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西东
胡西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84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谜小说

知识悬疑大宝藏

庄秦

绝对的大哥风范

麦洁

会关照人的悬疑大姐大

七根胡

尸横遍野型悬疑女王

蔡骏

人间的天机

大袖遮天

文字很男人的袖子MM

花想容

文风和名字一样婉约

刘涓

爱人的温室花朵

心尔夫人

那个地方有军刀和巧克力

刘彩云

还记得博客天下

楚燕狂子

我一直把名字读成楚狂燕子

伊人无恨

小玄子低眉拔剑

马丽春

与欲望无关

朱芳华

今天你Nuskin了没

大头马

雅致的精神病院

李逾求

武侠版的大好人

老狐狸

认识他有免费电影看

张丽莉

爱徒步的爱心漠漠

凌泽风

曾经的孤峰浩月

秋水

做出版的姐姐

成刚

行走的恐怖大王

陶子

比我小的师姐

傲月寒

武侠版大姐大

陌姬

澳大利亚一道景

伊慕隐

都叫她小荷妈妈

博文
(2017-02-14 14:0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西京杂记作者:柴立中

西京杂记

[]刘歆 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云仙杂记(上)作者:柴立中

云仙杂记

[]金城冯贽 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1-23 13:11)
标签:

杂谈

这天上午,我们一直守在1717房间,我,胡知道,李想想,王斌,还有王珊珊。5个人在房间无聊地发呆,企图等待出现什么状况。李想想很一本正经地拿出一个带收音机功能的mp3,带着耳机缓缓爬行着调频搜“台”。

晕,她的装备也太专业了吧!

王斌和胡知道两个男人一本正经盘腿坐着抽烟谈电子产品,一根烟下去话题就搞得差不多了,然后两个人故作深沉作冥想姿态,可惜两个小时后,两人都香甜地发出鼾声。反倒是王珊珊,一直盯着窗户发呆,目光深邃而遥远,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人生道义。

至于我,先是修手指甲,再修脚趾甲,接着涂手指甲油,跟着在脚趾甲上画花……真的好无聊啊。

终于还是李想想忍耐不住,摘掉耳机,直接把mp3扔在王斌头上,王斌一下惊醒,眼还没睁开就白着脸喊:“谁?谁,有动静!”

李想想一脚踹过去:“动静你个头!”扭头对我说,“雪姐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也搜肠刮肚讲鬼故事吧,讲鬼故事也算放大我们的‘信仰’信号,增加‘接收’的效率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2 10:25)
标签:

杂谈

到了五星酒店,我们并没有见到杨云溪,据剧组的人讲,杨导白天不怎么正常,大伙开工的时候,他没有跟车去,只给了剧本,吩咐摄影师自己拿主意。等到大家天黑快收工的时候,杨云溪才姗姗来迟,还不知从哪里弄了条狗牵着,背着个大背包,说要在片场搭帐篷,吩咐工作人员第二天过来的时候把他房间的剪片机也带过来。

我和胡知道对视一眼,这当然不是杨云溪来了“雅兴”,而是他信了他所听到的话,不乘坐交通工具,步行去了片场,还千方百计找了条狗。

电话里和杨云溪联系了一下,我们终于算上了剧组的编外人员,拿到了杨云溪的门卡,住进了1717房间。

不是我们胆子大,而是为了朋友,有些事必须去面对。

整个晚上我们睡得都不是很踏实,一直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可是直到早上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让我们很有点小小的失落。

酒店是包早餐的,在2楼餐厅吃自助餐。

广告监制王珊珊对我们很好奇,老实不客气地坐到我们对面,说:“杨云溪还有这么够朋友的时候啊,你们来度蜜月,他就让出自己的房间,难得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1 14:47)
标签:

