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广告


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安徽文艺出版社2019年6月版
个人资料
胡竹峰
胡竹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099
  • 关注人气:9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这个人
出版有《竹简精神》《雪天的书》《茶书》《不知味集》《旧味》《空杯集》《墨团花册》《豆绿与美人霁》《民国的腔调》等作品集。曾获孙犁散文奖双年奖、安徽文学奖、紫金•文学之星散文奖、滇池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草原》文学奖、《文章》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提名。部分作品译成日语、英语、俄语、意大利语对流。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3-05 22:35)
标签:

文化

得铜印记


铜印据说源自东周,盛于西汉,古称金印,多为官家所用。《三国演义》上关羽快马斩得颜良,曹操即表奏朝廷,封他为汉寿亭侯,并铸送铜印。

铜有好意思,铜郭,铜堞,铜楼,铜山,铜墙,铜头。少年时,老家有一铜匠,整日挑担走村过户,补锅修锁,化铜为水,变腐朽为神奇。他是乡村里的闻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9 09:53)

中国文章

 

中国文章里常有玄之又玄的意味,这是道家恬淡虚静的气质决定的。老庄之前的文章,譬如甲骨卜辞与《尚书》《穆天子传》之类,一味写实。写实是中国笔墨的基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可以说是中国文章里第一次出现的游戏笔法。写实与游戏,是中国文章的阴阳诀。可不可以用“墨戏”两个字说中国文章呢?

中国文章里有墨戏传统。且不说“三言二拍”、唐宋传奇之类,五百卷《太平广记》,不仅是墨戏,还有游戏。老庄、孔孟偶尔也会流露出好玩的个性来。“好玩”这个词,说来有点轻佻,但恰恰是中国文学的肋骨之一。西方文学也有好玩的东西。《荷马史诗》中古希腊的神嗜斗、敏感、自尊,热爱女人,但其中并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3 10:35)
标签:

杂谈

后记
   
  想起往事。八仙桌上一盏青灯,玻璃灯罩黯淡,积满暗黑色烟灰,灯火越发黯淡,照着半部《世说新语》。夜雪初霁,月色清朗。王徽之忽然想起戴逵,令人备船挥桨,连夜前往,经宿方至,不入其门。人问,徽之曰:乘兴而行,兴尽而返。
  好个乘兴而行,兴尽而返。文章事只在此八字。
  乘兴一念,文章即兴,故下笔多短制。好文章一半在作者手里,一半在读家心中。廖柴舟选古文小品,序云“文非以小为尚,以短为尚,顾小者大之枢,短者长之藏也……故言及者无繁词,理至者多短调”,又说“匕首寸铁,而刺人尤透,予取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1 00:42)
标签:

文化

日子


陡然冷了,前几天还是暖冬,倏地进入寒天。空街残树,满目灰凉,风刮得紧了。走在马路上,那风刁,能钻过衣衫,细密密往身上扎。腊月冷一点更有样子。寒冬腊月,腊月要寒冬衬一下才好。人穿上大衣、棉袄,若不然觉得冬天流于轻浮。

中午的下饭菜是腊肉烧萝卜。白皮水萝卜,圆圆的,鲜、嫩、脆,生吃亦可,配肉更佳。早晨起床,见阳台上挂着腊肉,刚好友人从乡下带过来一些萝卜,勾起了红尘之心。近来一直吃素,红尘之心是腊肉烧萝卜。一片素心有一点红尘点染一下才好。

饭后从书中翻出一枚古钱书签——大观通宝。普通的古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前言

胡适在北大任教时,他家客厅是文艺人士集聚地。有回徐志摩拿了本德国情色书给大家传阅,胡先生说:“这种东西都一览无余,不够趣味,我看过一张画,不记得是谁的手笔,一张床,垂下了芙蓉帐,地上一双男鞋,一双红绣鞋,床前一只猫蹲着抬头看帐钩。还算有一点含蓄。”“含蓄”二字是胡适一辈子的标志、一辈子的标准、一辈子的追求。“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小心也正是含蓄。“含蓄”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2 16:06)
                                      

                                                    《闲饮茶》,山东画报出版社2016年5月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3 16:58)
 吃大饼记

       大饼是旌德大饼。
       大饼,普通物什,旧小说中多为贩夫走卒之食。旌德大饼是珍品,人排队候食,油锅前翘首作馋状。
       手铲将大饼摊入平底锅,锅内有菜籽油,以文火慢煎。饼面至五成熟,翻过再煎,反复数次,两面火色均匀,即可出锅。出锅后,大饼一刀为二,再刀成四,馅不散。大饼颜色金黄可爱,买者多不可待,大口咬食,不及细嚼,竟有烫伤者。 
       老妇所做大饼味最佳,盖因几十年工夫也。
       老妇做馅,老翁守锅。其饼馅层次分明,脆而香。
       二〇一七年春三月,入得旌德,食大饼一个,米粥两碗,咸菜半碟。饱腹问馅,答曰:香葱、猪肉、萝卜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6 11:56)

皖西南腊月手记

     

打豆腐,拧浆,看黄色的汁水从麻布缝隙里下来,木盆接住,海海一汪浆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4:20)
山水风月

     梦里在飞在跑在静坐在登山,有美梦有噩梦,稀里糊涂斑斑驳驳的梦与清清爽爽明明白白的梦。真切觉得那梦中人是我,梦醒了,那人并不是我。恍恍惚惚,靠在床头,盯着头顶的白墙,白墙一片素白,一时忘了是梦是醒。
     雨中奔跑,跑入屋檐下,定住,脚下一汪水印。想到跑与不跑,衣衫尽湿,跑有何益。
     当年荒废的中学,青藤爬满教室,操场长满麦苗,篮球架还在,破球网吊在那里,被风吹着。过去的往事醒而复散。
     乡下变化太大了,老宅不见踪影,庭前的树有些枯死了,有些连树桩都不见了,过去盈盈一握的小树如今一抱粗,过去俯看的树如今得仰视。树是绿的,花依旧红,竹笋尖尖往高处蹿,麦穗灌浆了。二十多年前树丛花地竹林麦田老宅里走出少年童年的我,已不认识了。
     老家先前的睡房如今是柴房,屋子里只剩下一块镜子还是当年的旧物。对镜子站着,童年的脸不见了,少年的脸不见了,镜子里一副陌生又熟悉的眉眼。镜子还是当年的镜子,镜中的人早非当年模样。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