被“雨”这种小格局,暂时地局域地“弄晕”了。

被雨弄晕,正是雨水这个节气的伟大性。

从每年的正月十五,延至后十五天,被雨弄晕的事情有很多。譬如,在纬度36的地区,你突然发现,冰化了,车陷了,路开始泥泞,狗乱跑。譬如,在纬度31的地区,你突然遭遇一场雨,你跺脚,你叫着,你的皮鞋啊,你的呢裤子!

36的地区是济南,31的地区是苏州,36地区的济南汉子,娶了31地区的苏州女子,这也是一种节气,也会下雨,也会晕。

譬如,苏州正月十五后不结冰,水从屋檐流下,直接流到缸里。你从缸里取水,拿来煎药,焦山栀和玫瑰花是味道很香的两味药。譬如,济南正月十五后做大馒头,比你的脸还要大的馒头,做完,点上红印,就直接晾在柴房里,不会坏。

譬如,苏州人家里起码得有三块镜子,一块在墙上,一块在梳妆台上,还有一块必须是小镜子,挂在房梁上或者门楣上。雨水,你不是下雨吗,那你就下吧。你下雨,我就照镜子,你下多久,我就照多久。照镜子干什么,当然是不告诉你!反正,你为什么下雨,不是也没有告诉我。

譬如,济南人家里虽然也有镜子,但他们更看重门帘,厚厚的门帘,大红的门帘,大花卉的门帘,一看就很中国,一看就很山东,一看就很梁山。水,算什么个东西,雨,算什么个东西,出过梁山一百零八将的山东人,门帘一掀,敢作敢为,门帘一合,拒你于千里之外。对节气,他们也不例外。

苏州人姓柳,杨柳的柳,柳如是的柳,她说得最凶的话是“啊要弄只耳光嗒嗒勿啦”?济南人姓马,一匹马的马,马口铁的马,马跑过街口跑向玉米地的那匹马的马,他说得最凶的话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咋咋地”!

苏州人对睡觉对床有讲究,对马,没有研究。马,为什么要跑过街口跑向玉米地,苏州人弄不懂。马口铁,为什么跟马字有关系,苏州人也弄不懂。但是,苏州人睡觉,头从来不朝西,苏州人搭床,只要有可能,都会顺着房梁的椽子搭。房梁在哪里,头和脚就在哪里。

济南人在老婆的撺掇下,开始用老炮香水Vi Et Armis。别的香水是烟草味,但这个香水直接就是火药味。老婆希望老公再江湖一些,老大一些,野一些。千万不要打架,但天天应该像打架一样的出门,打赢似的回家。在雨水这个节气,这种香水是专门为白羊座男设计的,是领袖和霸男的款。

苏州人是搞设计的,专为剧组设计影调和颜色。她认为,世间万物都是有色系的,譬如,周朝北宋就应该是青黛色的,明朝和南宋就应该是明黄色的,秦朝是朱红色的,唐朝是大红色的,元朝是灰白,清朝是藏青,等等。

譬如,雨水,也是青色的,立冬,是白色的,惊蛰,是朱色的,小满是酒红,芒种是蔚蓝,夏至是白灰,等等。

苏州人煎完药,做完设计,病就好了一半。而,雨水,三候十五天,才过了两候。

 

(除错别字外,不再作改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立春

立春,你和一条鱼共处一室

 

何鑫业

 

过完年,你就开始画画了。

你画了很多叶子,这意味着你还是需要一种植物的暗示。你把新衣服都安排在立春这个节气的十五天里穿,是有原因的。你还喜欢在立春的头一天,买一条金鱼养着,看它能和你共处一室多久。

飞机老是在头上飞好久了,这条是去洛杉矶的航线。加州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热狗,夹肉汉堡。Drip oil when clamping夹紧的时候滴油。你知道,这是一个很不好的隐喻,可是你就喜欢把它用来对付那些美国佬。

金鱼的名字叫水泡,它的全名稍后揭晓。

它公然和你相处八天了,这,导致你画不了画的时候就瞎想。第一,要和你这样一位画画的邋遢鳏夫独处一室,也太难为它一条美丽的金鱼了。第二,一个画家连它的性别都不知道,就贸然和它同居了,简言之,它到底是一条公鱼还是母鱼啊,天哪!

新衣服里,当属粗纹牛仔的衬衣最喜欢,你竟然穿了它两天,红色条纹卡其布的次之。它们都是古老的“FEN”,1992年我出道时的好牌子。岁月有点冒头的意思了,不是吗。

我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你就知道,我立春要和鱼搞事情的原因了。

多少年来,我们被气象预报劫持,它说刮风,我们就下雨,这也就算了,可以忍。可,多少年来,我们还被一种“美”劫持,被一种叫锁骨的东西误导,这就忍不了了。金鱼,显然是以胖为美的,瘦,是要死人的,这一点,这条Slogan,我和它不谋而合,算英雄所见略同。

