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作家,记者,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艺术类一级文学编辑;八十年代写诗,发表诗歌三百余首;九十年代写小说,创造生物学小说流派;二零零零年后做电视,二零一零年后从事文化与行为营销,目前为浙江卫视节目评审组评审。
个人资料
何鑫业
何鑫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379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目前状况

供职于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泰嘉影业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从事

文字写作、意念设计与行为设计•电影、电视剧制作以及新媒体形态研究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关注博主
目前以为

ios操作系统是20世纪最大艺术品

目前坚信

西方科技正通过虚拟的网络、IT和各种程序软件与虚拟的东方哲学、宗教不期而遇

友情链接
公告

          

 晾衣架把自己当作刑具

    你把长裤晾上去

     等于帮它行刑

博文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游车河般的句子

何力荔

知道你在北方海边,
一时,啤酒、贝壳和冷风。
想起一时之间多年以来浪费的妙人、好花草,
唐诗百首:
你是一夜一夜排开的酒
一夜一夜一个人
白白流走。

2010-11-28 04: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不是诗 只是不想用标点

 

何力荔

 

昨天烧焦了一只铁锅 今天打翻了一杯水
早上刚醒来还好
不多久
就觉得有不为人知的渗漏
潜在的隐患 就像烧焦前的铁锅 暂时是没事的
假象的安全
或者极其粘稠的例如蜂蜜的晕染 不为人知
可能是地板可能是床单 可能是衣服裤子 可能是任何我还没想到的地方
摩擦踩踏 然后到处都是
又害怕手机响起 被告知不好的事情 被告知要去做某事
赶紧喊stop 我坐立不安了 很不安很不安 我要把声音弄得很响 让自己安定下来慢慢的慢慢的 安定下来
每当想到一些极其微观又不能证实的可能
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种可能
像病毒一样
一下子很多很多
排山倒海扑面而来
我赶紧暗示自己不要去想 结果停了
结果心里很难受 讨厌自己
勒令自己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是最好的证明 ——
随心所欲不是个好东西
缓缓的折磨你 间歇性地发作 发作的程度看起来每次都一样
但很长一段时间后 觉得 总的量是有增加的 最可爱的是
你想不出一点办法对付这一切 哦耶 存在就是服从
丹丹说写博客就是因为可以随心所欲
有随心所欲的向往是好的
听起来就知道 博客之外 她太不随心所欲了所以有这样的诉求
有向往多欢快明亮啊
是啊 就这样
停留在两者之间就行了
像我这样还真可悲 总是后悔没好好利用随心所欲的日子
只是拿它用来生无数的病了
噢不是病
我不想暗示自己
这会越来越有病
写完这些就去听狂野的歌
告诉自己刚才是发神经病
对着这一切大喊 真他妈太爽了
知道吗 我最想的是 在你后面写字 2010816

 

2006-09-17 14: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放牛班的春天

 

何力荔

 

中午醒来 阳光灿烂 阳光灿烂 听肖邦的E大调 平静中的狂喜


想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天台 闭眼的蓝天


昨夜很美妙 加之做了一上午的碎的梦 梦里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 醒来又忘了 但闻到被子上有小时候曾闻到过的气息 真令人兴奋 很久以前开始 我渐渐的跟过去联系上了 并不是抽象的部分 重要的是真切地感受到了小时候的我的感受 ——气味 触觉 光线 声音 那时的身体当下的感受…… 哈哈哈 真是幸福啊 我甚至隐约感知那个我 她还在那个地方生活 偶尔隔着一场倾盆大雨的距离来看我 —— 瓢泼大雨 万家灯火 我在窗口出现的片断—— 生活的片断 被隔着大雨面向万家灯火的截获 这么久以来 关于这个我知道存在的一份窃喜 我也有另一番收获 那就是发现我曾经失忆 但这点藏得很隐秘 没被觉察 从此刻算起追朔到很久之前 我一直活的是这部分 但现在 更久之前的那部分 正在慢慢回来 窥得这个秘密 觉得很幸福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天台 烤焦的地面 背上流着阿根廷的汗 一盆水的倾倒 地面地叫唤 肖邦还在娓娓道来 窥得黎明将要到来 昨夜在诗中睡着


你连自己也不要了?

 

2006-09-18 14: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备忘录

 

何力荔

 

1 昨天晚上想起学校的食堂和饭菜,对于我毕业了这个事实有了实感。
2
人死后为什么扁了?
3
死掉的虫为什么脆和轻?
4
最初以为鬼就是突然出现在窗前的乞丐(阴天和下雨天)
5
形而下,也不能被描述,所以怀疑我看到的蓝不是你看到的蓝、我听到的虫鸣不是你听到的、我闻到的花香不是你闻到的,我尝到的酸不是你尝到的,我摸到的凉不是你摸到的,诸如此类。
6
换头就是换身子
7
怎么证明自己没有失忆过
8
人不在时,物真的不动吗?你永远不能证实。(不考虑地心引力)
9
人的皮囊里是否还住着另一个人,划了两道口子露出它的一对眼睛
10
是否感受过文字推着你走的力量,或者说有这么一个瞬间

 

2006-09-21 20: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去等失落的魂魄回来(再续)

 

何力荔

 