杂谈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对寻找海洋有所帮助的讯息。

第二天,我和胡知道将家里那条取名为“嘎嘎”的巴哥犬送去给海洋父母,顺带安慰了一通。

嘎嘎这个名字是胡知道取的,他说这条狗很雷,比“LADY GAGA”还雷,就顺口叫上嘎嘎了。我们家嘎嘎挺乖,很上心地围着垂泪的海洋母亲蹭来蹭去,一点也不认生。

其间打了个电话给代售处,那边说机票已经订好了,从昆明中转,合肥飞丽江。

是的,我和胡知道还是准备去趟丽江,海洋毕竟是我们的朋友,有一点点希望也不能放弃,杨云溪既然在五星酒店的1717房间听到了柳居士的“留言”,说不定我们也能从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就算没什么用,长假去丽江走马观花看一圈也不错,这地方我和胡知道都没有去过。

离开海洋家以后,我们打车去三孝口的一家订票处取了电子机票,顺路去那家很有名的做“牛蛙香锅”的店里吃了午饭,然后再打车直奔机场。

合肥的机场我们头一次来,对路也不怎么熟悉,所以估计错误,差不多早到了一个小时。两个人很无聊地在候机厅座位上耗着,各自掏出手机玩游戏看电子书。

坐在我们身旁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女的抱着个苹果ipad在上网,男的在一旁抓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0 10:35)
标签:

杂谈

2003年,是五星酒店落成的第二年,这年六月份,酒店迎来了一批台湾客人。台湾那边的导游叫莫慧娇,丽江这边的旅行社原先安排接待的地导叫王玲,是个很有接待经验的当地导游,但是和台湾方面一接洽,台湾旅行团却不满意,强烈要求换个地导。理由也很可笑,说王玲和亡灵谐音,不吉利。丽江方面只好另派人,换了个叫蓝仙芝的地导。

这家丽江旅行社其实是蛮有幽默感的,你不是不满意亡灵吗,给你换个仙子!

可事情往往总是违背人们的美好意愿的,恰恰就是这队台湾旅客,当中有人出了事。

这队台湾游客中,有个名叫林文雅的单身妈妈,带着个还不到一岁 小孩子。因为刚刚离婚,婚姻又是如此短暂凄苦,所以她这趟旅游的目的散心大过游乐,看起来整天都没有什么好脸色。那时候带孩子流行用前背篼,一个能漏出小孩双脚的布兜,小孩子放在里面,看起来跟袋鼠差不多。有时候胸前的小孩子啼哭,林文雅都要好长时间才能反应过来,明显精神恍惚。

旅行团照顾她,给她单独安排了一间房,17楼1717房间。

头一天去丽江老城,人群里逛来逛去的反倒没出什么事。

第二天上玉龙雪山,车子开到山脚下,乘索道上去。玉龙雪山有三条索道,大索道,云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9 10:32)
标签:

杂谈

当晚,朱奔迈果然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面,他还是在古埂水库电鱼,四周围白茫茫的,像是下了很浓很浓的雾气,朱奔迈也没觉得怎么害怕,梦里面倒好像忘了那具浮尸。

忽然,一只黑黝黝的手从水里伸出来,搭住了他的船头。梦里的朱奔迈揉揉眼睛,就见随着水里那只胳膊的屈伸,探出来一个模模糊糊的脑袋,脑袋上隐约带着顶黑魆魆的古怪帽子。然后,水面下的另一只胳膊也露了出来,手中握着一根东西,仿佛是长柄镰刀。

朱奔迈那根恐惧的神经仿佛刚刚被拨醒,大惊,就用手中电鱼的电叉去戳那个人,那人应手而倒,漂浮在水面上,像纸扎的人儿一样,轻飘飘的越漂越远。朱奔迈心中忽然冒出“浮尸”的字眼,似曾相识,一身冷汗,跟着就醒了过来。

醒过来再也睡不着,睁着眼睛捱到天亮,急急忙忙去找花常荣。

花常荣一看他双眼通红的样子就知道不出所料,制止急于倾诉的朱奔迈,说:“让我猜猜,你梦到了一个穿盔甲的人。”

朱奔迈一愣,再想起梦中那人帽子的款式,手臂上隐隐约约的护肩护腕,可不就是小人书里常常见到的那种古代盔甲!