简言之,金鱼高鳍蓝水泡同志比我先感知到立春的抵达和开拔。它在立春到来前和到来后,判若两人。而我,则麻木不仁。在这一点上,我作为人类,很不光彩。我显然利用了它,吃了它的软饭。通过它,知道立春这一刻,被感知者,最起码是要在水里翩翩起舞的。

翩翩起舞,指的不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起码也是暗暗作喜,窃喜。这一天,菩萨是允许你把酒当水喝,喝醉,往死里喝。长哭当歌,把鱼缸当海港,打开窗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可以当作打开你的命运之阀。

说高鳍蓝水泡,暴露了我同居室友的全称。说它的翩翩起舞,暴露了我们人类的要求太多。无时不刻可以交配,无时不刻可以进食,无时不刻可以收钱,数钱。在立春这十五天里,松散的,恬淡的,丝毫未察觉的,恬不知耻地,贪婪地吃喝。

Drip oil when clamping夹紧的时候滴油。注意,这是一句双关语。就像克洛德·西蒙说的,刀被开刃,就是处女被践踏。

立春抵达这一天,我穿薄绒开衫,画第一百零五张叶子,其中一百零四张是枯叶。画完第一百零四张枯叶后,我就去买烟了。顺道和老板娘搭讪,喝完一瓶可乐。回来的路上,伫立,抽烟,看去青岛的1103次列车过道口。

一个戴眼镜的知性女性,闪过车窗。我是个鳏夫,没有交配权。蓝水泡,也被我忽略了。天哪,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我应该顺道带回另外一条蓝水泡回来才对呀。

某某年的某月某日,立春的第十二天,天下的所有桃花都开了。这像梦境一样,不是吗?家中方一日,世上樱花开。为这一刻,我愿放弃所有的索取,放弃占有,也包括放弃爱。看来,我,桃花和蓝水泡都是一路货,我们一点点快乐就翩翩起舞。而,传达室的阿姨在楼下卯足了劲地喊:“谁家的锅煳了!……谁家的老爷子,挂了!……”

一个戴眼镜的知性女性,闪过车窗,她就像我离别的爱人,去了加州。她走的那十五天衣服,就是立春的衣服,就是春秋战国的衣服:“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

立春开拔这一天,我穿蓝卡其布衬衫,画竹,画兰,或者画荷。不管画什么,画的一定是植物,一定是破竹,折兰,残荷。战国啊,春秋战国!你的虚怀若谷,抱残守缺,坐怀不乱,一直影响我。还有枯叶,包括她走的飞机航线,包括那些美国佬,都成了影响我的一种暗示。

第一百零五张叶子画完,立春已经走了,我为蓝水泡同志去觅配偶,竟然遭遇白眼。卖金鱼的老板说:“您多虑了,……您去打听打听,西郊的奶牛从来不交配的,它们只产奶……”。

您多虑了,……您去打听打听。是啊!我们被这种语法劫持,也已经多年了。

金鱼例外。

 

(除错别字外,不再作改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大雪

分类: 随笔

大雪,光葱姜蒜就用掉了五斤

 

何鑫业

 

大雪,闭门不出,擦玻璃,把屋子烧得暖暖的,再烤个羊,炖个猪腿,剔骨,装盘。

大雪,原谅一切自己犯过的错误,并且不求改正。这些错误包括,说话嗓门太响,言多必失,做事瞻前顾后,收效甚微,结交朋友太少,沉默寡言。

譬如,通常一个人在雪地上走,喜欢一个人走他个三五公里,七八公里,最好连个鸟都没有。我知道这是一种病,但,这种病也有好处,就是能感知,而不是认知。

这个世界认知盛行,大行其道。认知,无非是萝卜必须有蒂,瓜熟会蒂落。新鲜的可以炒菜,下饭,烂了可以喂猪,长膘。而,感知不是这样,感知,萝卜就是萝卜,什么皮不皮蒂不蒂的,萝卜就是一物,就是,恒河里的一粒沙子,不要提为好。

认知,也无非是中国有多少万平方公里,多少个民族,多少种小吃。而,感知告诉你,人不宜多走动,不宜多吃异乡的菜,不宜在他处多留宿,不宜和纬度相差太大的人通婚。

为什么,不知道。

如果什么都知道,这个世界就没有海明威,没有川端康成,没有宫崎骏,没有打老婆的奈保尔了。也没有回归线,日期变更线,源代码,灵异,聊斋,第三元,折叠世界了。

猪腿炖好了,来的当然是邻居,没有文化人。杀猪的,收破烂的,赶车的,卖菜的,电工,瓦匠,也有算命的,看风水的,等等。

他们来了,咯吱咯吱,你老远就听到他们靴子踩雪的声音。他们走了,你打开门一看,哇,不得了,雪呢?雪,被踩得个精光。

杀猪的说,昨天杀了三头猪,三副内脏,洗了,炖了,炒了,光葱姜蒜就用掉了五斤。瓦匠说,大雪天,今天跑掉了十升汽油,四里八乡,全是火墙漏气跑火冒烟的事,抹个脸,拍拍土,才赶到这里。