你将坐一晚的火车在今夜离开。
和过去的日子方向相反。
几天前,我和你从同一个火车站出发去西塘,几天后,我们回来。出火车站的那刻,两人想象去时的我们正迎面走来。
迎来送往的,又何止是车站。
此刻,我在家等待西塘的所见所闻浮出水面,你坐在开往另一个地方的火车上,将大把的时间、无名的荒原草滩、以及不着边际的行路人往脑后甩。
我们是不是行动过快?
我常想起我们在西塘的木阁楼里聊起的死信处理处的话题。你说,每个城市都有死信处理处,你未收到的信都应该在那里。
而回来后,我想到的是,大自然和我们之间是不是也置放着一处死信处理站。
到今天,我还未收回来的信是,具有完整面目的西塘之行和同行的你。
我甚至想起那时的你,感觉就不真实起来。我对同行的那个人是你,心生疑惑。
我还记得我们走在西塘的河边,看着人们擦肩而过或迎面走来,当时令我不能想象的是,假如我没来这里,现在跟我擦肩而过的人也是在此刻走过。
就等一封信来。
这几天,我一直在等信来。
等着从身到心地相信:将门把手反装,房间就是门外。
在你下火车前,我先把说得出来的部分说出来,还有重要的句子藏在死信处理处里,明天我再去收回来一些。

 

2006-10-31 08: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今天收回来的信(续)

 

何力荔

 

我们走在西塘的河边。阳光透过晾着的被单落在地面的一堆豆荚上。鸭子在河边走来走去的侧面,你指的是它的冬天。于是,我路过一个个窗口的时候,想象那暗处,不知面目的人正蓄谋着自己的冬天脂肪。
昨夜,我们坐在亭子里。当我让你看几十米远处的正对面,一个老人坐在旧店铺里沉默不语,当我在漆黑之中指着那昏黄的光线,比划不出的是自己的童年。
现在,火车已把你带得更远。
远得过我们的背面,月光照着的河面

想起你半躺在河边侧着脸,指着对岸一排的家庭旅馆,像指着自己的枕边。
异乡人为什么总爱在窗口出现?
我同样问不清火车是怎么让你一夜之间成了一个异乡人。
那也远不过窗口出现的片段跑不进梦里。
你听到了吗?昨天夜里,一个人在号啕大哭,一个人踩着高跟鞋从窗下走过,最后一个人,我听不到,只听到电话铃声一直在响。好像一场大雪即将来临。
即便你说听到了,声音也证明不了真实的你。我是说对我而言。
所以我试图从你在西塘的街上奔跑的画面切入连带出你,根本就是一场殚精竭虑。
阁楼门上的锁要说的是有人来过。
昨天给我剪指甲的人,今天已在国境以南。
或许,你在下车之前,会再想一想我们谈起的死信处理处里的信,它们写在你已经说出的事实的背面。和你人世的方向相反。

 

2006-11-01 04: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就在刚才(醒来再改)

 

何力荔

 

中世纪的歌者踏过废墟和梦顺便来唱唱对面一格格的人间故事。结果,有人听到不知谁家的百页窗帘上垂挂下来的木环扣敲打了一夜空杯。
我从窗口探头张望,缩回身时碰倒了杯子,跟车祸的速度没什么两样。
月光把整个城市照成废墟。
十八世纪中叶的伐木工人在一艘大船里筑进的魂,我们在另一艘船上忙活着找了几世。
那个战壕中炸伤了耳朵的士兵需要当以后的日子是战场,和它喊话。
我从众人靠一把破枪阻挡正开近的坦克的梦里仓惶退出,从此当自己是唯一的幸存者好好活着。
刚才在美梦里兜了一圈,醒来却要我付偷闲的代价,结果要我在这里改说成惊梦一场。

 

2006-11-04 07:4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瞧见了没,一件蓝色雨衣(二)

 

何力荔

 

大雨压境的预告出现在蒸馏瓶里
一个女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咆哮:“收起你的鬼把戏!”
蒸馏瓶里沸腾的水从来不会冒出瓶外 火不断燃烧混淆大雨要来的动因
盛载消失的东西在煮咖啡的人切下去的刀刃之外
一边放歌的是一个脑门上留着一撮头发的小伙子 总是带着家庭不幸的表情 歌词是五十年代住在纽约科林顿大街一座旧公寓楼里的老人写的 选歌的人突然站起来冲了出去
“妈妈 你为什么住在别人的家里”
歌正唱到“十二月已然尾声……”
十二月里并没有发生事情
废弃食物大便小便经血呕吐物旁边的拖把
你看到的是 外面的地面 干干净净
隔壁水果店的老板据说还代理
美容茶的枸杞 豆豉鲮鱼里的鱼
街对角的理发店门口正徘徊着一个紧张的少女
显然生活还没给她更困难的事情
怯懦却总是提早的
别人给的耐心
你不要相信

 

2007-05-30 16:24阅读: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瞧见了没,一件蓝色雨衣(三)

 

何力荔

 

你本来要说的是一个卖旧床的无名小子 后来它被改成卖床创意的落魄导演
你问我床单上该画着谁或是该谁都不画 安排哪个人物什么时候出来喊 完了
那个唱《昨夜你在何处入眠》的傻子啊 是谁在他饮弹时用他的信用卡买了866朵玫瑰
请停一停
我说
我最近开始怀念故乡家门口那颗没有结果子的无花果树
你要是听到我聊起干干净净好几年等一棵树结果的的心情和一棵树不分结果不结果健康蓬勃的样子
那不是真的
一张每三分钟连续跳动两次的眼皮里不断长大的肉瘤是我在我的生活里唯一能给你的真实消息

 

2007-06-04 01: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力荔

诗歌

分类: 何力荔

瞧见了没,一件蓝色雨衣(四)

 

何力荔

 

昨夜凌晨大雨一个小偷被人抓住瞬间众人吹着口哨蜂拥赶至撒着欢儿地暴揍一顿扬长而去
你是错误方式谋生的人
在一条名叫洗心革面的路上 得到一个再也不能健全的结局
1982
年的河流被抽干成你从床的左面到右面的一句梦话
抓住它!

 

2007-06-04 18: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