连忙点点头。

花常荣又说:“穿盔甲的人拿着一杆长戈。”

朱奔迈说:“好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5 15:02)
标签:

杂谈

海洋的出事的时间其实比我们知道的时间要早得多,整件事都发生在正午时分,还是让我们从头说起吧。

十一长假海洋从苏州回合肥,9月30号晚上到家后还和我们联系过,说了1号和高中同学约好去翡翠湖玩CS真人对战游戏,2号来我家跟我们聚聚。

海洋的高中同学中,有个外号叫大头的胖子是他的死党,两个人住得也比较近,1号那天,就结伴往翡翠湖去了。他们先坐公车到安徽财贸学院,再从财贸学院转602路往翡翠湖。因为财贸学院是602路的起点站,所以上车都还有座位,两个人坐在一起。

从财贸学院站到翡翠湖站只有三站路,到汤口路站时涌上来不少人,大头看到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过来,就赶紧起身让了座。变成了那个老头和海洋坐在一起,海洋靠着车窗那边。

公交车继续开,很快到了下一站翡翠路口站,又上来不少人,把原本站在老头旁边的大头往后挤,一直到车后门的附近才站稳。他从人缝里和海洋对视一眼,表示下一站就到翡翠湖站,注意下车。海洋点头表示知道。

车门合上,继续往前开。请注意,大头是站在车后门(出口)附近的,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车门突然开启的故障。这趟车又是公交车,除了车尾那个座位,其他地方的窗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4 16:56)
标签:

杂谈

搬了家以后生活逐渐平静起来,白天上班,我的办公室和胡知道的办公室同在一个楼层,相隔不远,还能串个门,一起吃个午饭。下了班就和朋友们一起聚聚,侃侃大山。就眼前这份收入来说,泡酒吧喝咖啡也能撑得住,毕竟这是个相对低消费的城市,一张老人头能够办成不少事情。
  合肥算是个有山有水的宜居城市,周末嘛,可以在著名的“鱼塘”网上约几个网友远足郊游,这一切真的让人心理泛出满足感,有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味道。
  当然,有时候周末还会和另一批朋友们聚会,那就是天涯鬼话上的合肥鬼友,因为这个上一部苏州版《人间怪谈》的网络连载,让我们有缘相聚,集合在我家,也就是齐天国际601聊聊天,交流交流鬼故事,玩玩杀人游戏。
  然而,苏州那件事或多或少还给我留下了一丝阴影,或者说留下了一点“惯性”,无论碰到什么人,三两句话之后,我必然会问对方“从小到大,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俨然一个当代蒲松龄。
  当然,我获得的也大多是一些没有营养,似曾相识的鬼故事,什么半夜出租车拉客收冥钞啦,什么遇到一个血淋淋的人影啦,什么撞见早已死去的人啦,甚至还有人吹嘘自己昏迷后被鬼差带着游历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朱古力香槟汽酒
很小的时候,记得有这种酒卖,甜甜的,味道简直吸引小孩子。那时候冰棍5分钱一根,这个酒卖几角钱不记得了。

2,黑米酒
香槟汽酒以后,办事酒席上的白酒以外的低度副酒经历了很多演化,红酒(不是现在的葡萄酒),那时候就叫红酒,和白酒黄酒对应,色泽是琥珀红,再后来用封缸酒,再后面是加饭酒,然后就是黑米酒了,突如其来,各种各种各样的黑米酒纷至沓来,直到孝感米酒的出现,才将其打入历史的垃圾堆。

3,十全大补酒和强身健酒
小时候见到的,姑姑姑父们常买来给爷爷,我偷喝过,药味浓重。后来被广告型的各种垃圾酒击败,再无踪影。

暂时想不到其他,想起来再说
大家一起补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出版书籍

出版合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