其实,在南方,大雪只是个节气,并不一定下雪。

不下雪,就闭门思过,就看禁书。闭门思过和看禁书,其实是下一场更大的雪。譬如,蝴蝶那么小,为什么有两万八千只小眼睛。兰陵笑笑生对性的了解,以及性的动作分解,为什么能远远胜于好莱坞。

不下雪,就聚众闹事,就横空出世。聚众闹事和横空出世也是下一场更大的雪。譬如,把爱人叫来,志同道合,慷慨激昂,卿卿我我,耳鬓厮磨,西方人叫灵魂摩擦。譬如,把牌友叫来,三万六筒八索,春夏秋冬梅兰竹菊,也是志趣相投,吆五喝六,大声喧哗,西方人叫声音摩擦。

再不济,钓鱼去,七八根杆子一溜排开,也是愿者上钩,也是独钓寒江雪,也是柳宗元的七十八代孙。然后,钓完鱼,挨家挨户送鱼去,红烧清蒸炖汤,嘱咐他们都是野生的。

钓鱼接近感知,接近过程大于目的,接近萝卜是萝卜,鱼是鱼,接近恒河沙数。从喜马拉雅山到怒江,从怒江到澜沧江、嘉陵江,再到恒河,再到湄公河,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形的大家伙,最后都变成了沙子。

这就是佛教的核心,这就是物的核心,沙子是世界上最接近空和无的东西。

还有,就是逛商店,买高领毛衣,皮草大衣,护膝,围脖,十斤重的大被子,两百乘一百八十的电热毯,电子手炉,护肤霜,手油。入冬了嘛,都大雪了嘛,还愣着干嘛,用钱啊。

还有,就是睡觉做梦,腿卷蜷,手掌压在脸颊的下面,这样就会做一个关于今生来世的梦。梦见自己背着伞,行天下,救死扶伤,普度众生,这是今生。梦见自己是个罗汉,专做了不起的小事情,摆摊送水,指路领道,收养弃儿,拾金不昧,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是来世。

大雪,既然王安石能做到,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大雪,既然来世总归是要做罗汉的,何不今世早早行善,预约着邀约着遵约着提前做起来呢!

无论今生还是来世,北方还是要取暖,还是要火墙烟道,还是要泥瓦匠,四里八乡,还得要汽油跑。无论今生还是来世,猪肚猪肠猪心猪肝,要想好吃,就得葱姜蒜,大量的葱姜蒜,压扁了,脱皮了,切碎了,一口大锅,半桶油,往里倒。

这时候雪下起来,道路村庄被雪掩埋,只有葱姜蒜的炊烟在往外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霜降

分类: 随笔

霜降,世界以此日为收纳

 

何鑫业

 

霜降这一日,世界就如一块瓦片,翻过来就是白的霜。

这一日,刀鱼的蛋白往里收,香水藤编的那一缕爆味闻不到了。霜降,这一日输掉的钱,将永远赢不回来。

霜降,世界以此日为收纳,这一日怀孕的孩子,将在明年的八月出生,处女座。这一日往北行走的人,会在北纬49度,遇上头一场雪。

这一日,世界就如一列高铁,跑得再快也会把你带上。先是立秋站,再是处暑站,白露站,然后在秋分过后,到了霜降站,时速365公里。

这一日,出自John Varvatos的藤编,开始浮现出茉莉的香气,夹着干净的皂香。一只小虫,弄错了,以为这是薰衣草、蔷薇、灵猫的体香,绕着瓶子爬上爬下。一般来说,昆虫,这样的行为,多半与谈情说爱有关。

这一日,我的学生,将Supreme反穿,露出缝纫机的踩线。他们正话反说,反话正说,“做人,如同下雨时,伞在别人手里,而屋檐是你的”“控制住天下的所有树叶,你就可以在有风的日子,为所欲为!”

霜降这一日,包子宜做豆馅的,多搁蜜,少搁糖。蒸鱼宜添豆豉,多搁蒜,少搁葱。打电话宜给陌生人打,多说废话,少说实话。

霜降这一日,十月二十三或者二十四,学生N从唐诗里读出了宋词的味道,“泊舟淮水次,霜降夕流清。夜久潮侵岸,天寒月近城”。她说:“啊,老师,‘平沙依雁宿,候馆听鸡鸣’,这,不是宋词,是什么!”

因为霜降,处女座的N在词句的问题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洁。她绝不用虚词“梦想”,动词“践行”,甚至厌恶名词“风景线”。她最喜欢常建的诗,一个唐朝的三流诗人。她用得最多的是约翰·瓦维托斯的藤编,很man的一款香水,溢出南方竹笋的形质,一点点女汉子蛮味。

我说,N啊,你多久没读尼采了,这是病,得治!

