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广告


  《衣饭书》分“虚白”、“沉香”、“耽食”、“得味”、“馋茶”、“远书”、“卧闲”七辑,笔涉世情万象、四时风物,兼及戏剧杂谈、书画评论等。

 
 《豆绿与美人霁》分“墨迹”、“文迹”、“心迹”、“信迹”、“茶迹”、“食迹”、“人迹”、“笔迹”九辑。在一衣一饭的琐屑中发现人生与自然的情致。

 京东,卓越,当当两书有售


个人资料
胡竹峰
胡竹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300
  • 关注人气:8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这个人

胡竹峰,1984年生于安徽岳西,现居合肥。出版有《空杯集》《墨团花册》《衣饭书》《豆绿与美人霁》《旧味》《不知味集》《民国的腔调》《闲饮茶》等散文随笔集。

搜索

复制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6-25 22:21)

引子

偏偏喜欢旧气,新物件总觉得少了岁月的摩挲。照片也是旧的好,老民国黑白色的长袍马褂比现今五彩的洋装华服好看。

台中雾峰林家的旧气真足。傍晚时分,阳光斜照在庭院草坪上,落日熔熔,想起郁达夫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时令虽是秋天。古宅的红墙黄瓦格外熨帖,这修旧如旧,不啻老梅上的千瓣冷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2 16:06)
                                      

                                                    《闲饮茶》,山东画报出版社2016年5月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3 16:58)
 吃大饼记

       大饼是旌德大饼。
       大饼,普通物什,旧小说中多为贩夫走卒之食。旌德大饼是珍品,人排队候食,油锅前翘首作馋状。
       手铲将大饼摊入平底锅,锅内有菜籽油,以文火慢煎。饼面至五成熟,翻过再煎,反复数次,两面火色均匀,即可出锅。出锅后,大饼一刀为二,再刀成四,馅不散。大饼颜色金黄可爱,买者多不可待,大口咬食,不及细嚼,竟有烫伤者。 
       老妇所做大饼味最佳,盖因几十年工夫也。
       老妇做馅,老翁守锅。其饼馅层次分明,脆而香。
       二〇一七年春三月,入得旌德,食大饼一个,米粥两碗,咸菜半碟。饱腹问馅,答曰:香葱、猪肉、萝卜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6 11:56)

皖西南腊月手记

     

打豆腐,拧浆,看黄色的汁水从麻布缝隙里下来,木盆接住,海海一汪浆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4:20)
山水风月

     梦里在飞在跑在静坐在登山,有美梦有噩梦,稀里糊涂斑斑驳驳的梦与清清爽爽明明白白的梦。真切觉得那梦中人是我,梦醒了,那人并不是我。恍恍惚惚,靠在床头,盯着头顶的白墙,白墙一片素白,一时忘了是梦是醒。
     雨中奔跑,跑入屋檐下,定住,脚下一汪水印。想到跑与不跑,衣衫尽湿,跑有何益。
     当年荒废的中学,青藤爬满教室,操场长满麦苗,篮球架还在,破球网吊在那里,被风吹着。过去的往事醒而复散。
     乡下变化太大了,老宅不见踪影,庭前的树有些枯死了,有些连树桩都不见了,过去盈盈一握的小树如今一抱粗,过去俯看的树如今得仰视。树是绿的,花依旧红,竹笋尖尖往高处蹿,麦穗灌浆了。二十多年前树丛花地竹林麦田老宅里走出少年童年的我,已不认识了。
     老家先前的睡房如今是柴房,屋子里只剩下一块镜子还是当年的旧物。对镜子站着,童年的脸不见了,少年的脸不见了,镜子里一副陌生又熟悉的眉眼。镜子还是当年的镜子,镜中的人早非当年模样。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6年的收尾之作——《日子》,感谢人民文学,感谢责编小淘邀约。

短篇小说

   004 柯巴芽上山放羊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0-12 17:02)

走虫

人微如蝼蚁,关中地方即把人说成走虫。走的是虫豸,走的也是虎豹,大象缓步是走,骏马奔腾也是走,龙行是走,跬步还是走,穿街过巷是走,游山玩水更是走,我们活着,我们就要走着。

人往高处走,更上一层楼。水往低处流,洋洋乎大海。流水不腐是走,户枢不蝼也是走。庄子逍遥游是走,孔子游列国也是走,一个走向江湖之远,一个走向庙堂之高。

人生如戏,走一个粉墨登场,光阴似箭,走一个沧海桑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旅游

美食

  阜南。中岗。清真寺。

中岗镇上的清真寺不大。青砖小瓦木窗,像铅笔画下的世界。门庭简洁,院子里的柏树如大伞擎在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插图的事

    黄裳一生迷陈老莲,收藏了不少他的书画真迹。有回买一书法条幅,只花了五块钱。周煦良先生迟到一步,懊恼不已。陈老莲的书法我见过,愉悦恬静,甜美欢畅,格调不输董其昌。陈老莲工人物,设色奇古,与北平崔子忠齐名,时人誉为“南陈北崔”。 陈老莲性情放荡,纵酒狎妓,头脸经月不洗。周亮工《读画记》中说他“性怪诞,好游于酒,人所致金钱,随手尽。尤喜为贫不得志人作画,周其乏,凡贫士藉其生者数十百家。若豪贵有势力者索之,虽千金不为搦笔也”。
    陈老莲是明时文人画的代表人物,我喜欢他,主要还是因为《九歌图》《水浒叶子》《西厢记》等书的绣像插图。上次回郑州,书架上翻出来几年前买的《陈洪绶版画》,厚厚一大册,米黄色的封面,内文全是陈老莲所作插图。
    洪绶是老莲的谱名。老莲别号甚多,小净名、老迟、悔迟、悔僧、云门僧,各有一番意趣。老莲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5 20:04)

陈忠实先生

   

    陈忠实先生走了,我想起一句话:花落春仍在。陈忠实生于一九四二年,活了七十三岁,我荣幸地和他一起在这个地球共同呼吸了三十二年,我更荣幸读过他写的那本叫《白鹿原》的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