K1302次列车停靠海拉尔是1506分,从七分裤到九分裤,从颧骨到下巴,从南方的猪肉到北方的驴肉,霜降这一日的海拉尔,正在下头一场雪。

世界,就,以此日为收纳。

收纳,是进山修行的意思,是拾级步行的意思,是把发髻束起的意思,是把金鱼从鱼缸里捞出来放生的意思。收纳,也是大雪封山的意思,结冰的意思,闭关的意思,包括把想法放一放,子弹退膛,素妆。包括系鞋带,打补丁,或者给狗狗带上嘴套。包括在窗户上糊上一层纸,把船拖上岸,把炉子灭掉。

北纬49度的海拉尔,365天有一半日子都在修行,都在霜降。北纬49度,每一块岩石的反面都有白的霜。南方来的姑娘,浑身茉莉花香,而,茉莉花在雪地里是一种病。

N,就是霜降这一日怀孕的孩子,因为处女座,N生下来就被文学扣留,因为处女座,N生下来就是个病体,说不清道不白的病原体。N在霜降那天骑马,马蹄被霜打磨得光溜溜的了。N在霜降那天照镜子,镜子里都是哈气,她好不容易看清楚自己的嘴脸,却忘了身后站着的爱人。

爱人,就像那只面对香水的小虫。爱人也弄错了,以为这还是出生苏州的N,评弹的歌词里长大的软女,不肯嫁人,正在等奇迹出现的N。镜子,这样的出错很少见,一般来说,这样的出错,也多半与谈情说爱有关。

而十月二十三或者二十四日的谈情说爱,涉及到的是乌鸦,涉及到的是处女座的“西北偏西”和“西南偏南”,涉及到的是常建的“夜久潮侵岸,天寒月近城”。

乌鸦是处女座的幸运物,也是霜降的幸运物,为了度过寒冬,到来年春天,明年的八月,N不做某些事情。不轻信面膜,不依赖口红,不仰仗插花、茶道,不推崇瑜伽,而且,N从不检阅存折的列队,包括小写的千,大写的万。

我说,N啊,你多久没去银行了,这也是病,得治!

前面说过,因为N被文学扣留,而且,文学就这么无赖,专挑美妙不可言说的事物下手。譬如这个N,清清爽爽,不施粉黛,素颜,就已经生动得不要不要的啦,如果再稍加修饰,N就会飞起来,离地半尺或者天马行空。而且,这个美妙不可言说的事物,还包括N说的言情的铁皮屋顶,言志的火车月台,求偶的脚本,单身的宣言和离散的照会,等等。

霜降之后是立冬,立冬是N的爱人。这一日,自来水里多了一种DNA的蛋白,1000毫升显影水可以多洗80几张相片。

这一日,做了个梦,就像收到一封信,这一日,N说,谁耗尽毕生与霜降较量,谁最终就满盘皆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01:18)
标签: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去床的左边睡吧

 

何鑫业

 

去床的左边睡吧,去打开阁楼的窗吧,去,把右边中间的箱子打开,把那些该死的东西找出来。

去某些日子的左边,去某些人住的寓所下面,把,那些门,那些锁,那些抽屉统统撬开,把那些该死的劳什子找出来。

飞机从头顶飞过,从虹桥到洛杉矶的航班。一瓶香水,从抹的地方,打开的地方,携带的地方,一直到八千公里外的机场,香味,洒了一路。

一个APP,说的是怎么买到便宜的东西,怎么和陌生人搭讪,怎么和陌生人拼单,怎么发展成拼一张桌子,拼一张床,拼一个屋子,拼一只卡式炉。

现在,是你说,还是我先说。

我说,去床的左边睡吧,去看看你的破存折,去,把马桶的水先冲一下,然后把单据撕碎撕烂,撕得越烂越好,把那些该死的债务冲下去。

去某些日子的左边,去某些人的念头的下面,把,那些想法,欲望,思虑,企图,统统撬开,把该死的物极必反找出来。

一列火车,没有月台,没有停靠,没有时刻表,也敢开,也敢发车。你坐上去,没带证件,没带钱,没带洗漱用品,也没带赠别和宣言,也敢坐,也敢离开。

一个故事说,你去年,已经嫁给了一位无赖,今年还打算嫁第二个无赖,第三个无赖,第四个无赖,而且,你已经决定了,你,这辈子非无赖不嫁。

还是,我先说吧。

我说,去床的左边睡吧,去看看那张脸,去看看那张脸上的痦子,去看看那张脸那个痦子的同时,把面具撕下来,然后把虚伪放在一边,浸泡上水,好,就这样,搁一搁,我们先来讨论早饭吧。

去某些日子的左边,去打开地窖吧,去数一数大酱、腌肉、咸鱼、冻海带,当然还有土豆、白菜、大葱、油豆角。然后,把,那些色拉,培根,番茄酱,蚝油,奶酪,芝士,统统扔掉,把该死的异国他乡赶出去。

去死吧,无缘无故的粮食。去死吧,无缘无故的棉花。

一个故事说,你去年,为了一百吨粮食,六亲不认,为了一千包棉花,六亲不认,为了二十四匹马,六亲不认,为了二十四匹马中的一匹牝马,六亲不认。

今年,阁楼倾圮,抽屉拉不开,脸终于抹下来了,香水洒了一路,陌生人报了警,地窖坍塌,粮食减产,棉花歉收,钥匙弄丢,飞机停飞。

这一切,都源于你,源于你的那匹牝马。

那匹牝马,是个fairy,它负责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它负责逢凶化吉,它甚至还负责,三生万物。它膝下,子孙满堂,它名下,土地肥沃。它甚至,还可以拉着马车去云端,高高在上,并且,来去自由,出入自由。你们看到的,下意识的,乌托邦的,罗伯-格里耶第二人称的,尤其是《伊豆的舞女》和《老人与海》中昭示的痛,它全部拥有。

是,还是,我先说吧。

我说,去你床的左边睡吧,去川端的伊豆岛吧!去海明威的圣地亚哥吧!去格里耶的第二人称的句式里吧,去,“你,用左手拿勺,右手打开车门,你想看到一个与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完全不同的世界……不是吗?”

去某些日子的左边,去马里安巴吧,去一个你肯定没去过的地方,可是经不住被他们反复说反复说,你真的觉得那个地方是你去过的,那个地方叫犹豫,那个地方叫磨叽,那个地方是你心软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你自己不愿意和自己和解的地方。 

一个故事说,一个人,为了找一把钥匙,走遍了大好河山。一个故事说,一个人,严重质疑这个四处找钥匙的人,翻墙进去吧,兄弟!

一个故事说,狐狸三千计,刺猬仅一招。一个故事说,看见,三千里,看不见,三万里,闭上眼,十万八千里。

是,去床的左边睡吧,去打架吧,去拍砖吧,去掐吧,去啊,去,但不要揭发,不要出卖,不要背叛。

是,去某些日子的左边,先把生存问题给解决了,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去,把衣服装满橱柜,粮食装满囤,再买下一个街区,盘缠用银子支付。然后,安排行程,东西南北,然后去喊口号吧,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或者,听水手说,或者,这点痛算什么,或者,至少我们还有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8 13:45)
标签:

何鑫业

祈使句

分类: 诗歌

祈使句

 

何鑫业

 

去床的右边睡吧

去打开阁楼那个窗吧

把左边中间的箱子打开

把那些该死的幸福找出来

去死吧

无缘无故的粮食

 

去某些日子的右边

去某些人住的寓所下面

那些门那些锁那些抽屉撬开

把该死的未来找出来

去喊口号吧

无缘无故的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爱情

跑题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人生是一次宇宙的跑题

 

何鑫业

 

读旧文《十步之内便有芳草》,读清少纳言“如此红颜,如此地爱人,如此地在爱人的同时开宇宙的小差”。

清少纳言,秘密去会见情人的时候,正说着话儿的时候,正一睡也没有睡的时候,正男人在她身上“大开杀戒”的时候,开了小差。“听见前面有乌鸦高声叫着飞了过去,觉得自己还是被飞禽清清楚楚地看了去了”。

何谓开宇宙的小差?爱情算一个,跑题肯定也算一个。

跑题,首先是说话跑题,鹿,说到狍子去了,哈根达斯,说到冰镇奶粉去了,香水古龙,说到武侠,说到江湖,说到剑走偏锋、好端端取人家首级去了。瞎扯,欠揍,找抽。

跑题,其次是考试跑题,明明是应用文,写成了游记或者散文了,明明是散文,写成了议论文或者短章了,还“踌躇满志”,还说到了“以无厚入有间”,说到了“恢恢乎”“提刀而立”,说到了“樱花不似桃花红”。哪儿跟哪儿啊!兄弟!

爱情,当然是人生最大的跑题了,而且是跑题跑得最没影儿的。并且,越纯粹的爱情,越热烈的爱情,跑题跑得越偏。1906年,周先生的主题是朱安女士,结果,跑题跑到日本东京去了。1923年,周先生的主题是西三条胡同,是安营扎寨,生儿育女,结果跑题跑到番禺的许学生那里去了,跑题跑到中山大学,跑到广州白云路去了。

中国人的阴阳学说,最伟大的诠释是同床同梦。同床同梦,做到了阴和阳的邻邻相居。子时进,丑时出,寅时进,卯时再出。如果是同床异梦,那就是说,是有一方跑题了。而且在跑题的那个瞬间,阴阳是相隔的,水和乳的投递均告失败。明日再投,或者地址有误,或者查无此人。

1915年,志摩和徐张氏同床异梦,志摩跑题。接下来,对林小姐的投递没有成功,是查无此人。1922年,志摩又跑题了。接下来,对陆女士的投递成功,却地址有误。麻烦的是,19311119日,志摩又开始跑题。明明是坐飞机赶路,却跑题跑到和机长大谈新月社,鸳鸯蝴蝶。明明是去的梁太太北平的协和小礼堂,却跑题跑到济南的党家庄开山去了。

值得庆幸的是,无论林小姐还是梁太太,无论陆女士还是徐太太,志摩都是爱情和艺术共同跑题,生命和死亡共同跑题。

因为,在开宇宙的小差中,爱情是人生的最大跑题,艺术是人生的第二大跑题,而,死亡,则无疑是人生最后一次的大跑题,志摩都一一践行了。

其实,跑题就是节外生枝,就是,本来好端端的喜事,却中途节外生枝,最后变成了噩耗。本来八九不离十的坏事,却中途节外生枝,最后变成了百分之一百的善事。譬如,英年早逝,譬如,塞翁失马。

艺术,就是塞翁失马,就是,你丢了一匹马,然后,这匹丢掉的马却为你带回来了一大群马,而且,这一大群马里,还有你的钟情者。

中国人的阴阳学说里,什么是钟情者,钟情者,就是来测试你三魂七魄的那个人。那个人,魂为阳,魄为阴,而且,阳有三,阴有七。你见到了那个人,你为此失魂落魄。而且,你的钟情者,当时就倚在门口,它证明你,要有魂就有魂,要有魄就有魄,然后就走了。

而,英年早逝,说白了,就是一次事故,一个意外,就是节外生了枝,马失了前蹄,就是火车的突然临时停车,就是一次暖瓶被轻松打碎的过程,就是一次图章被拿错继而又被盖错的过程,简言之,就是跑题。

人,英年早逝,是提前在镜子里照见了自己,并不约而同召见了自己的未来,人,灵魂,一次简简单单的提前会晤。

中国人的阴阳学说,最伟大的诠释是生死两隔,是一个篱笆隔开了两只蜻蜓,是东边日出西边雨,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是雨打梨花深闭门,是身在异乡为异客,是独苍然而涕下,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是热水瓶打破了,算了算了,捡吧捡吧,把碎玻璃捡起来扔掉,还要它干嘛,拉倒吧。

找谁赔,门都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镜子

分类: 随笔

把玻璃做成镜子的人

 

何鑫业

  

昨天的新闻,七重的复瓣牡丹,在远离洛阳一千多公里的昭觉寺移栽成功,是个假消息。

同时被证实假消息的还有,一个人能双脚离地,腾空行走两百公尺,以及,铁皮屋顶的房子可以天然灭鼠。

真消息当然也有,就是,每天的七点开始,整个国家,大约有五千万人在从事一项工作:把玻璃做成镜子。

把玻璃做成镜子的人,先要把玻璃擦拭干净,干净到可以照见两百公尺内的一切,然后抹上水银。手工把玻璃做成镜子,是一种私人定制。他们,先要用附近两百公尺内的镜像,模拟成一面镜子的初观,然后做好,存在玻璃里,卖给顾主。

正因为镜子初观的重要性,所以,把玻璃做成镜子的人,多选择在大江大河、高山峻岭、甚至川北藏南做镜子。

记者采访了一位在川西北做镜子的人,他说,把镜子的初观存在玻璃里,其实就是南北朝人在《千字文》里说的“川流不息,渊澄取映”,也就是,把山川河流干干净净地做到镜子里去,再卖给顾主。

这个做镜子的人姓方,方方正正的方,方是汉族的一个大姓。他说,镜子从不颠倒黑白,不混淆是非,不模棱两可。这个做镜子的人,把七重的复瓣牡丹,做在了镜子的初观里,送给了昭觉寺的一个给史喇嘛。

做镜子的人,说,镜子不但从不颠倒黑白,而且还还原真相。譬如,一般的人都以为照镜子的人是臭美,是自恋,其实,不然。其实,不断照镜子的人,是在不断地怀疑自己,不断地在问镜子同一个问题,这是哪年哪月?这是我吗?

还有一种情况是,照镜子的人不断地在确认一件事。譬如,凌晨五点三十分,听到有骑乘的声音,就问问镜子,跑过去的是一匹马吗?问问镜子,你敢说,一定是马吗?你敢说,一定是马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你敢说,一定是人的同类而不是别的第三种力量?譬如,重瓣牡丹。譬如,铁皮屋顶。譬如,那个给史喇嘛。

给史,是佛教中的一种学位,在黄教喇嘛中,本寺往拉萨应试录取者,即为给史。给史的职责是,协助肯布喇嘛管理寺内的行政事务,同时负责寺内物件的督造和采购,包括镜子。

镜子,在寺内,起着三个作用,照耀,震慑,象征。

譬如,高悬的镜子,皆为照耀。它,不是简单的照耀,给你光亮。而是心扉的默认,辨识,给你方向。譬如,手持的镜子,皆为震慑。不是简单的震慑,给你警示。而是力量的的告知,重量的压持,给你赤裸裸的明示。

譬如,文字和说经中的镜子,皆为象征。意为清澈,正大,和光明。

说经中,说到一个人身上有累疾赘恙,此时,你可以用起念之时身边能找到的种子来治疗它。先,用种子擦累疾赘恙处几下,然后,把它埋入土里。每日,浇水直至它发芽。等芽发,将其杀死。此时,身上的累疾赘恙就会自愈。

说经中,说到一个人,会用善念。譬如,你无趣,他就带你去溪边,看穿梭的小鱼。譬如,你有疾,他就带你到山上,看云怎么起形,又怎么销形。譬如,你有担忧,你有惊扰,你有恐惧,他就带你去看梧桐叶,看这么大这么宽的叶子,是怎么折断,怎么飘落,又怎么又长出新叶的。看得久了,抬头久了,此时,你的惊扰就没有了。

说经中,说,此,皆为震慑。

震慑,来自起念,亡于断念。人是起念,镜子是断念。镜子不混淆是非,不颠倒黑白,是为了断念。镜子说一不二,明确无误,也是为了断念。

做镜子的人,就是断你念的那个人。

你念重瓣牡丹,你念铁皮屋顶,你念鱼的欢快,云的遁形,梧桐的宽怀,你念鞋底被弦月照白的那一刹那,镜子,都可以做给你看,都可以断你的念。

譬如,那个给史喇嘛,他的座右铭就是断念,断天人合一的念,断达摩面壁的念,断高山流水的念,断顺流而下的念,断煮好粥就马上要喝的念,断造好桥就八方通衢的念。

断念者,无折断,无飘落,无舟楫,无口渡,无饭,也无粥。断念没有意义,断念只有意思:一切没有发生,一切正在进行,一切如旧,一切照常。

断你念的那个人,有时也是照镜子的人自己。

记者采访了一位照镜子的人,这位照镜子的人也姓方。他说,跟镜子打交道这么多年,只有一个感受。镜子是左撇子,镜子的左,就是我们的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分类: 随笔

上午的思想,吓出下午的一身冷汗

 

何鑫业

 

上午的思想,是关于火车提速、大桥合拢、幼儿被性侵以及失踪的小学美术老师江雅。下午的一身冷汗,是关于一个名词mary sue,译,玛丽苏。即:自恋的,脱离故事架构的,没来由的完美,臆造的布尔乔亚。

上午的思想,是关于中医能不能有急诊室,能不能紧急处置车祸、溺水、服了农药磷酸酯的病人、以及因资金链断裂跳楼自裁的某企老总。下午的一身冷汗,是关于一个名词cynicism,译,犬儒主义。即:深思熟虑地装傻,没心没肺地说谎,以及偏偏是那些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义者反倒很容易转变为彻底的虚无主义者。

上午的思想,是关于在城市的拆迁地带,寻找一碗水母馄饨的经历。是关于水果刀能不能杀人、应不应该被划入管制刀具、以及杀害江雅老师的那把刀,究竟算不算凶器?

上午的思想,是关于城市的失物招领处,都捡到了些什么?又被招领了什么、冒领了什么?那些永远没有主人招领的东西,究竟是如何处置的?尤其是雨伞和宠物。

下午的一身冷汗,是关于蜻蜓为什么要绕过身子一圈去和异类交尾,玻璃为什么在起雾的早晨依然能够折射人类斜穿广场的行为。

下午的一身冷汗,是关于镜子也有快意恩仇,它会记住在你前面戴帽子的那个仇人,这个人总是以示弱的方式出现,等等,等等。

中医是主张用生活方式治病的,也就是“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中医不主张开车,主张徒步。不主张近水,主张避湿而居。不主张给植物施药,主张时令节气,适时生长。更不主张贪欲、营欲、物欲,主张相濡以沫,以一当十。

自然,急诊室,中医是肯定不能要了,如若要,如若一定要,有人说了,可以以华严寺、昭觉寺、大昭寺代之,可以以吃素、剃度、出家代之。

水母馄饨,是指,皮子薄如蝉翼,馅小如蝇肉,煮沸后,会像水母一样在碗里漂起来飞的东西。典型的生理感受是,吃完一碗馄饨,就像喝完一碗水,既打不了老虎,也杀不了人。而不像吃完一碗肉,顿觉脑满肠肥,顿觉可以四处寻仇。

寻找一碗水母馄饨,不是为了吃,是想弄清楚一个问题,爱吃这种馄饨的人,会是哪一类人?他们是否轻飘飘?也像水母一样?他们的灵魂是否也薄如蝉翼?与躯体若即若离?然后行云流水?

退言之,有一点是肯定的,吃水母馄饨的人,起码是不会打架的!吃水母馄饨的人,一顿饭,只要像苍蝇那样大小一点点肉就行了。

退言之,有一点是肯定的,吃水母馄饨的人,就是将玻璃做成镜子的人,这个人,和我们反一反,心脏在右边,肺在左边。

上午的思想,是关于庙宇究竟是不是人的精神急诊室,断胳膊断腿的,都可以成为佛门弟子。是关于“以一当十”这个词,究竟是“一个东西当作十个用”?还是“一个人可以击退十个人”?

一个东西当作十个用,是节俭主义,是丛林法则,是诗意。譬如爱人,譬如老婆,都是“一个东西,不能多,不能少,必须当作十个,爱惜着用”的。一个人可以击退十个人,是扩张主义,是民粹,是恶习,譬如大鱼吃小鱼,譬如弱肉强食。都是“一个人,先武装起来,然后,企图击退另外十个人,并且不惜代价”的。

下午的一身冷汗,是关于橱窗也有恩将仇报,它会在街景中识别玛丽苏和犬儒主义这两类人。他们,前者摩登得离谱,行色匆匆,后者邋遢得要命,慢条斯理。

玛丽苏,其实就是自恋,就是矫情,其实就是装。犬儒主义,其实就是故意,就是犯浑,其实就是找抽。

公告显示,江雅老师是下午五点三十分离开学校的,去了某某路失物招领处,因为她的身份证丢了。江雅老师的本意,是去找回自己丢了十四个小时的身份的,结果,却把她一生的命弄丢了。

公告显示,将玻璃做成镜子的人,心脏在右边的人,全国有近五千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鑫业

文化

大暑

分类: 随笔

大暑,远的离散,近的弥合

 

何鑫业

 

冬天的鸡叫,夏天的一缸水。

冬天的鸡叫之后,是豆浆,是粢米饭,然后是一只暖水杯和南檐下的太阳,隔壁景德镇的在叫卖罐。夏天的一缸水之后,是莲,是藕,然后是一只带条纹的西瓜和一群芭蕉下的鹅。隔壁景德镇的在叫卖缸。

罐,是青花缠枝将军罐。缸,是粉彩莲纹抱水缸。

将军罐是空的,坐怀不乱,腰缠万贯,什么东西都装得下。云飘过的念头,月蚀的计划,走单骑的打算,平添一些器皿,尤其是容器,盆啊,罐啊,缶啊,樽啊,等等,有容乃大。

抱水缸是满的,满满的一缸水,这一日,正好大暑。

照相馆的姐夫带回一条信息,大姐姐发来的。说,大暑,把父亲阁楼上的东西都晒一晒,趁着伏天。什么纸笺,信札,什么狷介,耿直。什么羊毛围巾,卡其风衣,驼绒大衣,貂皮护膝,真丝旗袍,哔叽长裙,羊皮靴子。什么李柰,芥姜,贞洁,才良,云云。

见字如面,这时候,抱水缸里养着的是莲和藕。

莲是碗莲,止水中执意漂泊,藕是清藕,浊水中藕断丝连。这一日,古人说,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

照相馆的姐夫用摄魂法,把农历这一日的魂拍进了底片里。之所以说是摄魂法,是因为拍出了这一条街的心思。铁皮屋顶的心思,桃木匾额的心思,铸铁锁和铜钥匙的心思。也包括旗袍的心思,口红的心思,南方的心思,北方的心思。

我嘞个去,我说,姐夫,你不会是民国二十一年的姐夫吧。

这时候,清水缸里养着的是瓜和果。瓜是西瓜,青皮红瓤夸夸张张。果是沙果,绿皮小个本本分分。这一日,古人说,大暑之日,蝼蝈喑。又五日,蚯蚓入。又五日,王瓜落。

姐夫说,出来吧!在屋里数了一天的钱,您再数数天上有几朵云。即使犯浑,也要比无所事事强,人类,摸黑就可以前进。

我说,姐夫,外面风大,咱进屋说。

这一日,大暑,睡个很深的午觉,深到看见花,看见你的爱人,深到可以看见铁轨,深到不断的给他打电话,不断的没人接。深到可以钻入他的衬衫,钻入她的围巾,她的围巾里有雪花,那是一个和大暑相对的冬天,雪灌满了脖子。

和大暑相对的东西还有冷库,那里储存着一百公斤的路途和远方,还有,三百公斤的自救和他赎。

和大暑相对的东西还有江水,那里可以溯游,可以逆水,可以刻舟求剑,可以弱水三千,也可以一个猛子扎下去,第二天第三天,再慢慢起来。

刻舟求剑的意思是,不管风吹雨打,不管花落何地,也不管水行多远,剑已离多远,我只以我的舟为标准,我只以我的刻为标准,然后,别无他求。也就是说,我只求刻舟,不求剑。

弱水三千的意思是,一夫一妻,姐夫只爱大姐姐一人。

这一日,大姐姐从长江的上游回来,带回来巴蜀腹地的绿豆,配宁夏一马平川的百合,熬粥。大姐姐说,粥要稀,要照得见眉目,看得清嘴脸,然后连喝三碗,喝完,最好再连打三个喷嚏。也就是说,按照大姐姐的意思,凡是社会学的事情我们今后少做,凡是生物学的事情我们今后多做。

也即,食道是社会学,气管是生物学,喝白酒,一定要喝一口到气管里。

然后,在下午的两三点钟,切一个西瓜,是竖着切,切成长条。然后,西瓜皮切碎了,喂鹅,而,鹅在一群芭蕉的下面。

这一日,姐夫说,地球在最初的时候,植物都是保持平衡发展的。后来由于人类的异军突起,人需要蔬菜、谷物果腹,砍伐木材建造家园,于是,草本植物得到了宠爱,乔木受到了毁灭性打击。所以,综观人类历史,如果从植物的角度看人类文明,那么世界就是草本植物利用人类战胜乔木(森林)的一种方式。

而且,其间,行云是流水的牺牲品,鹰是翅膀的牺牲品,大象是大的牺牲品,甜是糖的牺牲品。

这一日,姐夫说,大暑之日,吃瓜果,睡凉席,轻足履,重魂魄,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 

远的离散,近的弥合,我说,好,外面风大,咱进屋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